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3773

项目编号: SCP-3773

项目等级: Safe

特殊收容措施: SCP-3773-14被收容于Site-87地下13层的动物收容间内,收容人员每天应进行三次喂食。SCP-3773的食谱与无异常的猫科动物大致相同,但SCP-3773-14的所有表现均指明其患有乳糖不耐受。其它物品如宠物毛刷和玩具,在提供给SCP-3773-14之前应进行彻底消毒,以防止3773-13事故再次发生。

如果SCP-3773-14死亡则应妥善储存SCP-3773,并在六十日内重新为一只猫佩戴该项目,这只猫被称为SCP-3773-15。如果项目的异常性质改变,则应对收容措施进行相应的更新。

描述: SCP-3773是一条麻绳项圈,化学成分分析显示该项目至少由200种本土猫的毛发构成,其中最早的毛发大约来自公元前2025年。项圈上有一对黄铜搭扣,推测该部件最初用于接合。SCP-3773可造成轻微的认知危害,任何持有破坏意图的人员都会即刻将其放置于就近的置物台上并不再注意该项目的存在,直到项目离开他们的视野范围为止。

当SCP-3773被任意一种家猫所佩戴时,其异常性质会发生改变,同时佩戴项圈的家猫会被命名为SCP-3773-#。在SCP-3773-#死亡之前,项圈都无法取下。其能够调节自身的维度,将自身放大或缩小来适应SCP-3773-14的皮肤轮廓,不会带来任何不适。SCP-3773-#实体均会发生改变,它们的身体会同时出现 此前佩戴过SCP-3773 此前在DNA层面接触过SCP-3773的所有家猫的生理特征。1 据估计,该项目至少能够同时“储存”十八种猫的生理信息。

SCP-3773-#实体似乎能够凭借自身意志来改变形态让自己变成几种不同品种的家猫,其毛色、曈色、大小、尾部形态及生理性别均可任意变换。但不论此前是否有乳糖不耐受,所有SCP-3773-#实体戴上项圈后均会患上该疾病。实体对食物的偏好,对抚摸、高频噪音及不同名字称呼等外界刺激的反应均会随形态改变而变化。SCP-3773-#后代会继承SCP-3773中“已储存”的家猫的基因特征。

SCP-3773-#实体的“形态”是由目前SCP-3773中所有猫的基因信息混合组成的,其毛发上通常有各种花纹,眼睛为异色瞳。一些情况下,实体会长出多条尾巴或拥有基因中所包含的所有身体功能。

附录:事故3773-13: Site-87的动物学家Cassandra Pike博士获准将自家的猫的物件带给SCP-3773-14玩耍,这些物件包括毛刷、玩具鼠和弹球。Pike博士的猫已在2015年8月死去,死因未知。Pike博士获准与SCP-3773-14互动并调查该实体的行为习惯。

以下音频记录于Site-87的收容区,记录时间为2016年1月。

Jacob Kola博士:嗨,Cassie。你是要去跟Mongrel玩吗?2
Cassandra Pike博士: 今天是我最后一次跟他们在一起玩了,实际上——至少暂时是的。我要外出去帮Hendrick博士熟悉一下新工作。
Kola博士: 去吧。
(收容间的气密锁被打开,蜂鸣器发出嗡嗡声。在恢复安静约七十秒后收容间的内部通讯器接通。)
Pike博士: Jake,你应该看看这个,现在就看。
Kola博士: 怎么了?
Pike博士: 3773-14,这个被你称作Mongrel的东西…它很像我的猫。我那只死去的猫。( Pike博士声音颤抖) 它的样子很像Oliver,叫声也是。
Kola博士:这不可能,你的猫从未跟3773接触过,它无法获得这只猫的基因特征。
Pike博士:可为什么…为什么它看起来那么像我的猫?怎么回事?
Kola博士:跟它相似的猫多得数不清,Cassandra,冷静一下。
(安静了几秒)
Pike博士: 3773是怎么改变自己的身体特征的?
Kola博士:为什么这么问?
Pike博士:我买下Oliver的时候它的肋骨处有伤,皮肤上也留有一块疤痕,可能是被什么东西踢了或者遭遇了其它事故。现在它在这里所以我想去看看。
Kola博士:过去吧。
Pike博士:嘿,Ollie,Oliver,来这边,Ollie。天啊Jake,我叫了它的名字然后它就过来了。来这边,到妈妈这里来,来这边……
(Pike博士不断说出重复的句子,持续10秒后停止)
Pike博士: 天啊,就在这里,肿块就在这里,他受伤的小肋骨。(Pike博士开始哭泣)怎么回事,Jake,这是怎么回事?

随后,对所有佩戴过SCP-3773的家猫的DNA检测表明,这只猫并未被该项目记录在内。次日,SCP-3773记录下了包括Pike博士的猫在内的三种家猫。

附录: 2016年2月Pike博士从俄勒冈州归来后,SCP-3773-14的工作继续进行。Pike博士因SCP-3773-14的样貌经常变化为她死去的猫而感到痛苦。出于本次事件考虑,这种形态的SCP-3773-14被命名为SCP-3773-14A。

Pike博士申请担任SCP-3773-14的全职研究人员,担任时限为三个月。申请已被Adam Larrsenn博士批准,此人是Site-87的神秘动物学和异常动物学家。但Pike博士在研究开始一星期后表现出了反常行为,她开始花费更多时间来陪伴SCP-3773-14,甚至在该项目的收容间内入睡。这种行为危及了另外两个同等级异常的收容,Pike博士因此事而遭到训斥,但并未被解雇。

以下为Pike博士与其挚友Claude Mattings博士的对话,本次对话记录于2016年3月19日凌晨1时12分。

Mattings博士: Cassandra你要去哪?现在已经是半夜了。
Pike博士: 我要去Meijer超市3 ,因为我很想吃那里的Twinkies夹心饼,只有镇上那家店才会营业到这么晚。
Mattings博士:去杂货店不需要安全通行证,Cass。
Pike博士:我得去夜间接待员那里签个字。
Mattings博士:……通向地面的电梯在那边。你又要去楼下的收容间是吗?
Pike博士: Claude,你到底想干什么?我的猫被关在那里,你应该还记得的,他死的时候我又在干什么。长久以来他都是我生命中唯一重要的东西,我…我想找机会再见他一面,跟他告别。
Mattings博士:我想干什么?我想让你马上去医院,因为你明显是受了什么东西的影响。
Pike博士:你说什么?
Mattings博士:你有了某种执念,还对这只形似你死去的猫的生物产生了爱慕之情…这不正常,亲爱的。我觉得你已经被诅咒了。4
Pike博士:我没有被诅咒,Claude。你说那只是看似相像而已,可它们实在太像了,我..我只是想跟Ollie说声再见,可以吗?仅此而已。
Mattings博士:检测它的方法很简单,只用五个词。
Pike博士:当真?好的,说吧。
Mattings博士:黑月会嚎叫吗?
此时,Pike博士的语调突然转变,记录设备捕捉到了有规律的金属碰撞声,这些声音组成了一段音乐。
Pike博士:太阳从未收敛笑容,而她的微笑却比阳光更耀眼,但在所爱之物逝去后,她的心变得沉重又僵硬。她想找机会道别,而你会提供这个机会。
Mattings博士:这是,什么,玩意?
// Pike博士的语调恢复正常,并且对之前所说的内容毫不知情。
Pike博士:满意了吗?
Mattings博士快速跑向安全警报器,并呼叫特工去往Pike博士的位置。//

本次事件后至少三个月内,Pike博士都应被拘禁在一间低等级人形生物收容间内,同时启用反认知危害措施来抵御SCP-3773的异常影响。

Pike博士有关SCP-3773的安保许可已被撤销。

附录:对Pike博士的采访:以下采访安排于Pike博士被反认知危害措施隔离一个月后。

West博士: Harold West博士,开始采访Cassandra Pike。认知危害检测,黑月会嚎叫吗?
Pike博士:太阳从未收敛笑容。5
West博士: 认知危害仍然存在。据Breaker博士所言,该反应来自一种源于埃及的认知危害,最近一次出现在——
Pike博士: (叹气) 这只是一只猫。
West博士: 什么?
Pike博士:我只是想…告诉那个与我共度五年的,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我爱他。
West博士: 我可以安排Mattings博士来跟你会面。
Pike博士: (大笑) 我说的不是他!他……当我来调查Sloth’s Pit的时候,在这个站点,你还记得发生了什么吗?
West博士: 冷藏事故,没有人会忘记的。
Pike博士:当站点在修复,我躲在家里试图平复心情的时候,这只猫出现在我家的后院里,然后走到门前乞求食物,就像雾都孤儿那样。他总是吃不够,他在我家住了一天,然后…他不走了。
West博士: 你有按时吃药吗?
Pike博士:每天都吃。他们给了我很多药,你看可以调整一下剂量吗,我觉得只要一半就够了。而且他们还要我说出整件事的经过。
West博士: 这是当然,Cassandra。 (沉默了几秒后,West博士开始叹气) 想听实话吗?这里的所有人都彼此相识,而我们都在担心你,和将要发生的事。3773是一个少见且特别的异常,它又恰好感染了一个合适的研究员……
Pike博士: 假如并不存在认知危害呢?
West博士: 用五词测试(The Five-Word Test)就能立刻知道结果,这可是近乎万无一失的认知危害检测模因。
Pike博士:你听过那段录音,录音里像是我的声音吗? ( Pike博士停顿了一下) 我觉得我的确被诅咒了,但这种诅咒并不是认知危害,我的身体里大概有什么东西。
West博士: 那它为什么要这么做?
Pike博士: ……它想让我一人独处,那时我就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了。
在此之后,Pike博士开始对提问毫无反应,West博士结束了对话。

附录:视频日志: 以下是2016年6月3日,Pike博士所在观察室的监控记录抄本。

22:05: 监控设备故障,视频记录在三分钟后恢复,无法录制音频。
22:08: Pike博士从睡梦中惊醒,面向收容间门口坐起。
22:09: 收容间的门被打开,一束白光照进房间。外部监控设备的记录显示此时的门为关闭状态。
22:11: 一对家猫从光束中走出,其中一只似乎是SCP-3773-14A,而另一只是外观为黑色家猫的未知实体,无法看清其尾部。实体有5米长,戴一副金色面具,眼睛发光。视频图像模糊不清,但可见后者戴有SCP-3773,而前者并未佩戴。
22:12: SCP-3773-14A跳上Pike博士的床并与她亲密地玩耍。Pike博士似乎在抱住SCP-3773-14A哭泣,随后走向未知实体3773-#。
22:30: Pike博士都在与SCP-3773-14A互动和玩耍,同时未知实体3773-#从身后拿出绳子和球来供他们玩耍,这种状况持续了两个时间轴。22:30时,SCP-3773-14A从床上跳下径直走向房门,Pike博士跟随其后,将实体抱起并亲吻其前额。
22:34: SCP-3773-14A和未知实体SCP-3773-#在房门关闭后消失,Pike博士回到床上开始睡觉,她的左手手中似乎握有一个物件。

次日早上查看监控录像时,SCP-3773-14收容间的录像显示该实体正在房间角落里睡觉。本次事故后,SCP-3773-14再未呈现出Pike博士的猫的外形。

而后,Pike博士本人接受了一位站点安保人员的采访:

Nicholas Ewell特工:你还记得这次事故吗?
Pike博士: ……记得,但我甚至不敢相信它发生过。我醒来时就只看见站在门口的你,还有自己衣服上的猫毛。
Ewell特工:黑月会嚎叫吗?
Pike博士: [数据删除]
Ewell特工:如果此前存在认知危害,那么它目前已经失效。之后的一段时间里,我们会继续对你进行观察。你知道这只…和你的猫一起出现的实体是什么东西吗?
Pike博士: ……我有一些想法,如果需要知道的话,你必须先去地下5层的神学部门跑一趟才行。她一直提供玩具让我跟自己的猫玩耍,甚至把自己最喜欢的玩具球的其中一个送给了我。她还安排我跟自己的猫的道别。你知道这种释怀感吗,Ewell特工?
Ewell特工:不做评价。
Pike博士:这种感觉很好。Oliver并不是我的第一只猫,但它大概是最棒的那只。当我失去了他以及跟Claude拌嘴的机会时,我感到了失落。而现在我觉得我能承受任何事。
Ewell特工:来谈谈你接受咨询的事吧,观察结束后我们确定……简单来说,你已经成功脱离认知危害,Weiss主管给你安排了为期三个月的精神疗养。在此之前你不能回到站点,除非发生紧急情况。你有家人吗?
Pike博士:我的父母和哥哥住在俄亥俄州。
Ewell特工:这是去探望他们的好机会,当然,你还需要签订一份模因协议才行。
Pike博士:禁言令,好的,不允许向亲属泄密( Pike博士清了清嗓子) 这样就可以了吗?
Ewell特工:还有最后一件事,录像显示当你准备回去睡觉的时候,你的手里似乎握着什么东西。那是什么?
Pike博士:我刚刚还拿着它,马上。

SCP-3773-A是一条无异常的皮制项圈,家猫可正常佩戴此物,其上为一块刻有“Ubaste”字样的黄铜名牌。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