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3682

超常事件3682(EE-3682)迄今无复发迹象,仅余部分不可忽视的二手证据和基金会已知的类似事件。

EE-3682没有收容措施,这一代号被作为此类事件的指定称呼。下方提供的记录现被作为证据和警告,基金会已准备好计划以防止该事件再次发生,包括如何应对导致事件发生的情况和事件造成的影响。

事件代号:EE-3682

前期事件:EE-3682发生的证据是基于对俄罗斯萨哈市流传的都市传说进一步调查所得,指的是搭乘便车或问路的旅行者被带向不存在的城镇。旅行者谈及该城镇周边的风景时,没有发现任何共同或可确认的模因性质,但当地人将这座城镇称为沃洛金(Volodin)或Volodi,地处花林山谷之中。

与描述中的“沃洛金”相似的地方已在周围发现,位于山谷中心的是一座破旧并可容纳20名信徒的教堂,周边30平方公里内未发现其他人员活动迹象。教堂的祭坛上有一把长15厘米的象牙刀,一把砍刀,一个垃圾桶盖,一个急救箱,一个书包,一页笔记,9卷VHS录像带,和一具呈躺卧姿态、手抚祭坛的年轻女子(20岁)骨架。祭坛上覆盖着一层薄薄的凝血,测试表明这是人类胎儿的血液,血液凝结方式表明对象就是在那里失血的。

从Tomtor镇上取得的一名居民的牙科诊疗记录确定其DNA与尸体相符,但未发现更多相关性。对象[删除]确实记得曾访问过该区域,但不记得是在何时。

发现的VHS录像带被固定在祭坛内一个用胶带封存的空间内,录像中描述了一个未知小镇内发生的事件,不知是否按顺序编排。由于这些录像带的损坏,如果这些事件曾真实发生,无法确定其发生顺序。

项目 0:一页笔记,用俄语写成。

我想它发生的如此之快。2018年4月16日。它开始无处不在,毫无征兆。我们不知道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如果你发现了这个,我确信自己已经身故。行走磨碎我的骨头,这令人难以忍受,幸运的是我曾得到父亲的药膏。

它无法改变我。或是帮助我。

如果我成功了,你得去找耶普雷亚努。

项目 1:录像带1,中间的空白处写着“埃泽基尔·瓦莱里·耶普雷亚努,最后一次出现在摩尔多瓦。”这卷录像带是在一卷《归心似箭》上覆写而成。

项目 2:录像带2,上面写的是SCP基金会部署在乌克兰的前SCP-1782收容区地址,该区域收容了与3682录像带记录类似的实体。

项目 3:录像带3,损坏,初次记录后不可使用。

项目 4:录像带4,可看到一个实体,支离破碎的身体偶尔会零星闯入镜头。该实体类似被毁坏的人类胚胎,漂浮在距离地面几英尺的黑色液体球中。液体脉动,但图像本身是静止的。其眼睛似乎可用,因为它时而看向镜头。

项目 5:录像带5,无标记。

项目 6:录像带6,橙色VHS,由洛克的现代生活覆写而成,没有题词,录像后半部分,天空中出现了燃烧排布的圆圈,性质未知。

项目 7:录像带7,用铅笔写着“我不知该如何停止”。

项目 8:录像带8,带有白色标签,写着“我们做了什么?”

项目 9:录像带9,用铅笔写着“去找他”。

系列: Holy Science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