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3833
mountain.jpg

南伽·巴尔帕特峰

项目编号:SCP-3833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Site-3833已在SCP-3833地下一公里处建立以协助监视与收容工作。除出于实验目的装备了记录设备的D级人员外,任何工作人员或平民不得进入SCP-3833。一片禁飞区已于南伽·巴尔帕特峰处设立,标准掩盖信息088(气象灾害)用于对其伪装。

描述:SCP-3833是一片位于喜马拉雅山脉范围内,南伽·巴尔帕特峰最高处中央的一组矩形区域。SCP-3833的下界海拔约为6米,长宽均为1公里。SCP-3833的上界未知1,但据信在海拔20至30千米之间。

SCP-3833内有两种异常现象,编为SCP-3833-1与SCP-3833-2.SCP-3833-1是一反复出现的现象。当其出现时,南伽·巴尔帕特峰的各种状况会变得极度严酷。SCP-3833-1的前兆是一阵罕见的暴风雪。SCP-3833-1通常包括:

  • 前文所述的暴风雪。根据描述,其非常猛烈且格外寒冷;
  • 岩石结构变得越来越难以攀登;
  • 设备故障发生频率不断上升;
  • 山体区域被冰覆盖,难以通过。

若SCP-3833-2不介入,SCP-3833-1必然引起死亡。设备故障带来的严峻状况会阻碍当事人离开SCP-3833。SCP-3833外没有观测到任何上述异常。已知SCP-3833-1偶尔造成穿越该区域的商业航班坠毁。尽管如此,SCP-3833-1主要倾向于影响独行登山者或小规模登山队。在平息前,SCP-3833-1通常持续3至6小时。

SCP-3833-2是一位于SCP-3833内的小屋。尽管放在SCP-3833-2内的GPS设备从未改变位置,但从未观测到SCP-3833-2在SCP-3833-1发生时以外的任何时间出现。SCP-3833-3是一名居住于SCP-3833-2内的斯拉夫裔男性高加索人,似乎是后者的维护人。

在所有SCP-3833-1发生的情况中,当事人发现SCP-3833-2的次数约占总次数的33%。SCP-3833-3会邀请当事人进入SCP-3833-2。当后者进入,SCP-3833-3会强制其留在SCP-3833-2内以躲避SCP-3833-1。当SCP-3833-平息时,若当事人装备损坏,其会得到一套合适的装备以离开南伽·巴尔帕特峰。

发现记录:在登山者Jerry Helder攀登南伽·巴尔帕特峰并遭遇SCP-3833-1与SCP-3833-2后,此两者引起了基金会的关注。Helder将遭遇事件写到了他的登山博客中,被基金会网络爬虫I/O-BLACKLEECH标记为潜在异常活动。基金会将该博客收为财产,并删除了博文。

附录 02/01/2018: 所有旨在找到SCP-3833-2的大范围监视活动均告失败。无论如何,SCP-3833-2旨在SCP-3833-1发生时出现。与SCP-3833-1相似,SCP-3833-2无法在SCP-3833外被观测到。因此,在SCP-3833外观察SCP-3833-2是不可能的。

在站点主管Graham和消息来源Maeshall·█████的授权下,由D极人员进行的小范围互动得到批准。50名身体素质高于平均水准的D级人员被运至SCP-3833以进行此行动。

一组D级人员将登上南伽·巴尔帕特峰并下山。若该组人员成功上下山,另一组将前往登山。若该组遭遇SCP-3833-1,其将尝试寻找SCP-3833-2坐落的崖面。若其发现SCP-3833-2,其将使用影音设备记录与SCP-3833-3的互动。

有五组人员遭遇了SCP-3833-1,仅有一组遭遇了SCP-3833-2。目前没有进一步侵入SCP-3833的计划。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