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3609

项目编号:SCP-3609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SCP-3609须被收容于月面第32区的收容措施内。SCP-3609的任意敌意动作的征兆——包括直接对基金会、基金会员工以及/或其在基金会收容下的状态的敌意——均须被监控。

与SCP-3609接触的员工均须在接触前清除身上所有的月壤或月岩。

机动特遣队Gamma-4("金色胡子小队”)须保持擦除所有SCP-3609在月面上产生的爪印。

描述:SCP-3609为一头有智能的Canis lupus(灰狼)个体,头尾长四点五(4.5)米,肩宽两(2)米。其能流利使用古西诺尔斯语1,并可在真空环境中存活而无需呼吸或应对空间暴露的保护措施。此外,SCP-3609还被观测到能在零重力环境中相对稳定地运动,这表明其可能已经适应了该环境下的运动状态。

虽然SCP-3609无需饮食以保障生命,已有实验表明其可进食月岩、月壤以及二者之中任一物质覆盖的物品2而不对其身体产生不利的效应。其对上述物品或物质也表现出强烈的偏好;已有实验证明,相较于犬属动物通常食用的肉类,其更偏向于食用月岩与月壤。此外,SCP-3609未发现排泄,并被认为不具备排泄能力。

1998/██/██基金会于月面雨海地区建立月面第32区后,SCP-3609的身份被确认。在最初基金会对其接触时,SCP-3609表现出敌意,导致在请求分散机动队Sigma-6("跳水坑者”)的支援后才成功收容了该项目。

收容期间,SCP-3609仅在基金会员工在场时被观测到发声,该声音被假设为与基金会员工之间交流的企图。其发出的声音被记录并随后鉴定为古西诺尔斯语。

由于古诺尔斯语使用者过于稀少,直到2███年,基金会才安排了与SCP-3609的会谈,由基金会的语言学家Sigurd Ólafsson博士3执行,在此之前他已经受过特别训练以适应零重力环境与习得应对敌对智慧SCP项目的谈判技巧。以下为会谈记录3609-01的副本。

会谈对象:SCP-3609

会谈者:Sigurd Ólafsson博士

前言:以下会谈记录原文为古诺尔斯语。会谈者与会谈对象被以一道接有电路的电篱隔开以保安全。一旦会谈对象出现带有敌意的行为,会谈者将会被撤离,而电篱将会被激活。

除此之外,两名机动特遣队Γ-4的成员在场以保护会谈者,分别是E. Chang特工与R. Arch特工,Chang特工持有电篱电路的激活系统。

<记录开始>

Sigurd博士:你好呀,你能听到我吗?

SCP-3609:终于有回应了?你们怎么拖到现在才选择回应?

Sigurd博士:现在可没多少人说这门美妙的语言了,我也得花些时候来准备这场会面。讲老实话,我还没习惯这地方呢。

SCP-3609:够了!告诉我,你是什么东西?

Sigurd博士:Sigurd,Ólaf之子Sigurd 。

SCP-3609:不是说你的名字!你,他们,你们所有这些站起来跟霜巨人4和阿萨神5一样高,但是闻起来又像是人间的东西的东西,你们是什么东西?

Sigurd博士:嗯。我们是人类,人间的居民。

SCP-3609:人类?不,人类很渺小的。我一爪子就能碾死一个人类,我一口连人类最坚固的长船都能咬碎。你们可能可以迷惑我的感觉,但是你们的玩笑太荒谬了。

Sigurd博士:不……[停顿] 好吧,告诉我你做过什么,成就过什么吧。肯定很值得一听。

SCP-3609:好啊,我离我的成功只有一步之遥了。我在之前追玛尼6的时候,成功地把他从他的战车上掀了下来,然后差点就把他吞了。但是从东边来的十道光柱吞没了我们,然后我就发现我站在黑暗的天空下那片荒芜的土地上,我视线里到处都找不到玛尼。可能是苏尔的一个把戏吧,但她仅仅是一个人。

Sigurd博士:玛尼?月神玛尼?

SCP-3609:是的,蒙迪尔法利的儿子,苏尔的兄弟。那个驾着月亮战车穿过人间上空昏暗天空的家伙。

Sigurd博士:这么说,你一定是哈提了。

SCP-3609:是啊,哈提·赫罗德维特尼松,芬里厄的儿子,斯库尔的弟兄。命中注定吞掉玛尼来解放父神。

Sigurd博士:真的啊。找不到玛尼之后,对你现在的处境你是怎么做的呢?

SCP-3609:我找遍了整片荒芜之地,想着玛尼没准藏在哪儿。但是我完全没见着玛尼的影子。就见着了一个奇怪的穿袍子的男人在这片地上,我最开始以为他是玛尼伪装的,但是他闻起来除了人间的味道就是一种奇怪的陌生的味道,别的我什么也闻不出来。

Sigurd博士:你在这外面能闻到味道?

SCP-3609:不,那片荒芜之地上既没有味道,也没有声音。只有在他和你们的领域才有味道和声音。

Sigurd博士:那是当然。我想和你聊聊你以前和我同事们的会面。为什么在外面他们一接近你,你就攻击他们?

SCP-3609:谁?

Sigurd博士:带你来的那些人。

SCP-3609:我以为他们知道玛尼的下落,或者是他的随从,来这儿嘲笑我的。他们还手了,我也还手了。

Sigurd博士:如果你一开始认为我们是敌人,那为什么你自从被收容在这儿了就没再攻击我们了呢?

SCP-3609:你们的味道。只有在这儿我才能闻到你们的味道,确定你们不是玛尼。事实上,你们一直在给我玛尼。

Sigurd博士:我们给你了?

SCP-3609:是的。你的同事们给了我一些带着玛尼的本质的碎片给我吃。当然,这么少,我可不会满足。我必须吞掉玛尼,全须全尾地吞掉。这就是我将会完成的目标。

[SCP-3609说出上述话语后,Sigurd博士转向Chang特工与Arch特工。]

Sigurd博士[英语]:你们两位过来帮帮忙。他说我们一直在给他什么东西吃,是什么东西?

Chang特工[英语]:大部分是月岩,博士。

[Sigurd博士将手扶在额头上,摇了两秒钟头。随后,他将手拿了下来,重新转向SCP-3609。]

Sigurd博士:我想如果你吞掉了玛尼之后,芬里厄就会崛起吧。

SCP-3609:没有如果,这一切就是要发生的。一旦斯库尔和我完成了我们的目标,父神将会重新崛起。

Sigurd博士:你们确实忧芬里厄之忧,乐芬里厄之乐啊。

SCP-3609:我为父神的解放而生。

Sigurd博士:我能明白。所以像他命中注定那样,他会杀掉奥丁,我说对了吗?

SCP-3609:对。

Sigurd博士:那么按照命中注定的那样,他会被奥丁之子维达虐杀。

SCP-3609:是。

Sigurd博士:所以说,解放芬里厄也就意味着让他去死。

SCP-3609:是,我为父神的解放而生。

Sigurd博士:那你呢?当芬里厄杀掉奥丁的时候你会怎么做?或者是当维达杀掉芬里厄的时候?

SCP-3609:我,我不知道。

Sigurd博士:就像你说的那样,你的目的在吃掉玛尼然后解放芬里厄的时候,就已经达到了。请好好想想。如果我们这次好好讨论的话,你肯定不会一条路走到黑。

[SCP-3609停止发声,并开始在收容措施中徘徊。Sigurd博士试图引起其注意,未果。]

<日志结束>

结语:在这次会面后,使用月岩与月壤的实验被中止。SCP-3609并未表明任何对月岩或月壤的要求,亦并未表现出明显的敌对行为迹象。特殊收容措施更新。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