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370
Glowing.gif

已知的唯一一张不具传染性的SCP-370-c最终阶段患者的照片。

项目编号:SCP-370

项目等级:Keter

警告:SCP-370是一件具有极强模因传染性的危险品。尽管从来没有人员因阅读本篇文档而受到感染的情况被记录在案,但是为了以防万一,人员阅读本篇文档时必须处于被控制的状态下,并安排处决装置以便在该人员出现感染的最初症状时将其立即击杀。一切通过话语透露SCP-370信息的行为都将招来当场处决。

特殊收容措施:SCP-370本体被封在一个小铅块中,被置于一个没有开口,壁厚0.5米的结实铁箱之内。不论发生什么情况都绝对不能将SCP-370从铁箱或铅块中取出。如果SCP-370部分或完全脱离收容,将指派人员蒙住双眼,使用金属探测器确定它的位置,然后用电磁铁将SCP-370转移至装有熔融的铅的模具中。内含SCP-370的铅块一凝固,就会立刻被放回铁箱中,铁箱将被带回它的保险库。

铁箱现存于Site-██的某个特定的保险库中。SCP-370不需要任何的定期保养,也不许对其进行研究。出于想要研究SCP-370或任何其他原因而试图打开保险库的行为都是SCP-370感染的症状之一。一切表现出以上症状或任何其他症状的人员都将被隔离,如果症状持续的话将被处决。

SCP-370的弱点仍然未知,也没有进行过这方面的实验,由于参与人员受到感染的风险极高,将来也不会批准进行这类实验。

有暴力和虐待倾向的D级人员是接触SCP-370或者可能被SCP-370感染的资料的首要人选。

如在任何基金会站点中发现了SCP-370传播的迹象,该站点的所有实况广播功能都将被停用,直到SCP-370事件的一(1)年之后才能恢复使用。

被分配至SCP-370的人员如果出现整体幸福感突然提升的症状,将被隔离并对其进行剥夺睡眠。如果该人员在这种情况下仍然继续表现得很“幸福”,准许将其击杀。

描述:SCP-370是一把钥匙。SCP-370的大小,形状,材质和外观无从知晓,关于这些特性的信息是传播SCP-370的病原体,因此一切被认为含有这些信息的记录全都不经查看地被销毁了。

由SCP-370导致的疾病有三个不同的类型,分别被编号为SCP-370-a,b和c。在已知对象身上出现的疾病类型看起来基本取决于性格。

- SCP-370-a主要出现在那些被人评价为自我中心或懦弱的人身上。这也是最常见的一类。患上SCP-370-a的人最初感染后并没有什么症状。但是,患者只要一有机会,就会选择用痛苦最小的方式自杀(比如说,SCP-370-a患者会从高楼的窗口跳下,或者枪击自己的头部,但他们不会选择割腕或者自缢。)

当患者的心脏停止跳动的瞬间,被感染的尸体会发出明亮的光芒,并经历某种未知的变化。这种变化的具体信息是传播SCP-370的媒介,直接目视光芒也同样会被感染。在变化发生之后,患者尸体消失得无影无踪,从来不曾被再次发现过。

- SCP-370-b的患者大多是被描述为外向热情的人,然而,拥有强烈的虐待或暴力倾向的个体受感染后也会出现与SCP-370-b相同的症状。感染SCP-370-b的患者一开始会变得极为冷静,这个阶段通常持续数秒,然后患者突然无端地开始袭击自己周围所有的人,并最终演变成一场无差别的屠殺。被患者杀死的人的尸体会发出光芒,并经历某种未知的变化,据推测与自杀的SCP-370-a患者的尸体相同或类似。

一开始的时候,感染SCP-370-b的人不比普通的暴力罪犯更危险,可是当他们杀了大约二(2)到三(3)个人后,患者的身体就会开始放射出黄色的光,这种光线会麻痹受害者的反射神经,使他们很难进行反抗。在成功杀死五(5)到六(6)个人之后,这种光线的亮度会提高三倍,与患者发生直接身体接触也会致死。在这个阶段,直接目视受害者也可能会受到感染。

平均在杀死十二(12)人之后(感染前为暴力型的患者可能至多要杀死五十(50)人才会到达此阶段)患者的敌对行为会突然停止,并进入SCP-370-b感染的最终阶段。患者会高举起自己的双手,提高嗓门喊道:“████,带我走吧!”隔音墙和工业耳罩也只会使这声喊叫发生轻微的减弱。声音传播范围内的人除了聋子之外几乎都会受到感染。在发出这声喊叫之后,患者周身发出可见光波辐射,然后从地面上漂浮起数英尺之高,[删除]并最终消失。和SCP-370-a的情况一样,患者消失得无影无踪,再也找不到了。

- SCP-370-c主要出现在高智商,擅长分析,热爱思考的人身上,也是三个类型中最为危险的一种。不幸的是,基金会的绝大多数研究人员都是SCP-370-c的易感人群。在感染的最初阶段,患者会闭上眼睛,保持一动不动大约三十(30)秒。当被问起是在干什么时,他们会回答“在祈祷”。如有患者在此阶段被发现,必须不惜一切手段将其立刻击杀。

在最初感染之后,患者除了“幸福感”的显著提升之外,不会有异常表现。甚至当患者被迫处于令人不适的状态时,这种幸福感仍然不会消退。患者似乎知晓SCP-370的外形和本质等具有传染性的相关知识,不论他们是否直接接触过这类信息。这类患者会热衷于偷偷传播扩散SCP-370的感染,尤其喜欢针对容易感染SCP-370-a或SCP-370-c的对象下手。他们的传播行为包括但不限于以下几种:
- 在日常对话中散布传染性SCP-370信息。
- 以研究或销毁等理由试图把SCP-370从收容处带走。
- 将传染性SCP-370信息加入包括本篇文档在内的基金会研究记录及其他文档中。
- 试图大范围广播传染性信息。

在成功感染了大约五十(50)人后,SCP-370-c患者进入最终阶段。在此阶段中,患者周围的空气开始放射出微量的可见光波辐射,在患者身上造成淡薄的黄色光晕。这种光晕会影响观察者的副交感神经系统,使他们“冷静”下来,对光晕的直接注视每分钟都有█%的几率导致感染。在光晕出现大约一天后,不论是否造成了新的感染者,会有一道燃烧的[数据删除]在它接触和途经的一切表面留下焦痕,而患者消失得无影无踪。此事件之后此地会留下一个没有可见边界的传染性空间范围,任何进入该范围的人都会被感染。这个空间范围的传染性会在大约七(7)天之后消失,但是为了保险起见,在二(2)周之内都要避免经过该地点。

很显然,有人以“疑似SCP-370-c感染”为理由,折磨和杀害基金会同事。相关人员已经被降为D级,然而考虑到SCP-370-c的巨大威胁,现有的收容措施不会被修改。—███████博士

附录370-a:

SCP-370最初是如何被回收的始终是个谜。它是在████东部的一个基金会远端站点—Site-█的废墟之中被发现的。在一个封闭的保险库中找到了收容措施的原文以及文中提及的铁箱,旁边有一具尸体,据辨认是█████博士,一位知名的撒旦主义[1]者。博士的日记被发现具有SCP-370传染性。站点的其余地方空无一人,也没有找到任何尸体,尽管搏斗的痕迹随处可见。站点中储存的关于SCP-370的资料全部被删除或销毁,不过在还原过程中发现了一些关于其他SCP的有价值的资料,特别是SCP-███。

还原期间发生了数次SCP-370感染事件。感染造成极大的损失,但最终被确信已经消除。SCP-370当时被简单地分类为“Safe”,然而,根据最近的[数据删除]SCP-370已经恢复了Keter等级,基金会所有站点的反模因危害措施也大大加强了。

附录370-b:

█████博士的日记已经被和谐,去掉了其中具有模因传染性的部分,拥有授权的人员可以阅读。本文开头的那段警告同样适用于此篇日记。

事件370-A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