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3417
3417-xray.jpg

1980年由NASA的高能天文台2号观测到的SCP-3417发射的X射线。图中每一个橙色光点代表一个X射线源,而SCP-3417是其中最亮的光点。

项目编号:SCP-3417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如有天文学团体对该异常产生兴趣,应发表科学论文将SCP-3417推断为普通的X射线脉冲星。基金会将动用天文学领域的资源来阻碍和干扰一切可能破译该异常发射的X射线信息的技术。

围绕SCP-3417运行的自动探测卫星艾勒斯-001(AES E-001)已放出监控探测器纳布-1至纳布-4号,以记录所有的X射线信息。这些信息交由太阳系外活动部和地外语言奥托旦语翻译人员破译。

修订1:监控探测器纳布-5和纳布-6号已被投放到环绕SCP-3417-2的轨道上。最近随着更多的资金被分配到了泰尔让2的探索工作当中,基金会将制造更多的监控探测器来监视已发现的SCP-3417个体和值得关注的地点。

修订2:纳布-2和纳布-3号由于电离辐射和物质/反物质湮灭而发生严重故障,这两个探测器已被纳布-7和纳布-8号取代。

描述:SCP-3417是位于靠近泰尔让2球状星团1中心位置的一个地外有机实体,以205千米/秒的速度移动。

该实体长度约40千米。它的身体由两个大小相等的锥体构成,它们的底部连结在一个4千米长、由器官和骨组织构成的圆柱体躯干上。锥体表面各有四条以90°为间隔的管道,每条深度5千米。这些管道最初被怀疑通往更深的地方,但后续的探索发现它们的末端被大量的肌肉组织所堵塞。该异常体总体呈现红色,但它的表面带有大量黄色的环形图案、刮痕和坑洞。

该实体的躯干部分以90°为间隔放射状伸出四条43千米长的组织构造物(以下称发射端),发射端由大量的卷须组成,末端有一球状物。发射端能从每个球状物周围的球形区域中以16-17EHz的脉冲形式放出X射线。分析显示这些X射线像无线电信号一样经过了调频,形成独特的信号,能被接收器侦测到,并转化为信息。

这些信息类似于白噪音,但不时有音调的突变。对音频进行分析后发现每条信息中都包含了地外语言奥托旦语(OEL)2某种未知方言的文字符号,但只能在该音频的声谱图上看到。符号以声音振幅的骤降作为起始,按对角线换行的格式编写。每一条信息都描述了与奥托旦神话3相关的一些事件。我们对奥托旦语及其方言的知识相当有限,但还是翻译出了其中的一部分信息。以下是翻译信息摘要,为方便阅读已经加上标点。

厄科特-路桑4说:“为何建起雕像?”

来自[未知符号29:某个名字?]的卷须祭司尖声说:“伊欧弗-路桑5用神圣炮弹使征服者[组合符号:野兽战舰?]灰飞烟灭。我等因而得以保全性命。我等永远感激祂的救命之恩。因此为伊欧弗-路桑建了神庙。如何?”

成百个[未知符号29]的卷须祭司组成的(方阵,队列)在神庙和雕像前(鞠躬?)并(咀嚼?)。

厄科特-路桑问:“你们可知我杀的征服者比伊欧弗-路桑还要多?”

[未知符号29]的卷须祭司说:“伊欧弗-路桑不是这样说的。伊欧弗-路桑杀了所有的敌人。”

祂们之间产生了嫌隙和嫉妒。伊欧弗-路桑的地位不如祂。厄科特-路桑(拔出?)祂的神圣巨剑,隔着一个星系就摧毁了[未知符号29]。

泽由-路桑6的肉身在城市上空显现。高塔中发射出(长矛?),但都被(击破?),化作一团光芒。

泽由-路桑下令:“[未知:一个长句]”

高塔并不理解这座城市为何而被建造。泽由-路桑必须亲自复原这个功能。(长矛?)再次发射,泽由-路桑[未知]蒸发了[组合符号:思维球体?],(瘫痪?)了所有的塔。

泽由-路桑飞奔进空无一人的城市,潜入到难以置信的(地缝,深谷)之中。让泽由-路桑感到(减少?)(恐惧,害怕)的是,防御塔在这场(造反,叛乱)中没有毁掉它的(内部?)。连接全宇宙的大交通网安然无恙。

拉克莫-路桑已经杀死了[未知符号104]的佛伦塔特7入侵者。宇宙又一次得救了。为拉克莫-路桑的神圣之躯献出鲜血吧。为宇宙献出鲜血吧。

OEL文字符号“安全”偶尔会出现在信息当中,并多次重复,打断原本正常的行文。除此之外并未观察到其他变动。

附录1:地外生命部的研究人员根据与SCP-1281和SCP-████取得联系时的经验提出一种假设,认为SCP-3417可能会对直接发射向它的X射线做出回应。2045年12月19日,基金会人员通过AES E-001上搭载的奇术传送门8将一台X射线发射器从轨道区域-11转移到AES E-001上,该发射器可以发射与SCP-3417相同频段的X射线。2045年12月22日,AES E-001向异常体发射了包含一段重复循环信息的X射线,六分钟后从SCP-3417处侦测到了X射线的发射,随后在人工智能的操作下,AES E-001用SCP-3417的表达方式与之进行了交谈。

在这段谈话结束后,hyperborean.aic关闭了AES E-001上的所有通信系统。9纳布探测器上的摄像装置显示该卫星使用自身的引擎脱离了SCP-3417的轨道,随后启动了彩虹桥超光速引擎,加速至超越光速。据推测,该卫星现在位于泰尔让2的另一个区域,但已无法确认。

hyperborean.aic的备份接受了检测,以查明并修复导致其违抗基金会指令的故障。基金会正在建造自动探测卫星外尔-004(AES W-004)以应对泰尔让2的长期探测工作,该卫星附带新的故障保险机关,以避免前述事故的发生。目前禁止与SCP-3417进行进一步的交流。

Te2-1290_v2.jpg

Te2-1290系统的红外照片。背景图拍摄自轨道区域-11,放大部分拍摄自AES W-004。

附录2:2046年1月11日,纳布探测器侦测到来源不明的X射线信号。这些X射线与SCP-3417发送的信息相似,同样描述了奥托旦神话故事。和其他信息不同的是,这次的信息播放了两小时的神话故事后突然被持续不断的粉红噪音10打断。

侦测到该信号25小时后,SCP-3417开始发射与之完全相同的X射线信号,到粉红噪音出现的部分时,它发出了一条尚无法破译的信息,然后又回到原本的信息播放当中。四个月后,探测器再一次侦测到来源不明的X射线,同样符合SCP-3417的信息格式,SCP-3417也用同样的方式回应了这条信号。

通过三角测量11确定了第一次X射线信号来自于距离SCP-3417约2光年的Te2-1290双星系统。AES W-004的任务从研究SCP-████改为调查该双星系统,它在该区域发现了后来被编号为SCP-3417-2的异常体,并确认了该实体就是X射线信号的来源(具体过程见附录3)。第二次信号的来源仍然没有多少线索,只能确定它来自银河系外的某个不明地点。

在此次发现之后,SCP-3417被重新编号为SCP-3417-1。

附录3:SCP-3417-2是一个地外有机实体,解剖结构与SCP-3417相同,只是尺寸和颜色上略有差异。SCP-3417-2的身体在距今不久之前——据推测约两年前——曾受到过严重的伤害。这些伤害包括:

  • 三个发射端从躯干上被扯断。
  • 锥体部分有半球状的坑洞。
  • 一个锥体被彻底掏空。
  • 残余的发射端末端的球体上带有巨大的切口。

异常体周围的轨道上也能找到肉体和内脏的碎片。值得注意的是,所有受损区域都呈现出分形的纹理。残余的发射端持续释放出11-12EHz频段的X射线。转换为音频后,发现其为声调时常突变的粉红噪音。这些信号持续重复着以下信息:

[组合符号:空间钻头?]。[未知符号199]受伤。使命破坏者。

十二个圆形的图案。

[未知符号200]。不安全。

SCP-3417-2的轨道周围可以侦测到大量的引力畸变。由于SCP-3417-1和SCP-3417-2并没有操纵引力的异常能力,只能推测这些畸变是其他异常体所为。这些畸变看似安全无害,但纳布-5和纳布-6号将对它们保持监控,留意一切不稳定的迹象。

附录4:2046年2月13日,纳布-2号上的闵可夫斯基时空监测仪在SCP-3417-1的高轨道上侦测到了引力畸变,两小时后该畸变转化为一个克尔黑洞12。数个金属物体随后从黑洞中飞出——这说明它们的速度很可能超越了光速——进入围绕该黑洞的轨道。摄像和监测设备显示有极耀眼的发光物13出现在SCP-3417-1一个发射端的末端,并被发射入黑洞中,这一过程对纳布-2和纳布-3号造成了严重损伤,可能已经将它们毁坏。黑洞随后开始缩小并最终消失。

该事件之后从SCP-3417-1处侦测到如下的X射线信息:

疏散星团属于奥托旦人。十二星休想(破坏?)这一切。使命之声不会沉默,拉克莫-路桑永生不死。

(恢复,再生)。不安全。

此后观察到SCP-3417-1停止活动,直至2046年3月4日才恢复标准的信息播放。

地外活动部已经分析并得出结论,来自黑洞的金属物体是由“十二星”文明所制造。目前尚不清楚十二星文明的具体情况以及为何它对泰尔让2的奥托旦文明存在明显敌意。从hyperborean.aic的失败,可以推断SCP-3417个体和其他地外实体能通过某种异常的方式操纵人工智能。因此AIAD单位在这个星团中并不可靠。另外,[已编辑]的迹象也让探索成为了当务之急。

正在计划对球状星团泰尔让2进行载人探索。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