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351

项目编号:SCP-351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全部SCP-351拷贝存于安保基金会收容数据库中,只可由模因部人员访问。若要进行测试,将使用仅包含SCP-351-1的“空白”SCP-351拷贝来无效化此异常对测试对象及可能受感染人员的影响。

机器人I/O-SHANNON及I/O-MINERVA 被编程为定期扫描网络网站,寻找SCP-351拷贝是否出现。被发现的副本将在下载后依照标准网络异常收容协议从网站上移除。机动特遣队ψ-13 ("EOT")被指派在SCP-351 影响大量人口时阻止集体性记忆篡改发生。特遣队特工必须遵守标准模因隔离协议,配备能显示前述空白拷贝的电子设备,且必须每日查看两次。

正在展开测试以确认该异常植入记忆的边界范围。

描述:SCP-351是一ASCII纯文本(.txt) 文件,内含病毒性模因触媒,会向观看该文件的人类植入表现为ASCII艺术画的假记忆1 异常的主要组成部分为一30个符号的字符串SCP-351-1,其字符不与任何已知编码标准相符,并将整篇文件转化为模因性媒介。

添入文件的额外文本是SCP-351植入假记忆的基础,文字的细节度与对象所能回想起的“记忆”细节度相符。所有记忆均能被生动回想,且抵抗一切记忆删除性治疗和效应。文件的拷贝版(SCP-351-A)表现出同种性质。然而,若暴露于除SCP-351-1外再无其他文本的SCP-351(称为“空白”)或其拷贝,将导致记忆被“空白”记忆替代、彻底移除。这也是移除此种模因性感染的主要手段。

虽能清楚回想,对象报告称这些记忆缺乏其他记忆的直觉性和丰富性。理论认为这是因为记忆所基于的文本字符串本身缺乏正常记忆所基于的感官可感性。

受此文件模因感染的对象(编为SCP-351-B个体)可以将自己的假记忆植入给相关人员,诸如朋友、同事。与个体以任何媒介的对话都会使个体谈论SCP-351记忆,将对话转化为一段影响所有参与者的模因性媒介。这些受影响者也会成为 SCP-351-B个体,且可以相同形式传播此模因。

除添入此前不存在的记忆,SCP-351-B还会经历到其他几种认知影响。个体在不与非感染人员对话时表现同于感染前,而若向其问及SCP-351记忆与真实记忆的冲突,个体会予以无视。 SCP-351-B个体中出现嗜睡症、快感缺乏和冷漠症状的比率远高于未暴露人口。

附录1:SCP-351文本示例

下列内容摘录自发现时的SCP-351-A个体。完整拷贝内容可在文件351-RT/267查阅。

个体编号:SCP-351-A5


你在树林中行进,一片漆黑,只有幸存者的手电筒和头顶飞过的敌人炸弹。它们的爆炸看起来就像致盲的闪光。John的血还在你和你的枪上温热着,每次你回头你都期望能看到他在那里,一如既往地微笑着。但他不在。凝固汽油弹让一切变成了焚身炙热。

棕榈树摇摆断裂,灰烬进到你的鼻孔里。敌人的士兵从树荫中现身,顺着绳索降下,向你开枪。你这一辈子都没感受过如此灼热、刺人的疼痛,直到这子弹将你的身体打中,感觉如同一千只火蚁挤在一道开放伤口上。幸运的是你掉落在地上,脱离了他们的视线。其他人没有。你听到了他们的惨叫。你只看到沾血的泥土在你的面前。

你知道敌人做了这些,你为此仇恨。你恨敌人。那时你发誓要用余生与敌人斗争,你发誓你要跋山涉水去到[坐标已编辑]为与敌人的永恒之战受训。为John。为幸存者。为世界。


发现:发现于阿拉斯加州德纳里国家公园保护区内一处废弃军事建筑内的电脑中。该地的其他文件表明曾有计划将SCP-351-A5的副本散播到多个网络论坛,但因未知原因没有执行。

个体编号:SCP-351-A19


你没能开车穿过红灯。是绿灯,街道上没有行人车辆。你的视线好不模糊-你非常清醒。天很暗,但你的头灯开着,你可以看得到道路。你的妻子没有对你大吼大叫。她的头斜靠在肩膀上。

你看到另一辆车驶来,这样你可以及时转弯。你在街上对的一侧,他们在错的一侧,所以你没做错什么。你们的车本来不可能撞上,挡风玻璃不可能碎掉,但即便这发生也没有意义,因为你会及时转弯。你的安全带扣上了所以没有人会飞出窗户去。你没看到血。或者玻璃片在你身上。或者她身上。

你和她的一周年庆典在第二天。是个很棒的庆典。她在笑,微笑,说着她的实验室工作是多么的好。第二天很开心。之后几个月也是。她和你一直在一起,她没有离开。周年后是四个月的快乐。

这不是你的错。


发现:于Sandra Holt自杀后在04/12/2006发现于她的个人电脑中。


相关文件


附录2: 实验记录351/1

于09/01/2007, 研究员Ferdinand Fortier获得许可进行基础测试,确认SCP-351记忆改变能力的边界。测试中Fortier及其研究团队通过自动程序在SCP-351-A个体内加入文本,然后展示给一名D级对象,令其感染后要求其描述记忆。之后会向对象和整个研究团队展示空白,以最小化模因传播的可能。

附录3: 锡兵计划

29/03/2007, 在Lucinde Behringer研究员对SCP-9906进行常规监控时,该异常的认知危害性质绕过了全部模因过滤系统,将Behringer转化为模因媒介。在收容突破发生前,Behringer注射了她身边所有可用的记忆删除,并将自己暴露于实验性抗模因符。异常和此手段的累加效果造成她的人格、记忆和近乎全部心理功能被彻底抹除。在被联入生命维持后,未能发现将Behringer恢复到之前状况的办法。

21/04/2007,伦理委员会批准实验性使用SCP-351重塑Behringer的人格及记忆。机密计划“锡兵”、所有关于Behringer的数据库信息、同事通信3和个人日记被收集起来,写成极为详细的文本,有可能恢复她的心理状况。该文本内将以编年顺序包含入所有已知的想法、生活事件、记忆和人格特征。到01/10/2007该文本已达50000字。

在无法找到新信息后,文本被添入一特别编号的SCP-351-A拷贝(SCP-351-AΔ)。 于10/10/2007研究员Behringer被暴露于文件。起初仅出现轻微肢体移动,但一小时后她开始在房间内行走。第二天对她进行了采访。

在情绪紧张下,Bousaid研究员离开房间时没有观看电脑终端上的空白版,违反了标准安保协议。这造成SCP-351-BΔ的记忆构造模因性传播到所有在场的锡兵计划人员,直至站点安保被触发并得到处置。

不同寻常的是,在暴露于空白个体后,这些受影响人员对SCP-351-BΔ的全部记忆近乎彻底丢失。理论认为这是因为 SCP-351-AΔ植入记忆与SCP-351-BΔ的真实记忆过于相似而发生关联,造成植入记忆的抹除将真实记忆一并牵连。由于所有SCP-351-BΔ的相熟人士都被锡兵计划招募,也都在Bousaid违反协议时在场,所有构成SCP-351-AΔ基础的原始记忆均已丢失。

Bousaid研究员从所有SCP-351相关研究中调离,安保协议被修订以防此类事件重演。然而,SCP-351-BΔ被证实能有效地在孤立环境内阻隔模因传播。在修订SCP-351-AΔ以移除情绪相关信息、加入提升忠诚文本4后,SCP-351-BΔ可继续每日进行有助于模因研究的活动。

若自动为对象提供健康支持的生命维持系统计划实现, SCP-351-BΔ被预期能无限期服务于基金会。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