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3362

项目编号:SCP-3362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该收容措施终止于07/25/2018

在日常测试之外,SCP-3362应收容于一标准项目储存柜中。生物或模因性的交互试验应通过3级监督者或授权管理者的审核。

每周一次,应挑选一名D级人员观看SCP-3662。该挑选流程包括一次背景检查,确保该对象与任何相关组织、犯罪组织,或其他任何具有一定权威的团体并无关系。观看SCP-3362时,应对对象伪装为试验。为促进此伪装的效果,应向对象展示一份《这是多么美妙的人生》的无异常效应副本,研究人员应注意两次观看中出现的任何差异。

此测试的观察者应处于位置合适的监视室,以使观察人员不可与展示SCP-3362的屏幕作任何视线接触。作为一种预防措施,仅有满足以下条件的实验助理可以监督测试。

  • 具有1级或更低的安保权限。
  • 年薪低于65000美元。
  • 为Evereds研究员的下属,该人员为SCP-3362-1的直属下属。

一份冗余的相关任命指令需被保留,以降低Eta事故的影响。SCP-3362的HMCL监督员——目前为Jack Simpson博士,为SCP-3362-1的上级。任命一名冗余的“HMCL主管”为Simpson博士的上级、一名“实质主管”为该HMCL主管的上级,且项目指挥/3362被指定为该实质主管的上级。在Eta事故之后,该实质主管将被降级为HMCL监督员,一名基金会新职员将被选拔接任实质主管之职。

目前的SCP-3362-1实例为Laurel Shepherd博士,他看着观众并总是发出标准的“OK”信号。任何对此表现的偏离应被报告给该HMCL监督员。

描述:SCP-3362是一部1946年产电影《这是多么美妙的人生》的家用录像带,其本体与该录像带的无异常性质副本并无物理性质区别。

SCP-3362的主要性质于受观看时显现。SCP-3362-1是一出现于SCP-3362观看中出现的个体。SCP-3362-1可与该场景互动,但并无任何对话或剧情偏差被报告。可确认SCP-3362-1有意识、且充分理解了其现下处境。

SCP-3362的第二异常效于被一人类对象查看时激发。若该对象相较SCP-3362-1持有一个更高的经济、社会或政治地位,将会于观看后五到十个小时自然消失。在对SCP-3362的接续观看中,前SCP-3362-1实例将会被该消失对象替代。在他们消失的二到四个小时后,前SCP-3362-1实例重现于新SCP-3362-1实例的远处位置附近。

SCP-3362-1的第三异常效于未被任何人类观看一月以上时激发,即为一场Eta事故。SCP-3362将丧失其异常性质,而SCP-3362-1在Eta事故发生时的上级失踪,而该监督者拥有的一份视频媒体中将会成为新的SCP-3362实例,该监督者成为SCP-3362-1。值得注意的是,前位SCP-3362-1实例不会于Eta事故后重新出现。

在Eta事故后,可以确信,SCP-3362重定义为一部1980年前制作的圣诞电影。

附录:历史与发现记录

SCP-3362在Sherrams先生,Adacron集团的一名职员的消失后被初次发现。在其失踪之后,Williams警官取走了SCP-3362的最初实例,其被确信为《假日特别节目:星球大战》的家用录像带。他最终亲自观看了该电影,并成为第二个SCP-3362-1实例。因推测这些失踪是相互联系的,拉斯维加斯公安部门对此现象展开了调查。

在调查开始后约一个月,Sheryl侦探被报告于调查一可能线索时失踪。这被解释为应对此负责的同伴的蓄意谋害,Sheryl的财产被收缴作为线索。

基金会警觉到SCP-3362的出现时,拉斯维加斯警察署长于调查期间观看了SCP-33621,并成为第二异常效应作用对象,自然消失。机动特遣队Gamma-7(“红鲱鱼”)对所有相关市民与警官实施了记忆删除程序,并查抄了所有事件的安保录像。

更进一步的实验阐释了SCP-3362的异常性质。但是,因实验中的不当处理,Redmond先生成为了SCP-3362-1对象。

附录:事故记录3362-8

一场于09/05/2008灾难性的收容突破使Site-45于数月内不可进入。在该时期内,SCP-3362经受了Eta事故,导致了Carrion博士——一名2级监督者,监督着对数个SCP物件的测试——的失踪,SCP-3362重定位为一部《严霜雪人》的家用录像片。因其突破收容的可能性较低,SCP-3362目前重新安置于Site-49的Safe级项目收容部门。

附录:事故记录3362-9

在一次计划的对SCP-3362的查看后,D-4578自然消失。对D-5572的测试证实D-4578成为了下一个SCP-3362-1实例。

之后的一场背景检查显示D-4578与美国黑手党具有关联。在该组织内期间,他积累了可观的影响力与离岸财产。

因在对SCP-3362的收容中美国黑手党缺乏配合,基金会批准了引发一场Eta事故作为实验。但是,下一个SCP-3362-1被发现为全球超自然联盟主管Claras,之后证明该人物与美国黑手党具有关联。

全球超自然联盟接下来发现了SCP-3362,并试图将之摧毁。然而,这立刻引发了一场Eta事故,导致了Grayson先生——GOC物理部门的一名主管——的失踪。以500000美元,基金会之后从GOC处买下了SCP-3362,现在为《这是多么美妙的人生》的家用录像带。

特别附录3362.1:事故3362-Omega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