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384
230ss__235ssB.jpg

SCP-384 as the entrance to Containment Unit-077

项目编号:SCP-384

项目等级:Safe

特殊收容措施:位于紧挨着Site-19的收容建筑Containment Unit-077之中。那装备了基金会标准记录设备,而且不能被认为是Site-19的一部分。SCP-384必须是进入或走出Containment Unit-077的唯一方式,除非在实验中要求摧毁SCP-384,在这种情况下,要求04级工作人员在Containment Unit-077上安装一个额外的大门。

在实验中使用时,SCP-384必须时刻被监视器监视。如果由于某种原因监视失效,必须将此状况立刻通知所有实验人员,并且只能允许04级工作人员批准过的人员进入Containment Unit-077。在监视失效后进入的人员必须随时观察SCP-384。若发生意外将导致整个Containment Unit-077与Site-19的连接通道被封锁,只有收到04级工作人员的通知后才能恢复。违规者将收到严厉的斥责。

在实验过程中,只有通过批准的人才能与SCP-384-1谈话。对话必须以一分钟的间隔形式进行。每谈话一分钟,必须暂停至少30秒才能继续交谈。

自从3/22/20██起,所有实验SCP-384的研究人员必须由至少2名武装警卫陪同。所有想要进入Containment Unit-077的人员在进入之前必须检查是否携带危险物品才可允许入内。

描述:SCP-384是Containment Unit-077的入口大门。SCP-384有一种变量的形式,任何安装在同一幢建筑上的门都会自发地呈现出它的特性。如果SCP-384受到破坏,也会发生这种转移。之前在对一个“Marshall,Carter,和Dark有限公司”拍卖会的搜查后,SCP-384也通过一个相同的方式被控制。当时它被隔离在一个单独的建筑中,只有一扇门可供它“居住”。

使SCP-384发生效果必须满足两个条件:它必须由一个人类打开以及关闭并且不被任何人或其他手段观察到,包括相机和其他电子设备。如果这些条件满足,液体焦油将会从SCP-384中流出,以6.5升/秒的速度充满整个房间。焦油积起的深度不会超过3厘米,当积起深度达到3厘米后它便会爬上墙与天花板。只有当房间的地板、墙、天花板都被覆盖时,焦油才不再流出。焦油的来源与生成方式是未知的。除了不同寻常的粘性外,焦油没有任何超自然的效果,从房间取出后将完全与普通焦油相同。(因此不给予它SCP代号)

在焦油覆盖过程中,在房间中的人员可以随时正常离开房间。然而,在焦油完全覆盖后,房间所有打开的门将会被关上并锁起来,上锁的门无法使用钥匙或开锁工具打开,但可以被摧毁。

第一阶段结束后第二阶段会立即发生。没有从受影响房间中逃脱的人员报告说会出现一个女性孩子的声音,命名为SCP-384-1。此声音只有在SCP-384所在的房间里才能听到,放置房间外的录音设备没有任何声音。

SCP-384-1被描述成又有礼貌又愿意配合。它声称它的名字是███████ ████,它的家人在196█年失踪。当被问及其目前的下落时,SCP-384-1说它不能看到或听到任何东西,除了询问者的声音。SCP-384-1很明显不知道SCP-384以及它的属性。SCP-384-1接受采访的日志摘录如下:

采访日志-384-22,00:14:12

F████博士:请描述你的周围环境。

SCP-384-1:很黑,博士。我甚至看不到我前面有什么。您现在看到的是什么呢?

F████博士:我周围的环境很好,非常感谢你。关于你所在的地方你还有什么想告诉我的?

SCP-384-1:对不起,博士。我真的不知道我是怎么来到这里的。我所知道的是,这很黑,我饿了,我想,我是在家里。对不起,我不能告诉你更多。

对于这点,已经使用房间里的焦油和SCP-384本身进行了多次实验。这些实验包括加热焦油,使房间真空和摧毁SCP-384的一部分。

F████博士:从我开始采访你到现在你周围的环境有什么变化吗?

SCP-384-1:没有,什么都没有。唯一改变的就是我听到了你的声音。请多和我聊聊天吧,这儿很黑,非常得黑。

F████博士:非常感谢你。

尽管事实上任何青少年如果处于SCP-384-1的处境都会表现出相当大的焦虑,但是SCP-384-1却被采访的心理学家称为“适应得不错”。F████博士对于SCP-384-1不同寻常的语句和成熟的语气发表了意见,他认为SCP-384-1很有可能在欺骗基金会的研究者。

如果任何人与SCP-384-1对话超过了一分四十四秒(1:44),SCP-384-1将要求他们走向SCP-384并打开它。路线所指向的SCP-384永远不会是“门”或“出口”,而是一道“光”。此外,SCP-384-1将通过受测者的呼吸和脚步声来评估他们与SCP-384的位置关系:远离SCP-384的话SCP-384-1听到的声音将明显要低很多。

当受测者一旦站在SCP-384面前时,SCP-384-1将要求受测者“向前走”。对于这句话,大多数人报告说,SCP-384-1已在用恳求的语气。按照惯例,这时不通过破坏或者摧毁的话SCP-384是不可能打开的,但是这会儿试图打开SCP-384的人将会突然被一个[资料删除]爆炸所包围。之后通过SCP-384可以观察到一个地方。目前没有记录与其景象符合的地点,尽管在洛杉矶拉布雷拉油田的人员报告了相似的区域。考虑到目前已经失去了一些D级人员,检索行动被F████博士视为太危险了。SCP-384-1对于此事件表示相当的不解,并且反复问道为什么光也消失了。检察官表示在此次事件后,遇险的情况增加了不少。

第二阶段过了12分钟后,SCP-384-1将不再说话,所有的焦油也会从房间里排出。

附录-384A:当被问道“Marshall, Carter, 和Dark有限公司”的相关信息时,SCP-384-1拒绝回答。这是SCP-384-1唯一所记录的不配合实例。当值班博士进一步询问时,SCP-384-1透露只允许表示了“特殊利益”的“Marshall, Carter, 和Dark有限公司”客户才能与它交谈。SCP-384-1拒绝详细说明。P████ C████,就是一个这样的客户,他在基金会得到SCP-384的那次搜查行动中被抓捕。心理调查员表示他拥有很高的反社會意识以及残暴的施虐行为。基于“Marshall, Carter, 和Dark有限公司”之前的行为,F████博士认为所有的“特殊利益”客户都和这位C████先生一样拥有如此的精神状态。F████博士不允许他手下的研究员继续调查这条线索。

事件日志-384-1:在3/22/20██,助理C██████正在采访SCP-384-1。当时房间里只有他一个人。采访2分钟后,助理C██████使用他的手枪摧毁了房间里的录音设备。之后的一段时间助理C██████和SCP-384-1都没有说一句话,直到后来助理C██████开始了叛变行动。他用安装在Containment Unit-077中的扬声器大喊大叫,现场安保人员命令助理C██████保持冷静,作为回应,扬声器也被他摧毁了。收到事件报告30分钟后,现场人员发现助理C██████破坏了SCP-███的收容设备并且把它偷走了。基于SCP-███的属性,我们猜测助理C██████使用了SCP-███来解锁并打开了SCP-384。15秒后,助理C██████摧毁了所有房间里的监视设备,大量的焦油从Containment Unit-077中流出。因为焦油的压力过大,最终导致SCP-384的铰链撕裂,这也使得焦油停止溢出。检察官报告说SCP-384-1的行为没有因此发生变化,SCP-███也被成功地取回和重新收容,SCP-384的收容设施也被重建。助理C██████的尸体一直没有被找到。通过对SCP-384-1的测试,它的心灵感应和模因都没有受到任何的影响。对于助理C██████——这一SCP-384-1最频繁的采访者,做出这件事到底是出于什么原因和什么目的我们无从得知。F████博士将SCP-384重新分类为Euclid的建议被拒绝。

他真是我这些年见过的最好的助理研究员了,我 [粗话屏蔽]他[粗话屏蔽]勒个[粗话屏蔽]的啊! - F████博士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