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3501
coffeehouse.jpg

唯一一张在SCP-3501被收容前内部状况的照片,由James Scott博士于1913年7月拍摄。左侧可见SCP-3501-1,右侧可见数个SCP-3501-2实体。

项目编号:SCP-3501

项目等级:Safe

特殊收容措施:SCP-3501已被从它原本位于伊朗,伊斯法罕的位置移走,并带至Site-90(非现实部Unreality Division总部)的一座安全收容设施中。

目前已经暂停进入SCP-3501进行测试。实验3501-101得到了O5议会的特别批准。

描述:SCP-3501为一座原本位于伊朗,伊斯法罕的小咖啡屋。从外部看来,SCP-3501表现为一小型立方体结构,体积为大约9m3(等同于3伊朗pank'a1),有一钴蓝色圆顶自屋顶伸出。其建造时间可追溯至17世纪。

SCP-3501的内部仅由一单独的大房间组成。在对SCP-3501的每次访问中,此房间会以不同的风格装饰。每种风格都起源于伊朗的不同时期和城市。在SCP-3501内部可以找到数个放置咖啡、水烟筒和其他酒水的容器,亦有数碗海枣和开心果。可见一些诗歌书籍和一套西洋双陆棋,SCP-3501-2个体有时会使用它们。房间的一侧有一壁炉,仅会在秋分至春分期间点燃。

SCP-3501内居住有SCP-3501-1和一部分SCP-3501-2个体。SCP-3501-1为形貌变化不定的人形生物,对每个拜访者呈现出不同的年龄和性别。SCP-3501-1似乎扮演着说书人的角色。SCP-3501-2实体则是5-10个居住于SCP-3501中的人形生物。在场的SCP-3501-2个体随每次拜访而改变。通常可以见到SCP-3501-2个体互相交谈、阅读诗歌或者下西洋双陆棋;他们不会认知到任何外部的拜访者,直到此名拜访者试图打扰他们。此时,SCP-3501-2个体将侮辱或推开上述拜访者。

每次仅能有一名个体进入SCP-3501。一旦任何个体进入了SCP-3501,SCP-3501-1将催促拜访者在椅子上坐下,并食用一些点心。所有拜访者的一贯反应皆为安静地遵从SCP-3501-1的指示,这使研究人员相信他们受到了某种认知危害的影响。

一旦拜访者落座,SCP-3501-1会开始向他们讲故事。故事似乎改编自拜访者生平的经历,然而故事的设定与环境往往经过修改或者留白。一旦SCP-3501-1个体的故事讲述完毕,所有随拜访者一同送入SCP-3501的摄像机和传感设备会被立刻切断。在这事件的大约30分钟之后,其他拜访者可以再次进入SCP-3501。未知先前的拜访者经历了什么,之后的拜访者均找不到先前拜访者的踪迹。

在拜访之后,SCP-3501-1讲述的故事会突然成为周边地区口口相传的故事之一。能够口述这些故事的人均坚持声称,这故事已代代相传几个世纪,由他们的父母或者其他祖先教给他们。当地历史学家有时会给出该故事的发展历史,尽管不具有该故事在SCP-3501-1讲述它之前便已经存在的证据。

SCP-3501最初在1913年6月被发现,当时一名基金会研究员与杰出的东方学家,James Scott博士,在前往伊朗的科研之旅中失踪。基金会在调查中成功找回他的摄像机(似乎被从屋内丢到街上),并最终发现了SCP-3501。之后发现,当地有一固定的、口头相传的伊斯法罕传说,讲述一"制造完美画像的法兰克人2",本地历史学家声称它自16世纪起便开始流传。

作为SCP-3501的效应示例,以下为实验3501-29、3501-56和3501-77的记录。

附录3501-1:于2004年8月25日,SCP-3501的首席研究员,Farhad Hamedani博士,未授权进入了SCP-3501。一次常规心理检查显示,Hamedani博士一直对SCP-3501实验中所用的D级人员的命运怀有极大的愧疚感。Hamedani博士已申请调职;在事件发生时,该申请仍在审议中。

Hamedani博士携带了与先前D级人员测试相同种类的摄像机。它开始记录后不久,Hamedani博士进入了SCP-3501。

附录3501-2:于2016年1月21日,高级研究员Montague提议将一名人工智能送入SCP-3501,因为这将不会导致任何生命的损失。测试被短暂重开,以便本次测试进行。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