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3601
img
SCP-3601现实重构事件后保留下的文件样本1

项目编号:SCP-3601

项目等级:Keter Neutralized

特殊收容措施:自01/05/2016,在SCP-3601连续两个周期未发生3601-事件后,SCP-3601被视作无效化。

每个偶数年的一月,将展开对SCP-3601相关广告的互联网自动监控。MTF-Alpha-4 (“小马快递”)将拦截任何寄往新墨西哥州努埃瓦‧埃莫西约3600中央大街的努埃瓦‧埃莫西约公共图书馆的邮件、邮包。

已归档特殊收容措施:(废止于01/05/2016)
每个偶数年的一月到三月,于SCP-3601活跃期间,MTF-Alpha-4将出动拦截寄往新墨西哥努埃瓦‧埃莫西约3600中央大街努埃瓦‧埃莫西约公共图书馆的全部邮件。

具有写作经验,特别是创意或历史写作的选定基金会人员将被要求发出一篇征文响应一个经批准的主题(参见附录3601-1)。由于无法避免SCP-3601事件,工作应集中在削弱和缓解上。所提交的征文应集中于维持相似历史而保持写作质量。所作改变应当纯粹为表面性或无重要性,所描述的历史应当尽可能贴近已知历史。

每个偶数年的2月最后一天晚上,资源应集中于保存基金会文件。斯克兰顿现实稳定锚和未来任何本体论稳定技术应在文件或记录存储点附近激活。同一日也应对重要人员采取标准现实稳定程序。

描述:(自01/05/2016被视作失效)
SCP-3601是一异常性创意写作比赛。每两年的1月1日,特定广告将被公布,大部分被发现于网络上的创意写作群体中。这些广告为“平行历史写作比赛”征文,并承诺给予金额不定的美元奖励。比赛的主题总为“美国史1970-2004”,广告总会暗示或明示此竞赛为“盛大开幕”或是第一年举行。

参赛者被要求将作品邮寄往新墨西哥州城市“努埃瓦‧埃莫西约”的一座公共图书馆,从未发现该城市存在过。追踪信件寄送无果。然而,已证实可能存在信件拦截。

征文截止日总是3月1日。在每年2月的最后一晚,一次CK级现实重构事件将会发生。获胜作品内描述的变化将变为现实。这些变化覆盖并不完全,会留下原本历史的痕迹,包括书面文件、文档、照片和艺术作品。SRA和类似技术可用于保留此类文件。提交获胜征文者总体会产生历史出现差错的感受。在两个案例中,获胜者对被其抹去的原本历史有完整记忆。

一标题为“努埃瓦‧埃莫西约公共图书馆”2的网站将被创建。该网站出现于1月1日12:07 PM MST。在竞赛期间,它会展示出比赛主题,以及征文所发来的地址。在比赛结束后,它将宣告胜出者,并承诺公开胜出的征文。这之后,它会在8:32 PM关停,不会公布任何文章。

对胜出者的选择没有已知的明确规律存在,但基于过往胜出者,推测是基于其写作质量而非其描述的变化性质被选中。

附录3601-1:获批的提议
在收容进行期间,人员提出了一系列获批准的提议,列出被视为可接受于提交的征文主题列表。整理如下。

附录3601-2:回收记录

附录3601-3:收容历史

01/01/2006:首次基金会拦截
提案:高级研究员Harrison Monroe提议基金会拦截所有寄送的征文。
结果:失败。CK级现实重构事件发生。
附件:

03/01/2006,发布于kewlcontest.net,

不幸的是,今年我们没收到多少征文。不过,我们还是挺住了,以及Jonathan,我们的实习生,在他的学院里公告了新闻!我们骄傲的宣布,本次赢家为Abigail Grothaus和她的作品“要是里根活过了1981年刺杀会怎样?”

敬请关注,我们会很快公布!

备注:寻获的文件包括里根的1981年尸检、讣告,以及继任记录;来自乔治‧H‧W‧布什政府(从1981年持续到1994年被弹劾);以及来自佩罗政府的记录可在经申请后查阅。

01/01/2008
提案:Dr. Rebecca Schlesinger提议基金会发信试图交流。
结果:无果。

提案:Dr. Anna Mitchell提议基金会使用SRA技术保留文件。
结果:成功。86%的基金会文件在2008年现实重构事件中保存不变。

01/01/2010
提案:Dr. Rebecca Schlesinger提议基金会发送征文。
结果:成功。研究员Prasad的征文“如果三角地大火晚开始三十秒会怎样?”获胜。收容方法被开发。

01/01/2012
事故3601-1。推测为无效化原因。

附录3601-4:采访

受访者:Victor George,2004年获胜征文作者。George宣称记得他在做出改变前的一切情况。

采访者:Dr. Schlesinger。

前言:采访进行于05/07/2005,基金会察觉到异常后。

<开始记录>

Schlesinger:早上好,George先生。我来是要和你谈谈一年前你参加的一次写作比赛。

George:对,我知道。你们这说话的方式……知道你们要试图修正。不管怎样,我很抱歉,我一开始不知道。

Schlesinger:好。嗯,我是说,这没事。我想知道你对你作品做的事情了解多少。你是如何发现的?

George:好吧,我那天早上起来,我看向电视,然后就糊涂了。过了一会儿才把这和我写的东西联系起来,但所有事情都太像了。我有点害怕。

Schlesinger:你对新总统什么都不记得吗?

George:不。只有普通的。

Schlesinger:你有注意到所有事都和你写的完全一样吗?

George:好吧,我没保留副本。但我觉得是这样,对。

Schlesinger:那么,在你的文章里,你有没有列出在“正常”世界里不可能发生的事?

George:真没有,没有。我是说,我对迪克‧切尼开了些玩笑,以及对佛罗里达的事推了那么一点,但都已经结束了。

Schlesinger:还有发现什么特别的事吗?

George:特别的事?好吧,想想环境,想想战争,我可能差点终结了世界……

<结束记录>

结语:采访后George先生被施以记忆删除并释放。基金会从戈尔政府找回了若干未受影响文件,其中一份指导了对SCP-8999的寻获。

附录3601-5:事故3601-1与无效化
01/01/2012

事故3601-1后, SCP-3601在2014、2016及2018都未如常出现。原因当前未知。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