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3888

登录凭据已确认。欢迎,研究助手。
Site-19内部局域网存取中……




你有:0条未读消息。




1级许可已确认。
请求获取目录……
请求准许。




存取记录:03/10/2017 20:56:37

基础通告: 以下文档的内容为临时生成,根据最近事件的发展有可能出现明显改变。 ——[编辑]

警告: 你没有浏览此文档的补充文档的所需许可。请联系你的管理员获取更多信息。

SCP-3888读取中……

.
.
.
.



项目编号: SCP-3888

项目等级: Keter

特殊收容措施: 针对SCP-3888的实际现状,其根本原因,以及使受影响的个人及平民恢复的可能性的研究正在进行中。鼓励任何人提交一切他们认为与SCP-3888有关的信息到SCP-3888危机研究委员会。目前已授权基金会人工智能项目通过民间消息来源收集信息。直到新的通知发出前,基金会人员由于不明原因的失踪以及超过预计数据的大量平民失踪如非证实都将推定为SCP-3888的行动所造成的结果。

执法机构已经将大部分受SCP-3888影响的平民归类为失踪人口。对这些执法机构的行动应给予高度重视,但目前确信此时采取进一步的对抗行动既非必要,同时也浪费资源。民间消息来源发现所有已知的消失案例所基于的原因是抑郁症。

受感染的基金会人员的完整列表收录于文档3888-A中,拥有2级许可的人员可以存取;所有已知或疑似受害者的完整列表收录于文档3888-B,所有拥有3/3888级别许可的人员可以存取此文档。完整的证据记录,拥有3/3888级许可的人员可以通过存取文档3888-C以及3888-D获得,拥有3888级别许可的人员才能存取证据原件。目前对SCP-3888的猜想以及未来可能的对策仅可由具备3888级别许可的人员从文档3888-E中存取。

描述: SCP-3888是理论上原因一致的一系列有关于最近54名基金会人员以及估计至少[编辑]1个平民失踪的无直接人类目击者的异常现象。

目前收集的证据显示大部分,即便不是全部,受影响的人在03/01/2017的22:00到23:00期间失踪(所知案件中均为当地时间)。一开始,通过基金会安保录像带以及自民间消息来源所拦截的消息发现的多起失踪事件报告为潜在的超常事件。然而对由布鲁克博士、乐姆博士以及前O5-█所发现的材料的早期评估显示了这样的可能性:一些受SCP-3888的人知道他们即将消失的事实以及其可能的根本原因。目前的调查无法了解SCP-3888的实质以及其根本原因,这种消失由于其大范围的性质以及更多的证据指明了许多受害者已经提前意识到自己的消失因而获得其SCP等级分类。(详阅附录1)

详尽的证据以及获得的SCP-3888的录像带表明了受影响人员所携带的大部分物品,包括衣物,在受影响人员消失的时候同时消失。有些获得的SCP-3888事件的录像带表现出了被修改过2的证据,然而原因不明而且目前确信此修改属于异常而非人为修改。录像带同时也展示了不同受影响人员的不同消失模式,有些只是简单地消失在录制帧中而其他的人则是由于可能的异常现象使他们消失于监控中。(详见附录1)

有时候在那些人员消失的位置或者某部分录像带中会出现一些挣扎的迹象。在进行评估的时候这种现象似乎出现在几件有所关联的案件中。此外,目前相信很有可能这些提前意识到SCP-3888事件以及/或者其原因的受影响的人并不希望或者说无法以任何方式告知他们的朋友以及同时关于SCP-3888的事。此间原因尚未知悉。

附录1-获取的SCP-3888事件的媒体文件及证据: 以下是从文档3888-C以及3888-D中汇编的一部分SCP-3888事件以及其后果的证据列表,其主要来源于基金会。更多具代表性的平民消失事件的数据正通过回顾后续的民间消息以获取。

视频记录副本: 这是由██████.███在03/01/2017,伦敦威斯敏斯特地铁站的安保摄像获得的录像资料。值班保安已经被拘留后删除记忆。

<记录开始>

22:47:33: 确定身份为Caroline ██████的平民进入了地铁站。没有其他人在场。

22:47:51: 视频来源产生了5秒的变形失真,此失真与压缩失真类似。

22:48:06: ██████ 很快地往上看同时在站内四处张望,明显受到惊吓,并且背靠在最近的墙上。

22:48:13:██████ 似乎斜斜地“掉进”了附近的墙和地铁站平台内。

<记录结束>

最后结论: 随后另一个安保摄像头的记录证实了此录像内容的真实性。

受访者:艾米特·贝尔博士

采访者:西蒙·海耶斯博士

前言:研究助手朱利安·艾布拉姆在SCP-3888事件中消失之后,对贝尔博士的一次日常心理评估的摘录。

<记录部分开始>

海耶斯博士: 话说回来。你刚刚提到过艾布拉姆曾经抱怨过自己做的噩梦?

贝尔博士: 我,呃,我觉得我不应该这么说。他只是提过这件事一次,就在我们快开始解剖SCP-███的大脑之前,但那也是不过是几天之前的事。[停顿了一下]

海耶斯博士: 请继续。

贝尔博士: 关于这个他也没说什么。他说的更像是一种,嗯,感想而不是什么活生生的东西。不过有些东西似乎让他想起了来自那个噩梦的一些感触。[又一次停顿]我觉得就在我进房间之前。一些万籁俱寂的缘由。

海耶斯博士: 他再也没有更细致的描述了?没有什么一些有关这个梦的原因,为啥他要提起这个梦的东西?

贝尔博士: 我是真的不知道。[再次停顿]呃,我真的是没有问他其他关于这方面的东西了。很显然在那时候没有什么比将尸体准备好更重要的事;我们必须在细胞完全死亡之前开始我们的工作。

海耶斯博士: 但是艾布拉姆似乎情绪很低落,不是吗?

贝尔博士: 很是不安。但这件事于他来说很自然,确确实实不是我们的问题。

<记录结束>

最后结论: 研究助手███在贝尔博士的工作中代替了艾布拉姆的角色。贝尔博士在艾布拉姆的消失之后所受到的心理干扰相对较小。

由██████.███.██所恢复的电子邮件,发送人是罗杰 ███████,接收人是大卫 ██████,接收时间03/01/2017的20:55。罗杰 ███████于03/07/2017被报告失踪。

主题:下周的会议

嗨 戴夫,

关于今天的争吵很抱歉;不会有下次了。实际上我该准备好我们和████████的会议的,我只需要再多花点时间在陈述上就好了。如果那东西对你还有用的话我就在家里做完不在办公室做了。因为我觉得我明天可能不会再进城了。

祝好,
罗杰

受访者: 艾德琳雷诺博士

采访者: 特工████ ██████

前言: 雷诺博士所要求的采访的部分摘录,其中包括了与亚瑟布鲁克博士的消失相关的信息。

<记录部分开始>

特工 ██████: 所以,呃,你最后一次见布鲁克博士是什么时候?

雷诺博士: 最开始应该是在三月份,是在这一切发生之前。这件事发生在检查███████ █████在SCP-████附近所截获的新的通讯之后;我当时正吃午饭而他跟████和我一起坐在餐厅里。他……[停顿了一下]他身上带着一张纸。折叠着放在他的口袋里,但是他三不五时地就拿它出来瞧一眼。有事还自言自语,声音小得我听不清。当时我只觉得有点奇怪因为我没法子立即看到那页纸上写的什么。

特工 ██████: “立即?”

雷诺博士: 是的,某个时刻他把那张纸搁下了几秒。在那页纸的正中间只有一句话印在上面,贼大的字体。我还记得那句话说的是“你今天觉得怎么样?”

特工 ██████: 让我猜一下。你没有问他这句话意味着什么。

雷诺博士: 嗯,没有。我觉得这件事比较私人。我不想让他觉得我在窥私。

特工 ██████: 雷诺博士,你个人是否知道他会从哪个人那里收到这样类型的消息?任何一个他信任的人?

雷诺博士: [又停了一下]不,我并不知道,我有知道的必要吗?

<记录终止>

最后结论: 一张折叠过的纸上写了一个短语“不会很久了。”,这句话印在这张纸的正中间,而这张纸在布鲁克博士消失之后在他的住宿区找到的。布鲁克博士的书架被翻了个底朝天。这张纸目前作为证据存放着,和布鲁克博士的日记放在一起,而且没有表现出任何已知的异常性质。

艾萨克乐姆博士日记的最后一页,03/02/2017时从他的住宿区获得

03/01/2017 - 我们还在试着找到一些方法来减少平民受SCP-████影响的数量,然而我们的所有尝试连心灵防护的等级都算不上,更不用说[编辑]了。实际上有人请求投票用几组D级人员测试█████级记忆删除,来评估步入[编辑]阶段雪上加霜之前的效应。弄了更多羊毛制品来把我们的眼睛盖住耳朵塞住。也不能说这不是基金会一直推崇的。但至少不是我不得不应付的东西。终究我别无选择。





你好。





视频记录副本: 录像带记录的是03/01/2017在Site-77医疗区的33号房中安保摄像头所监测的位置的动向。研究员罗斯廖正在该房间留院察看,正接受SCP-████所造成的化学烧伤的康复治疗。

<记录开始>

22:55:19: █████博士调暗灯光,离开房间。廖正闭着眼仰躺着。

22:56:13:廖稍稍偏了一下头,睁开眼睛,然后似乎在接下来的24秒之内在说话。3

22:56:38: 廖恢复到仰躺的姿势然后闭上眼,似乎内心在天人交战。

22:57:04: 廖在8秒之内开始消失,在这段时间内他在可见光以及红外波长光的扫描中变得愈发透明直到他似乎不再存在。之前盖在他身上的薄被在此后塌了下去。

<记录结束>

最后结论: 医疗设备,包括之前已经插进廖头部血管的导管,在他消失之后留在了房间里。在床的枕头上检测到了廖的脑髓液。发生此事的原因目前未明。





我觉得我会过来多聊聊的。我真的想念听你说话的每时每刻。





受访人: 贾尔斯布朗博士

采访人: 特工 ██████ █████

前言: 这份副本是由布朗博士所要求的采访中进行摘录的,包括了一些有关于初级研究员莫妮卡鲁宾的消失的信息。

<记录部分开始>

特工 █████: 这样的话,你觉得鲁宾会去哪儿?

布朗博士: 天晓得我知不知道。我已经听够了[编辑]的这些后果了;你知道要让足足大半个部门忘了他们刚刚听了[编辑]有多难吗?

特工 █████: [编辑]。请说回鲁宾。

布朗博士: 好,好。[停顿了一下]在那些事发生之后她一整天都没出现了;我以为她可能放了一天假,虽然据我们所知她没有受到感染。可能想到如果第二天她来的话会被骂的很惨,然而她还是没有出现,而在SCP-3888的新闻最后还是蜂拥而来的时候,我通知了你。然后我们发现了那个……[又一次停顿]画在她笔记本里的那幅画。

特工 █████: 当然。但在这件事之后,为啥你不继续注意她?

布朗博士: [再停了一下]也许我应该这么做。我当时还在忙着确保其他人都还好。

<记录终止>

最后结论: 布朗博士因为没有负起对他下辖的职员的责任而收到一封官方警告信。初级研究员鲁宾笔记本的最后几页的扫描件已经添加到了文档3888-C。





谢谢 :)
我很开心我们还能像这样有时间一起相伴。这就像只有我们才是了解彼此的唯一。

最近实验室里的事怎么样?





视频记录副本: 03/01/2017由Site-81,C区,第56实验室的安保摄像头录制的录像带。

<记录开始>

22:08:23: 加布里埃尔兰勒博士进了房间并坐在主实验工作台旁。他拿出他的实验记录本并且开始读它。

22:09:13: 研究员█████████,出现的唯一一个其余人员,离开房间。兰勒博士立即把记录本合上并且开始目光呆滞地盯着工作台上。

22:14:47: 兰勒博士开始用手托住他的头。

22:15:35: 兰勒博士站了起来并身体向左转,开始微笑。

22:15:41: 兰勒博士在录制帧之间消失了。

<记录结束>

最后结论:兰勒博士的实验记录本已经被妥善保存。所有页面都通过位置方法染白。研究员█████████被询问后发现对异常现象一无所知。





嘿,哭也没关系的。

真的没关系的。

我知道这肯定很难。
你不该把所有事都怪责在你自己身上。





视频记录副本: 03/01/2017在Site-19的Euclid区域的12号走廊内的2号摄像头录制的录像带。

<记录开始>

22:28:56: 菲利普奥雷利亚纳博士从摄像头右边视角进入视频区域并且可以看到他正走过走廊。

22:29:11: 奥雷利亚纳博士从摄像头左边视角区域离开了。

22:30:20: 奥雷利亚纳博士从摄像头右侧视角区域进入,开始似乎跟他之前出现的动作一模一样。然而在他的左眼上有一道明显的伤口。

22:30:24:奥雷利亚纳博士突然畏畏缩缩地双手捂住耳朵,不再往前走。他似乎很迷惑,在把他捂着伤口的左手手指移开的同时开始检查他的周围环境。

22:30:35: 奥雷利亚纳博士不再双手抱头之后开始在这个地方原地奔跑。录像开始不时地被受损像素点影响。

22:31:57: 奥雷利亚纳博士突然绊倒,重新站起来,在这里继续原地跑。

22:32:44: 奥雷利亚纳博士开始往前跑,从摄像头左侧视角离开。

<记录结束>

最后结论: 奥雷利亚纳博士在21:58:49被目击进入住宿区后就没有任何他的离开住宿区的记录。奥雷利亚纳博士也没有被12号走廊的1号或者3号摄像头录制到他的身影,其他在附近房间或者是走廊的摄像头也没有他的身影。





但无论谁忽视你,我一直都在这里聆听。

我会找到你,无论你迷失于何处。 :)





视频记录副本: 从位于[编辑]处的安保摄像头获取的录像带。安保人员███,█████████以及菲德丽雅萨鲁奇应对SCP-███的收容失效。

<记录开始>

22:18:56: SCP-███进入了房间。███,█████████,以及萨鲁奇开火了。

22:19:05: █████████受到攻击。

22:19:13: █████████宣告死亡。

22:19:24: ███撤退到邻近的房间而 SCP-███继续袭击。

22:19:27: 萨鲁奇停火,然后把她的武器放到脚下。

22:19:31: 萨鲁奇在录制帧中消失。

<记录结束>

最后结论: SCP-███在萨鲁奇消失之后暂时停止了激进行为。成功对其重收容。 总共有█人伤亡。事后回顾确定了███在他撤退的时候没有看到录制的场景。





我很抱歉。
我希望我没有把这件事变得更糟……

然而我觉得我依然是明白的。而我认为我能帮你。

你知道这种事不可能永远如此。
你再也不会被他们伤害了。





初级研究员罗萨琳德泰勒日记的最后一页,03/02/2017获得于她的住宿区

二月27日,

花了大半天时间收集[编辑]以及完成核磁共振分析。我还是不确定████博士在期待什么。这东西完全无序,跟别的如此无视现实的强化实体完全不同,无论我们收集的数据有多少它都不能安安分分地躺在元素周期表里。这些东西是异常物品,那些传统工具对这东西没什么用。那些上级都知道这件事。可能这就是为什么他们让我现在在这里做这些千篇一律的工作。
也许我不过是一个失败者。我只不过是意识到我们发现的那么多科技都是因为这些东西。我多想自己把现实稳定锚做出来。我怀疑可能那才是我的特长。还有不仅仅是那些为了对抗大部分独独关在这个站点的东西的杰作。
外面的真实世界不会见到一丁点这些东西。
目前我会一直专心在这个项目上面,然而我最近总觉得心里一片荒芜。我的疲惫让我完全无法入睡。我依然在独自工作,████博士很少跟我说话。我孤身一人在餐厅吃饭。最后一次我拿到的一张笔记甚至称不上是笔记的东西都已经是三天之前了。
我不知道我有什么可以期盼。





你不喜欢这样吗?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警告: 不活动的个人终端将在30分钟后自动从Site-19的内部局域网中注销。 剩余时间300秒。

.
.
.
.
.

注销中……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