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374

项目编号:SCP-374

项目等级:Safe

特殊收容措施:SCP-374应该在没有组装的状态下进行收容。SCP-374的刀刃应该与它的其余零件分开存放,并且在每次使用之后都应用光学等级的抛光布和非磨蚀性的清洁剂进行清洁和抛光。

因为项目本身的极限使用期限,所有装置的零件都应该在环境控制的条件下进行储存。它的刀刃应该储存在一个有2级防火的设施之中,而它的框架应该储存在有着3级防火系统的设施之中。

SCP-374的特殊性质是取决于它的金属刀刃是否与它的原始木框架组合在了一起;所以这些应该好好进行保存。SCP-374的其他部分(滑轮、螺丝钉、拉绳)应该在必要的时候进行更换。

每个失效的SCP-374-1的实体都应被保存在甲醛里一年,在那之后它们应被进行焚化。除非出现了紧急状况,只有D级人员可以用来制造SCP-374-1的实体。

所有的审讯场景都应被记录、翻译并且上报。审问应该以“你能听到我吗?”作为开始以强迫获得一个回应。

描述:SCP-374是一个法国大革命时期的以橡木和金属刀刃搭建起来的一座断头台,当没有被使用的时候,374没有表现出任何的异常性质。使用SCP-374对任何活人进行斩首都会制造出一个SCP-374-1的实体。

SCP-374-1是一个被一名法国大革命时期的名为Jean-Philippe-Horace-Donatien █████████████男性人格所占据的斩下的人头,在大约实体化之后的35分钟后,SCP-374-1就能看,能听和能说话了,并且表现出某种能够对他提问的任何问题都说出真正答案的特殊性质。

它的战略无用性是局限于他的好争辩的习性还有对于基金会的反感:从他确信了基金会的员工都是邪惡的谋杀者之后。这有可能会使项目变得糊涂、被误导或者是受到改变。

在他的活动时限即将到达的时候,SCP-374-1先是会失去视觉,然后失去听觉,最后会变得迟钝。

历史:SCP-374是在19██时一次对于Marshall, Carter, and Dark公司的机构的突袭行动之中发现的。在第一次在基金会的监控之下实体化之后,SCP-374-1做出了以下的演讲:

“啊,我的新奴隶主们,以下是我的存在法则,首先,问我任何问题我都会给出真正的回答。第二,[数据被填充]你们所有人和[数据被删除]你们的母亲们,你们是残忍的凌虐奴隶的暴君并且我[数据被填充]恨你们,给我记着这些。”

附录:SCP-374-1已经开始对于直接疑问做出了真实但是无用地回答,例如:“我不想回答你”,“我恨你”还有“我希望每个SCP基金会的机构都在地狱之中永受煎熬”;它的不合作还表现为在这些情况下会一直重复“那不重要”

附录:因为它的总是想要把话题带入冗长的哲学离题话题,命运悖论和混沌理论。SCP-374-1将不再被询问有关于未来的话题。

采访文档:(三月██,20██)

██████████博士:你能听到我吗?

SCP-374-1:我当然可以听到你,你这个[数据被填充]!这次你们这[数据被填充]的基金会[数据被填充]的想要什么。“Jean-Philippe,钥匙在哪里!”“Jean-Philippe,这愚蠢的[数据被填充]像我一样在自助餐厅里!”“Jean-Philippe,58乘以23是多少!”

██████████博士:为什么还有到底是怎样你的意识会被绑定在这断头台里的?为什么还有到底是怎样你被强迫对我们问你的问题作出真实而有告知性的回答?

SCP-374-1:我不允许被回答关于那话题的问题。哦,干得好。[数据被填充],你正在浪费你一生的时间在少数几个我不能给你任何信息的的东西中的一个上。你这个[数据被填充]怪物。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