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3717
Pickled%20Punkz.jpg

从前往后: SCP-3717-01、-02、-03

项目编号:SCP-3717

项目等级:Safe

特殊收容措施:非测试时期,所有SCP-3717个体将被保存在Site-17低安全级别收容翼的一个小型人型收容舱内,提供给SCP-3717的媒体设备必须是声控的。

需每天两次向每个个体的收容舱内洒入一勺(约28克)婴儿配方食品,允许个体选择口味。鼓励分配到此任务的人员于SCP-3717对话或沟通,若有任何请求或疑惑可向瓦尔迪兹博士汇报。

每周两次进行一次精神科会诊,作为对合作的激励,SCP-3717可被放置在定制的小车上,围绕着收容翼游览,允许Site-17的其他员工在监督下与之互动。

描述:SCP-3717是三名畸形的人类死胎,保存在充满着包括甲醛和羊水在内异常溶液的玻璃瓶中。

尽管在细胞水平上已经死亡,但每个个体都具成年人等级的智力和感官,似乎不会受到所处流体环境的阻碍。SCP-3717能够通过诱导他们的玻璃罐以未知方式震动发声,也能在罐内有限活动。放置在罐内的粉状食物似乎被其皮肤吸收,但没有观察到废物排泄。

个体声称如果他们离开液体将会“窒息1”,尚未测试验证这一点。

SCP-3717-01是一个雌雄同体的婴儿,头顶部有着开颅瘢痕,神经影像检查显示,SCP-3717-01的头盖骨中有几个弹珠。

SCP-3717-02是一名男婴,其颅骨左半部分缺失,大脑已被大量灰尘、绒毛、死皮细胞和蜘蛛网2所取代。

值得注意的是SCP-3717-01和02似乎没有因为缺少脑组织而造成认知障碍。

SCP-3717-03是一对女性并头连胎3,完全不存在皮肤色素沉着。目前,尚不清楚SCP-3717-03是否具有单一意识或者两个不同但相似的头脑(甚至可能其本身也是如此)。

SCP-3717的DNA分析显示他们拥有人类基因,也是半兄弟姐妹,拥有同一个父亲。

回收记录:SCP-3717被发现在█████县的一个皮箱里,由正在调查GoI-233近期活动的机动特遣队Kappa-14“嘿!杂耍鲍勃!”回收。与之相关的宣传材料是“爸爸早育的刺激Pickl'd Punkz!”

初步收容采访:

采访者:初级研究员卢娜·瓦尔迪兹

受访者: SCP-3717

<记录开始>

瓦尔迪兹博士:你们好,我的名字是瓦尔迪兹博士,我会监督你们的收容……

SCP-3717-01:给我电话!

瓦尔迪兹博士:……再说一遍?

SCP-3717-01:我有权如此Essie!我要打电话!

瓦尔迪兹博士:实际上囚犯没有合法通话权,那只是礼貌而已,更重要的是这里不是监狱,它更像是一个长期监护设施,你们的健康和幸福是我们最大的……

SCP-3717-02:有人在厕所里酿酒吗?

瓦尔迪兹博士:那是……可能会发生的。

SCP-3717-02:是的所以我们在监狱里。

SCP-3717-01:我们要求律师,或者得到了法律学位的演员!

瓦尔迪兹博士:你们没被指控,这里不是监狱,我们是来帮忙的。

SCP-3717-02:那为什么要在防弹玻璃后面说话?

瓦尔迪兹博士:只是收容新异常的标准程序,

SCP-3717-01:我们只是些调皮的宝宝!我们在罐子里!还是儿童保护罐子!

瓦尔迪兹博士:我意识到你们可能是无害的,但在那之前我们需要做一些观察和测试……

SCP-3717-01:哦上帝啊,他们会活剖了我们!我们到了哈里•哈洛的实验室!

瓦尔迪兹博士:不,我向你保证,所有测试都只是微创,最坏就是活体检测了,目前我们只是收集一些情报。

SCP-3717-01:全能的上帝!他们告诉我们Essie是邪恶的,但我从没想过你们会给婴儿用水刑!用你能想到的办法拷问我吧!我绝不会屈服的!

瓦尔迪兹博士:没有人会折磨你,我只想问几个问题,你可以自由回答或者不。我的第一个问题是你是怎样到了不安马戏团?

SCP-3717-02:我想我们出生于此吧,我们不记得在罐子里醒来前的任何事情。

瓦尔迪兹博士:你从没问过自己来自哪里吗?

SCP-3717-03:哦,肯定问过很多次啦,赫曼说在与一位女性朋友找乐子后有时会出些意外,她们会从他那儿搞点钱。

SCP-3717-01:我可不敢说她们是淘金者,但这一点没错……

SCP-3717-03:住嘴Spratz,你不能那么说!这已经过去了!

SCP-3717-02:赫曼说小男人会逃跑,甚至于更糟,例如屈服于靠手段得到的婚姻,而他看到了一个机会。

SCP-3717-03:等到她的小女朋友像他所说的那样做了之后,他就把她带到惊奇扎尔坦,我们的炼金顾问那里去,一阵爵士乐过后那位女士就没有任何理由让他付钱了,而他则有又有了全新的吸引力。

SCP-3717-01:自从成为这样的怪胎以来我们就开始厌恶观光客了!

瓦尔迪兹博士:(停顿)你是说你们全部都是……

SCP-3717-02: 亲爱的老爸,赫曼·富勒,堕落的老混蛋。

SCP-3717-03:不,我们从不被允许这样称呼他。

SCP-3717-01:他并不是很坏,还教给我们一些四重唱。

瓦尔迪兹博士:抱歉,四重唱?

SCP-3717-01:来吧!

所有SCP-3717个体:

睡魔先生(bum bum bum)给我一个梦
(bum bum bum bum)
让他成为我所见过最可爱的人
(bum bum bum bum)
给他两片玫瑰和三叶草般的嘴唇
(bum bum)
然后告诉他寂寞的夜晚已经结束

睡魔先生……

瓦尔迪兹博士:够了,我不需要才艺表演,这是你们在马戏团的工作吗?

SCP-3717-02:最开始不是这样的,赫曼只希望我们把人吓跑,但当他被解聘之后,Icky重新考虑了兽穴的意思,她想让怪胎们展现才华,为自己自豪,有一定尊严。我们喜欢唱歌,所以她让我们唱歌。

瓦尔迪兹博士:说到才华,你们三个有什么我们应该知道的异常属性吗?

SCP-3717-01:我在两段不连续的前世里可能是格罗夫·克利夫兰。

SCP-3717-02:抱歉博士,我们不会魔法,你所见即我们所有。

瓦尔迪兹博士:有什么特别需求吗?我们能满足你的合理要求。

SCP-3717-01:一个心智控制、聚变动力机甲套装算不算合理?

瓦尔迪兹博士:(停顿)不。

SCP-3717-01:很好,也可以是裂变供电,但我不负责处理放射性废物!

SCP-3717-02:我们只需要一日两次一盎司配方奶粉。有一点交际也很好。我们对人很友好。

SCP-3717-03:好吧,大多数情况下是这样的,但Spratz有时会摧残人们的神经,作为死婴来说他的幽默有点沉重过头了。

SCP-3717-01:我们可是死婴!这有何不妥!

SCP-3717-03:你要知道马戏团的生活可不算糟糕,至少在Icky和Manny的统治下就还好。人们会带我们去散步,装饰我们的罐子,而Lolly喜欢在拜访兽穴时顺便读书给我们。

SCP-3717-02:我会想念Yume的花和Quincy的蝴蝶。

SCP-3717-01:除了Gabriel的鱼!他总把那些恶臭的泥巴黏在我的罐子里我恨它们!

SCP-3717-03:你不觉得他们是故意丢下我们的吗?

SCP-3717-02:他们只是走得太匆忙了,你听到Manny大喊“Essie P来了!”,他自从…好吧不久前开始特别担心Essie。我们的盒子太不起眼了。

瓦尔迪兹博士:之后我们可以再谈谈你们在马戏团的同事,我明白这适应起来可能很困难,但我想你保证你将得到跟在马戏团相同的待遇,甚至更高。等到我们完成了评估,你甚至可以被放宽收容措施,与其他人员互动。

SCP-3717-01:告诉我谁是这儿最大的家伙!我会告诉他谁才是这儿的头儿!我要削了它!

瓦尔迪兹博士:对工作人员或居民的暴力行为将导致单独监禁和精神病评估,而在这个站点“最大的”家伙是位不朽的无敌奇术半机械人。

SCP-3717-01:(停顿)所以你要确保我的动力机甲可以搞定他,对吧?

<记录结束>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