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352
old-woman.jpg

Photo of SCP-352 taken during the limited period of civilian containment

项目编号:SCP-352

项目等级:Keter

特殊收容措施:收容地区应在任何时间保持密封。任何与SCP-352的人类互动都是禁止的。任何以及所有与之的互动都应通过机器人或其他远距离方法。当需要人类互动时应实施全套危险收容防护协议。除此之外,所有人员应保证佩戴救生索。当任何人员开始表现出奇怪举止,他们将立刻通过救生索被移出收容区。

任何工作人员在于SCP-352互动或接触过她的“毛发”后如有报告出现幻觉,应立刻被施以隔离。任何在收容区之中或附近工作的人员必须提交随机精神以及身体测试。任何发现被污染的人员将立刻被隔离。
被SCP-352攻击过的工作人员只有在没有被咬的情况下才能够痊愈。SCP-352只能在一周内喂食一次。如果SCP-352攻击过任何人员,喂食将被延迟为一个月一次。

描述:SCP-352看起来是一个非常年迈且瘦弱的女性,有着不确定的年龄和种族。SCP-352用古俄罗斯语(Old Russian)但口音和方言都让翻译变得非常艰难。SCP-352极度不愿交流,并且迄今为止大多数的对话都是恐吓和复仇声明。SCP-352从未确定任何姓名,由于她的暴力天性,让确定任何背景身份信息变得几乎不可能。

SCP-352拥有远高于与她外表年龄与生理尺寸相同的人类所应拥有的力量和速度,并且已被证明可以轻松带着200kg以上的负重以超过70km/h的速度运动。SCP-352能够从对普通人来说的致命伤中痊愈,包括断头和开膛。根据伤势程度,恢复时间从几天到几周不等。SCP-352的内部表现出与普通人类女性没有区别,有着肌肉,骨骼以及符合其年龄的器官。对组织样本的测试没有得到结果。

SCP-352有能力在其身体各处长出很细的头发一样的细线,明显是在其意愿之下的。这些线可以在一小时中增长几米以上,并且至少有一部分是在SCP-352的控制之下的,这些线被观察到在地板上蔓延并能够爬上墙和其他建筑结构。这些毛发是半透明的,肉眼很难能观察到,并且比普通人类毛发要脆弱一些。这些线被一层生物酶包裹,其与SCP-352唾液中的生物酶保持一致。

SCP-352制造的一种生物酶,多数包含在她的毛发和唾液中,但也在其身体组织中存在。它是怎么被制造的以及其确切的化学组成仍是未知。这种酶在接触到人体组织会产生反应,并快速攻击神经系统。症状几乎即刻出现,包括幻觉,幸福感,认知以及“逻辑”思维障碍,以及疼痛感觉障碍。这种状态在轻度接暴露后会保持几天,在高度暴露后会成为永久状态。被SCP-352咬后99.9%的情况下会变为高度暴露。

SCP-352能够以极少的肉食生存下来,对人肉有着极大的偏好。SCP-352会编织出一张头发的“网”,并等待猎物暴露在其酶后变得更加温顺。SCP-352一般会将猎物的四肢移除并吃掉,以防止其游荡走掉。人类被观察到持续保持着愉快的状态,并且对外界的一切没有认知,即使他们的四肢和身体组织已经消失。

附录:发现笔记

SCP-352在俄罗斯南部被发现,在█████████████████小镇的附近。关于“魔法森林”(Enchanted Forest)和一个导致死亡的女巫的报道最初被忽视了,直到有报道称女巫被找到并捕获。当基金会特工回应时,小镇已经变为废墟。一些被肢解为不同程度的尸体被发现,血迹显示出更多的尸体被拉进了“魔法森林”。

搜寻小组处理并捕获了SCP-352,但由于SCP-352的攻击并暴露在酶下,遭受了严重的伤亡。大量的“毛发”也被发现,并相信是大量暴露事件的原因,由于其被认为是蜘蛛网或特工自身的头发所以没有报告,直到幻觉发生。

附录:行为笔记

尽管SCP-352对于其他任何肉类来说更喜欢人肉,它表示出更加喜欢0到2岁孩童的偏好。在消耗此类人肉的条件后,观察到其极高等级的合作和攻击人员行为的减少,一种对当前膳食的可能性变更已经被考虑。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