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3721
项目编号: SCP-3721 ƟU-3/3721
项目等级: Keter 机密

威胁等级:


evaanddavid.jpg

Höchstleistungsrechenzentrum Stuttgart,SCP-3721-1所在地。


evaanddavid2.jpg

SCP-3721-1,与特工Heiden一并被拍摄

特殊收容措施:Theta-Unseelie计划完成,曾经分配给SCP-3721-1的研究资源将被永久分配到收容上。

SCP-3721-1被一能削弱无线电波进入的法拉第笼环绕。为此,机动特遣队Theta-18 ("反地动部")1被指派捣毁已发现的Obskura军团相关通讯站。作为预防措施,应持续对SCP-3721-1发送误导性无线电报告。

因SCP-3721-2的性质和所在地,收容集中在疏导与预防上。为此,多个基金会所有广播站将监控SCP-3721-2的活动。假情报广播将从所有可见到SCP-3721-2的站点向外播报,与向SCP-3721-1的播报应保持<25%的真实性重叠。基金会资产将与平民太空项目合作,减少SCP-3721-2飞行路径中的太空垃圾,并预防其与普通卫星发生碰撞。

对SCP-3721-2瞄准的地区将投放空气记忆删除,反常掩盖故事-10 ("陨石打击")将被散播给新闻媒体。因SCP-3721-2打击的烈度,推荐对直接目击者使用煤气灯协议

对SCP-3721新式广播系统的解码及分析为Kappa级优先事项。

描述: SCP-3721是由一检测设备(SCP-3721-1)和一早期卫星(SCP-3721-2)组成的动能轰炸系统,由祖遗智库Obskura军团作为对抗盟军的长程打击手段开发。寻获文件表明其设计是从某一此前已经存在的设备中重制而来;然而,关于该设备的全部记录似乎都已销毁。

SCP-3721-1是一系列大型计算机,与一打印机阵列和秘传无线电装备相连。其许多线路为冗余或废弃;此外,线路裸露、冷却系统缺陷以及结构劣化令维护工作存在危险。尽管有大量磨损及刻意破坏的痕迹,SCP-3721-1仍可运作。

SCP-3721-1会处理与地缘政治事件相关的信息,并使用此种信息指示SCP-3721-2何时进行发射。周边无线电广播将在SCP-3721-1的考量下进行分析、与SCP-3721-2的活动进行比对,并有选择地加以略过。 此外,留存的文件显示SCP-3721-1控制了一套二进制设置,开启时会对SCP-3721-2施加一种持续的疼痛感知。

活动、通信和行动都会被SCP-3721-1自动记录;然而,此记录通过一系列非定常循环模式2被加密,每隔38-841秒就会发生切换。迄今,只有19号模式可被破解。

evaanddavid1.jpg

SCP-
3721-2于22/11/1943发动打击的结果

SCP-3721-2是一位于地球异步轨道上的圆柱体卫星。SCP-3721-2表面覆盖有一套陶瓷版,绝大部分都已破损或重组以修复其内部系统。SCP-3721-2框架下是多个支援运转的机械臂。

SCP-3721-2被最初发射时,曾为其内置有可调节推进系统、自我修复装备和由六根钨棒组成的弹药,以及一残留的无线电接收器;尽管如此,SCP-3721-2无法拦截无线电信号3作为长期处于低地轨道的预期结果,SCP-3721-2存在严重磨损,它也曾尝试用周边太空垃圾自我修复。

如上所述,SCP-3721-2基本完全依赖SCP-3721-1指引;它无法感知到超出其位置30米外的任何目标。

发射由SCP-3721-2安排,即将其弹药从轨道上制动投下。动能损失通过弹药的空气动力设计被控制在最小程度,令其撞击时产生极为巨大的施力。

若SCP-3721-2弹夹打空,或其结构完整性发生相当损毁,它将主动寻找轨道垃圾用以重构自身。此外,SCP-3721-2会在其飞行路径导向疑似人口中心时直接开火,无论其属于什么国家。


历史

在斯图加特、纽伦堡、魏玛、柏林遭遇一系列动能打击后,SCP-3721的存在于09/11/1943被首次提出。基金会原本认为这是盟军本征武器的结果,但基金会情报一直无法确认攻击来源,直至1945年3月。

MTF-Theta ("墙上一个洞")于06/03/1945对Obskura军团德累斯顿办公室发动突袭后确认了SCP-3721存在。于19/04/1945批准展开捕获,但控制SCP-3721的尝试因斯图加特受美国超自然收容倡议(ASCI)占领干预受阻。

SCP-3721最终于21/01/1949进入基金会控制。收容程序于24/01/1949全面实施。


寻获文件的分析

绝大部分文件来自对Obskura军团德累斯顿办公室的突袭行动,以及由Obskura军团前文书助理Daniela Heiden在纽伦堡审判中提供的证据。

研发开始于 1940年Aggregat 2项目失败后。SCP-3721的开发被分派给Obskura军团的航天与生物部门,由Dr. Wilfried Akermann与Eva Zellweger4分别领导。两部门都得到一曾处置前身设备的无名工程师支援5

Obskura军团航天部门主要致力于SCP-3721-2的发射能力,以及对现有系统的武器化。最初引擎设计基于von Braun的A3,之后的草案开始选取更秘传性的途径加油。最终,引擎设计被外包到生物部门。同时,曾构想每两月为SCP-3721-2补给弹药的计划,但从未实施。

生物部门的主要目标是开发一套目标辨识系统。为避免盟军加以利用,提议由具真正知性的操控者人工操控的两因素系统;其实际采取的形式是一种秘传性引擎,由铍青铜和人类脑组织组成。第一批此类引擎制造使用于06/10/1943。

SCP-3721-2的发射6 于09/11/1943由Dr. Ackermann监督进行,预定飞行路线将经过多个俄罗斯人口中心。结果SCP-3721-2在一天之内相继对四个德国人口中心开火。SCP-3721开发被立即终止。

尽管身为计划主管,Dr. Zellweger受到其上级严密管制,直至她于06/10/1943失踪。人员供述中将Zellweger描述为具有耐心且热情,但随计划推进越发有些孤僻。

大量蓝图和设计文件中有低水准德语写成的评论,时常伴有对植物的涂画;这些评论在05/10/1943后不再出现。


解密的通讯

SCP-3721的加密方式与已知Obskura军团密码术不相类似。因此,破解SCP-3721输出被确认十分困难。

下列情况对19号模式适用,推测也对其他SCP-3721输出适用:信息被印制为双通道序列,第一组表示SCP-3721-1和-2的通讯,第二组发信疼痛功能。所有通讯以德语和意第绪语的混杂语言写成。SCP-3721-1被称为“控制者”,SCP-3721-2被称为“种植者”。

绝大部分模式与1930年代的德系犹太超常密码术相似。其中意义未知。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