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3515
tree7.jpg

SCP-3515

项目编号:SCP-3515

项目等级:Safe

特殊收容措施:SCP-3515被存放在Site-77的标准艺术品储物柜中。其收容和测试地点必须远离站点宿舍或公共休息区域不少于50m。

描述:SCP-3515是一幅40cm x 60cm的素描画作,目前装裱在木质边框内。这幅画描绘了一片荒芜的景观,一棵盘根错节的柳树生长在贫瘠的土地上。艺术家和创作日期未知。

在SCP-3515周围(约5米范围内)逗留超过1小时的人类个体将出现低量幻听,被描述为缓慢而平稳的挖掘声。在噪音比较测试中,受试者常认为SCP-3515所诱发的幻听接近使用金属铲挖掘重黏土的声音。如果受影响的个体不再靠近SCP-3515,这些幻听就会停止。

如果人类个体在靠近SCP-3515时进入慢波睡眠(第三阶段非REM睡眠),该个体将自发丧失物质形态,包括衣物和其他附着于人体的物品。现有证据尚不足以定位可能受此现象影响的平民。所有基金会实验中,最具显著性的测试是实验协议3515-C-01。

实验协议3515-C-01:精选日志

笔记:将一名单独的测试对象(D-6042)置于测试房间内,房间内放置SCP-3515和基金会标准床上物品。为D-6042配备GPS追踪器,头戴式摄像机和麦克风,以及贴在D-6042服装上的信号发射器。日志摘录如下。

实验的初始阶段证实了幻听的存在,没有出现意料之外的结果。初步观察后,对SCP-3515的二次效应进行了测试。

<经过时间:1:46:07>

D-6042:所以你想让我躺下睡觉?

哈拉德博士:没错,请不要摘除或关闭你身上的设备。

D-6042:好的。呃,你要测试什么?

哈拉德博士:很抱歉,我不能告诉你。我们会随时监控你的状态。

D-6042:好吧,当然。你能解决一下那个噪音吗?

哈拉德博士:恐怕不能,试着忽略它吧。

D-6042:我尽力。无论如何,这儿还算安静。

D-6042横躺下来,相机朝向测试室的墙壁。除了D-6042的呼吸外,没有记录到其他声音。大约17分钟后,附带的脑电图仪记录到D-6042入睡。大约20分钟后,脑波模式显示D-6042已经进入慢波睡眠。

D-6042非物质化,其衣装和设备也随之消失,只留下了床上的脑电图仪导线。监控小组继续收到来自摄像机、麦克风和GPS的信号,GPS定位在[已编辑]的某个地点,该地点通过对设备信号的多点定位确认。头戴式摄像机的视图变成了另一个房间:墙壁颜色变化,枕头的形状也不相同。通过麦克风传来的呼吸声证明D-6042仍在睡眠。

监控小组继续观察,最近的机动特遣队受命前往GPS定位地点。MTF报告称抵达了一座位于郊区的房屋,有近期居住的迹象,但没有居民存在。楼上卧室的内饰与D-6042所在房间相似,但D-6042不在卧室里。

约3小时没有观测到活动后,监控小组同意唤醒D-6042.

哈拉德博士:D-6042,D-6042,能听见我的声音吗?D-6042!

D-6042:咦?什么?嗯,哦,是的我听到了,抱歉,我刚刚睡着了。

相机朝向昏暗房间的天花板。

哈拉德博士:好的,你现在感觉怎样?

D-6042:挺好,有点昏沉,不过还算好,怎么了?

哈拉德博士:请描述一下你周围的环境。

相机视图转向一间包含书架和书桌的典型卧室,房间的尺寸和油漆颜色与机动特遣队观察一致,但家具有所不同,没有观测到MTF成员。

D-6042:什么——这是什么?

哈拉德博士:D-6042,你知道自己现在身在何处吗?

D-6042:呃,是的,这是我的卧室,呃,这是我父母的家,我的意思是这是我小时候的卧室,唔哦,那是我的书。

哈拉德博士:你的房间里有我们的特工,但他们看不到你。

D-6042:我身边没有人。我是怎么到这儿的?

哈拉德博士:我们希望你能帮我们解决问题,你是首个记录到这一现象的人,你可以看看周围有什么不寻常的。

D-6042:呃,我猜是的。

D-6042离开卧室并沿走廊漫步,没有观察到他人。

D-6042:喂?这里有人吗?

没有回应。D-6042到达平台并沿楼梯向下,楼梯间的墙上挂着照片。

D-6042:哇哦,一模一样的照片。

照片显得很正常,并且与D-6042家族的已知信息一致,背景调查确认GPS位置为D-6042的童年住所。

D-6042:有人吗?妈妈?

MTF报告该房产的当前持有者(与D-6042无关)回归,他们被暂时拘留并在事后接受了记忆消除。

D-6042到达楼梯底部并进入客厅,电灯开着,但窗帘放下了。

D-6042:这太奇怪了,就像我小时候,七岁那时从沙发摔下来扭伤了手腕。

哈拉德博士:所以一切都如你所记。

D-6042:对,虽然这里没有人也比较安静。不过——哦,等一下。

哈拉德博士:怎么了。

D-6042:那幅画,那边墙上的,我没记得有过那个。

D-6042穿过客厅,墙上的图画类似SCP-3515。

D-6042:这是测试里的那幅画,我敢肯定我家里没有过这种东西。

哈拉德博士:测试前你从未见过那幅画吗?你能记得你小时候墙上挂着的是不同的画吗?

D-6042:不,我不记得了,但我敢保证今天之前我从没见过它。

哈拉德博士:请你稍微靠近些,以便我们看得更加清楚。

D-6042靠近SCP-3515,图片细节没有变化。

D-6042:对我来说没有什么不同。

哈拉德博士:谢谢。我们也是。

D-6042:虽然……我不能肯定,但噪音有点大?

哈拉德博士:挖掘声?

D-6042:是的。

哈拉德博士:好的,我们会记录下来,留意其他异状,还有,能请你拉开窗帘吗?我们想看看外面。

D-6042拉开窗帘,窗户被遮挡了。

D-6042:奇怪,好像被泥土埋住了,或者——

D-6042跑到房子的前门,解锁并试图拉开,门似乎被卡住了。

D-6042:<咕噜>

D-6042拉动把手靠在门边用力上抬,突然门打开了,相机碰撞地面因为D-6042跌倒了。

D-6042:<尖叫> 啊!哦!

D-6042在门口乱跑,相机难以聚焦。

D-6042:<喘息> 狗日的。

哈拉德博士:D-6042,跟我们聊聊,你受伤了吗?发生了什么?

D-6042:你看不到?

//D-6042走向前门,开门后的空间被黑土填充,污土已经溅落到房间地板和D-6042的防护服上。 //

D-6042: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D-6042搅动门口的泥土,土块掉在地上,而更多泥土从上方缝隙落入,门外土壤的体积没有明显变化。

D-6042在厨房和其他房间窜动,拉开窗帘并打开窗户,整个房子似乎被泥土封存。

D-6042:他妈的?操他妈的!

哈拉德博士:请冷静,D-

D-6042:<呼喊> 我操!

D-6042跑上楼进入卧室,大声咒骂并忽视监控小组的指示,所有楼上的窗户也被泥土掩埋,D-6042越发激动,回到楼下客厅并将一把木椅子砸向窗户。

D-6042:<无法理解的叫喊>

窗户被打破,黑土沿着破口洒入,D-6042滑坐在地,呼吸沉重。

D-6042:<沉重的喘息> 混蛋。你他妈的混蛋。你们活埋了我。

不久之后,D-6042取下了摄像机和耳麦,GPS跟踪信号在房屋区域内徘徊了几个小时,最终D-6042返回客厅,重新打开摄像机和耳麦,与监控小组取得联系。

<经过时间:8:49:06>

哈拉德博士:感谢你的归来——

D-6042:闭嘴,你必须把我从这里弄出去,我到我能去的所有地方看了,到处都是一样的,泥土覆盖了整间屋子,门,窗,我甚至检查了地下室可那后面只有更多泥土,所以你必须把我弄出去,明白吗?

哈拉德博士:我可以向你保证,我们正在尝试所有可能的方法——

D-6042:不,该死的!你必须让我出去!不只是“尝试” - 去做!<深呼吸> 你看,好吧,我很抱歉,我试图保持冷静但我现在觉得很不好,我需要帮助。

哈拉德博士:我们会救你的,我们会的。

D-6042:拜托。

哈拉德博士:我们会的。你吃过东西了吗?

D-6042:<喷气声> 是的,吃了一点,厨房里有点东西。

哈拉德博士:喝点什么?我们似乎听到了水龙头的声音。

D-6042:嗯。

哈拉德博士:睡觉?

D-6042:不。

哈拉德博士:这也许是个好主意如果——

D-6042:我还有多长时间?

哈拉德博士:什么?

D-6042:直到我耗尽所有空气而死。我还有多长时间?

哈拉德博士:好吧,这更多取决于你呼出多少二氧化碳——

D-6042:<喊叫> 多久?

哈拉德博士:呃,其实应该有相当长一段时间,这房子很大,所以只要保持空气流通,你应当还有几个星期的时间,可能。

D-6042:哦,真的?

哈拉德博士:我的意思是,呃,应该。

D-6042:所以你们会救我出去。

哈拉德博士:是的,我们会的。但是首先我认为你应该睡一觉,明天我们会提出新的计划。

D-6042:我不明白。

哈拉德博士:我们还有很多时间,你有足够的食物和水,而且——而且这里没有任何干扰。理论上讲,我希望你能在客厅睡觉。

D-6042:不!不,我不想在这儿睡。

哈拉德博士:那幅画在这里,我理解你的感受,但是在它面前再次入睡也许会扭转这种效应。

D-6042:<沉默>

D-6042:好吧,我试试。

D-6042在客厅睡了几个小时,情况没有明显变化。

第二天,监控小组指示D-6042穿过房屋,确定建筑物周围被类型一致的土壤填充,采集样本以供测试。

使用通信设备的尝试均告失败。虽然所有设备都在运转,但电话只能连接到应答机。台式电脑无法连接互联网,电视可以正常使用,但只能播放预录节目,没有直播内容。

经过这些测试后,小组指示D-6042使用地下室的花园铲向上挖掘。D-6042花时间从屋内收集了一些必需用品,包括食物和电池供电的照明用具。监测小组就建立临时通风系统,以提供空气流通提供指导。

第二天早上,D-6042回到阁楼上的窗口附近开始挖掘。

<经过时间:41:12:54>

哈拉德博士:好,等你过去之后打开电扇,很好,然后从顶部开始钻孔,就在窗口上方。

D-6042:<咕噜声>

哈拉德博士:很好,也可以把它们扔到楼下,然后继续这样挖掘,如果你想说话我们就在这里。

D-6042:<喘气>哎呀,也许这将是无穷无尽的。我必须从顶部开挖吗?

哈拉德博士:我知道这个角度很尴尬,但等你开始挖掘隧道将变得容易一些,这样做,意味着你可以保持这种弓形顶部,使之更稳定。这将有助于你始终保持朝上,尽管我们可以在你动工时使用水平仪。

D-6042:好吧詹姆斯——你最了解这个了。

D-6042在隧道上的进展缓慢而稳定,D-6042此期间的态度在愤怒、退缩和强烈的对话渴望中摇摆不定,待到晚上准备睡觉之前,D-6042看了几个小时电视。挖掘工作次日继续。

<经过时间:69:44:18>

D-6042位于隧道尽头,将重黏土铲在用于运回阁楼的平地雪橇上。随着一次次撞击,铲刀发出尖锐的噪音。

D-6042:我挖到了什么东西!詹姆斯!

哈拉德博士:我在。那是什么?

D-6042:我挖到了什么东西,硬邦邦的。

D-6042向前倾斜并用双手拉动隧道表面。粘土落下,露出白色的块状物。

D-6042:你看到了吗詹姆斯?

哈拉德博士:嗯,看到了。

进一步挖掘显示出一块长骨的形状,D-6042将之挖出。

D-6042:妈的,是块骨头,他妈的。

哈拉德博士:没关系,你知道地下会有骨头,不是吗?

D-6042:不,不不不,这不对,这不对詹姆斯,你知道为什么吗?我挖了又挖,但这里什么都没有,没有臭虫,没有蚯蚓,没有生活在地下的小虫,没有鼹鼠,什么都没有。所以为什么会有骨头?

哈拉德博士:让我们研究一下,好吧——看看我们能发现什么。

D-6042:<深呼吸> 好吧,好吧。

D-6042将骨头周围的泥土弄掉,一大块泥土从底部松散脱落,露出属于人类的脚骨。

D-6042:哦操!我跟你说!操你妈!

D-6042爬出隧道进入房屋,监控小组试图与之讨论应对方法但被忽略,耳麦被弃用了一段时间,大约两个小时之后观察到D-6042走过画面并进入隧道,四十五分钟后,D-6042返回并重新连接耳机。

D-6042:我跟你说,你在吗?

哈拉德博士:是的,我们在,你想说什么?

D-6042:我带你去看,这地方——我带你去看。

D-6042返回隧道,当抵达中途时,两侧的土壁显示出近期挖掘过的迹象,与主隧道形成角度较小的分支,膝盖高度的土壤里突出两根骨头。它们看起来与人体的桡骨和尺骨相似。

D-6042:看到了?你看到了吧?

D-6042用铲子将松散的泥土挖到隧道的地面上。观察到了一系列细小的骨头,推测是人类的腕骨、掌骨和趾骨。

D-6042:告诉我这他妈的到底是怎么回事?

哈拉德博士:很抱歉我不能,我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我们已经尽力了。

D-6042:你们尽力了?

D-6042将铲子用力插入隧道,在肩膀高度不规律地挖掘,一阵刺耳的刮擦声传来,D-6042又一次用力摆动,一大块土落下来。当它跌落隧道底部时散落开来,露出一只部分腐烂的人手。一阵干呕,D-6042从隧道中撤退,几分钟的困难呼吸声。

哈拉德博士:D-6042?伙计?你还好吗?

D-6042:<轻声> 拜托,你需要做更多,我快不行了。

哈拉德博士:我们正在尝试,我们能看到你的GPS信号——当你在隧道的另一端时它是从花园中传来的。我们已经叫来了一支小队——他们会朝你的方向开挖,我们会把你弄出去的。

D-6042:拜托,必须。

哈拉德博士:我们会的,但我需要你继续挖掘,我们会在相机上看到你所看到的,我们可以用它来看看我们有多接近找到你。

D-6042:不,不要,今天不行。

哈拉德博士:好的,没关系。 我们明天再开始。

D-6042休息了一整天,进食并坐在电视旁边。第二天早上,当D-6042爬上隧道入口时,屋内的灯光消失了。

<经过时间:88:20:44>

D-6042:耶稣他妈的基督,你还能听到吗?

哈拉德博士:我还在这儿。

D-6042:怎么了?发生了什么?

哈拉德博士:我们不知道,但你可以到客厅去——

D-6042:不!我不会回到那里去的,我要出去!

哈拉德博士:好吧,我听着呢,至少你得找点灯光吧。

D-6042爬上并进入隧道迅速挖掘,他很少说话,只是在短暂快速的工作后在隧道地面休息,有几次搅乱了人类骨骼和遗骸,这些骨骼被D-6042遗落在松散的黏土中并完全忽视,监测小组估计发现的人类骨骸超过十二人。几个小时后,铲刀在猛烈撞击隧道底部。

D-6042:<咕噜声> 呃,一片……

哈拉德博士:D-6042,我们真的需要看看这是什么。拜托。

D-6042:为什么?嗯哼,为什么?

哈拉德博士:这可能是我们可以用来帮助你脱身的东西。

D-6042:好吧。

D-6042深入挖掘隧道地面,露出一具腐烂的人体躯干,多条肋骨暴露在外。还有一颗人头,覆盖着少许皮肉和头发。

哈拉德博士:很好。请你再靠近一点?

D-6042:上帝啊太难闻了,这怎么会有所帮助?

哈拉德博士:也许我们可以弄清楚他们为何被埋在这里,它可以告诉我们你离表面有多远。你能把那颗头拿起来吗?

D-6042:我不打算碰它。

哈拉德博士:去吧,它不会伤害你的,我需要你这么做。

D-6042:你需要我这样做? 你需要我? 操你,詹姆斯。操你妈!我需要你!把我!弄出去!

D-6042用铲子反复击打尸体,砸碎骨头。

D-6042:<喊叫> 这样行吧?这会有所帮助吧?操你!

D-6042重新开始不规律地挖掘,且不再停下来从隧道向外运输松散的泥土。隧道的倾角增加了。当一条手臂暴露在外并从隧道天花板上垂吊下来时,D-6042用铲子砸向它,直到它落下,并在接下来的挖掘过程中将其留在地面任由泥土覆盖。

几个小时后,铲子再次在隧道顶部附近碰到了一些硬物。D-6042进一步挖掘,似乎是挖出了一条长长的树根。 D-6042停止挖掘并仰望根部。

哈拉德博士:嘿,这是一个好兆头。

D-6042没有回应。

哈拉德博士:这应该意味着你越来越接近表面。如果你靠近一些,我们可以试着弄清楚到底有多近。

D-6042:<呢喃> 不,这不对——我不喜欢它,这不对。

哈拉德博士:有什么不对吗?它看起来很平常。

D-6042:<呢喃> 不,不。

哈拉德博士与挖掘团队联系,他们已经向下挖掘了二十米之深,所有迹象都十分正常,没有发现人类遗骸,而D-6042童年房屋的花园中并没有树。

D-6042继续废寝忘食地在隧道中挖掘,隧道顶部出现了几根更深的树根,以及一条用废料包裹的脱离躯体的腿。D-6042继续挖掘,避免与树根接触,十四个小时之后监控人员试图干预。

哈拉德博士:嘿?我知道你无视我们,但你需要停下来。你需要休息和进食,你需要睡觉。

D-6042:我要从这里出去。

哈拉德博士:是的,但如果你精疲力竭就无法继续挖了,休息一下会更好。

D-6042:我不想。

哈拉德博士:就只休息一会儿,我们谈谈。

D-6042:好吧。

D-6042坐在隧道地面上。

哈拉德博士:觉得好受一点了吗?

D-6042:我很累。

哈拉德博士:有道理,尽管如此,你今天进展颇丰。

D-6042:嗯。

哈拉德博士:告诉我,你出去以后想吃的第一顿饭是什么?

D-6042:我不知道。

哈拉德博士:你喜欢什么样的食物?比萨?汉堡?

D-6042:汉堡,加芝士。

哈拉德博士:很好。

D-6042:可以给我麦当劳吗?四分之一磅?

哈拉德博士:我们会安排的,只要告诉我们你想要什么。

D-6042:我越来越饿了。

D-6042返回到隧道入口收集食物和水,然后进食。

哈拉德博士:明天,你会准备好继续。

D-6042:嗯嗯。

哈拉德博士:今晚要回去吗?回到你的床上?

D-6042:不。

哈拉德博士:如果可以的话或许会好些,从空气流通的角度来看。

D-6042:不!我不会回去的。

哈拉德博士:好的。至少,请留在入口附近。

D-6042关闭电池供电的灯光,整条隧道黑暗且沉默。

D-6042:有多久了,詹姆斯?

哈拉德博士:四天。

D-6042:哦,我很抱歉对你大喊大叫。

哈拉德博士:没关系,别去想它,想想当你回来时你会做什么。

D-6042:嗯。詹姆斯,我一直在想这棵树。

哈拉德博士:哪棵树?

D-6042:照片中的那棵。我一直在想这件事。我没有告诉你。对不起。

哈拉德博士:没关系。

D-6042:<轻声> 我在挖的时候一直想它,我想起这幅画,噪音和树。我认为树恨我。它讨厌我。

哈拉德博士:没关系。你没事。别担心。我们在这里。

D-6042:抱歉。

哈拉德博士:也许是我们的小队?正在从上方挖掘?这是个好消息。

D-6042:也许。

D-6042睡了几个小时,然后苏醒了。

D-6042:啥?谁在那里?

哈拉德博士:我在——哈拉德博士。

D-6042:哦,嗨詹姆斯。

哈拉德博士:现在还早,你可以回去睡觉。

D-6042:不,我要出去了。

D-6042打开电灯,拿起铁锹,继续挖掘。时常发现人类遗骸。

<经过时间:109:12:16>

D-6042:上帝啊,太难闻了,怎么会有这么多尸体?

哈拉德博士:我不知道,也许你在坟墓之下,这是个好兆头——意味着接近表面。

D-6042:<> 好兆头?坟墓? <>

哈拉德博士:加油,伙计。

D-6042:<> 加油,伙计。加油,伙计。挖,挖,挖,看,一只靴子。谁要靴子?看这好家伙,我可以一脚踢出去。嘿詹姆斯,你要靴子不?

D-6042继续挖掘,挖出了更多尸块。

D-6042:另一只手臂!到目前为止有多少?还有多少?多少——

突然传来很大的噪音,灯光熄灭了,只剩下D-6042的头顶灯。

D-6042:不!

哈拉德博士:发生了什么?告诉我。

D-6042:操,塌了,隧道塌了詹姆斯。

头顶灯快速移动,但D-6042身后的隧道已经塌陷并充满了泥土。手电筒已被掩埋,隧道堵塞。

D-6042:我操。卧槽卧槽卧槽卧槽——

哈拉德博士:保持冷静,你可以的,你只需要挖开塌陷的地方原路返回就行——

D-6042:不!我不会回去的!

哈拉德博士:你必须回去,伙计,你需要挖回房子,否则你没有足够的空气。

D-6042:<哭泣> 救我。

哈拉德博士:我在做,但你也得努力,好吗?

D-6042挖起倒塌部分松散的土壤,更大的土块伴随着人腿从上方落下,腿上穿着灰色衣物。

D-6042:上帝啊。<干呕>

D-6042继续挖掘坍塌的部分,形成一个矮洞。这个洞看起来很稳定,但是泥土仍在持续从顶部掉落。

哈拉德博士:快。

D-6042后方传来一声巨响,摄像机转动,更多的隧道坍塌了使得身后的道路只剩下几米长。

哈拉德博士:加油,继续挖。

摄像机突然转向上方,D-6042大口喘息,隧道倒塌出暴露出纤细的树根,上面没有泥土。灯光可及之处,树根延伸至空洞的黑暗。

D-6042扔下铲子。

D-6042:<哭泣>

哈拉德博士:等等,我们需要——

D-6042进入挖掘出的矮洞,匍匐爬行,用手挖掘泥土,监控小组尝试交流但被忽略。D-6042继续向前挖掘,被泥土包裹。摄像头视图显示四面八方被泥土包围,麦克风记录到急促的喘息声。

哈拉德博士:尽量保持冷静。慢慢呼吸,好吗?

D-6042继续向前挖掘,忽略来自监控小组的通信。该矮洞狭窄而低,D-6042手似乎有几处出血,大约三十分钟后,D-6042猛地停下来。

D-6042:我的脚!有东西抓住了我的脚!

D-6042试图回头看,但是这个洞太狭窄了。

D-6042:救命!我被抓住了!

哈拉德博士:你确定?也许只是泥土或者树根。

D-6042:啊!

D-6042蠕动扭转身体以向上看。

D-6042:我看不到,它抓住了我的脚!

摄像机快速移动,但在D-6042的脚上却看不到任何东西。 D-6042似乎换气过度。

D-6042:我要出去!

D-6042开始抓向隧道上方,试图直接向上挖,泥土直接落在相机上。

哈拉德博士:嘿,你不能这样——请听我说——你必须前进——空气——它不会——

D-6042没有回应,继续向上挖掘,露出土壤内的灰色织物,随着更多土壤洒落,露出了一具穿着灰色连体服的人类躯干。

D-6042:不!

哈拉德博士:那是什么?

D-6042:那是我。那是我的衣服。那是我以前的靴子。他们都是我。

哈拉德博士:这没有任何意义——

D-6042:啊啊啊啊啊!

D-6042抓挠隧道顶部的衣服,当躯干脱去连体衣而暴露时,可以看到其胸部部分模糊的数字,D-6042继续疯狂地在洞口的两侧和顶端挖掘,露出尸体的头部。

尸体的脸与D-6042相似。

D-6042:<尖叫>

D-6042试图翻身远离死者的面孔,随着D-6042的移动传来巨大的噪音,尸体伴随着大量泥土从上方坠落,D-6042被击倒。

当相机重新对焦时,尸体的头部直接位于镜头前方,在其上方可见堆积的土壤。尸体似乎落在了D-6042身上,隧道坍塌并掩埋了D-6042。相机不再活动。

哈拉德博士:能听到我的声音吗?

D-6042:<急促而轻浅的呼吸>

哈拉德博士:你可以活动吗?

D-6042:<呜咽>

哈拉德博士:没关系,伙计,我很抱歉,没关系。

约30分钟后,D-6042发出的痛苦声音与高碳酸血症导致的抽搐一致,又过了8分钟,从D-6042处无法听到任何声音。

挖掘团队继续挖掘2小时,深度达到50米左右。没有观察到不寻常的迹象。小队停止工作。

D-6042的摄像机和耳麦在电池耗尽前持续运作了123小时,对视频最后五小时的分析发现了低沉的挖掘声,且渐行渐近,越发响亮。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