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3838

turkmenskipresize.jpg

两名SCP-3838-3成员,站在其编织的帐篷前,1908年。

项目编号:SCP-3838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SCP-3838活动区域周边1km远外已建立周界。唯一入口位于东部边界,供进出此区域及研究基地。

为预防SCP-3838-4入侵,周界已严密武装防备来自内侧与外侧的威胁。SCP-3838-4的活动当前局限于零星袭击其他SCP-3838个体,但同其他SCP-3838个体成员的交流表明SCP-3838-4的占有区当前起始于2054年,因SCP-3838-4的军事力量及进攻性表现,这有很大可能会提前到较早时期。正在尽力从外交上与SCP-3838-4结交,但不能以基金会与SCP-3838-3的关系为代价。

不得干预SCP-3838个体间的内部纷争,但对此有两个例外: 1)此纷争将造成收容突破,或2)依照合约,此纷争发生于SCP-3838-4和SCP-3838-2、-3之间。

一旦发现任何来自SCP-3838-8的成员,需将其扣留审问。目前尚未遭遇到此类成员。

描述:SCP-3838是一系列共8个土库曼游牧部落。这些部落居住在西土库曼斯坦10平方公里大小的一片地区,位于里海附近。然而,这些部落具有进行时间旅行的能力,因而每个SCP-3838均占用着历史上不同时期的同一片土地。

SCP-3838个体将不同的时段视作不同的区域,是由各部落拥有的放牧领土。各部落拥有的时段间时常出现冲突与合约,对特定时段发动袭击也很常见。其中两个时段出于特定的共同目的被置于其外,对此部落间达成了公认的和约:它们分别为公元前15世纪早期的某一未明确时段,以及1800-1858年期间的时段,此二者被用作市集和部落间的议会、集会之处。

SCP-3838个体通过一种未知仪式穿越时间,其内容不对外人透露。已知其内容包括旅行者进入一个圆顶毡房1,有两道火焰分立于入口两侧,但除此之外对其过程尚无任何确认。SCP-3838个体并非连续地占用其时段,一般每六个月就会向后或向前迁移到不同时期。频繁的袭击、冲突和对已使用年份的重复使用已引发了多个时间悖论;然而由于某种未知的时间保护方法,这些悖论尚未造成任何严重时间破坏。

SCP-3838的文化与该地区的游牧部落相同。它们主要居住在毡房中,每个部落都由一名可汗统治,无论其规模如何。它们都使用同一种土库曼古代方言,确信曾于15世纪在该区域流行;部分人使用波斯语和察合台语,有极小部分人使用古阿拉伯语。SCP-3838个体间一般奉行传统和伊斯兰信仰,有部分例外(见下)。

经济上,SCP-3838个体主要依靠山羊、绵羊的奶肉维生,由位于其物理领土边界内一处天然涌泉供水。SCP-3838个体创造了大量的手工艺品;这一般是女性的职责,但游牧社会的传统式平等主义令她们也有限承担了放牧、饲养、战斗职责,有时是部落领导职责。例外是SCP-3838-2,这是唯一的一个母系氏族部落。需注意的是SCP-3838个体均掌握了大量的先进技术与武器,据称是从“领地”在未来的部落处掠夺或交易而来。

SCP-3838-3是当前占有牧地的SCP-3838个体。基金会已承诺保护SCP-3838-3对抗敌对部落SCP-3838-4,后者正在寻求将其“领地”扩张到21世纪。作为交换SCP-3838-3志愿地为基金会提供实用技术。基金会与SCP-3838-2有类似合约,但其“领地”目前位于过去,合约很少在当前时代启动。与这些部族的交流极为困难,它们在自己时间线上不受控地于不同时点遭遇基金会,时常因此接收到前后矛盾的信息,而时间线的持续重写也加剧了此问题。

于1696年,萨菲王朝政府机关(之后成为独立组织)及基金会前身组织之一Devan-e Jaaduyih(魔法办公室)对当地库尔德迁移部落就“帐篷消失又出现”的报告做出响应,首次发现了SCP-3838。Devan-e Jaaduyih持续收容这些部落直至其于1834年被基金会吸收。确信该异常本身起始于公元前15世纪的一次“大战争”后;然而,后来的突厥与伊斯兰游牧族对其已造成了深重影响,其口传历史对1世纪前的内容仅有极少可靠记录。

下面是全部SCP-3838部落的细节、控制区以及两个和谈区的情况。需注意部分信息记录在基金会历史、以及前身组织历史之前的时代,其社会态度及资料收集标准与今日有相当差异。

部族/区域 时段 细节
“神圣岁月” 约公元前15世纪 在SCP-3838信奉的多种腾格里信仰变体(一般与伊斯兰教调和)中,这些岁月被视作某种特别的圣地,有大量灵体聚集。确信在这些年代开始前不久发生过一次大战争,但对其具体情况尚不确定。
SCP-3838-1 公元110年到290年 对此部落所知甚少;它们只在“市集”时代被观察到过;传言它们生产的陶器极其优质,时常在市集地出现。不寻常的是它们坚定信奉摩尼教信仰,但将摩尼教二元论中的“黑暗”与红色相关联。
SCP-3838-2 约公元1130年到1799年 一个母系氏族部落,战斗、放牧与部落领导职责仅由女性担任。这种不常见制度被归结于前述古代大战时期的一位“英雄”。它们尤为巨大的领地是其部落特别成就的标志。对此部落的情报稀缺,且充满了早期作者的夸张及神化;然而,已知它们是精良的猎人,时常比其他部落出巡地离领地更远,举行蒙古传统的nerge2活动。它们信奉萨满教与伊斯兰教的混合体。
“市集地” 公元1800年到1858年 共认的集会地带。各部落时常来到此地交易技术与护身符,亦会仲裁争端。SCP-3838-4的敌对已令其从该时段被驱逐;SCP-3838-8个体从未出现。基金会特工Ali Quli Beg描述其出售的商品为“奇异而恐怖的东西;能发射光球的火枪和步枪,发出奇怪火焰的异教护符、花纹变化的古董葬瓮,还有能像猎犬一样追击的箭头。”
SCP-3838-3 1870年到2054年 当前的部落。SCP-3838-3由一位可汗协同多名伯克[beg,突厥语“长官”]协商统治,可能是该地区可汗作为主要领导、伯克作为次要领导之制度的反映。SCP-3838-3成员以善于编织地毯著称,这也被它们时常用作贸易物。它们曾经掌控了更多的年代,但已被SCP-3838-4逼退。
SCP-3838-4 2054年到3000年 SCP-3838-4是已知占有最多时段的部落,对其他部落和基金会抱有敌意,也为各部所回避。它们常以人类皮肤为装饰,但俘获的成员称这些只是SCP-3838-8成员的皮肤。无论如何,它们的作为令其他部落对其心怀厌恶;唯一例外是SCP-3838-7的幸存者,它们与SCP-3838-4间保有良好关系。它们据称对SCP-3838-8极为执着,试图建立一个“时间帝国”来对抗对方。它们时常奴役或吸收其他部落。已知它们保护着一个特殊的葬瓮,其内存有某个“陨落仇敌”的尸体。有趣的是,SCP-3838-2内的口传历史中提到过一个“古代的瓮”,SCP-3838-7内的年长幸存者也曾提到“丢失了他们的瓮”。
SCP-3838-5 约公元3000年到3020年 SCP-3838-5是一小型部落,几乎被灭绝。其成员以烹饪技术著称,成员大量出现在市集地,有时出现在其他部落内。据称它们的良好牧地近乎耗尽,且在其所剩的狭窄领地内“持续地会面自己”。
SCP-3838-6 约公元3020年到3450年 SCP-3838-5的传统盟友,掌握时常在市集地出现的先进技术。SCP-3838-6以其缺少信仰糅合而特别,仍信奉相对纯粹的什叶派伊斯兰教。已知它们会与一个自称“伊斯兰器物回收帝国”的组织进行交易,确信这是ORIA的未来变体;尽管如此,它们对基金会保持高度的配合和友好。
SCP-3838-7 无;曾经为约3500年到4100年 该部落已被毁灭;幸存成员及后裔偶尔地在其他部落内和市集地出现,但绝大部分并入了SCP-3838-5。虽然其他SCP-3838将其覆灭归咎于SCP-3838-4,但SCP-3838-7成员称这是由SCP-3838-8所为。
SCP-3838-8 未知;在遥远未来 对此部落所知甚少;从未遭遇过其成员,其他SCP-3838部族除口传历史外拒绝谈论它们,称它们是在“大战争”中的敌对方部落(但有其他来源称敌对方是某个单一的强大角色;确信此两种记载都是在事件发生很久后创作)。唯一例外是SCP-3838-4,将它们称为“众敌之上的敌人”和“否决者”;与SCP-3838-4接触有限令基金会对其难以深入了解。

附录1:于02/01/2011,一名SCP-3838-4成员靠近了周界防线的研究据点。此人自称为使节,要求与站点主管谈话,被批准;内容抄录如下。

这之后,SCP-3838-4同意停止对其他SCP-3838个体的侵略扩张。SCP-3838-4拒绝进一步解释SCP-3838-8的情况,但基金会同意支援其与其他SCP-3838部族的政治联合与交流,确信其描述中的威胁在性质上严重到需要采取预防。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