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3478

项目编号:SCP-3478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SCP-3478通过束缚夹和镇静装置被收容于Site-74的一个收容室内。每4个小时,必须通过房间内的装置将四剂H12型复合镇静剂注射进SCP-3478。如果固定于SCP-3478另一侧的任一个镇静针头出现破损,应远程操纵无人机穿过SCP-3478,尽快完成修理或替换。收容室内的束缚装置应两周检查一次,并按要求进行维护。

由Site-74安保人员组成的一支小队必须时刻保持警戒,并配备有B15型杀虫剂,以防止SCP-3478-A或SCP-3478-B个体试图从异常项目的内部出来。若SCP-3478发生收容失效事件,所有参与重收容尝试的武装人员须配备有H12型复合镇静剂或等效药剂,以及可活动束缚索,以实现将异常项目向收容设施的安全转移。

描述:SCP-3478是一个人形空间异常,身高约2米,轮廓比例与普通人类相当。在视觉上,SCP-3478只能从前方和后方被观测到。位于前方与后方的观察者会将SCP-3478视作轮廓为人类形状的一块非地球空间。该空间内的地面与人类肌肉组织结构相同,天空具有强烈的绿黄色调。SCP-3478另一侧的景观看起来完全自然,没有可见的人为搭建结构。在SCP-3478的另一侧观察到了动物群,详见探索日志3478-01。从侧面观察时,观测到的SCP-3478是一片薄雾。

SCP-3478有能力控制自身的边缘变形,以人类的姿态独立移动。它从未被观察到过改变外形,始终维持着当前的人类轮廓结构。可通过常规手段抓住异常项目的边缘,然而当异常项目以自身力量移动时,其边缘有能力“切割”目前为止测试过的任何材料。这种切割的发生是由于物质只能从内部穿过异常而无法从外部穿过异常,故而异常项目的空间边缘可将物体切断。

如回收日志和事故报告3478-1所述,SCP-3478表现出感知能力。由于收容失效的风险,未尝试过对该项目进行解谜类测试。由于SCP-3478的异常切割特性,当前收容措施为保证SCP-3478受到镇静且无法移动。实现方法为将数个镇静针头固定于另一侧的地表,按特殊收容措施中的剂量输送镇静剂。

SCP-3478-A和SCP-3478-B分别表示在SCP-3478另一侧遭遇的一种有机体的幼虫和成虫阶段。SCP-3478-A实体形如蛆虫,长约2米,外表与锥蝇属的幼虫有一定的联系。SCP-3478-B实体与蝇类相仿,类似于锥蝇属的成虫形态。更多细节请查看探索日志3478-01。

回收日志:基金会于2015年10月8日被告知SCP-3478的存在,当时基金会的情报来源记录了在宾夕法尼亚州哈里斯堡发生的一起事件。当地执法部门接到警报称有人正在五金店进行抢劫,并被告知犯罪者有能力穿过墙壁。哈里斯堡警察局的警官们在SCP-3478离开五金店后遭遇了它,它当时显然已经窃夺了几罐杀虫剂。警官们试图逮捕SCP-3478,结果它成功逃脱,并将一名警官的右臂切断至肘部以下。断肢无法复接。基金会人员在第二天赶赴现场并与SCP-3478对峙,当时它正在离开第二起抢劫的现场,该异常项目被观察到在向自身内部成罐地囤入杀虫剂。特遣队成员最终使用可活动束缚索成功将其控制并转移到Site-74。涉事的警官和商店主均接受记忆消除并被提供一个掩盖故事。已出资安排维修工作,以掩盖事件的残余证据。

探索日志3478-01:2015年11月12日,一架空中无人机通过SCP-3478以探索异常项目的另一侧。

00:00 无人机在SCP-3478的另一侧植入信号中继器,以确保在探测过程中控制信号的有效控制范围。

00:02 操作人员花费两分钟进行系统检查和初始分析。无人机并未探查到SCP-3478另一侧的物理法则有任何的不同。在异常附近没有任何两起抢劫中取得的杀虫剂及其残余物的迹象。另一个维度内距SCP-3478的位置约一米远处有一套正在运作的人体循环及神经系统,嵌于肌肉组织中,头部朝向SCP-3478。脑部看起来比普通成年人类大30%。其余部分比例与身高2米的人类一致。无人机收集了附近的组织样本。

00:07 无人机朝远离异常的方向行进。一路的地表均为起伏的鲜肉组织,天空的颜色始终为黄绿色。检测到地面有轻微震颤。

00:12 无人机接近一片看似暗褐色草原的地块。靠近观察后发现这是粗细为0.5mm-1mm的头发。无人机采集一份样本以供研究。

00:38 无人机接近一个凸出地表大约30米的大型瘤状物。瘤状物表明布满空腔和增生组织。当无人机观察这些增生组织时,其中的一个爆裂了,一只SCP-3478-A实体落在地面上。理论分析推测,这些增生组织和空腔是由于一种类似皮肤蝇蛆病的生理过程而产生。操作员试图操控无人机接近以进行更多检查,此时无人机侦测到一阵巨大的嗡嗡声正在迫近。声源被确认为三只朝向无人机快速接近的SCP-3478-B实体。操作员决定使无人机返航,但这些生物继续追击。

00:44 无人机在返回SCP-3478的路上经过一个开阔的平原,SCP-3478-B仍在追击。几根肉茎出现在平原上张开的大毛孔中(直径约1米)。每根肉茎顶部都有一个金属物体,后被确定为被SCP-3478窃夺的罐装杀虫剂。肉茎使用杀虫剂驱赶追击无人机的SCP-3478-B。

01:15 无人机穿过SCP-3478返回,被执行去污处理。

事故报告3478-1:2016年2月13日,SCP-3478开始自行移动,尽管已被施以推荐等级的镇静措施。其异常切割特性对收容装置和收容室造成了中等程度的破坏,并引发收容失效。若干个SCP-3478-A在SCP-3478的另一侧被观察到,试图穿过异常项目。由于SCP-3478的快速移动和切割特性,全部生物均在完成穿越前受到致命伤害。SCP-3478于一小时后被重新收容,期间共造成两名基金会人员死伤。对回收的SCP-3478-A实体残骸的分析正在进行中。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