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3887
grenda2(1).png

处于SCP-3887-B影响下的SCP-3887-A的床铺

项目编号:SCP-3887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SCP-3887应被收容于Site-17内的一间标准人形收容单元中。在床的对面需放置一面单向镜。观察室内任何时刻都应至少安排两名安保人员。由于轻微的健康问题,为SCP-3887-A提供日常饮食时需向其中加入适量维生素。

为了维持SCP-3887-A的心理健康并确保其合作态度,它被允许调控收容单元内灯光。为防止出现紧急情况,观察室内的监控人员仍然可控制上述灯光以限制或以其他方式削弱SCP-3887-B的攻击行为。每三天需向SCP-3887-A提供新袜子。

自收容起,SCP-3887-A提出诉求如下:

  • 一台能连接网络的电脑。(拒绝。)
  • 一台能登入SCP-3887-A曾经的游戏库的电脑。(批准,但此情况下所有的更新将在站点之外进行。)
  • 一只家猫。(拒绝。)
  • 一台游戏控制器。(批准。)
  • 访问最新的娱乐媒体。(批准。)
  • 进入现场娱乐场所。(拒绝。SCP-3887-A因健康原因每周可进入现场健身房一次,并由至少一名配备320勒克斯手电筒的3级人员陪同。)

描述:SCP-3887-A是一名具有欧洲血统的24岁女性,原名█████ ██████,为密苏里州█████居民。事件SCP-3887-A-1发生后,SCP-3887-A一直与基金会进行全面合作。

SCP-3887-B是一高2.35米的人形实体,其皮肤为灰绿色。前额生有类似白长角羚(Oryx dammah)的两根长角,头部、颈部、肩胛处生有长的黑色毛发。SCP-3887-B的眼睛具有黄色的巩膜,瞳孔不可见。SCP-3887-B的口内有三排尖牙,其形状和排列类似沙虎鲨(Carcharias taurus)。SCP-3887-B的手臂较长,这迫使它保持驼背的姿势,大部分时间四肢着地移动。它有一条长的无毛尾巴,类似于褐家鼠(Rattus norvegicus)。SCP-3887-B同时具有雄性和雌性生殖器官。

实验表明,到目前为止,提供给SCP-3887的任何物质或材料都可以作为其食物,但它对SCP-3887-A的袜子有明显的偏好。SCP-3887-B最初被认为能够在SCP-3887-A周围半径5米范围内的任何黑暗区域显现,且喜欢床;经过进一步测试发现,不管与SCP-3887-A的距离如何,SCP-3887-B始终可以出现在SCP-3887-A认作其床的任何物品的下方。

SCP-3887-B对光非常敏感:当暴露在20勒克斯以上的光照下时,它的皮肤迅速产生水泡和伤口,迫使SCP-3887-B逃离并消失在最近的黑暗区域。它逃逸的过程目前尚不清楚,对此正在进行进一步的研究。

对SCP-3887-B组织样本的DNA分析显示,它与智人(Homo sapiens)、白长角羚(Oryx dammah)、沙虎鲨(Carcharias taurus)、褐家鼠(Rattus norvegicus)、蔗蟾(Rhinella marina)共有部分遗传物质,以及一个未确认的额外遗传成分。已观察到SCP-3887-B的存在会干扰和损坏数字记录设备,并且上述效应随SCP-3887-B暴露程度提高而增强。SCP-3887-B对基金会人员表现出厌恶情绪,但迄今已阻止其任何敌对行动以免对SCP-3887-A产生情绪上的扰动。

SCP-3887-A对SCP-3887-B具有强烈的情感依附性并且多次被观察到当与SCP-3887-B独处时表现出亲昵的行为。

事件 3887-A-1:2014年█月██日,在报告其原配偶██████ Robert之死后,SCP-3887-A与SCP-3887-B在一次聚会上被发现。目击者称SCP-3887-A的约会对象在客人面前羞辱SCP-3887-A,而且行为举止粗暴,据称这是他们关系的特点。此时SCP-3887-B出现在一张桌子下,袭击了██████,直到SCP-3887-A的约会对象的四肢完全断裂,之后SCP-3887-B消失。在基金会当局到达时,SCP-3887-A处于休克状态。(详见访谈记录3887-A-1)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