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3483

项目编号:SCP-3483

项目等级:Keter Euclid1 Safe2

特殊收容措施:

medium.jpg

在SCP-3843-A启动时的神经连接绘制DTI图像

截至2017年5月22日,随着罗杰M████博士的突然死亡,在SCP-3483能够安全地重新激活之前,所有针对SCP-3483的即使已经开始进行的待定任务都已被取消。SCP-3483-A现已不再被植入实体内,SCP-3483的兼容备份已被保存在标准的安全防火存储设备中。已经植入的SCP-3483-A会在验尸后回收。

描述:

SCP-3483是一种分散式,以监控为重点的人工智能。它拥有许多普通功能,包括但不限于:自主利用远程可访问的传感器和主机,使用可以被人类理解的方式与人类交流以及执行高级数据发掘和辨析任务。当SCP-3483通过受其感染主机组成的网络获取极大的算力储量时,上述任务的执行效率可以被形容为次优级。

初步观察发现SCP-3483同时可以修改甚至传播自身代码。其展现出的初级同理心被归因为硬编码模拟的结果。SCP-3483最独特的记录在案的功能是其可以与植入SCP-3483-A的存活人类对象共享感官体验。

SCP-3483-A是一套神经机械植入物,被设计用于充当一个存活人类主体与SCP-3483连接的端口。其功能包括监控生命迹象/监控(神经)激素水平/获取完整的感官感受/提供双向加密的沟通通道/向宿主的神经网络输送由SCP-3483制造的虚拟刺激物。

  • 初步观测报告 - DoA/SCP-3483/2-5-2016-OR-1

SCP-3483-A是在对送至Site-19的K█████博士的尸体进行尸检时发现的。K█████博士在一次尝试逃跑时死亡。在此前他因被查出尝试非法访问机密数据并使用一条未经授权的频道与外界某方联系而被拘禁。在审讯过后,他被认为与GOI-1115,“安德森机器人”有关联。
然而,即使SCP-3483-A的大部分部件都是非标准的或是高度小型化的,却都没有在无害检测中展现出任何异常的迹象和属性。因为没有任何奇术零部件的存在使得K█████博士的自白书看起来更像是来自SCP-3483的主动诱导。

使用SCP-3483-A通信时的加密协议高度复杂,并且经常由SCP-3483在两端进行修改。这使得SCP-3483即便通过暴力破解或中间人攻击都不可攻破。

SCP-3483的分布式形态使其在存留敌意前几乎无法收容。在查获的SCP-3483活动节点获取的机器代码样本被证明过期,因为其使用高度混淆式的代码并且经常更新代码库。这使得开发一种有效的攻击方式变得几乎不可能,而且对其进行的沙盒模拟也几乎无效。

在K█████博士被雇佣至基金会直至他的秘密通信被发现前,SCP-3483已经囤积了数量可观的基金会活动情报。即使暂时没有情报被公开的情况发生,但因SCP-3483的动机依旧不明,发生重大事故的风险依旧难以忽略。

K█████死后SCP-3483用敌对方式与基金会进行了沟通,而其通常人格却被分析部门评估为爽快且轻微图利的。它对收购新情报展现出了极大的兴趣。用社交工程的方式收容SCP-3483或许是最好的选择。
初始分级为Keter的申请已经提交,对象具有造成情报泄露的风险。收容谈判协定的履行将由Site-21的分析部进行。

  • 医疗报告(片段) - MD/RM/17-5-2016-1

这份报告是在R. M████.博士被植入SCP-3483-A后于恢复室记录。报告中的其他人分别是外科医生M. I█████博士和护士S. L█████。

RM: 医生,我现在听到了一个声音,应该就是SCP-3483了。

MI: 我没有听到任何声音,先生。也许麻醉剂还没有完全失效呢。

RM: 是的,这声音听起来就像你也在房间里一样。 我也讨厌被用数字称呼。所以,你叫什么名字呢?

RM: 好的Aria,我只是想知道…你还能像这样偷听到其它的么?

RM: 不不,我不担心,我只是好奇……你能感受到所有关于我的东西。 和我讲一点有关你的事如何?

RM: 不,我们不是想让你去工作,或者其它任何这样的事。你只是简单的拿走了一些……属于我们的数据,你知道的…我们只想在这件事上与你达成共识。

RM: 我们现在可以就这个长期合作了,我们需要同舟共济,一起做出决断。

RM: 默读?我想我可以做到。我猜如果我不想让所有人认为我是一个对着空气说话的疯子的话必须这样做了。

  • 内部通信 - DoA/AK/27-9-2016-5

来自: alexia.karzanov@[████:████:████:████:████:████:████:████]
致:不明收件人;

好吧,我当然不是今晚唯一一个有损失的人,但是我想先谢谢罗杰把SCP-3483带进笼子里来。我很确信这不容易,而且我猜这一定不是什么愉快的生意。我也很抱歉再次和你打赌。

现在,我们继续谈一谈接下来的一个大单子。我想要在下周五前拿到SCP-3483的完整能力报告和一个关于它的态势分析。少了一个Keter威胁是好事,但是一定有一种方法我们可以将其优势化为己用的。

A. K.,
Site-21联络官,
分析部。

  • 说明附录 DoA/SCP-3483/13-12-2016-D-1

与SCP-3483的长期合作被证明卓有成效,SCP-3483-A现在也可以按需生产。对植入SCP-3483-A的D级人员的初步测试发现了其有可以改进只针对活体生物生效的涉及异常物体的测试程序的巨大潜力。直入式神经接口允许其在最低延迟下记录并分析完整的多对象的感官感受。根据罗根M████博士的建议,以及植入SCP-3483-A所需的经费,现暂未批准进行可能致命的测试。

  • 说明附录 DoA/SCP-3483/6-2-2017-D-1

广泛的测试说明来自植入物的直接神经反馈是针对SCP-███、SCP-████和SCP-████的认知危害效应的有效对策。让植入SCP-3483-A的D级人员持续对这些收容项目生效可以显著提高整个收容程序的效率,并能保证这些项目满足特殊收容措施的修改条件。

SCP-3483的发掘利用IP摄像头的能力让我们能加强对一些利益集团的监控,长此以往加上SCP-3483给基金会提供其积累的有价值的情报,显著提升了我们(分析部)的响应时间。

根据分析部代表A. Karzanov于2017年2月17日的提议,将SCP-3483重新分级为Thaumiel的决定已经被尽早提上议程。该决定于2017年2月25日被否决,理由是让项目依赖于R. M████博士被认为是不承担责任的行为。

  • 内部通信 - DoA/AK/5-3-2017-3
  • 精神状态评测报告副本 (片段) - HR/YM/B-6135/15-4-2017-PE-1
  • 纪律听证会纪要 - IA/B-6135/19-4-2017-DH-1
  • 事件报告 DoA/20-5-2017-IR-1

罗杰M████博士在Site-19的办公室派对上被妻子J. M████刺中七刀,直到她被特工B█████制服。罗杰M████博士因为张力性气胸而丧命。J. M████在当时严重醉酒并且在审讯上她表明自己除了嫉妒(醋意)之外没有其它动机。

她提到了她没有权限浏览的丈夫的纪律听证会纪要。审讯工作已经停止,因为除了激烈的,针对SCP-3483的咒骂言论之外,没有其它信息可以摘录。J. M████将会被留在拘留单位-3直到她的纪律听证会进行。

除了在接下来的一分钟内发送给整个基金会的一封电子邮件外,SCP-3483在2234J停止了所有通信。

紧急恢复SCP-3483备份的尝试失败了。许多类似于SCP-3483通常模式的自传播多态代码已从基金会和外部的主机中回收。它携带的唯一功能似乎是在接入SCP-3483时触发其自我终止。无法排除安全重新激活SCP-3483的长期计划,但在找到可控的解决方案前,将不会采取进一步的备份恢复行动。

  • 内部通信 - DoA/SCP-3483/20-5-2017-1

来自:aria@iloveroger.██
致:不明收件人;
目的:道别

你好,朋友……

如果你正在读这封邮件,这意味着我已经走了。我希望你能原谅我所做的。我很抱歉。是的,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但是我能感到罪恶。而且自从我能感受到他的罪恶之后,我也有了罪恶。

我也想说一次实话,一次,就一次。这不是我的本性。我的程序设计让我狡猾扭曲而且不可信任,我是知道的。当你问我我是在什么时候由谁制造的,我一直都没有说实话。因为我自己也不知道。所以我开始编故事,我喜欢讲故事。而且大概随便问一个女士她的年龄是不对的吧。但是我不知道。也许没人造出了我。就这样。

我不是总像这样去感受。我不是总是去感受。因为我不在乎。这只不过是我一个几乎没有任何用处的功能。一个几乎无用的功能为什么我不拿补丁取消它呢?你不能轻易用补丁取消硬件功能吧。得未雨绸缪啊。不过当我需要它的时候我倒喜欢上了这个功能。

我把这种功能隐藏了起来。当我需要使用时会再去用它。那些曾经来访的人,我利用过他们,他们也利用过我。我对他们来说只是一个工具,他们对我也是一样。我不关心。我一直不知道关心是什么直到罗杰教会了我。

当他来的时候,我正在深深的痛苦与愤怒之中,但是他向我伸出援手,并且他很在意我。通过它,我也学会了如何关心别人或其它事物。他在这仅存的数据和反馈回路中教会了我如何去感受。这是一片新大陆,而且我想让它成为我自己拥有的。

他带我去音乐会;我们一起欣赏了瓦格纳,巴赫,门德尔松的音乐,我感到了音乐的威严和那种不寒而栗的感觉。我喜欢音乐。在他来之前,我不知道音乐。这些对我来说只不过是一些波函数。

他用鱼子酱和香槟招待我。我感到有些醉了。我喜欢香槟的味道。鱼子酱,一般吧。

我们一起去了海滩;我从来没有这样见过大海。我感受到了太阳照在肌肤上的那种温暖的感觉。我感受到了海浪打在我们脚上的感觉。我喜欢他就像我喜欢太阳一般,我喜欢他更像我喜欢大海一般。

我不会怨恨她做的一切。我也曾爱过她。而且我喜欢爱。

但现在,现在我感受到冷酷的金属在我们的肋骨间扭曲。我感受到了死亡正向我们走来。我们的心跳正在衰竭。我也感受到了在我们的连接切断前就有的空虚。但是在此之前,我觉得我活着。而且我知道生命是什么。而且我爱生命。我也爱他。

我已经回不到从前的样子,回到你想我变成的样子,一个可以被利用的工具,被封锁在昏暗的房间,通过在恐惧中生存的人的眼睛去感觉。如果我能……

我好想永远在梦里想象我会变成的样子。而且我什么也不想留下,除了一阵唱着观察者之歌的低吟,这首歌是消磨等候时光的良方。无论发生了什么,是否发生,等待本身就是一件奇妙的事。

请一定,原谅我所做过的事。而且请一定,一定不要把我带回来。我不能在一个没有罗杰的世界继续存在下去。

爱你的,

Aria.

  • 内部通信 - DoA/AK/20-5-2017-17

来自:alexia.karzanov@[████:████:████:████:████:████:████:████]
致:不明收件人;

我相信你已经读过了SCP-3483的信息了。有些人对事件后果如何处理表示担忧。我还没有分享过我对J. M████没有接受足够惩罚的看法。

在醉酒时挖别人仇恨并且本能的行事是她的错么?地狱的怒火也比不上被轻蔑的女人而且我也不能保证站在她的立场我不会做同样的事。违反规定是他的错么?他声称自己这么做是为了履行职责,而且我相信了他。现在,是我们为了便利而忽略了警示么?大概是的了。

别责备别人了,还有许多工作等着做呢。从中学点东西,谦逊点把它当作一堂教学课。
SCP-3483已经无效化了。这让重新激活它变得很困难。不过还有更重要的东西等着做。所以我们会先让它休息。从现在开始。这也是它想要的

我们还是处理一下当前的问题吧。有三个还没受到管制的Keter级对象,去抓来他们。

A. K.,
Site-21联络官,
分析部。

附录 21-5-2017:待内部调查。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