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3514

chehelsotounchaldiran

一副描绘了一次SCP-3514-1事件的17世纪绘画作品1

项目编号:SCP-3514

项目等级:Safe

特殊收容措施:在22/12/1973,SCP-3514被伊斯兰物品回收办公室(ORIA)控制,因此现在难以接近与收容SCP-3514。由于该异常的威胁度较低且ORIA在保持异常不被大众发现方面能力突出,恢复对SCP-3514的控制一事的优先级较低。

描述:SCP-3514是指伊朗西北部一片2 km2的区域,其位置与16世纪的查尔迪兰战役旧址重合。SCP-3514的主要异常效应发生在每日的██:██至██:██,即查尔迪兰战役发生的时刻。此行为被称作SCP-3514-1事件。

一次SCP-3514-1事件开始时,会出现战斗中的战士的无形投影,其配置符合真实战斗开始的状态。这些投影被称作SCP-3514-2个体。随后这些SCP-3514-2个体开始投入战斗且明显是在重现查尔迪兰战役的场景。这些个体只在彼此之间存在物理作用,对外界刺激毫无反应。

尽管每次开始时局势相同,每次SCP-3514-1事件中战斗的局势都会不同。某些SCP-3514-1事件会相当还原,某些则会发生根本性的变化,从沙阿伊斯玛仪一世5战死到奥斯曼军全面溃败均有可能。有时还会出现代表超自然的或虚构的人物的SCP-3514-2个体,包括什叶派的阿里6与侯赛因7,以及《列王记》8中的鲁斯塔姆9、古尔德法里德10与扎尔11。在SCP-3514-1事件结束时,全体SCP-3514-2个体都会立即消失。

以下列出了一些值得注意的SCP-3514-1事件案例。请注意,前三个案例发生在可用于记录声音或影像的设备被发明之前,故其与更为现代的记录相比,报告中的内容严谨性较差。

日期 发生的变化
18/09/1886 观测到萨法维军获胜,这是首次与历史上的战斗发生巨大偏离。伊斯玛仪的部队在奥斯曼军将其火炮在中心一字排开之前对奥斯曼军发起突击,突破了其战线并杀死了赛利姆。12
20/06/1888 奥斯曼军获胜,第一次观测到代表伊斯玛仪的SCP-3514-2战死,在一次对奥斯曼军战线发起的冲锋中,奥斯曼军射出的一发子弹击中了伊斯玛仪“头颈部附近的位置”,使他当场毙命,萨法维军随即全面溃退。
01/04/1913 根据当时正在观测的研究员的记录,一个“巨大的天体”出现在了战场上,一个“身材高大、体格健美”的SCP-3514-2个体从其中降下。所有的萨法维士兵随即在那个个体面前跪拜,同时反复吟诵“阿里”的名字。这个SCP-3514-2个体随即“摧毁”了全部奥斯曼士兵,此次SCP-3514-1事件剩下的大部分时间中,萨法维士兵与“阿里”个体都在举行“狂热而奢侈的庆典”。事件结束之前一小时,“阿里”个体突然消失,接下来的时间中,萨法维士兵都在痛哭流涕、捶地顿足。
23/08/1937 第一次观测到战斗没有进行,只出现了象征着萨法维士兵的SCP-3514-2个体,这些个体反复攻击象征沙阿伊斯玛仪的SCP-3514-2并对他造成了致命伤。尽管看起来极为痛苦,但伊斯玛仪个体并没有因为受伤而消失。在攻击的同时,袭击者反复叫喊着“虚伪的穆里希德!”13
17/11/1965 第二次观测到战斗没有发生。士兵没有出现,取而代之的是在伊斯法罕陷落之前在位的全部九位沙阿。在SCP-3514-1事件持续期间,这个个体持续不断地诉说着自己生前那些重大失误,大部分SCP-3514-2个体都流下了正常的眼泪,代表伊斯玛仪一世、萨菲一世、阿巴斯二世与苏莱曼一世的个体则流出了红酒。14

SCP-3514-3是一个无形的人类投影,它自称是沙阿伊斯玛仪。SCP-3514-3外表为一35岁左右的男性,一头红发、胡须不整、通常身着一件破旧的丝绸长袍。和SCP-3514-1事件中出现的代表沙阿伊斯玛仪的SCP-3514-2个体不同,此个体在SCP-3514-1事件之外也会出现,且具备对外界刺激做出反应的能力,因此被单独分类。SCP-3514-3总是说出语无伦次的片段,偶尔才会变得清醒,因此与它交流颇为困难。

SCP-3514-3声称自己是SCP-3514-1事件的制造者与控制者,尽管未经证实,但从SCP-3514-3的只言片语中,确实能发现对未来的SCP-3514-1的预测。SCP-3514-3通常说一种16世纪的古阿塞拜疆语方言,同时也能使用波斯语与吉拉克语15并有一定古典阿拉伯语知识。 SCP-3514-3身处附近的████████山山顶上,在那里可以以极佳的视野观测SCP-3514-1事件。SCP-3514-3通常席地而坐,偶尔也会在周围的区域内踱步。

在1886年,基金会接受恺加政权的请求,帮助他们对异常进行收容,在此过程中发现了SCP-3514。根据SCP-3514-3的证言,SCP-3514应当是在16世纪早期,在沙阿伊斯玛仪死后不久被创造的。

在22/12/1973,伊斯兰物品回收办公室(ORIA)入侵了Site ██。在入侵所得的文件中,ORIA发现了SCP-3514的存在,随即前去收容它。由于在伊朗的人力有限,基金会难以保住这一异常,只得根据ORIA的要求撤离,过程中并未发生任何意外事件。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