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3664

项目编号:SCP-3664

项目等级:Keter

特殊收容措施:已安装自动系统用于收容和研究SCP-3664。三名指派到SCP-3664的基金会人员将被每周带入测试间3664内一次,由两名人员监督。房间内的研究员会依照监督人员指令开始测试。在测试结束后,所有研究员将暴露于Asi-Aleph反制模因,移除使用该异常所需的信息。

3664研究团队全体成员必须接受模因部的思想操控训练,而后才可暴露于SCP-3664相关知识。有空想或类似行为倾向的人员不得加入该队伍。依照高级研究员Marion Wheeler指令,测试间3664是允许该武器详细信息存在的唯一地点。若人员被SCP-3664产生的认知危害现象彻底控制,将对其进行妥善拘留。

描述:SCP-3664是一完全以概念构造形式存在的抽象武器。因其不具物理形态,与SCP-3664进行交互的唯一方式便是思考与之交互。

曾使用过该异常的人员将其描述为形似突击步枪,装有激光和反坦克武器部件。据称其多处有损伤。对其外观只有模糊细节描述,试图对其进行绘图只能令对象画出一阴影长方形。唯一增强描述细节的办法是使用记忆删除药物。

令对象可与SCP-3664互动的最小信息量为对其外观的描述。这之后对象才能通过思考开火来使用该武器,这将令对象周边出现异常事件。

通过试错程序对武器功能进行猜测后,研究员已就异常事件和其对应想法间整理出列表。内容见下。

想法 结果
开火/扣动扳机 三枚等离子抛射物将从对象前方抛出,沿其视线前进直至撞击物体。
掩护/隐藏 对象在2分钟内停止接收周边环境的一切感官刺激。有时,对象会对周边物体或动作有模糊感知。
启动追踪信标 对象反复听到轻柔敲打声,从其身后某个位置传来。在最初的追踪信标测试后,对象可以在后续所有测试中听到该声音,它在每次使用该异常后都会持续一段时间。
对自己开火 对象不再能感知烟雾和穿着灰色正装的人员。
启动主激光 一枚无法辨识的抛射物从对象前方射出,穿透进入最近一名人员的头部。该人会开始概念性劣化,其外貌细节会逐渐丢失,在视觉上变得越发模糊,其也会逐渐遗忘自身的人格记忆。开始怀疑自身存在者将永久性消失。使用记忆强化并提供关于人格的假记忆可以逆转并终止此效应。
棒击 对象消失,在一分钟后重新出现。重新出现后,测试间将进入严重失修状态,墙壁地面上出现各种脏器。这些脏器大部分不属人类也无法辨识,但有人类眼组织出现。其他知晓该武器的研究员会在此事件后报告称感到“放松”。
启动次激光 对象可见范围内的人员将开始感知到周围环境速劣化且结构改变,地面撕裂,人员落入地板下的“坑”中。这将造成严重方向迷失,以人员经历感官超负荷告终。感知到自己掉入坑中者会出现彻底性脑死亡。记忆强化化合物会在事件中出现于其血液内。
发射火箭 未确定。现存文件记录到预定实验中已测试过反坦克武器,但3664研究团队成员对参与计划或任何实际测试的研究员没有记忆。
自毁 感知到一种单调声音,说出“你不是MT-[无法辨识]特工。访问拒绝。”禁止对此指令进行更多测试。
故障保险/最后手段 一枚无法辨识的抛射物从对象前方射出,撞击后形成一认知危害符号,以人血组成。受符号影响者会永久性将自己认作机动特遣队特工,且参与到了一个“重要行动”中。这些人员无法提供更多细节。

未知SCP-3664是如何为基金会发现的。

附录:从2014年2月5日起, 3664研究团队人员开始报告称在测试中经历到思想干扰。这些思想内容为研究员突然想起断肢、一名流血的人类、以及炮火齐射。2014年2月13日,研究员Linda Ward突然想到抓住一名受伤人类。一名男性对象穿着防弹安保装甲出现在Ward旁的地面上,反复试图以美国手语交流:

被跟随-告知-武器

一分钟后一阵巨大破裂声传出,该对象死亡。检查尸体(SCP-3664-α)后发现有巨大撕裂伤和咬伤遍布其全身,与已知生物无法匹配。SCP-3664-α的面部特征、ID、指纹和其他可能的辨识信息因未知原因无法被完整感知。这对其后脑部的基金会标志纹身没有影响。

追踪信标发出的敲打声在这之后烈度增强,且据称开始从对象周边多个方向传来。正在调查SCP-3664研究团队对SCP-3664的突发失忆。对研究员头部出现咬痕和大洞的目击报告均未经证实。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