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3800
thisismyhouse.jpg

一座由SCP-3800-1个体建造的房屋。

项目编号:SCP-3800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SCP-3800被收容于Site-93中一个标准的收容柜中,位于亚欧大陆于中国新疆的交通封锁区域。

目前,一个SCP-3800-11的殖民地被收容在位于南纬 26.412°、东经 88.603° 的一个之前无人居住的群岛(命名为区域-3800,见附录)。已在区域的不同位置安装了隐藏摄像头以监控并研究殖民地的活动。目前,区域内约 34%(4.5平方公里公里)的陆地被SCP-3800-1所形成的结构所覆盖。预计区域-3800的殖民化不会将SCP-3800的范围扩大到危险水平。在区域-3800进行的任何类型的测试都必须得到两名4级人员的批准。因任何原因出现的其他SCP-3800-1个体将被镇静并运送至区域-3800。

已通过将SCP-3800运送到月球45号站点的紧急协议,并将在SCP-3800的影响半径超过2500公里时实施。

描述:SCP-3800是Shaun Tan2“他们渡海而来”They Came By Water的油画和亚克力印刷品。其似乎是原始印刷品;标题、艺术家签名和识别号 (283/500) 都出现在印刷品的底部。

SCP-3800的异常效应会在其位于任何海岸线、海岸或海洋约100800公里的范围内时显现。在上述情况发生时,处于SCP-3800影响半径范围内每公里内的海岸线,SCP-3800-1个体将以每小时5~20个个体的速度从海洋中出现。

SCP-3800-1的个体似乎是具有若干身体异常的高加索人形生物。最值得注意的是,个体没有嘴3、鼻腔、生殖器、乳房、肛门和体毛。此外,所有个体都具有侏儒症的特征并且几乎没有表现出拥有较高智力的迹象。个体之间没有任何形式的书面或口头交流,也不存在任何宗教、贸易体系或等级制度。在初次出现后,个体将走到岸边并开始建立殖民地。

当在一个群体中时4,SCP-3800-1个体将尝试建立一系列远离人类、侵略性动物群体或荒凉地区的建筑。具体来说,个体将尝试用可用材料5建造房屋,并开始种植任何有利用价值的植物6。SCP-3800-1个体如果被迫无法创建这些建筑,或者如果建筑被摧毁,其将会表现得焦躁并充满敌意。此外,个体已经表现出制作和使用基本工具的能力,例如使用石头、木头和草制成的棍棒、斧头和木铲,但其似乎无法创造或使用更先进的工具。

一旦SCP-3800-1个体建立了它们的初始聚居地,它们会继续将其扩大,并在远离它们原来的定居点的地方建造更多的农场和房屋7。个体几乎从不从事对其殖民地不利的活动,且通常会花费时间收集材料、建造房屋或照料农场。随着殖民地人口的增长,个体表现出越来越强的能力8来清除阻碍它们扩张领土的障碍,例如茂密的植物群、动物领土和人造建筑。然而,SCP-3800-1 从未尝试穿过海水(在其初次登录后)并且似乎无法这样做。

对于有SCP-3800-1进入的每平方公里殖民地,SCP-3800 的影响半径会增加约5公里。只要不存在活跃的SCP-3800-1殖民地,该半径也会每天增加 5 公里。由于大陆限制,超过 2645 km9的半径将导致SCP-3800的影响范围呈指数级增加,此后SCP-3800-1的出现将不受控制,并可能导致RK级重构情景或NK级世界末日情景的出现。

初次发现:SCP-3800最初于2011年2月3日在来自西澳大利亚无用环路的112电话中被发现,报告称“有奇怪的人在路中间盖房子”。在确认该区域出现异常后,机动特遣队 Sigma-16(“德斯狄的打手”Dusty's Goons)被派遣负责对该区域进行调查、收容和清理。

与SCP-3800-1的首次接触是在同一天,由其个体创建的建筑于Carrarang东海岸约4公里处被发现。当开始清理建筑物时,SCP-3800-1个体变得敌对并试图攻击MTF成员,但并未造成任何严重伤害。所有个体(以及之后出现的个体)都被镇静并运送到Site-23进行收容。

当MTF-Σ-16驻扎在该地区时,SCP-3800-110的显现半径扩大到足以覆盖卡拉朗西部海岸的大部分地区。由于该地区的人口密度较小,第二个殖民地出现在那里并在没有被观察到的情况下扩张了超过16个小时。当这个殖民地被发现时,个体的显现半径已经迅速扩大。在此事件之后,额外的部队被召集来协助遏制工作。

SCP-3800-1继续在西澳大利亚海岸出现大约两周。在此期间,SCP-3800的影响半径已经扩大到包括卡拉朗的整个海岸线,以及南加岛、德克哈托格岛和弗朗索瓦·庇隆国家公园的部分地区。由于影响半径越来越大,为疏散珀斯和其他西澳大利亚城市制定了紧急收容措施,同时对西澳大利亚海岸进行了全面隔离。

2011年3月15日,SCP-3800在塔马拉北部的一个SCP-3800-1避难所中被发现,在将其移送到内陆的Site-23后,SCP-3800-1的出现同时停止了。由于SCP-3800-1的初次出现位置与SCP-3800的回收位置的不一致,已确定SCP-3800至少被移动过一次,且很可能是被一个SCP-3800-1的个体移动。此外,SCP-3800所在的建筑内还包含一些不寻常的物品11(见附录 2)。

剩余的SCP-3800-1建筑很快被摧毁。总计损失为████美元,██名平民受伤和█人伤亡。对███人实施了记忆删除。所有捕获的SCP-3800-1个体12均被置于医学诱导的昏迷状态并收容于Site-23。

附录1:在最初收容后大约5个月后,数个SCP-3800-1 个体出现在大澳大利亚湾外。在对个体进行收容(以及随后出现的个体)后,确定SCP-3800的影响半径已从约100公里增加到最小800公里。

据推测,只要不存在活跃的SCP-3800-1殖民地,SCP-3800 的影响半径就会逐渐增加。这在对SCP-3800-1表现形式的多次测试后得到证实。所有新出现的个体13(连同 Site-23 中的个体)都被运送到将成为区域-3800的地方并从昏迷中苏醒。在区域-3800被创建后,使用SCPS Kristov14将SCP-3800运送到Site-93的当前位置。

附录2(回收材料):在最初发现SCP-3800的房屋中发现了其他物品。然而,SCP-3800是唯一表现出拥有异常性质的物体。这些物品包括一张不完整的海洋导航图、一张手写笔记和一个无法使用的指南针。三个物品都可以追溯到16世纪后期。

其中的手写笔记似乎是撕下的日记页,用葡萄牙语写成。大部分笔迹已被水浸泡,难以辨认。以下是其英文译本: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