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3370
terminal.jpg

悉尼金斯福德 - 史密斯国际机场。

项目编号:SCP-3370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由于个体离开受影响的航班后,SCP-3370的效应便将停止,目前主要的应对措施是,将“米里亚姆·威尔斯”宣传为与比勒费尔德阴谋相似的本地骗局/笑话。为此建立起的几个社交媒体账户,包括Rebbit上的"/r/miriamwells"板块和“米里亚姆·威尔斯官方”Facebook账户正由虚假情报部门负责运营。

描述:SCP-3370是悉尼金斯福德 - 史密斯国际机场的43号登机口。SCP-3370在外观和物理属性上并无异常,其异常性质仅表现在附近逗留两小时以上的乘客身上。

当满足上述标准的乘客通过43号登机口登记后,他们会将每名乘务员视为一名与米里亚姆·威尔斯体貌吻合的女性,对象曾是一名公路巡警,在2009年末的一次例行巡逻中失踪。

一旦飞机降落,SCP-3370的异常效应就会停止。飞行过程中的电子记录没有异常1,未受SCP-3370影响的乘客也不会出现异常。

附录SCP-3370-a:为了确定SCP-3370异常效应激活的限制,研究员Lai Zhuanmei提出一项测试,一名特工将被给予一张从43号登机口出发的机票,但要登上从相同登机口出发的另一架航班。经过适当谈判后测试得到批准,由于危险性极小,助理研究员雷菲尔德被选为测试对象。

下方记录是从助理研究员雷菲尔德的随身相机中恢复得到的镜头画面。

[为简洁起见删除多余镜头]

[周围的乘客正如预料的那样睡着了,因为飞机起飞时间太晚。]

助理研究员雷菲尔德:如同预期,起飞后几乎立刻出现了幻觉,所有姓名标签上都写着米·威尔斯:对于认知危害来说这样的细节程度令人惊讶,将执行通常测试。

[雷菲尔德呼叫一名乘务员:她没有表现出米·威尔斯的外貌,雷菲尔德要求一杯水并无意外地得到了。]

雷菲尔德:我知道这行为很不专业,但随身相机将继续运作,我想我现在可以小睡30分钟。

[雷菲尔德移动摄像机,以便从她的靠窗座位面对过道:坐在旁边的乘客显然阻挡了视线。大概五分钟后她睡着了,没有进一步活动,直到75分钟后,当她的位置发生活动时毯子覆盖住了相机,旁边的乘客看起来像是米里亚姆·威尔斯。]

[无关画面删除]

[雷菲尔德和其他乘客一样都醒了过来,她本人现在也注意到了身旁乘客的外貌转变。]

雷菲尔德:早上好,小姐。

[乘客两分钟无回应。]

雷菲尔德:现在感觉暖和点了吗?

[乘客三分钟无回应。]

雷菲尔德:……好吧。

[雷菲尔德通过提供的控制台呼叫乘务员,注视着打开遮光板的窗户,窗口处可以看到淡淡的橙色光线,尽管此刻镜头中没有窗口的清晰视图。]

雷菲尔德:这是 -

对讲:你的左侧,可以从270公里的高空中看到悉尼。

[雷菲尔德调整自己的位置,以便镜头获得更加有利的视角,外部清晰可见。数百条道路相互连接,长时间穿插着内陆景观:相同的汽车,显然是警察巡逻车,出现并上下行驶,时而从这些道路上消失。一分钟后可听到小车在通道上移动的声音,雷菲尔德转身面对乘务员。]

雷菲尔德:乘务员,请给我一杯水。

[与其他受SCP-3370影响者报告一致,乘务员外表像是米里亚姆·威尔斯,身穿高速公路巡逻制服,手臂似乎被严重晒伤。]

乘务员:请把双手和手臂收回车内,先生。

雷菲尔德:抱歉?

乘务员:夜晚的这个时候出去很危险,伙计。你想搭便车吗?

雷菲尔德:不,我 - 我想喝点水。

乘务员:从这里回墨尔本可要开很远的路。

雷菲尔德:拜托,你这话毫无道理,我 - 我只想喝点东西,什么都行。

[乘务员干呕一声,抬手擦了擦嘴,手部伤口仿佛二度或三度烧伤。]

乘务员:你没带物资来这儿吗?你到底是愚蠢还是疯狂呢,亲爱的?

雷菲尔德:什么?抱歉,我不明白 - 这里真热 -

乘务员:我会发无线电,最多一天他们就回来接我们了。

雷菲尔德:我无法呼吸 -

乘务员:来吧,兰纳,你得抬起头来。

[飞机前方发出一声巨响,尽管其他乘客并无异动,雷菲尔德似乎因为酷热而晕倒。]

乘务员:哦,别这样看着我。

[乘务员俯身亲吻雷菲尔德,露出威尔斯女士严重毁容的脸庞,她的脖子和锁骨处呈现出类似的烧伤,深可见骨。未知来源的烟雾泄露至客舱,试图与雷菲尔德沟通无果后,乘务员发出一阵响亮的哗哗声,然后走向烟雾的源头。烟雾随后完全模糊了相机镜头,使接下来的所有画面无法看清。]

[记录结束]

飞机降落后没有发生事故,助理研究员雷菲尔德被发现缺氧,且患上了严重的烟雾吸入症状。值得注意的是,当她打开行李箱后发现了50.9公斤烧焦并分解的人肉,DNA检测尚无定论。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