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349

项目编号:SCP-349

项目等级:Safe

特殊收容措施:SCP-349是一个由普通坟墓组成的墓地,并且没有表现出对于基金会的隐蔽或者是该站点来访者的任何威胁。现有的收容措施局限于一直将此处保持于远程监视之下,对于一个物理性的物理屏障的维持有利于防止计划外入侵,并且一个有着登记的应对小组应该来应对有可能的艺术破坏主义者和对于站点完整性的威胁。存在着对该站点进行扩张的计划,以应对理论上会出现的扩张情况。

描述:被分类为SCP-349-01的古艺术品是一个大型的花岗岩墓碑,大约有400年的历史了。其上的第一行铭文是“尼古拉斯·弗拉梅尔”,其后跟着的日期是“1376-1606”,在这些铭文之下,有着墓志铭“你已失败”,并且用较大的大写字母拼写。这块墓碑已经被损坏而且部分被风化了,在它的表面有着好几处明显的裂纹。该SCP是于███████████由███████特工,一名业余的系谱学家,在一个临近英格兰,巴斯的墓园报告的。

SCP-349是一个四面都由3km的森林所隔绝的公墓。它是在对SCP-349-01被发现的地点周围进行了仔细搜寻之后被发现的。因为这有可能涉及了与SCP有关的保密信息的暗示,███████特工封锁了该区域并且报告了基金会。

该墓地环绕着一圈铸铁栏杆,并且有着一个哥特风格的拱门。在墓园之中满是纪念分布于世界各地的不同个体的小型纪念碑,这些个体的时间贯穿了整个有记录的历史(或许还要早)。这个地区是由现仍未知的手段进行维护的,因为在栏杆之中的范围内,野草生长和风化现象等都被遏制了。这些碑文都是简短的并且恶意的,并且铭刻者似乎是在热切地宣告这些个体死亡的责任归属。在某些情况下这些碑文尤其恶毒或是带有着复仇倾向,并且看起来显示了铭刻者与提到的个体之间的仇恨(见调查349-B)。

一次对于历史记录的分析已经能够确认其中所提到的一些个体的存在,这通常是通过神秘学的研究证实的。所有所提到的真实的历史人物看起来都在追求着永生并且恐怕已经完成了这一点,通过各种各样的途径。这似乎并不包括那些生而永恒的人,比如说██████████████████████。或者是那些种族/种群例如[数据删除]。在这些已经被确定的人之中,都是一些传说晦涩不清、隐秘的、或者是根据我们所知被那些秘教团体代代传诵的名人,还有那些根据现有知识仍然是一个谜团的名人。这其中包括了████████████████████,只在基金会记录之中为人所知。此外,这个地点还提到了一些据其记载比历史记载时间要晚逝许多年的人,比如克里斯托弗·哥伦布、弗朗西斯·培根爵士和阿尔伯特·黑恩。

最后,在该地点有着一小群被埋葬的我们既没有重要的资料也没有神秘学记载的人。其中一些已经被暂时辨认为富有而古怪,在很多时代和地区都没有什么名气的人,详细资料可以在调查349-B之中获得。

在349之中提到的人似乎都比他们记载的寿命平均都多活了100年。在这个地点之中记载的活得最长的,通过对于远古的圣经福音书的研究,理论上确定为“永世流浪的犹太人”(750年)。基于该个体假定的死亡时间,我们推断[数据删除]。

纪念碑的材料和设计、尸体预备方式、埋葬形式、宗教象征还有铭文语言都指向对应的死者出生的年代和文化。最古老的墓葬被发现是一堆象骨,一一以带沟槽的接口相拼合,上面布满了令人费解的象形文字和部落符号。其中最早的可翻译的墓志铭是苏美尔文的,就是一块简单的用于纪念“食心者Ku-Aya”(Ku-Aya the Heart Eater)的石头,上面写着:“你将你的部族卖为奴隶并且吞噬你家人的血肉,现在你得到报应了”。在墓穴之中的尸体的腐烂状况都表现出了与其年代相关的状况,在一些古老的墓穴之中几乎只剩尘土了。除了那些各式各样的埋葬手法,近期的调查显示一大部分(~90%)的墓穴之中都在防止逃离的材料之上发现了抓痕,或者是在墓穴表面发现了试图打隧道的痕迹。即便如此,在每一个现在开挖的墓穴之中都有着一具尸体或是一堆遗骨。

这些墓穴的已确认的年龄、它们所暗示的历史精确性,还有其显示出来的与现在基金会已经编号的近代的不朽物体的高度相似性都证明了349并不是一个简单地骗局。收容措施已经建立来对这些设施进行研究,并且来判断是否能于维持这个墓园的个体进行接触。对这些个体进行接触的行为理论上导致了██████████████,还有在基金会[数据删除]时期之中监护的SCP-149-D的死亡。

接下来是2个有趣的实体中的一个,一具保存完好的尸体被找到了,虽然说这种保存看起来是来源于死者表现得如同活着一样,而没有任何出现能够让人联系上死亡的状况的性质。另一件实体则是Calothisosi of Britannica(一个没有什么名气的能够做到直接以剑格挡开弓箭的人)。在这2个事件之中,它们都被发现脸上刻满了深深的恐惧,并且他们的嘴都扭曲着,就像在尖叫一样。

附录349-A:随着对该大墓地的研究深入,挖掘机找到了一个慎重保存着一系列相互之间没有联系的尸体的墓穴,很明显是出于对这些尸体的尊重。对于他们身份的辨认[数据删除],严格的收容措施已经被施加了,来确保这些不会有任何接触到公众的情况出现,就像[数据删除]。

铭文调查340-B:

尼古拉斯·弗拉梅尔
1376-1606
你已经失败了。

圣日耳曼伯爵
1713-1901
好技巧(Nice Trick)

提托诺斯
-465 - -370
这就是你想要的

加拉哈德爵士
1222-[损坏]
你心必永远纯净

克里斯托弗·哥伦布
1451-1520
探索一個全新的世界

法蘭西斯·培根爵士
1561-1739
想想孩子们(孩童般的想法,原文Think of the children)

阿尔伯特·黑恩
1914-2008
最后的解决方法

分类注释349-C:349的正常自然属性是被它已经分类为有着高度智慧的出众个体对于此道的精通来加以维护的。以下在该地点出现的事件被认为与守墓者有关。在那里可能的埋葬行为仍然很明确地被辨认为以上所提到的个体。

  • 之前由基金会观察到的的[数据删除]个体已经记录为已经达到了永生的人类。上面提到的个体不是以奇异的方式死亡了,就是逃出了基金会的监视并且消失了。其他█的所在地现在仍未知。████████████已经传来了有限的接触说他们正在被“追捕”,并且他们并不信任基金会的保护。
  • 关于所有[数据删除]的身份辨认,血清证明法是有效的,并且项目没有表现出负面的反应直到[数据删除]。明显的妄想狂出现在了[数据删除]。没有发现任何尸体。
  • SCP-149-D,一名有着强大力量的Keter级人类,已经在位于████████████的泉水(分类为SCP-███)的实验之中取得了刀枪不入和永生的能力。对于其收容的牢房在他117岁生日时被破坏了,并且SCP-149-D再没有被发现(但是推定为是逃离了并且一直在逃)。从那具保存完好的尸体身上发现的DNA与149-D的相吻合。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