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3400
Luminol.jpg

装有SCP-3400的两个烧杯

项目编号:SCP-3400

项目等级:Keter

特殊收容措施:一支机动特遣队Gamma-6负责检测大村的全部野生鲸鱼并在直接观察下处决所有喷出SCP-3400的个体。所有SCP-3400样本必须被收集并焚毁。约5升的SCP-3400出于实验目的被保留在事故现场。所有与SCP-3400进行互动的人员必须戴着液体防护手套,并在任何时刻都要避免与SCP-3400发生直接皮肤接触。人体试验在可预见的未来是禁止的。

所有被发现与SCP-3400有过直接皮肤接触的个体应被逮捕,进行检查以确定感染程度,并施以记忆消除。被释放的感染者应被告知其有一种目前仍然未知的稀有大脑状态。所有被发现重度感染SCP-3400的个体应被人道处决。

描述:SCP-3400是一种从印度洋的大村野生鲸鱼的气孔喷出物中约占54.3% 的异常物质。该物质为高亮度,显现出亮蓝色,浓度与菜油相似。该物质可以漂浮于水上,且从未在印度洋外的区域找到过。

当一名人类个体与SCP-3400发生直接的皮肤接触,SCP-3400-1实体将开始进行迁移。SCP-3400-1实体具有意识,只会出现在接触了SCP-3400的人类个体的感知中。SCP-3400-1实体类似于有着两片巨大背鳍的长须鲸,且只在集群时迁移。在感染者的感知与记忆中,SCP-3400-1实体可以自由移动。在严重案例中,SCP-3400-1实体在感染者的视野中表现为明显幻觉。感染者只能在下一次进入REM睡眠阶段时发现自己被感染。感染者会进入一个关于SCP-3400-1实体的梦境,SCP-3400-1实体会由此于无形中完全进入感染者的精神。SCP-3400-1实体会将自己插入感染者的记忆并占用感染者的大部分思想。一名感染者在感染后仍能进行较为正常的生活是有可能的,但在严重案例中SCP-3400-1实体会占据感染者的大部分或全部思想与记忆,阻碍感染者的正常活动。

附录:于██/██/199█,一艘游艇被拖入澳大利亚珀斯的一个港湾。其上所有仍存活乘客被发现感染了SCP-3400,一些个体重度感染。随后在Isaac ██████,一名当前24岁的感染者的物品中发现了一本日记。

██/██/199█

今天捕鱼太平静了。除了那只鲯鳅外就没什么真正有趣的了。它连牙缝都不够塞,所以我们把它扔了回去。Rick一直抱怨,那也是应该的。外面很黑,Ethan叫我们到甲板上来。我们船旁的水面上有一块发光的东西。他伸手下去摸了一下,说挺像粘液。在我们的船过去前我们都伸手摸了一下它。它在我手上时我感觉很舒服。在那之后不久我们就睡觉了。

██/██/199█
昨晚做了一个诡异的梦。我在一些漂浮的小岛上,然后有一个鲸鱼群在周围漂浮着。它们看起来就像普通的鲸鱼,但有着两片背鳍。别人说他们也做了同样的鲸鱼梦。这一定是个共享梦境或什么东西。在与一只着实有点大的石斑鱼激烈的搏斗后我拿下了这家伙。与昨天相比好了不少。但我们都没法不想那个梦。

██/██/199█

今天我没有思考关于那个梦。里面的鲸鱼在我身边反复徘徊。它们的鳍和嘴在我背后晃来晃去。今天捕鱼又是那么平静,但我们整天都被那群海鸥侵扰。这很恼人,Rick觉得实在很烦。就在我写这个的时候我能看见那些鲸鱼在我背后。我不喜欢这样。

██/██/199█

我不是很确定为什么,但今天我心里整天都是那个我梦里的鲸鱼,我没办法不去想它们。它真的搞得我神经紧张了,这很难集中精力去钓鱼,所以我什么都没抓到。我们今天完完全全什么都没抓到,每个人看起来都很心不在焉。幸运的是我们还有足够的食物所以我们还不需要抓别的东西。它们有着两片背鳍,这很怪。我想我也记住它们了。它们好像在我的记忆中闪动不定,它们出现在了我年轻时候的一个湖里。

██/██/199█
今天我几乎起不了床去写这篇日记,所以我只好在床上写了。我所能想到的除了吃喝拉撒全是这些鲸鱼。rick走了,他不在他的床上。will看起来还很正常,他告诉我们rick失踪了。我记得我如此多次见过这些鲸鱼。当我父亲去世时它们在窗外。当那次我几乎淹死时它们在海里。当我们摸那块发光物时它们在海里。

(未标注日期)

所有我还记得的只有鲸鱼了。两片背鳍。我上学的第一天时它们在天上。当我抓住石斑鱼的时候它们在水里。整场旅行它们到处都是。就在我写这篇日记时它们也在。我记得几秒前我还看见了它们。

(未标注日期)

它们现在就在这个房间里。它们飞着,两片鱼翅刮着天花板。它们漂浮在他的房间之上。没有食物。还活跃的人都走了。这两片背鳍。

Isaac ██████在被发现不久后被人道处决。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