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3764

项目编号:SCP-3764

项目等级:Safe

特殊收容措施:SCP-3764当前被收容于一标准Safe项目收容室中。任何以临床、经济或人道主义目的而申请使用SCP-3764得行为必须经由项目主管批准。如有需要,在午餐时间可经常性地为所有工作人员发放SCP-3764-1。为D级人员发放SCP-3764-1作为口粮的持续性许可已被批准,但是必须采取特殊的追加措施已保证SCP-3764-1的库存

描述:SCP-3764是一个小麻布袋,其表面有几行由阅读者母语写就的潦草字迹:

“送给那些需要帮助的人

—一位友人”

文盲受试者通常会看到一张有着稍许差异的简单图片,通常是一个热气腾腾的面包。

在SCP-3764内部由一条全麦面包,余温未散,并且通常闻起来就像刚刚烘焙完成一样,其被编号为SCP-3764-1。当SCP-3764-1被从SCP-3764中取出时,其上会出现一条环绕的细线,线上附有一张便条。便条的内容取决于最先阅读的人。便条的内容通常是一到两个单词,但是偶尔也会出现更长的内容。便条的措辞通常是其所用语言的最正式的形式,且通常署名为“一位友人”。有些便条表明SCP-3764是有意识的,甚至可能是学识渊博的。因为这些便条都被发现是用来与基金会人员进行直接交流的。便条常常是用第一位阅读者的母语写就,并且在第一位读者阅读后不再改变详见实验记录#3764-1。一旦一个SCP-3764-1实体被从SCP-3764中取出,新的SCP-3764-1实体就会在SCP-3764中出现。可生成的SCP-3764-1实体数目收到半径200米范围内人数的限制。

初步测试显示,人类可以安全地食用SCP-3764-1。食用了SCP-3764-1的受试者形容它有一种令人愉悦的味道。所有的受试者都报告说自己的食欲得到了满足,并且在该天接下来的时间中都不再觉得饥饿,并伴随着愉悦的感觉,睡眠质量也很高。在三周时间内只食用SCP-3764与纯净水的受试者并未出现营养不良症状,而且有可能能够永远活下去,直到一名研究员将一条SCP-3764-1取出时,它化为了尘土。它上面的便条这样写道:

你知道那句话怎么说的,“人不能只靠着面包活着”。
照顾好自己,生活因万物各异而有滋有味。
—一位友人

接下来取出的SCP-3764-1保持的粉碎状态,直到研究人员为受试者提供了蔬菜水果一类的配菜。

试验记录#3764-1:

受试者:D-4568,饱受严重的黑夜恐惧和鬼压床的折磨,导致其失眠

结果:正常的长面包,便条上写道

“好好睡一觉吧。

—一位友人“

备注:受试者报告了一次深度且不间断的睡眠。其请求以食用SCP-3764-1作为安眠手段,请求被批准。

受试者:D-4678, 被确诊为抑郁症

结果:正常的长面包,便条上写道

“还有我关心你。

—一位友人“

备注:抑郁症状显著减少,例如更注重个人卫生,睡眠质量更好。关于SCP-3764-1可能的医学应用研究已在进行中。

受试者:同意将SCP-3764-1作为他们自助食堂菜品的Site-19工作人员

结果:其振奋人心的实验效果让更多的工作人员参与到实验中来,最新的心理评估显示工作人员的道德水平显著提高。

备注:项目主管向基金会领导层提交了将SCP-3764-1提供给机动特遣队的建议。

受试者:D-8934与D-8942, F监牢单元块的自助食堂中

结果:D-8934意外地在分发SCP-3764-1被忽略了,守卫在没有给他任何东西的情况下就离开了。D-8942注意到了这一点,将自己的面包撕下一半分给了D-8923。这两块面包都成为了SCP-3764-1的完整实体。

备注:尽管这只是一个意外,但是这一事件可能表明SCP-3764具有自我意识和分辨情景的知觉。

受试者:D-8654与D-8681, K监牢单元块的自助食堂中

结果:D-8654要求阅读D-8681的便条,D-8681拒绝了。D-8654强行抢走了便条,并试图进行阅读,便条上这样写道

“礼貌点。

—一位友人”

备注:基于新的数据更新了项目描述

受试者:D-3457,被判犯下多起谋杀案,报告有自杀倾向。

结果:正常的长面包,便条上写道

“吃了它,然后活下去

你还欠了他们很多债。

—一位友人“

备注:此后未再报告自杀行为,受试者被心理小组带走以进行自杀倾向监视。

受试者:D-4561,被判犯下一连串强奸并谋杀儿童之罪行

结果:SCP-3764-1从袋子中被取出时呈焦黑色,在被D-4561触碰后化为灰烬。便条上这样写道:

“沙滩上有些细线,你觉得它们没必要被画出来。
你觉得‘不可能有再更疯癫的人了,不可能有更病态的灵魂了能犯下如此罪行了’
尔后,如你一般的人出现了。

—你的痛苦”

备注:受试者对此感到十分震惊,并在不久之后就躺到床上了。入睡之后,受试者开始在梦中尖叫,推断时在做噩梦。每一次叫醒D-4561的尝试都失败了,其中包括一次高强度电击。14小时之后,D-4561醒了,在苏醒的时间里,他一直在语无伦次地呜咽着。D-4561变得歇斯底里,拒绝入睡,最终尝试以自残的方式阻止自己睡着。为了他的个人安全以及更便捷地监视他的情况,D-4561被转移到一个特殊的收容单元中,他的情况至今仍未有改观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