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358
hospital5.jpg
SCP-358内急诊室的照片

项目编号:SCP-358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由于SCP-358在心理层面的作用,除测试期间外,SCP-358应保持封锁,所有的窗户应保持关闭状态,保安应定期巡逻以确保无人未经许可进入。整座建筑应保持密封,任何泄露以及强行闯入的迹象应立即上报。除测试目的外,在建筑中找到的人员应立即带出并留待审问与观察。

描述:SCP-358是坐落于英国███████████郊外的一座已废弃的创伤中心。该建筑四周的土地长满了当地植物,显然严重缺乏管理。建筑的外部有风化迹象,但大体保持完好,门窗均被封上以防止非法入侵及故意破坏。内部空气干燥,气温平均45摄氏度,走廊有不明来源的干热气流。探索与监视发现了三种典型的灵魂现象(鬼魂萦绕),其外形从发光球体到完整身体的鬼魂不等,它们看上去全都筋疲力尽,并偶尔会索要水。那些可以分辨的鬼魂看上去是过去暴露于SCP-358的时间超出平均(47分钟)精神可恢复点的个体。这些对象中的大部分处于基金会心理学观测设施中,且安保录像表明在他们的鬼魂出现在SCP-358中时,他们仍在各自的单元中。

在大部分案例(██%)中,处于SCP-358中的个体会在进入建筑后感到方向感缺失,这一感觉在呆在SCP-358中时会随时间减弱。此外,他们报告称口渴感逐渐增加,并开始伴随有令人联想到极度脱水和中暑的症状发生。这些症状并不会被饮水减轻,甚至直接静脉点滴也没有效果。随着暴露时间加长,暴露者表现出中暑典型的精神疲劳症状,其程度缓慢增加,并导致程度以指数增加的解离性障碍。平均来讲,SCP-358中受影响的个体在暴露超过四十七分钟之后便可认为其心理无法恢复。暴露于SCP-358的剩余█%个体不受其影响,但应保持观察以检测可能的后续效应的发展。

在少数情况,SCP-358中被影响者会突然死于中毒。这些案例中的解剖结果均检出血液中有一种或以上来源于北美沙漠常见食肉动物的毒素,通常是Crotalus atrox,即西部菱背响尾蛇。

SCP基金会于1983年██月██日发现SCP-358,当时两名年龄分别为20与22岁的男性在SCP-358附近土地行走时被当地执法部门以非法入侵名义逮捕,两人对周围环境毫无意识。医学检查仅检出身体层面的影响,类似于处在沙漠环境中。对二人的心理评估表明两者存在自我认知和定位心理机能的缺失。随后的CT扫描并未检出异常。SCP基金会人员收集了警方与院方报告,它们促成了现在对SCP-358的测试。

附件 358-01:
测试监督日志,19██年██月██日:
测试时长:30分钟
测试对象为女性,██岁,█英尺█英寸,高大健壮。
在进入后,测试对象观察到炎热干燥的气候。在离开建筑后,测试对象感到晕眩,并可看出有轻微脱水。测试对象还提醒人们注意她鞋中的沙子。沙子被收集以供进一步测试。

附件 358-02:
测试监督日志,19██年██月██日:
测试时长:1小时
测试对象为男性,██岁,█英尺██英寸,轻微超重。
测试对象以前次测试的方式进入了建筑,称内部环境干燥。进一步的探索表明其布局与该地区该时期的其他医院并无不同。在离开SCP-358后,测试对象开始不断询问自己的身份以及所在。医学检查发现对象有缺水症状,他被给予水以补充失去的液体。在测试对象鞋中发现沙子。测试对象除精神状态外完全恢复,留在心理学观测设施A中。

附件 358-03:
测试监督日志,19██年██月██日
测试时长:2小时
测试对象为男性,██岁,█英尺██英寸,体格精瘦。
与之前的测试相同,测试对象进入建筑后报告观察到环境干热。测试对象接到的命令是检查SCP-358的各个房间。进入一小时后,测试对象开始抱怨自己脱水并有些混乱。在呆在SCP-358中2小时后,与测试对象的通讯终端,派出D级人员以回收测试对象。D级人员在入口附近的房间内发现了不省人事的测试对象并将其带回。测试对象在施以静脉点滴之后不久恢复意识。在其醒来之后,对象始终处于植物人状态,无法正常施行人体技能,随后被送往心理学观察设施A。从血液中检出痕量的剧毒响尾蛇毒素,该毒素可在加利福尼亚南部沙漠被蛇咬伤者的体内发现。如附件358-01与358-02中所记录的,对象的鞋内有沙子。

附件 358-04:
于████年█月██日,安保巡逻人员发现监控视频中记录了一个人形幽灵在SCP-358大厅北部乞求饮水。视频片段的对比证实该幽灵的行为习惯与外表与测试对象C一致,其测试结果记录于附件 358-03中。对象C仍处在心理学观察设施A,对外界刺激没有反应,且在该事件期间没有任何行为上的变化。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