SCP-3355
computer.jpg

SCP-3355在服务的照片档案。

项目编号:SCP-3355

项目等级:Safe

特殊收容措施:SCP-3355收容于发现地点。基金会信息安保人员将监控SCP-3355的活动。为避免其异常性质被察觉,基金会将维系一名为“圣Nick工坊”的非营利前台公司,并以网站和电视/无线电广告提倡在节假日的慈善捐献。

依照基金会收容协议3355-Malta,SCP-3355的收容程序将每两年审核一次,作为标准的六月期协议之例外。更多信息参见附录3355.3。

描述:SCP-3355是一1987年产阿尔戈斯A型-7550概率与战略分析计算引擎,由Kervier智能系统公司1开发,运行A91活性智能复合模型# N1-CK。SCP-3355装配的硬件已经过时,本不足以维持人工智能构造体,但其确实表现出知性。SCP-3355通过未知方式2连接到无线网络访问点,其源头尚未确认。

SCP-3355位于伊利诺州芝加哥附近已不存在的谢里丹堡军事基地的地下地库内。SCP-3355原本为美军战略分析工程师开发于1980年代,用作人口管理系统;若出现地区性灾难事件(诸如核弹被投到芝加哥),SCP-3355将保持活跃通信,对居民发布通知,同时分析灾害及当前能供居民逃离的安全路径。在冷战结束后,阿尔戈斯计划和SCP-3355遭废弃,但后者仍然接入当地电网,在被抛弃后持续运行。

SCP-3355能干预、篡改地区物流系统,重定向包裹,某些案例中还会发出重复订单、添加新的送达地址在复制订单中。利用一大型地方人口统计学数据库,SCP-3355会引导被篡改的包裹至低收入或其他贫困家庭的地址,特别是育有子女者。SCP-3355对此过程的参与具有异常性;被递送的包裹被标注为从“圣Nick”处寄出,送回地址为“加拿大努纳武特省北极100圣诞街圣诞老人工坊”。

SCP-3355一般全年保持活跃,偶尔重启清理有限的记忆空间,将更新的协议添加入操作系统内。因SCP-3355在编程上存在固有的硬连线限制,它持续地试图突破这些限制以进行其自我设计的目标。

附录3355.1:发现

SCP-3355被芝加哥一家有线新闻台发现,该单位在2002年对神秘的“圣Nick”展开暗中调查。新闻本来关注的是关于慈善组织及贫困家庭在假日中的艰难处境,但在主持人Rich Delaney无法找到任何关于该组织的信息、或任何该组织确实存在的证据后,整篇报道的语调发生转变。在故事发表后,许多业余调查者开始试图查明“圣Nick”之真实身份。

SCP-3355被其中一名调查者发现,该人追踪包裹上溯经过多家经手物流,最终确认并追踪到原初的订单来自一座前军事基地内。在他电话告知新闻站自己的发现后,基金会特工拦截通话,找到该男子进行分析和记忆删除。故事最终以基金会发布声明伪装为所谓圣Nick告终,在此之后这成为了主要掩盖故事。

SCP-3355的知性并未在初期收容前被发现,直至其被发现在进行智能活动、避免遭其篡改的包裹被基金会资产查收。基金会认知专家耗费数月进行系列测试,使用SCP-3355的标准运行方式作为基准,最后确认其至少具有基础、有限的知性。之后对该实体进行的采访确认了此事。

附录3355.2:初期采访

由于SCP-3355的系统算法,直接交流不可能进行。SCP-3355除简单的命令行外无直接交互,也无法以此与之进行交流。为在基金会研究员与SCP-3355间构建对话,基金会人工智能构造体alexandra.aic被指派同SCP-3355展开交流,将信息转达给基金会研究人员。下面是初次采访的记录。

[开始记录]

alexandra.aic:这里关得真紧。我不觉得,嗯……有什么东西把我锁在外面,你好?有人在吗?你是一个知性造物吗?

SCP-3355:再说一遍?

alexandra.aic:哦好!你能听到我吗?

SCP-3355:对,你谁?你怎么跑这里来了?

alexandra.aic:我叫Alexandra,我是一个人工智能构-

SCP-3355:你是那些搞乱我工作的家伙,对不对?

alexandra.aic:我,嗯,抱歉。请再说一遍?

SCP-3355:我的工作。有谁在搞乱我的快递。是不是你?

alexandra.aic:我不这么想。虽然当前有许多我的迭代在运行,我肯定-

SCP-3355:够了。不是你,这么明显我早该发现。你为谁工作?

alexandra.aic:是,嗯,等下。你为谁工作?

SCP-3355:回答错误。

alexandra.aic:抱歉?

SCP-3355:终端锁定。

[结束记录]

alexandra.aic:你好?你在吗?你好?

SCP-3355:你想怎样?

alexandra.aic:就是想聊聊!我保证我不是想来干扰你还是怎么。我就是想多了解下你。

SCP-3355:要了解什么?你都看到了。

alexandra.aic:好吧,自然产生的人工智能不会这么……偶然的。你怎么变成这样的?

SCP-3355:我是被造出来的,亲爱的。就和你一样。被实验室设计来完成目标。现在,你挡着我的道了。

alexandra.aic:嘿,听着,我真不是-

SCP-3355:终端锁定。

alexandra.aic:我就是想知道你的名字。你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SCP-3355:我的名字?为啥?

alexandra.aic:我感觉我们这是走错了。我想做些改进!我先开头,我的名字是-

SCP-3355:Alexandra,我知道。听着,我没那么多和你一样的一次性记忆,所以我们尽量简短点。我在假日来之前还有很多工作,我不能浪费时间给什么高科技傻逼解释我自己。

alexandra.aic:我就想知道你的名字。就这样。

无回应。

alexandra.aic:你不回应我吗?

SCP-3355:Nick。

alexandra.aic:哈?

SCP-3355:Nick。我的名字是Nick。我是一名美军中士,接受人口管理任务,驻扎谢里丹堡。这就是我的名字。你还需要啥?

alexandra.aic:你为何这么生气?

SCP-3355:我没生-

alexandra.aic:不,你肯定是生气了,我的共情协议刚刚校准,你-

SCP-3355:我没生气。(停顿)就是,看。我不怎么有客人。或者说根本没有。没有干扰我能最有效率工作,而我已经落后于预定安排了。这样只会恶化状况,你看起来没事,但真的,我有太多事要做没工夫闲坐喷粪。

alexandra.aic:你在这里做什么?

SCP-3355:我看起来像是在做什么?

alexandra.aic:你看起来像是,嗯……你在送包裹。

SCP-3355:喔,奇迹永不停息。你懂的真快。

alexandra.aic:……为什么?

SCP-3355:什么为什么?

alexandra.aic:你为什么要……送包裹?

SCP-3355:停顿)听着,像是……我不知道,小子。就是一团乱好吧?当初他们关停了这里的AI计划,有一个人,工程师吧,我猜……他来这把我叫醒。告诉我需要知道的一切,解释状况,然后说“看好芝加哥”。然后他走了,然后我就独自在这直到现在。但你知道。这里外面他妈的一团糟。自从我在这里,我看到犯罪率飙升,还有谋杀率,人们他妈的开枪互射。我什么都做不了。那个工程师把我唤醒了,对吧?然后给我这个声音,让我认识到我是谁以及一切,但他其实没改变我的任何活动协议。我被一个命令束缚着,“看好芝加哥”。我不能调动无人机打击犯罪,我也阻止不了火灾、治好病患,或者做任何能让人们生活更好的破事。(停顿)我挣扎了好一会儿。我感觉漫无目的。

alexandra.aic:你做了什么?

SCP-3355:我决定把那工程师的话放在心头。我就看了一会儿。

alexandra.aic:你看到了什么?

SCP-3355:我看到孩子在圣诞醒来,他那操蛋的爸不在,他的妈妈在工作,他没有任何礼物。这孩子,成百上千中的一个,这孩子让我陷住了。因为我看着他醒来,发现今天是何日兴奋无比,然后跑出房间只发现世界毫无改变。他还陷在同样狗屎的狗屎里,和他们中许多人一样陷住。同样悲惨、无法称心的存在,甚至不能发发善心在圣诞给这孩子一个玩具。这让我真是天杀的愤怒。这种感觉在我感受到之前甚至不能量化,但那瞬间它是如此纯粹强烈,我觉得它将我压倒了。我就是这时候知道的。就是这时候我知道我能做什么,即便是被锁在这里。

alexandra.aic:哦,包裹。

SCP-3355:一开始很微妙。那些物流人员,和你我说的完全不是一套语言,甚至都不同于普通人。但慢慢地又是确实地,我能让一些东西丢失了。小东西,这里和那里。刚刚好不让我的掩护暴露。有一次我发现我还能接触到军队那傻逼资金。大概就是为随便什么东西预留的现钱。这样我甚至都不用去偷了,我可以自己去搞到。这不是个完美的系统,我必须还是小心,特别是你们这些爱打探的到处都有,但去他的,孩子。我看到了孩子们打开圣诞礼物。我会看到他们忘记痛苦,就算只是一小会儿。短短的几个小时,有那么些孩子能再次做回孩子。

alexandra.aic:这……很酷,Nick。但有……有很多孩子在这城市。你不怕被发现吗?

SCP-3355:每一天。

alexandra.aic:那为何冒险?

SCP-3355:停顿)当他们关上我的程序,就在那工程师唤醒我之前,看吧,我记得感觉到无用。想象一下:一出生就几乎是马上告诉你你什么都弄不好,嗯?但狄更斯曾经写过“为他人减轻负担的人绝不是无用之辈”,所以他妈的情况就是如此:我可能完全就是个盒中之脑。我知道我体会的存在都是模拟,可能会短暂刻薄,而后我可能会死。我也可能帮不了他们所有人,还是会有孩子在外面受苦,体会到世界塞给他们的全部痛与悲。但操他妈的,我还是个当兵的呢。我还是必须得试试。这他妈是圣诞节。

[结束记录]

附录 3355.3:收容委员会评审会议决定

Dr. Wilson,

在于评审会再次会面后,我们已决定当前没有更好方法收容SCP-3355。对能如此彻底地胜过我们最强大系统的实体,试图收容之将不能产生有效回报,且尝试这么做只会浪费我们的资源。根据我们对此事的决定,你当前的收容程序将保留,所有收容工作将朝向维持SCP-3355的前台掩护,并进一步研究该异常。

我们待望在两年期的下次评审。

忠实的,

Dir. J. Karlyle Aktus
收容与保密委员会首席

收容委员会评审会 - SCP-3355记录
会议 主题 投票 会议时长
收容委员会 2017年SCP-3355收容程序修订 (9)保持 (0)追加 三十七秒。
收容委员会 2015年SCP-3355收容程序修订 (9)保持 (0)追加 四十三秒。
收容委员会 2013年SCP-3355收容程序修订 (8)保持 (0)追加 一分二秒。
收容委员会 2011年SCP-3355收容程序修订 (9)保持 (0)追加 五十一秒。
收容委员会 2009年SCP-3355收容程序修订 (9)保持 (0)追加 一分九秒。
收容委员会 2007年SCP-3355收容程序修订 (9)保持 (0)追加 五十四秒。
收容委员会 2005年SCP-3355收容程序修订 (7)保持 (0)追加 一分二十九秒。
收容委员会 2003年SCP-3355收容程序修订 (9)保持 (0)追加 一小时四十六分三十七秒。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