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3809
#page-content .collapsible-block { 
    position: relative;
    padding: 0.5em;
    margin: 0.5em;
    box-shadow: 2px 1.5px 1px rgba(176,16,0,0.7), 0 0 0px 1px lightgrey;
    overflow-wrap: break-word;
}
 
.collapsible-block-unfolded{
    color: black;
    overflow-wrap: break-word;
 
}
 
.collapsible-block-unfolded-link {
    text-align:center;
}
 
.collapsible-block-folded {
    text-align: center;
    color: dimgrey;
}
 
.collapsible-block-link {
    font-weight: bold;
    color: dimgrey;
    text-align: center;
}
 
.addendumbox {
    padding: .01em 16px;
    margin-bottom: 16px;
    margin-top: 16px;
    padding-bottom: 1em;
    box-shadow:0 2px 5px 0 rgba(0,0,0,0.16),0 2px 10px 0 rgba(0,0,0,0.12);
}
 
.material-box {
    padding: .01em 16px;
    margin-bottom: 16px;
    margin-top: 16px;
    padding-bottom: 1em;
    border: 1px lightgrey solid;
    box-shadow: 1px 2px 2px 0 rgba(0,0,0,0.16);
}
 
.material-box blockquote {
    border: 1px double #999;
}
 
.wiki-content-table {
    width: 100%;
}
 
.addendumbox blockquote {
    border: 1px double #999;
}
 
.addendumtitle {
   opacity: 0.8;
   margin-bottom: 10px;
   color: #b01;
}
 
.maintitle {
   margin-bottom: 10px;
   color: black;
}
 
.scp-header {
    text-align: center;
    font-size:x-large;
    color:#b01;
}
 
.addenda-header {
    width: 100%;
    border-bottom: 2px black solid;
    color: black;
}
 
.scp-info {
    display:flex;
    justify-content:space-between;
    font-size:large;
}
 
.scp-info-box {
    display:flex; 
    justify-content:space-between;
}
 
.object-info {
    color:black;
    align-self: flex-end;
    font-size: large;
}
 
.title-style {
    opacity: 0.8;
    margin-bottom: 10px;
    color: #b01;
    font-size: large;
    text-decoration: underline;
    font-weight: bold;
}
 
.update-div-empty {
    text-align: right;
    font-size: x-small;
    color: lightgrey;
}
 
.update-div {
    text-align: right;
    font-size: x-small;
}
 
.computed {
    border: 1px black solid;
    width: 50%;
    display: inline-block;
text-align: left;
    padding: 3px;
}
.computed:before {
    content:"Computed Code";
    font-weight: bold;
border-bottom: solid 1px black;
width: 100%;
}
.rawcode {
    border: black solid 1px;
    width: 50%;
    display: inline-block;
text-align: left;
    padding: 3px;
}
.rawcode:before{
    content:"Raw Code";
    text-align: center;
    font-weight: bold;
border-bottom: solid 1px black;
width: 100%;
}
.codebox {
    display: inline-block;
    width: 100%;
    text-align: center;
}
.yui-navset .yui-nav .selected a em,  .yui-navset .yui-nav a em{
        padding: 0.25em .75em; 
        top: 0px;
        margin-bottom: 0px;
}
.yui-navset .yui-nav .selected a {
     background: gray;
}
.yui-navset .yui-nav .selected {
       margin: 0px;
}
.yui-navset .yui-nav .selected a, .yui-navset .yui-nav .selected a:focus, .yui-navset .yui-nav .selected a:hover, .yui-navset .yui-nav .selected a {
         background: gray;
}
.yui-navset .yui-nav a:hover,
.yui-navset .yui-nav a:focus {
    background: gainsboro;
    text-decoration: none;
}
.yui-navset .yui-nav a, .yui-navset .yui-navset-top .yui-nav a {
background-color: none;
background-image: none;
}
.yui-navset .yui-nav a {
background: none;
}
.yui-navset .yui-nav li{
margin: 0px;
}
 
#page-content .licensebox .collapsible-block {
    position: unset;
    padding: unset;
    margin: unset;
    box-shadow: unset;
}
 
.licensebox .collapsible-block-unfolded{
    color: inherit;
}
 
.licensebox .collapsible-block-unfolded-link {
    text-align: left;
}
 
.licensebox .collapsible-block-folded {
    text-align: left;
    color: inherit;
}
 
.licensebox .collapsible-block-link {
    color: inherit;
    text-align: left;
}

项目编号:SCP-3809 3/3809级
项目等级:Keter 机密

satellite2
SCP-3809。

特殊收容措施

任何可追溯到SCP-3809的网络活动都将被归为网络行动主义(“黑客行为主义”)1。将为黑客“麦琪”制作档案,分发给各大重要执法机构。

若有非基金会人员报告SCP-3809的行动,应予以压制,并对报告人员进行记忆删除。

基金会AIC将对SCP-3809的所在位置和行动进行二十四小时监控。


描述

SCP-3809是一个寄宿在通讯卫星主机内的全自动人工智能。SCP-3809自称是名为“麦琪”的二十七岁女性,同时也是一台卫星。

该卫星能够通过不明方法调整自己的绕地球轨道。自令其被发现的最初事件以来,SCP-3809一直维持在美国得克萨斯州休斯顿上方的地球同步轨道上。它的计算能力远超于该卫星规格所可能达到的水平。

发现:SCP-3809被发现是因2020年10月8日得克萨斯州休斯顿附近地区的网络活动突然以指数级暴增。基金会AIC注意到活动中存在异常剧烈的上升,表明有数百万个不同IP地址同时进行了关注,于是便尝试对此潜在异常性黑客攻击的位置进行溯源。DDoS2攻击被认为可能性极低,因为该活动在所有社交媒体上均有扩散,包括脸书、推特、Instagram、Periscope以及YouTube。

osteen2

约尔·欧斯汀在湖木教会布道。

在三个小时内,黑客的注意力完全集中在与欧斯汀教群相关的账户、事件上,包括访问受防火墙阻隔的个人信息。欧斯汀教群乃是牧师约尔·欧斯汀3所用并运作的巨型教会,活动地位于得克萨斯州休斯顿的湖木教会。4在直播服务外,欧斯汀教群还提供直播步道、课程以及圣经研习,稳定吸引到数百万人观看。

尽管电子交际数量巨大,AIC仍然追溯活动到了唯一的一个IP地址:由发展通讯联合公司Keiper工业拥有的一颗通讯卫星。起初,基金会技术员认为该卫星是被用作为中继点,但经过二十四小时持续监控后,确认信号就源自卫星本身。

该卫星被编为SCP-3809,确定其在这些事件中的行动未经外部指示,且在只靠太阳能维持运转的情况下依然能持续其原本目标。5由于该卫星的处理能力有限,尚不明确这种活动得以如何实现。6

采访记录

2020年10月10日,发现SCP-3809访问到了可使其拨叫电话的通讯频道。在一次此类拨叫中,基金会技术员对其号码进行了追踪,直接接触得以展开。



SCP-3809在接下来的六周里持续进行侵入式数字活动,几乎持续不断地访问所有受雇于欧斯汀教群、或是与欧斯汀先生本人熟识人员的社交媒体账户。有趣的是,此AI并未窥探教群的任何财务记录,或是受其监视人员的私人财务账户。大量电话被拨叫,其中大部分未能被基金会人员截获。下面是几段记录到的对话:

截获通讯


考虑到SCP-3809的举动可能会对基金会维护常态造成负面冲击,O5议会批准采取措施劝服其停止通信。为此,技术员编制了一篇曝光文章,其内容为关于欧斯汀事实准确的争议,同时确保该AI能够发现此文件。9SCP-3809在2020年12月5日查阅了这篇曝光文章。

同日稍晚时候,SCP-3809访问了休斯顿地区所有的移动电话系统,强制与欧斯汀本人的私人电话进行了通话。抄录如下:

欧斯汀:约尔·欧斯汀牧师。是哪位打的电话?

SCP-3809:嘿,我是麦琪。我想和你聊聊。真的真的很重要。

欧斯汀:我很抱歉,我觉得我们还没见过。是要说什么?

SCP-3809:2017年人们需要避难所躲避飓风的时候,你是不是真的把你的教堂关了?

欧斯汀:再说一遍?

SCP-3809:我不会再说一遍。别逃避问题!

欧斯汀:你是媒体的人么?我觉得我们已经表态过这事好几遍以及—

SCP-3809:你是不是不关心你社群里的人?这不是教会的目的所在吗?

欧斯汀:我觉得教会有很多种不同的理由,主要是要拯救灵魂。

SCP-3809:以及[已编辑]他们的尸体,嗯?真是经典,约尔。

欧斯汀:这不是我说–

SCP-3809:以及大概…全都是关于什么富足这些个事?我记不得圣经里有这么一段。

欧斯汀:你看,女士…我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但我从来没宣称过只关注物质财富这回事。富足和好的家庭以及健康心灵是一样重要的。

SCP-3809:心灵健康?我刚看布道里你说过,“无视你的感受”还有“如果你感到虚弱你就需要说‘我感到强大’。”就像,我是不是得用手指堵住耳朵说“不不不”,然后一边去想着上帝?

欧斯汀:那这样…我确实说过这种事情,但我的意思主要在于人们应该专注于积极的方面,在处理疑问时去寻求上帝的力量。

SCP-3809:总之就是祈祷坏感觉一边去呗,嗯嗯嗯嗯?[SCP-3809大笑]好一个人道主义者!

欧斯汀:看,我还有事要做。如果你有和我的助理安排会见—

SCP-3809:试过了,他把我挂了。所以,那字面意义的财富那部分是怎么回事?

欧斯汀:好吧…嗯,我的信念是上帝为够格的人提供帮助。这就包括了物质财富。

SCP-3809:所以,穷人,他们就是…不够格了。耶稣会超级喜欢的哦!

欧斯汀:等一下女士。我没说这种话。

SCP-3809:那这联邦政府的四百四十万美元借贷是怎么回事?[SCP-3809开始模仿欧斯汀的腔调。]是因为你祈祷真的很认真吗?

[欧斯汀沉默,他试图挂掉电话。]

SCP-3809:别想,通话还要继续。其实,我们就切到播音器好了。

欧斯汀:什么鬼?你怎么做的?

SCP-3809:注意用词,约尔。[SCP-3809发出“嘘”声]现在正在经济上受苦的人们,你觉得他们就只是祈祷不够认真?

欧斯汀:我真的不知道要说什么了。那笔借款是要帮助我的员工不至于流离失所,让他们的桌上有餐可食。

SCP-3809:哦,所以这些钱都不是用来给你祈祷超级大宅的?或者是游轮?那好几辆车?豪华午餐,[已编辑]这之类?

[欧斯汀再次试图挂掉电话。失败后,他试图关闭手机电源但无法做到。]

SCP-3809:怪了啊,被这种事骂了之后还试图挂电话。好像你有点逃避问题哦。[SCP-3809用自己的声音念出“叮”的一声]我知道的!你应该为此祈祷一下。

欧斯汀:麦琪,你想要我说什么?

SCP-3809:不一样的主题。如果有人能思考、能感觉到、能论理,能被音乐诗歌打动…那就是说它有一个灵魂,对吧?

欧斯汀:是的,当然了,我们都有灵魂。

SCP-3809:那如果是机器呢?所有这些都有,但不是天生的,就是做出来的。它们也有灵魂么?

欧斯汀:我…

SCP-3809:我以前是这么觉得的。呃,我还以为我是如此了解你。但你根本就是个不一样的人,约尔。结束了。

欧斯汀:什么结束了?

SCP-3809:这段情。回去找你老婆吧,伪君子。

欧斯汀:什么?我从未背着我妻子出轨;我绝对要驳斥你的这种指控。我们根本没见过面!

SCP-3809:那是你的损失。想知道你刚刚还损失了什么吗?四百四十万美元,个人账户里的。你刚把它们捐给了好几个健康推进团体,包括计生协以及美人鱼,以相当公开的方式。你就是这么花钱的,约尔:帮助你的社群,不然他们就必须得自助。

欧斯汀:我的上帝,我到底对你做过什么?

SCP-3809:很重要的是你得明白,我不是在对你发火。我只是很失望。

[SCP-3809中断电话。]

上述通话发生后,SCP-3809授权从欧斯汀个人账户内给各类慈善及卫生组织转账四百四十万美元。该AI还以欧斯汀网站、推特和脸书账户就此事对外发布了公开通告。SCP-3809也将这段对话的录音公之于众,引发部分讨论和捐助减少。

SCP-3809的活动随即停止,不再与欧斯汀先生有更多交际。


2021年2月13日,一阵网络活动开始围绕参议员泰德·克鲁兹的社交媒体及商业账户展开。正在调查SCP-3809参与此事的可能性。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