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3506

项目编号:SCP-3506

项目等级:Keter

特殊收容措施:卫星图像应由基金会运营的网络分析机器人Upsilon-29(“布尔沃-利顿”)定期监测,以搜寻建筑中自发的作祟现象。Upsilon-29和被安插进多个邮递系统的基金会特工将销毁任何被怀疑来自SCP-3506-A的信件。

如果一个建筑被确认为SCP-3506作祟地点,机动特遣队Mu-101(“吉屋猎人”)将在受影响区域周边建起围挡设施,以防止平民及SCP-3506-B对象进入。


Nearly-Midnight-in-Paris_Trey-Ratcliffe_CCBYNCSA_edit.jpg

基金会无人机在法国农村拍摄到的SCP-3506作祟地点。


描述:SCP-3506是一种全球性的异常现象,其首要特征为住宅建筑中自发产生的作祟现象。这些建筑物的外观各异,主要取决于作祟地区文化背景对应的建筑规范;然而,所有的案例总体上都给人一种破败与富贵并存之感。

SCP-3506建筑的作祟现象通常持续约30天,并最终以克利福德事件(描述见下文)作结。如果除被指定的SCP-3506实体以外的任何活人试图接近SCP-3506建筑,该地的地貌将发生异常性改变,将该个体掉头送回来时的路。

SCP-3506-A是一个与SCP-3506的作祟现象有关联的人形实体。根据作祟地区的文化差异,SCP-3506-A呈现出不同身份,但总是声称自己为一名法律从业者,专职管理客户身故之后的事宜。

在克利福德事件前几周,SCP-3506-A将联系其当前所在国家的多个平民,声称有一位有钱的远亲给其留下一笔巨款。通常会有伪造的文件随邮件或电子邮件附上,以巩固这一说辞。在说服12个人(以下简称SCP-3506-B)参与克利福德事件后,SCP-3506-A将进入蛰伏状态。

在克利福德事件中,SCP-3506-B对象聚集在SCP-3506住宅中,表面上是为了听取他们虚构的亲戚关于个人财产和不动产的遗嘱。SCP-3506-A扮演遗嘱执行人,接下来将会向SCP-3506-B对象解释说他们必须留在屋内,等到第二天一早才能获得遗产。此外,任何在天亮前离开的对象将失去所拥有的遗产,平均分配给其余参与者。

此时,一场异常性质的风暴将在该片产业的周边成形。SCP-3506-B对象若在日落前离开,将成功退出克利福德事件;入夜后,风暴将急剧恶化,周围地表的地质结构将发生异常性改变,产生严重的洪水。日落后试图离开克利福德事件的SCP-3506-B对象无人生还。

SCP-3506-C是克利福德事件期间出现的其他人形实体。SCP-3506-C个体自报的身份各不相同,但都是与维持SCP-3506住宅及其周边产业相关的角色。SCP-3506-C通常会乐意帮助SCP-3506-B对象,但偶尔似乎会通过言行举止试图制造不安的氛围。

SCP-3506-D是一个披着斗篷的人形实体,高度不定,将在克利福德事件期间的午夜12点到凌晨6点之间出现。在此期间,SCP-3506-D将以各种方式间歇性地追捕、伤害、杀死SCP-3506-B对象。SCP-3506-D经常使用早前受害者的残尸摆出图案,可能是为了恐吓幸存的其他对象。SCP-3506-D不说话,但偶尔会发出大笑声或口哨声等其他声音。

迄今为止,日落后没有任何SCP-3506-B对象从克利福德事件中幸存,因此并不确定SCP-3506-A描述的遗产是否真实存在。

附录:2018年2月19日,基金会研究员们通过SCP-3506-B对象植入的听力设备成功获得一段录音。以下是从该录音中利用可辨识的对话提取的整理稿。

前言:SCP-3506-B(Robert Bentley)和SCP-3506-C个体的对话发生于3:06 AM。在该时间节点前,已有五名对象遇害。过程中的某些场景是通过随后发现该现场的其他SCP-3506-B对象的评论推断而来的。

[开始记录]

Bentley:嗨,我们又见面了。你叫Trifles,对吗?

SCP-3506-C:Triffles,先生。

Bentley:没错。厨师Triffles。

SCP-3506-C:冒昧问一下,您在我的厨房里做什么呢?

Bentley从附近的刀架中抽出一把餐刀。

Bentley:房里游荡着一个杀手。最好保护好我自己,对吗?

SCP-3506-C:对-对的,我觉得没错,先生。但我必须要说,我相当怀疑一把小刀在主人面前有任何用处,毕竟他已不再完全存在于世界此端。

Bentley:也许吧。但此刻我关注的不是他。

Bentley将刀子插入SCP-3506-C的大腿,然后翻转桌子将SCP-3506-C压倒在地。

SCP-3506-C:先生!为什么是我,先生?我什么也没做呀!

Bentley:我高度怀疑这一点。有人把我引诱到了这儿。我打赌你对此有所了解。

SCP-3506-C:求你了,先生!我什么也不知道!我只是个厨子!

Bentley:那为什么你们干活的就一个也没死呢?

SCP-3506-C低泣。Bentley拿起旁边的剁肉刀砍下了SCP-3506-C的两根手指。SCP-3506-C尖叫。

Bentley:我不是跟你随便搞搞,Triffles。

SCP-3506-C:救命!来人啊,救救我!他要杀了我!

Bentley:对,继续喊。我相信每个人都会高高兴兴地涌过来围观另一起谋杀现场——我真的会动手,Triffles,除非你现在就他妈的给我招。

SCP-3506-C:小声)求你了,先生。快住手。我不能打破角色。

Bentley:打破角色?打破角色?

SCP-3506-C:哭泣)先生,求求你,先生。

Bentley:快他妈告诉我现在是怎么一回事!你还想再丢一根手指吗?

SCP-3506-C:住手!这是……是一个实景剧场,先生。求求你,不要——

Bentley:剧场?你们演着演着把你们的观众全他妈宰了有什么狗屁意义?

SCP-3506-C:无法辨识。)

Bentley剁下了SCP-3506-C的其他手指。SCP-3506-C再次尖叫。

Bentley:快他妈的回答问题!

SCP-3506-C:我说,你不是观众!

[记录结束]

后记:这段对话发生后,SCP-3506-D现形,将SCP-3506-B肢解,然后把肠子硬塞进该SCP-3506-C个体的喉咙,导致其窒息而死。这是唯一一起SCP-3506-D对SCP-3506-C实体实施暴力的已知事件。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