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3548
skull2.png

处于悬浮状态的 SCP-3548,由研究员 Clara Chaikova 拍摄。

项目编号:SCP-3548

项目等级:Keter

特殊收容措施:MTF-Gamma-23 ("恐怖骸骨")目前已被建立并负责在全球范围内追踪,记录与隔离SCP-3548在世界范围内的活动。包括但不限于基金会人员和平民目击SCP-3548,以及所有与SCP-3548描述相符的异常事件报告。

在SCP-3548出现的情况下,MTF-Gamma-23将保护SCP-3548出现地,确定SCP-3548位置,并关闭通向发生地的道路。直接观察或与SCP-3548进行互动的非基金会人员将接受A级记忆清除。

描述:SCP-3548为一未知物种的深灰色鹿头骨。其通常于黄昏或黎明出现并悬浮在在离地约3米处。经过20分钟至5小时不等的时间后,SCP-3548将迅速下降至地面并在接触时消失。

SCP-3548会在任何位置出现。目前未知其是否为预先给定。据SCP-3548的目击者声称,SCP-3548呈半透明且虚体状。

SCP-3548会在任何拥有智慧的个体与其接触时对对象产生致幻效果。SCP-3548受试者描述被运送到专用走廊,通常通向类似商场的场所。受试者描述在该地点遭遇多种实体,对此类实体的外貌报告差异显著。值得注意的是在每次致幻效果结束时附近均存在银色鹿头的人形生物。

附录:2031年9月3日,研究员Clara Chaikova报告了她与SCP-3548的相遇记录。此记录被确认为首次SCP-3548造成致幻效果的实例。以下为她关于此次遭遇中个人日记内容的转录。

9月3日,不是我觉得会遇到异常的一天。然而,我在去一家附近的杂货店的路上遇见了一个悬浮在空中的动物头骨,我想那就是SCP-3548。自然,我不得不跑回我的家并找出相机。毕竟谁知道基金会什么时候会有机会再次拍到这些美丽的图片呢?

我的确拍到了一些不错的照片,或者说至少是在黄昏时分相机能拍摄到最完美的图片。很快我就发现这个机会有多幸运,在拍完照片后的一小会儿,那块头骨便从空中坠落到我身上,随后我晕倒了。

当再次睁开眼睛时,我已经不在邻里的街道上了。而是在一个空无一人的白色走廊中,幸运的是我依然拿着我的相机。这个地方相当昏暗,尽管前方有更亮的灯光,我起身向灯光走去,发现自己处于一个平台上,俯瞰着一处郁郁葱葱而又看起来不太正常的森林。在我后面的是一家商店,售卖一些相当有趣的东西。我需要保存我的相机胶卷,但我还是决定记录下这些:

➢ 一台只显示静态画面的电视。我翻过了几个频道,它让我感到很奇怪。我觉得它试图告诉我一些紧急事件,但是它的表达能力似乎做不到。之后我决定不去管它,幸运的是它的影响消失了。
➢ 一本指导书,标题为“无边无际的野生怪异生物指南”,我翻阅它时看到里面描述了许多有趣的生物,我想我看见了一堆“ 静态鳗鱼”。如果我没有记错,基金会最近收容了一条这样的东西。
➢ 一堆上面有鹦鹉螺1符号的小册子。他们本身并没有什么奇怪的,但在我把其中一本放回去的时候,整个商店都充满了这些鹦鹉螺图案。

前文的鹦鹉螺事件发生后,我从商店的收银员(之前不知为何错过了他)那里得知这家商店在消失之前就已经关门了。我困惑地转头看向来时的平台,但它所在的位置变得完全漆黑,也因而不得不去找一个新出口。所幸这个商店还有一个通向另一个小商场的门口,所有的商店貌似不是歇业就是空空如也。尽管这里充满了粉色和绿松石色的色调,到处是盆栽和棕榈树,这个地方的总体氛围还是让我感到很不安。我继续寻找大概隐藏在某处的出口或某个可以告诉我发生了什么的人。在之前我并没有注意到,但在这个世界确实出现了一些彩色边纹现象2

我找到了一个通往楼梯的入口,虽然感觉有些危险,但不管怎样我还是决定进去检查一下。我走进一个门口,它通向的区域一片黑暗。尽管很难辨认,但很明显,这个地方的空间非常巨大。它似乎在很久以前被遗弃了,然而在黑暗中我设法找到了几个实体。尽管他们身上有一种奇怪的颗粒感,但我仍然坚信他们是一种人形实体。我觉得在这里“不受欢迎”。当他们逐渐靠近我时,我的本能的跑回商场。更奇怪的事情出现了,海报,墙面,商店前台,等等,整个商场全被鹦鹉螺符号覆盖。色彩边纹也变得更加糟糕,整个世界看起来比平时粗糙了许多。我确信我听到那些实体走上了楼梯,所以躲在了一个盆栽后面。在那时,我觉得我的视力可能变得不稳定了,但在查看之前拍摄的照片时,我发现那些彩色边纹确实存在。

我感觉有什么东西抓住了我的胳膊并把我拖拽到他们身边。令我欣慰的是,这些实体并不是之前在那个洞穴里看到的颗粒状实体。我不能确定他们到底是什么,像是机器人,肯定不是在我们的世界中创造的。他们呈人形,头部就像鹿的头骨一样。我尝试着拍了几张他们的照片,可惜的是照片全部变得模糊。他们带我沿着一条服务走廊走下去,很明显,这和我醒时的那条走廊很相似,然而墙上有比之前多得多的鹦鹉螺符号。那些机器人在一起讨论着什么,但难以不能分辨出内容。我试着问那些机器人发生了什么,但是他们拒绝回答。

我们穿过了另一个门,这个地方看上去并未凋敝,或者说并没有那么显著,因为我没有注意到之前的彩色边纹。这里的周围到处是各种电脑或其他科技产品。而天花板看起来就像是一个窥视外部空间的的穹顶。那些实体似乎发疯了,我相信他们在试着修复这个世界。我认为自己必须搜集更多关于他们的信息,但很快我就被强行带到了一个发光的平台上。一个实体最终决定与我交谈,我确定他说的是这个:

“你不应出现于此,原谅勘探员。”

在它说完这句话不久后,我发现自己重新回到了自己家附近的地面上。天空和上文的一切发生前完全一样。谢天谢地,我的相机没有问题,不过用的胶卷比我想象中的多一点儿。在这之后我便回家了。我相信我遇到了一些值得去一探究竟的东西,同时也迫不及待去分享这些发现了。

笔记:尽管研究员Clara Chaikova坚持宣称自己成功记录了整个事件,但除去拍摄SCP-3548的照片外的所有照片均为完全空白。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