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3933
header.png

根据监督者议会

及模因异常部指令

下列文件描述了一VI级逆模因异常,

为3/3933级权限。访问须成功通过既往暴露筛查。

meme.png

模因触媒部署。开始反应测试。

我要你的身体但你的灵魂令我作呕。

既往暴露反应阴性。访问文件。


classification.png

concert-top.jpg

“暴龙曲臂”演唱会照片,拍摄于SCP-3933存在前

特殊收容措施:基金会网络爬虫将监控对SCP-3933或任何相关人员、影响的提及。这些数据应按照标准数据审查协议移除。剩余提及SCP-3933任何方面的物理媒体将被回收加以储存或在适当时销毁。1

SCP-3933-B收容于标准人形收容间,应向其提供必要便利和医疗以保证其舒适。

对已归档收容措施,参见文件3933/1、3933/2及3933/4。

描述:SCP-3933是一统称,包括一首写作发布于1980年的歌曲《毒魂》(SCP-3933-1),以及华丽金属乐队“暴龙曲臂”的四名原成员(SCP-3933-A到SCP-3933-D),由他们创作表演了该歌曲。

若暴露于SCP-3933-1,受影响人员将遗忘他们对该乐队、其音乐、其成员等一切相关事物,且变为不再能获得关于这些主题的新信息。暴露会在连续聆听该歌曲约25%后出现。这些效应只会出现在由SCP-3933-A到SCP-3933-D演奏的版本上。

暴露人员也会变得完全不能感知SCP-3933-A、B、C及D,也不能感知到其做出的任何动作。例如,观看SCP-3933-A将一个物体在两处间移动时,对象会感知为物体在两个地点间瞬移;他们不会看到物体在两点间漂浮。迄今,没有逆转暴露影响的方法被发现。

历史:暴龙曲臂于1971年成立在英格兰,取得了巨大的商业及评论成功,其预期收入超出了披头士2,在1980年代早期。3。在一次适逢第13张唱片发售的演唱会上,乐队演奏了专辑的第一首歌曲SCP-3933-14,约65000名观众参加。5

因其效应影响,基金会并未察觉到SCP-3933-1直至其发布后两周。此时绝大部分有通信人员6以及约70%的基金会人员已发生暴露。由于收容此种大范围异常的困难性,到收容归档时确信其暴露已近乎全球化。

约有2,000,000份专辑拷贝包含SCP-3933-1,且有100,000份单曲发布被撤回,估测有300,000到500,000份专辑拷贝被出售或其他方式流传,且仍然不知下落。由于SCP-3933-1本身的特殊性质,确信这不构成严重安保风险。

事故3933-1
于05/02/1980,SCP-3933-1于其首次(也是仅有的)现场演出中对约65000人演唱、回收的视频记录显示约歌曲开始一分钟后,人群开始表现出困惑和焦躁;基于观察到的SCP-3933-1效应,推测从这些观众的视角看他们可能为发现突然身处一演唱会现场而没有出行到此的记忆,且台上乐队他们听不到也看不到。

在效应开始一分钟后,人们开始暴动,大群人试图离开现场。由此引发的踩踏造成大量伤亡,相关暴动还扩散到周边街道,引起了进一步伤亡。由此引发的骚乱持续约两小时后在当地警方和自发削弱下结束。骚乱之事作为收容工作的一部分被成功压制。

在进行收容后,对乐队成员均进行了采访;下面是对SCP-3933-D的采访。其他采访参见采访记录3933/3

剩余的采访揭露的事件状况类同。他们最后前去了SCP-3933-A的居所,收容团队在两周后找到他们。采访其他乐队成员后细节相符。

附录1
SCP-3933-A于28/04/1980被发现死于房间中,死因为自残致失血过多。现在确信不再有新的SCP-3933-1可被产生。

采访3933/17-C
对乐队成员的定期采访揭露出SCP-3933-C存在行为问题。抄录最后采访于此。

Harper博士在采访后的建议是安排更多SCP-3933-B、C及D间的会面,并安排更多定制娱乐项目。有待审议批准。

附录2
于19/01/1995,SCP-3933-C死于肝病造成的肝衰竭。推测是收容前滥用药物及酒精所致。

附录3
于23/12/2005,SCP-3933-D死于亨廷顿舞蹈病引发的肺炎,在16年前他被诊断患病。

附录4
SCP-3933-B被诊断出肺癌,预期其还有二到三月寿命。为做后世留存,进行了最后一次采访。

在SCP-3933-B死后,SCP-3933分级降为Safe。主要收容程序保持不变,不过在最后一位负责人员死亡后,SCP-3933已基本自我收容。

[[/=]]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