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390
scp390.jpg

An x-ray photograph of an intact section of SCP-390

项目编号:SCP-390

项目等级:Safe

特殊收容措施:SCP-390被拆散放置在Site ██的一个气候控制收容单位(climate-controlled secure containment )内。对SCP-390的实验和直接接触只有在至少两位(2)三级高级研究员的允许下才可进行。

描述:SCP-390是一个大型的机械装置的残余物,元装置应为6米高4米宽,全手制并由木头橡胶及其他有机材料以金属固定装置组合完成。所剩余的完整的装置部分由一个大型瞄准机械装置构成,顶部有着一个重型的密封壳体,内含复数的玻璃透镜以及一些尚未被确认的部件。尽管对作为装置结构的木头进行碳测定的时间在2200-2300年左右,装置的非木质部件几乎没有出现任何的腐蚀现象。

对SCP-390完成数年细致的恢复工作后进行的实验表明此装置能够在1200米之内聚焦产生极高热,并在数秒内汽化水及点燃可燃材料。这个装置的确切工作原理目前尚未知悉,同时作为后续对此装置研究的主要课题。

SCP-390由考古学家在靠近古代Syracuse,[编辑]处的挖掘地点被发现,随后被潜伏于考古组内的一位特工向基金会报告。遗址检测显示似乎应该有一个底座能让装置精确地旋转及瞄准。通过许多的文献及利用其他较小的不规则人工造物,SCP-390被完全复原,与此同时给予了考古队成员B级记忆消除。

附录 390-01: 已修复文献的副本

以下书写在牛皮纸上的文档,其以希腊文书写,发现于挖掘地点里的SCP-390第一地址,被置于密封容器中,并由基金会外勤人员成功控制。

[无法破译]天才的想法。尽管压倒性的不利,他的发明一次又一次在战争中扭转乾坤。Agnes吾爱,依旧为我们的安全而担忧,但她也只是一个没有站在这个智慧巨人的一方而无法看到我们还有重燃此战胜利的希望的人而已。

[无法破译]但现在已经一年半了胜利依旧遥遥无期。 我觉得,大师的绝望与日俱增,彻夜工作如同疯魔,在他的工作室内孤身一人与世隔绝地[无法破译]

[无法破译]每当我想起罗马人燃烧着的血肉的味道以及那些尖叫,那数以百计的死于被那部机器所点燃的战船与士兵的惨叫,都会让我腹部翻江倒海。如果这都不够的话,我看见大师站在机器的顶上,笑得好像他[无法破译]

[无法破译]他已经堕入更深的疯狂当中,再难让人袖手旁观。变成一个罗马奴隶都比作为使这个人成为一名恶魔的下仆的罪魁祸首,催生出如此荒唐的杀生与摧残要好得多。我已经着手准备一封递送到罗马指挥官受伤的信[无法破译]

[无法破译]疯魔又见疯魔!Marcellus打算把这个疯子占为己有,来把他的死亡机器带回罗马!不,我无法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我不能允许恶魔获得胜利,如果有必要的话我会亲手断送他的生命。如果我足够幸运的话将军甚至可能觉得他自己的士兵[无法破译]

原谅我,Agnes。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