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3634
BTxn5kS.jpg

SCP-3634的正反两面,“IN VINO VERITAS酒后吐真言”的文字刻于其上。

项目编号:SCP-3634

项目等级:Safe

特殊收容措施:SCP-3634被存放于Site-23的低优先度异常物品区域的一个标准收容锁柜中。该锁柜的解锁密码由站点主管劳伦斯决定。

SCP-3634-A样本被视为2级生化危险品,并按此类物品惯例储藏。如要制造新的SCP-3634-A样本,须获得劳伦斯主管和另两名Site-23高级管理人员的批准。

由于可行性过低,已暂停尝试将SCP-3634-A作为辅助审讯措施。

描述:SCP-3634是一把开瓶钻和它的外鞘。外鞘和SCP-3634的手柄为铁制,共同构成一把万能钥匙的形状,钥匙的“轴”上刻有葡萄和藤蔓。SCP-3634的手柄上一面刻有文字“IN VINO”,另一面刻有“VERITAS”。SCP-3634的钻头为不锈钢制造。SCP-3634的所有组成部分都布满无法消除的灰尘,接触外鞘会导致皮肤脏污。

使用SCP-3634打开一个装有酒类饮料的容器时,该容器中的液体将转化为一份SCP-3634-A样本。SCP-3634-A化学成分与同类型的非异常酒类没有区别,但个别样本的口味会变得更甜。

人员饮用SCP-3634-A后,只要SCP-3634-A还没有从体内排出,此人不论在怎样的情况下都只能说实话。SCP-3634-A与SCP-████之类的“吐真剂”不同,它会使人无法故意省略细节或拒绝回答问题。SCP-3634-A反而还会迫使饮用它的人随意透露他们生活中的各种隐私,包括内心的真实想法、对身边其他人的敌意评价以及他们通常不会承认的行为。特别易受影响的个体甚至会做出一些被视为禁忌的举动;这可能一部分要归因于SCP-3634-A本身是一种酒类。

即使是认知阻抗系数(CRV)得分排在前2%以内的人员也会受到SCP-3634-A的影响;但这可能是酒精本身就具有的降低CRV的效应所导致。

2018年,在英格兰的理查德·G█████家的圣诞聚会之后,SCP-3634在该住宅中被回收,它是当天的互换礼物活动中送出的一件礼物。当天晚上的聚餐中,SCP-3634被用来打开了几瓶香槟,并将这些酒转化成了SCP-3634-A。之后消防接到该住宅厨房起火的火警;消防人员赶到时,发现所有参加聚会的客人陷入了大规模斗殴,该事件最终导致五十六人受伤,三人死亡。

在逮捕了所有客人之后,基金会派出机动特遣队Tau-8(“一百个烂醉的白人小孩”)的特工对客人进行问话,以确定异常现象的来源。

问话编号:001
对象:杰拉德·A██████(下称G.A.),48岁,主人的妹夫。

普林斯特工:好,让我们从头开始。你为什么要朝你岳父扔电视机?

G.A.:因为他承认了他搞过我妈!还是当着我儿子的面!我儿子才三岁,还在尿裤子呢!

普林斯:即使是这样,真的有必要把一台纯平电视砸向一个七十九岁的老人吗?

G.A.:哼,然后他就开始讲他是怎么搞我妈的了!我一点也不想知道这个年纪的人还可以扭出那种姿势来!

普林斯:接着说——

G.A.:我说,你想想看,69对他来说是多么困难啊,因为他的屁股都——
[难以辨识——
普林斯:先生,请停一停,这些都是无关的事。我们现在要讨论的是你到底怎么会落到被逮捕的。好了,事情最初是从哪儿开始的?

问话编号:008
对象:里赫特·C████(下称R.C.),18岁,C.C.(见问话#4)的长子。

崔佛特工:我能理解过节阖家团聚是件压力挺大的事,但也不能为了这个就给酒钵点火啊?

R.C.:大哥,我这次是带女朋友来见家人的。谁知三杯酒下肚,她就开始狂抖我们之间的事了!

崔佛:比如什么事?

R.C.:你懂的,床上那些事。可是谁没有幻想过跟自己的妹妹大干一场呢?

崔佛:你只有弟弟,没有妹妹。

R.C.:我就想象一下不行吗。她竟然跟我妈说了我是如何想象着这种东西射爆的。

崔佛:她为什么要这样,你有头绪吗?

R.C.:我妈也没闲着!她告诉我们她对爸爸……做过一些事。她说她整个中学时代都在跟踪爸爸,企图让他注意自己,最后成功吓跑了他那些别的女朋友,然后——

崔佛:(记录)该异常会使人变得过度健谈……

问话编号:013
对象:艾伦·D█████(下称E.D.),25岁,M.D.(见问话015)的姐姐。

卡特特工:我不得不承认,我……有点被吓到。

E.D.:什么意思?

卡特:兄弟姐妹干架的场面我也见过不少了。但你竟然从窗口跳下去,沿着坡道一路狂奔来躲避你妹妹的追杀?

E.D.:她一直一直在说她有多想变成我,说我总是比她优秀,比她漂亮,生活中处处得到优待。我以为她是喝醉了,可是接下来……

(E.D.摇了摇头。)

E.D.:接下来她突然拿了把切肉刀追着我满屋子跑!

卡特:那么,你真的不知道厨房是怎么会着火的?

E.D.:说实话,我还以为是那个酒钵闹的。真的,当时肯1和他的女朋友做出那种事,我只顾着担心他们了。

卡特:他们做了什么事?

E.D.:唱辣妹的歌。

卡特:那有什么好担心的?

E.D.:他们唱的方式比较特别。

问话编号:015
对象:梅丽莎·D█████(下称M.D.),23岁,E.D.(见问话013)的妹妹。

M.D.:是啊是啊,我拿着菜刀追杀我姐姐,可是谁都偶尔会干这种事吧?

卡特特工:呃。大多数人不会?

M.D.:那好,至少谁都偶尔会干这种事吧?

卡特:大多数人不会主动去尝试杀死自己的姐妹。还好,你这次只是谋杀未遂。是什么原因导致你变成这样的?

M.D.:我觉得大概是酒?那香槟真是糟糕透了,甜得过了头。香槟就不应该是甜的,甜味会影响泡沫的口感。我也不知道我都说了什么,我只是想让自己显得犀利一些,因为我恨我姐姐。我恨她恨得要死。

卡特:我们已经跟她谈过了。你知不知道厨房的火——

M.D.:你 · 说 · 什 · 么?!你们竟敢先找她谈再来找我?!我比她强二十倍!那贱人以为自己隆过胸又上过大学就比别人了不起了,我不会让她一直得逞!我——

(这时,M.D.突然扑向卡特特工,随即被电击枪制服。)

普林斯特工:你刚才明明可以问得巧妙些的,卡特。

卡特:看热闹的别插嘴。

问话编号:021
对象:爱德华·E██████(下称E.E.),14岁,昆汀·L█████(见问话061)的幼子。

E.E.:美女,亲一个?

普林斯特工:什么?

E.E.:别装了,我知道你一定看上我了。

普林斯:你才十四岁。

E.E.:那又怎样?

普林斯:我已经三十二了。

E.E.:更老的我都上过。

普林斯:这孩子没有受到影响。把他带走。

问话编号:042
对象:彼得·F████████(下称P.F.),21岁,D.F.(住院中,未接受问话)的哥哥。

崔佛特工:你弟弟断了一条胳膊。你为什么要对他做这种事?

P.F.:他在跳那个该死的舞!就是不肯停下!

崔佛:什么舞?

P.F.:那个弱智游戏里的舞!人人都叫我对他和气些,免得他惹麻烦,可他实在太烦人了!我都喊他别跳了,他根本不听,还一个劲在说那个傻逼游戏里的东西——

崔佛:卡特,我们还有多少个人要问啊?

卡特特工:七十六个。

崔佛:再泡壶茶吧。

问话编号:044
对象:理查德·G█████(下称R.G.),52岁,聚会的主人。

R.G.:我他妈的讨厌这圣诞节。我受不了这帮亲戚。他们全都是没良心的坏胚——你看看梅丽和艾伦闹出了多大的乱子!而且我记不住他们的名字,我——

普林斯特工:先生,我需要问你几个问题。

R.G.:——讨厌生在一个这样大的家族里,记不住他们的名字真的很麻烦——

普林斯特工:先生,拜托,我要问的问题很重要。我们需要弄清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

R.G.:我他妈的有四个兄弟姐妹。你说他们各自的老公和老婆叫什么?我他妈哪里知道!

普林斯特工:等你醒了酒,我再回来问你。

问话编号:059
对象:马尔科姆·L█████(下称M.L.),84岁,昆汀·L█████(见问话061)的父亲。

(普林斯特工走进审讯室)

M.L.:你可总算是来了!等了你好几个小时了。我都无聊到开始撸管了!

(普林斯特工离开了审讯室。之后她暂停问话,休息了两小时,称自己感到灰心丧气。)

问话编号:061
对象:昆汀·L█████(下称Q.L.),41岁,马尔科姆·L█████(见问话059)的儿子。

崔佛特工:那么你在起火时人就在厨房里?

Q.L.:我没看见是谁放的火。但我好想跳进火里去啊。

崔佛:为什么?

Q.L.:我和我老婆在所有人面前承认了我们在玩换偶——她有四个炮友,我有三个。一整个晚上大家都像避瘟神一样避着我们。我也不知道我们为什么要说出来,但我们就是说了,现在她妈已经不跟她说话了,她爸要跟她断绝关系,我哥哥也不理我了,我儿子看都不看我一眼,我爸说他要把我的名字从他的遗嘱里划掉——

崔佛:你喝过香槟吗?

Q.L.:喝?我跟你说,第一杯香槟就是我倒的。我用我收到的那个傻逼开瓶钻开的瓶。

崔佛:开瓶钻?

Q.L.:我不知道是谁送了我这玩意。看上去怪里怪气的,像一把钥匙,把钥匙头拔出来里面就是钻头。钥匙头上还写了什么拉丁文。

崔佛:所有的香槟都是用它开的?

Q.L.:没错。屋里挤满了人,也没找到别的开瓶钻。出事之后我还看到过它。

崔佛:它怎么了?

Q.L.:大家打成一团的时候,我看见它戳在哪个家伙的蛋蛋上。

崔佛:我靠。是——是谁戳的?!

Q.L.:不知道。听我说,我能见见我老婆吗?现在还能受得了我的大概也只有她了,而且我一直想在牢房里来一发试试。

崔佛:就冲这一点,我们也得赶紧让你们俩离婚。

问话编号:068
对象:肯尼斯·O██████(下称K.O.),29岁,I.O.(见问话067)的丈夫。

崔佛:当着全家亲戚的面?真的?

K.O.:她说她想做这事已经很久了!而且我们也很久没做这事了!

崔佛:真不敢相信。要是你们是被谁强迫的,我一定会去狠狠教训他们。

K.O.:我们完全是自愿的。

崔佛:那么你也很清楚你这是性犯罪吧。

K.O.:就因为唱了辣妹?

崔佛:因为唱的时候还当众进行性行为!

问话编号:073
对象:奥莉维亚·P█████(下称O.P.),25岁,L.J.(见问话056)的女友。

普林斯特工:你是我们谈过的未受影响的人当中年纪最大的。

O.P.:你说这是不是家族遗传?因为我不是这家的人。

普林斯:不,这应该和血统没什么关系。我们认为问题出在酒里。

O.P.:哦,那我倒是真没喝——我不能喝,因为我在吃一种有点伤肝的药。麦茜2也没有喝酒,因为她怀孕了。所以我们都没事。

普林斯:你知不知道美国历史上曾经有一段时期禁过酒?甚至还把它写进了宪法。

O.P.:知道啊,我们高中时就学过了。怎么了?

普林斯:我们没学他们的样真是太可惜了。

问话编号:079
对象:玛格丽特·Q██████(下称M.Q.),33岁,理查德·G█████的管家。

M.Q.:我一直都好喜欢他那种特别的气质。我天天在家里见到他,总是想跟他再亲近一些,可是我真的鼓不起勇气。因为他是那么……冷淡,那么克制。

卡特特工:可问题是,在这个家里我们没有找到名叫……等一下。

(卡特特工查看了他的笔记。)

卡特:我们没有找到名叫“冈萨雷斯”的人。

M.Q.:他是看门的德国朋友。

卡特:他们家没有德国人——等等,你是说德国牧羊犬?那条看门狗?!

(在M.Q.给出肯定答复的同时,卡特突兀地中止了问话。由于事出有因,卡特特工并未因此事受到处分。)

问话编号:083
对象:艾萨克·R████(下称I.R.),61岁,雅各布·R████(见问话084)的父亲。

普林斯特工:你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这儿吗?

I.R.:我不过是偷了几份前菜和一些珠宝。

普林斯:就是因为这个。你对它们做了什么?

I.R.:我把它们藏起来了。

普林斯:藏哪儿了?

I.R.:我的肚子里。吃金子不会死的吧?

普林斯:……那倒不会,但是你吞下去的那些宝石可就不一定了。我们这就送你去医院。

I.R.:我一直想尝尝它们是什么味道,就这么简单。它们看上去好好吃。

普林斯:你都六十一岁了。

I.R.:见鬼,不管多大的人都有喜欢糖果的权利!

问话编号:100
对象:威廉·T██(下称W.T.),37岁,贝拉·T██(住院中,未接受问话)的父亲。

崔佛特工:不好意思,录音设备刚才没打开。你能……再重复一遍吗?

W.T.:我把我女儿从窗口扔了下去。

崔佛特工:为什么啊?!

W.T.:她拼命地抱怨自己的圣诞礼物不如她弟弟的好!她已经有条背带裙了,弟弟还不让她玩他那个傻逼变形金刚!

崔佛:你是不是给她喝过什么?

W.T.:就让她嘬了一小口香槟。她喝完就变得特别让人受不了,我气疯了,就……打开窗户把她……

崔佛:呃,有个好消息,你不会因为谋杀罪坐牢了。是谋杀未遂,没错。不过说实话,我觉得这事不能全怪你。

问话编号:118
对象:卢埃林·W█████(下称L.W.),40岁,艾莉森·W█████(见问话116)的丈夫。

崔佛:那么,你说是你给厨房点的火?

L.W.:是的。我在烤盘里浇上橄榄油,然后把它和孩子们的摔炮一起放进了烤箱。

崔佛:为什么?

L.W.:你们已经见过我家的人了吧?

崔佛:是的,我们真是倒霉。

L.W.:我从成了这家的女婿那天起就想杀光他们!

崔佛:我个人认为,这是个造福世界的想法。

L.W.:他们全都是疯子,今晚的事证明了这一点!

崔佛:我也很想放你杀了他们,在圣诞节的晚上6点,我们却要来这里审问一百个人,期间我还看到了三对蛋蛋和一侧奶子,要是可以的话,我真想把所有喝了那臭酒的人统统拉去当D级。但可惜我应该做的是给你们几片药片,让你们忘记今天发生的一切。

L.W.:你他妈到底是什么人?

崔佛:我们是真正同情你们处境的人。虽然你多半不会记得,但还是给你个建议:离 · 婚 · 吧!

所有Tau-8的成员都因为问话期间表现得不够专业而受到一定处罚。另外,崔佛特工接受了额外的心理指导。

SCP-3634的钻头部分在G█████先生的表弟亚历山大·W██████的下体被发现。SCP-3634究竟为何会来到此处仍然是个谜。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