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3555
3555.jpg

SCP-3555的一部分。点击以放大。

项目编号: SCP-3555

项目等级: Safe

特殊收容措施: SCP-3555 将被收容在专门建造的收容间内,内部体积约为2m x 2m x 20m,目前仍在建。其外部被伪装为重大山体滑坡后崩塌的悬崖,并阻挡了对部分德雷克斯海滩的通行;正在与国家公园管理局(NPS)的合作下建造一条新的通路。对海滩的公众访问已被关闭直到工作完成;关闭被归因为主要通路的不稳定性。工程完成后,“滑坡”将被NPS拍照归档,同时一块描述了海滩分割状况的牌子会被安装于Kenneth C. Patrick访客中心。

目前的潮汐与侵蚀预估显示出新安装的斜坡将足以维持收容措施的伪装约75年。此时间尺度将每两年基于最新的全球海平面上升速率及本地水文状况完善一次。现存的针对开发与建设的国家海滨保护措施应足够以避免收容结构的非侵蚀性暴露。

具有校准过的测量标记的保护框架已被建造在SCP-3555-A周围,以容许测试对象的正确对准,并避免意外的人员暴露。人员应避免拆除安装在该框架上的保护面板,除非必要。

描述: SCP-3555是或曾经是█████ ███████████,一名之前居住在旧金山的人类个体。SCP-3555在2016年12月30日失踪,其室友报告称███████████曾除了表示他正要去“开车去海滩”外无其他信息,同时两日前███████████曾透露自杀想法。该室友在███████████于晚上11点仍未返回后报警。

搜索工作因███████████进入Samuel P. Taylor State Park时留下了大量活动痕迹而受阻,之后进行了对马林县西部的整体搜索。███████████的车于12月31日凌晨3点在Sir Francis Drake Boulevard被寻获;因恶劣天气造成的延误,SCP-3555于1月3日被NPS的管理员发现。

SCP-3555在拓扑布局上依旧是人类,但已被扭曲,因虽然其绝对高度仍与███████████的医疗记录保持一致,其长度约为8m,呈东北-西南方向歪曲,约与海岸保持平行。SCP-3555在最宽点的周长约为40cm。修正扭曲后的照片显示出SCP-3555明显正常并带有警觉性,被一位描写人员以“放松”形容。

SCP-3555可抵抗普通的手工采样技术。虽然其衣物(被以与其他部分相同的方式扭曲)有着被严重扭曲后的编织物的特质,其潜在方面显示出显著高于预期的弹性;研究人员可在努力下造成以手术刀造成浅层切割,但无法回收任何材料,同时未注意到流血或其他的生物反应。

截至此记录时,伤口并未被任何恢复过程影响。结合该个体未曾有过任何移动的事实(除空气流动引起的微小衣物位移),研究人员得出了SCP-3555不再于任何传统意义上“活着”的结论;然而,目前尚未得出其是否已死去的结论。

另外,一个尚未表现的现象在SCP-3555的扭曲线上延长了五米,形成了一个倾斜的锥体。如将扭曲修正,其将组成一个延展在SCP-3555的头部外的45°锥体。此现象被命名为SCP-3555-A。

脑部具有新皮质或有与具新皮质大脑动物相似的认知过程的人类和其他动物将在代表SCP-3555-A的锥体在任何一点与其脑部相交时受到影响。动物测试显示了对相交的极广泛反应。在某些方向,动物脑部的结果与SCP-3555-A极为相似;如果动物的脑干在任何时候相交,应有的自主神经功能将立刻停止,同时植入的EEG电极显示受影响的区域具有癫痫样活性。

如脑干未相交,测试生物不会立即死亡,但倾向于表露出异常行为,更深的进入与更长的进入时间倾向于导致较衰弱的表现。老鼠曾被观察到:

  • 无限绕圈走动
  • 对其笼子内部或外部的物体或特性研究人员形成异常的痴迷
  • 持续攀爬笼壁并在有任何机会时尝试逃跑
  • 停止任何具自主性动机的活动,包括饮食
  • 从事具自毁性的行为,如抓挠,拔毛,或对肢体及尾巴进行啃咬与切断
  • 尝试用多种装置自杀或在研究员关闭笼门时将头伸入门缝

值得注意的是,当SCP-3555-A进入测试对象的脑部的方向与深度不变时,样本显示出了一致的行为。

一名名为███ ██,作为NPS管理员参与了搜索过程的人类,被暴露于SCP-3555-A,并在数日后因患有科塔尔症候群在内的症状被置于72小时的精神观察时引起了基金会的注意。功能性磁共振成像显示出██前额脑回路中的一部分表现出了与低级额叶癫痫基本一致的异常活动;此部分包含了SCP-3555-A穿透的约一厘米的区域。

在主料过程中,██转为坚持他已经死亡并应已经死亡,且无法在被问到时分辨此两种状态。值得注意的是,██的梭状回并未显示出异常活动;现存病例中科塔尔症候群经常与脑部此部位的疾病或失调相关。两个月中的恢复过程很缓慢,但最终完成了。

在基金会的治疗师与精神医师进行的访谈中,当被问及进入NPS前的生活时,██回想出了不同的结果,包括进入马林县当地的社区学院后转学到圣罗莎初级学院的公园管理员学院,并在获得计算机科学学士学位前于████████进入████████ █████████████大学(SCP-3555原本的母校),虽然其无法回忆出在后者中经历的具体细节。

██无法调和这些记忆,但它们随着科塔尔症候群被治愈表现出了减弱。██陈述他记得承认进入过该大学,但无法回忆起为何会如此说。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