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3776
Nimrod.jpg

有关于SCP-3776的服装,回收自西弗州 Charleston 的一家二手店回收。

项目编号:SCP-3776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Appalachia的旧货店,车库售卖,和其他二手市场将由基金会特工持续监控出现的任何SCP-3776活动迹象。若发现任何该异常的相关制品,需将其夺取并编目于Site-77

已发现受SCP-3776影响的个体抵抗记忆删除治疗。因此,它们将被安置在类似 见证者保护方案1 的组织下并被从当地移除。一经移除,与SCP-3776相连接的记忆和意图将会随时间消逝。

描述:SCP-3776是指一个影响美国阿巴拉契亚大部分地区的异常现象。所有活动均围绕着一个仍未被发现,但所有回收项目均表明其曾在1970年代中期存在过的娱乐性设施,“Nimrod营地”。

具有图标或者其他与Nimrod营地有关的物品,如衬衫,旗帜或其他工艺品会出现于出售二手服饰或物品的零售店中。对CCTV录像的分析表现出这些物品未曾从商店外运入,且只会出现于商品准备好出售后。总会被放置在隐蔽的地方,如桶的最下方,发现这些物品通常需要数月至数年。

与这些物品产生物理接触将会使模糊或详细回忆占据受影响个体的清醒意识;这些回忆将会围绕于个体青少年时期在夏令营“Nimrod营地”度过的时光。个体描述营地具有数个木屋并处于湖边,一旁有条小溪流进湖中,以及多样的野营活动如漂流,射箭,手工和在野外打闹。尝试询问有关具体细节如地点或野营时长将会得到麻木冷漠或恶意的回复。

当个体受到影响,一个密封的纸板制容器将会出现于个体亲生父母最后一次独立生活的建筑的阁楼里。若个体以外的个人开启盒子它将只包含灰尘和大量的活Periplaneta americana(棕榈蝽)。若个体开启盒子,其将包含许多有关于他们假想的Nimrod营地经历的纪念品。

通常会发现彩珠,服装,和其他饰品,以及各种形式的媒体。相片是所有案例中最常见的形式。取决于个体的年龄,其中将亦可能存在录像带,电影卷片,和音乐谱,以及它们手绘的图画。所有这些都会以某种方式带有个体。一个年级纪念册风格的合影也在绝大多数案例中出现。这些都表现出年龄和曝露相关的退化迹象。

通过这些物体阐明SCP-3776的位置尚未证明是可行的。任何识别信息如街牌,载具牌照号码,或迁徙野生动物将已因可见的自然老化或腐烂而失去。所有信件的收件人地址已超过可被辨识的程度。但它总将提供足够的信息让个体能够找寻或联系到其他它们记得曾和他们一同前往SCP-3776的个人。

在几乎所有的案例中这些个人将在地理位置上与个体相近。所有人均被查认已具有对SCP-3776的相关知识。这种外延是 SCP-3776 效果传播的第二常见形式。许多 SCP-3776 个体是贫穷的,其中部分对鸦片或酒精上瘾。研究已经排除此与SCP-3776影响的任何关系,因为其在所有受影响的个体中并不普遍。

若两个受SCP-3776折磨的个体开始交谈,它们的心智能力将会随着交谈的进行突然退化。已发现数个不同时长的对话造成了大脑进入痴呆症的初级阶段。与之相关的身心退化并不会被个体自行得知;若受询问,他们将会将其归结为“野营时受到的旧伤”。

继续找寻有关于SCP-3776的信息或个人将会加速此影响。许多个体会因为更容易得病的弱化身体情况而消亡,或是因脑器官衰竭,早发性痴呆,以及少数案例为搜寻Nimrod营地而在野外失踪。

基金会定位营地的相对物理位置尚未取得成功。尽管数个废弃营地已被发现,这些均未被SCP-3776个体认出。

附录:于09/18/1999,基金会人员截获了一份有关于一名自称曾任Nimrod营地辅导员的人员的报告。在截取并修改提醒了他们的那个公共记录后,Ekblad特工被派往一家位于西弗州 Hurricane 的一家废弃杂货商店中,并于此地确定并采访了该人员。

受采访者:█████ ████,美国公民和西维吉尼亚州居民。

采访者:Ekblad特工, 隶属机动特遣队 Psi-7

前言:采访发生于一家废弃杂货商店中,公共记录显示由█████ ████所有并运营至1990年。据信,自关闭以来,该个体一直居住在建筑物内。

个体被发现时正在将成袋或不成袋的过期罐头食品和腐烂水果放入纸袋中,并在采访期间持续此行为。

<记录开始>

Ekblad特工:你好? 你能听见我吗?门是敞开的,所以我就让自己进来了,

█████ ████:无法听清的喃喃

Ekblad特工:你说什么?我的名字叫Calvin,我为州政府工作。你的生活环境,坦率的说,真是……惨不忍睹。你听得明白我在说什么吗?我是来帮你的,我们只需要你先回答几个问题。

█████ ████:是,是,无法听清。我们必须离开这地方。它不正常。

Ekblad特工:你想离开吗?我们也可以在外面说…

█████ ████:但是,它在…我们在这。我只是想把这些给你打包上。我还能帮你做些什么别的吗?

Ekblad特工:哦,但是…先生,我不需要这些东西打包。我自己有,我只是想聊聊。

█████ ████:你就不帮帮我吗?我们得把它 —— 她 —— 我必须把她送到。

Ekblad特工:你在讲谁?

█████ ████:送到营地…我曾做到过,当我还年轻的时候。哦,当我们在小溪里游泳的时候。我就总觉得会有人在那里溺水。给小孩子们讲故事,小家伙们,小不点们。我们还总让他们…无法听清。对不起,对不起,我在努力。

Ekblad特工:你说的是Nimrod营地吗?

█████ ████:哦呀,那可是青春时光了。许多个,我们就是从那开始。营地就像一种习惯,当你每每回去时。许多的小孩自那起…无法听清…开始用它。像个营地。他们当时在阳光下个个无精打采还起了水泡。

Ekblad特工:你能记起那些孩子中的任何一个是谁吗?你知道他们的名字吗?

█████ ████:你是为了…你在跟我开玩笑么?我们在这干什么?我在这干什么?还有好多要…纸还是塑料的,先生?

Ekblad特工:你之前提到有一名女孩。你知道她的名字吗?

█████ ████:啊!个体把袋子撞翻,罐头洒落在地,其中数个膨开,将内部腐烂的物质洒在地上,散发冲强烈的气味。夏天结束了!我们必须……无法听清,个体瘫倒在桌上。

Ekblad特工:嘿,跟我讲明白,你到底在说谁啊?

█████ ████:夏天结束了…我的…我的小姑娘,我必须到这里。就要开学了。那时我们的…二头…十…周年。她会交到好多朋友呢。夏天结束了。夏天结束了。夏天结束了。个体重复此句直到Ekblad特工撤出建筑

<记录结束>

结语:多个破损或空的相框被发现在建筑的二楼,还有两个脏污的垫子和一条粉红色的彩带。除此之外,没有证据表明除受访个体以外有任何人居住在此建筑内。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