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密:SCP-3935 - 此地静谧疯狂

纵深隧道开,

魂灵起徘徊。

窃窃耳边语,

问候自中来。

SCP-3935, djKaktus作(于2017年11月21日发布)

大家好,SCP-3935在首次发布时引发了些许疑惑,因此我会(希望能够)在我的第一篇解密里解决一些问题。开始工作吧。因为我不会在这里上传图片,我建议你们开着原本的SCP页面来浏览它,并且阅读我没有贴过来的部分。

项目等级:Euclid

因为我们发现在项目之下的几行字是固定的,所以它的等级暗示了这个异常只被解明了一小部分。

特殊收容措施

撤空小镇,限制一切,散播伪装,阻挡平民。对这类型的异常非常标准的处理措施。看起来学校似乎是我们的关键地点。这里的措施更加严格,并且有一段关于受到异常影响的个体需被转移出地点的注解。我们目前还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但我保证,我们很快就会明白的。因为它同样是危险的,所以平时只会派出D级人员。

现认为救恩镇居民无法生育,若偏离预期需密切观察。

撤空小镇,限制一切,等等废话……什么?看起来像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发展。
我们发现这个SCP致使整个镇子都不能生育。记住这一点,因为它对理解后文的异常十分重要。

描述

SCP-3935是位于救恩镇救恩高中地下的一个超时空的非欧几里得空间。

一大堆信息立刻堵在了我们的路上。这个异常是一个时间之外的地点,在我们的宇宙之外,并且不遵守欧氏几何(你在学校里学的那种)。我们同样知道了它能够接触到学校之外的地方。措施已经体现了这一点,并非新事。

我们了解到正确的异常入口位于游泳池下方的地下室内(在读剩下的文字时记住这部分)。这里的描述使它看起来就像一个典型的学校地下室,并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同样不足为奇的是,因为它在地下如此之深,这整个前厅可能都不是以人类之手创造的。同时UIU出现了!让我们希望他们不要弄糟了这个。

前路之行,幽深且阻,
此局不可言喻;
失却之物,恒久徘徊,
此地静谧疯狂。

这首诗是一个有趣的预兆,“不可言喻之局”的提及是一个对这非欧几里得智障玩意的影射。尚未发现“失却之物”的身影,但它们听起来就像镇民们1

附录:

附录 3935.1

探索。异常事件开始于地下室的部分墙壁坍塌,为基金会人员打开了空隙。这说明不管下面存在着什么结构,都是被异常地放置在这里的,而不是在学校建立的时候就存在了。否则,建筑人员在挖掘的时候就应该发现它了,对吧?

在承包商进行损害审计的时候,独立小组的一名成员意外滑入SCP-3935附近前室,由于救援不便,监管员鼓励他们稍作深入,寻找其他出路。当无人返回时,承包商团队和地方当局开始探索。当进入SCP-3935的11人仅有2人归来,且他们讲述了此前的经历后,潜伏在地方当局的基金会成员接管了调查。随着时间推移,异常频现救恩高中之外,1976年4月事件后,该镇正式疏散,所有居民撤离。

所以有个人掉了进去,因为他们出不来,剩下的人便鼓励小组向更深处探索。他们真的期待着有人回来吗?搜索开始,人们消失,接着就是我们已经知道的事情,事态逐步升级,镇子被疏散。目前还没有明确的信息,但那是什么?UIU的现场报告?是时候了解关于它的更多了。

最高机密

出发吧。我希望将你们的注意力转移到图片上来。十个有着模糊面孔的拉拉队队员。图注写着“上下文未知”,但别担心,我们之后会知道的。

接着读下去,我们会遇到一条时间轴。那让我的工作轻松了很多。值得注意的是化学药剂110的使用 (所有字母必须大写),一种可被取代的记忆删除药剂,不幸具有副作用。看到UIU是如何对整个镇子使用它的,我们能够判断他们 感到绝望或者无能为力。也许两者皆有。

第一篇日志告诉我们关于发生这些事的地点。神秘的声音?打勾。父母无视孩子们的担忧?打勾。我已经看过足够多的恐怖片来理解这些暗示了。

周一:体育课上,11年级的学生奥利弗•贝克声称他可以听到水池下面传来的声音,其他几个学生证实了他的说法。学校行政人员调查时并没有发现任何不同寻常的事情。值得注意的是,水池底部的衬里似乎开裂了。一些女学生报告称这段时间在二楼浴室的镜子里看到了“辨认不清的东西”而非自己的倒影,他们似乎并没有为此困扰。午餐广播时许多学生表示能够在广播里听到含糊不清的第三方声音,广播室位于泳池附近的媒体中心,距SCP-3935入口不足40米。

诡异。声音现在来自泳池下方(注意这个地点位于异常入口上方)。更多有趣的地方在于学生们于镜中看见面目模糊的东西。还记得无面的拉拉队队员图片吗?是的,那就是她们。我们还不知道那意味着什么,文档也没有提及具体数目。镜子事件之后是更多在广播中出现的声音。广播室就在泳池旁边,现在注意到规律了吗?

周二:抵达学校的学生注意到印第安纳州州旗悬浮在旗杆顶端3米之上,美国国旗则不见踪影。观察时学生还说看到9名女性人形悬挂在绳索上,看到后立刻消失。

更诡异了。我们可以看到更多的女性人形,这一次是九个,几乎就是图片中的数量。还少了一个。我们会在后面明白更多。

在高一年级生物课堂上,一名学生突然起身,转动眼珠退回头颅,随后落入地板消失,不久后再次出现在天花板的角落里。尽管无法认出那名学生,但他的同学坚持认为这只是个玩笑。

我们能发现显然这里有些精神影响因素在起作用。学生们把明显不正常的事情当作“只是个玩笑”。这个行为与剩下的文章有关,在阅读时随时记住。接着是更加异常的行为。“不认识什么人”的主题再次出现了,这次是一个神秘的学生。这应该提醒我们所有事情都发生在一个非常小的集团里,人们全都互相认识。哦还有一个泳池里的恐怖人形。

下一段告诉我们校长决定不关停学校,尽管无可辩驳的事实表明学校已被积水淹没。这里显示了更多证明这是一个精神影响异常的证据。

上午7点56分,所有身处学校者都听到有人在他们的右耳边低语“你好”。

现在你知道为什么我要你把文章另外打开在一个标签页里的原因了吧?;)

校乐队成员发现他们的乐器不再发声,但演奏时学生们看到一个“小而黑的人形”在房间角落闪烁,面朝墙壁。一名学生,艾娃•莱德维目睹一个黑影以不可思议的角度掠过并远离学校上空,最终从视野消失。其他学生不曾与之遭遇。

好,我们得到了第一次关于人形的可靠描写。唔,可靠也许太过夸张了。黑影形。事实是它很小,提示了它可能是个孩子。

周四:体育课上,高三学生内特•本内特避开一只穿过他的躲避球,当他开始沉入地表时尖叫着寻求帮助,注意到此事者皆未积极救援。

我很好奇为什么?

上午11点23分,整个学校地基上移约1英尺。学校缓慢移动前,前来视察的副校长曾看到“有什么小东西,长着无数面孔,在楼底咧嘴大笑”。

好的,我们看见整个学校都被抬升了。摇摇欲坠,如果你想这么说的话。然后又一次,我们看见了某个小东西,这一次有着太多张面孔。

当天学生离校时,学生们看到9名年轻妇女悬浮在空中,呈45°前倾,距离校停车场约25米,可以看到她们正在默念,所有目击者形容她们的外表“丑陋”且“不起眼”。这些人形约在下午3点消失;大多数居民称此时听到她们下方传来孩子的说话声“你好”。小镇官员对空中的女人毫无作为,恐慌随之而来,校长决定周五关停学校。

女士们的第二次出现。她们都被描述为“丑陋”且“无法辨识”的。“无法辨识”可以被“没有面目”所取代。跑题了吗?也许,但我觉得我们正在接近某个地方。同时校长最终关停了学校,我们看见了异常影响整个镇子的第一个实例。

周五:所有学生周五出现在学校,由于门被锁而无法进入,他们聚集在前门等待,无人能够说明他们为什么会在那里。 一扇窗户被敲了一下,学生们看到一个小而黑的人形站在二楼教室外,实体开始逐渐引入并脱离其他窗户。目击者描述其运动形态“生涩,飘忽不定和痉挛”。实体消失后,前门自行解锁,学生进入学校。

更多精神扭曲的效应,这次是对学生们。没人会在他们不需要来学校的时候来上学,对吧?另一次对黑影的目击,它被持续地描述为矮小让我相信它的确是一个小孩。对它“生涩”行动的描述同样可以被联系到一个新生儿的不协调运动上。

学校内部已变成非欧几里得空间,当学生们靠近空间“后部”时,他们意识到自己正在向下降非前进。现在所有学生都听到了低语,有些位于集体边缘者还听到了遥远的鼓声,并看到远处通往SCP-3935的拱门。突然间,学生集体平移了50米,被泥土和岩石包围,被困20秒后重新出现在学校里。

智障非欧化还在进行。别让我解释这个,它根本(有意地)说不通。重要的是所有的学生都安全地回来了。

所有学生报告称建筑物里只有自己一个人,在走廊短暂徘徊后,遇到一个“门路下的门路”,进入小地下室。学生们在报告中讲述了三种不同的景象:一个蹲在水上的女人,血液淹没双脚,手臂伸入水面至手肘;一间树林中正在燃烧的农舍,9个人形悬浮在空中;一个哭泣的女人在田野挖掘,直到双手开始腐烂并分崩离析。当这些景象消退,突然出现一个黑色小人形,学生们听到实体再次说出“你好”,立刻被9名尖叫的女性包围,然后突然回到了自己的家中。

好吧,幻觉。一个蹲在水体上的女人,那是我们的泳池吗?为什么她被血覆盖?我们同样看到了我们的拉拉队随机地漂浮在一间农舍的上空,一个哭泣的女人在田野里挖掘,接着又一次是拉拉队,之后便回来了。现在还弄不清楚这是怎么回事,还得走得更远!

下一个片段描述了无数在整个镇上发生的事情。广布的异常活动,严重的失忆,空中的尸体,恶心的物质而并非流水,更多无面的形体和更多黑色的人形。然而这里最重要的是这个:

一名身份不明的女子报告,看到一个哭泣的年轻女人跑回校舍,在随她进入已解锁的地下室后,她没有发现这名年轻女人,但首先发现了地板的塌陷。

它被单列出来看起来很奇怪吧?唔,我才我们已经找到了幻觉中的女性,失踪的拉拉队队员。基金会接管了整件事。

附录 3935.3

接下来是一次基金会的尝试探索。最开始三位特工正穿过通道,发现了孩童般的涂鸦。你真的还需要更多证明黑影代表一个小孩的证据吗?我希望你不需要。其中一位特工几乎立刻就消失了,被吸进了地板,同时另一位探索者没有注意到他同伴的消失,体现了精神影响效应。

我们勇敢的探索者发现的是一片巨大的空间,里面有一个同样巨大的石质结构。这个结构模仿了学校,尽管是以一种扭曲和怪异的方式。它同样是重复的,一路向下,一个建筑堆在另一个上,在视野中越来越低。在“学校”前的是我们的拉拉队,准备好欢迎主角们。一如既往模糊的面孔。她们在消失前短暂地展示了面貌,使特工畏缩了。也许真相太过丑陋,以至要被隐藏。

特工们,遵循着恐怖片的规律,或者是受了异常效应的影响,决定跟着他们听到的声音进入建筑。建筑当然是非欧几里得的,并且随着他们的精神一起扭曲,让他们看到更多他们本来能看到的。他们沿着走廊前进,没有注意到透过门盯着他们的面孔。他们正被监视,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一整个团体无声地跟踪,或者他们其实知道,但选择无视它们。

下一个特工消失了,被拉拉队带走。最后的探索者接着被它们追逐,但人形们突然停下了。他问它们想要什么,它们没有回答。真没礼貌。接着特工转身,看见了一个黑色的身影,听见一声“你好”,断线声,接着照相机传输中断了。过了一会后麦克风重新连接上,特工说着诡异的话语。我会引用其中相关的一些:

哈斯克尔:(大笑并语无伦次地诉说)——第十个正在下面,第十个近乎疯狂,将它唤醒,这里有九个但第十个正在下面,神请让它——

第十个正在下面。第十个拉拉队员?看起来是对应的。将它唤醒?在下面?在下面的学校之一中?第十个女孩比其他人去的更深吗?

哈斯克尔:我看到你在那下面,你想让我过去?你想让我……你想让我们都下去和你在一起,坠落……(湿润的哽咽声,飞溅声,剧烈的吸气声,窒息声,沉默。)

记得那个泳池吗?一个双手浸在血中的女人的幻觉?池边的声音?在池底看见人影的管理员?太多的巧合了,不是吗?有些坏事在那里发生了。那个女人,第十个人,在池底淹死了一个小孩吗?这些就是我目前收集到的信息。

附录 3935.4

日志之后的是一系列基金会接管后发生的异常事件。我会再次选择那些我认为相关的东西:

多份报告称高中附近的树丛中传出异常声响,检查只发现了一间带有卧室的破旧房屋,并在院子里发现了九个[数据删除],九个悬浮的女性实体出现并驱赶了特遣队,再次检查树林则无法发现房屋。

文章中第一次数据删除。我们同样看见了树丛中房屋和拉拉队的再一次出现。我的观点是这里是对它们很重要的一处地方。但它只有一间卧室。嗯……

附录 3935.5

下一篇附录是对一位还未从UIU记忆删除药剂效果中恢复过来的可怜女士的采访。我们了解到她是一位教师。她说:

弗莱彻女士:哦,有些进到树林里的年轻人,为他们在那里看到的幽灵或者类似的东西激动不已,随之而来的则是恐惧或寝食难安。(停顿)我不知这些事情是真的如此怪异还是我的记忆又出了差错,比如……有时你在路上开车,会看到有人在街边挥手,就像这样,可当你回头看去他们又消失不见了。我想那只是孩子们的恶作剧而已。

这告诉我们在这些不幸事件前就有了异常活动。剩下的采访告诉了我们许多东西,所以我仔细地读了读它。我等你们看完。

哇哦。你也许已经开始把事情拼凑在一起了。“一位拉拉队的女孩”怀孕了,是这个小小的,信教的镇上的一桩大丑闻,但这位女士不记得她的名字了。女孩听到了声音,并试图隐藏她的怀孕。她同样以奇怪的方式使用“你好”这个词,就像弗莱彻女士做的一样。记忆删除药剂的效果?也许,但其源头可能更可怕。女孩消失了,最后一次看到她是在泳池边。记得幻觉中的池子吗?记得被淹没的孩童模样的黑影吗?记得我们不知来源的鲜血吗?你明白了吗?失踪的拉拉队队员被以下这些东西带走了,对她说“你好”的东西,在那个最终成为去往异常的通道的房间对她说话的,我们不久之后会知晓的东西。她生下了婴儿(解释了血液)并将它在泳池里淹死了,她充满了罪恶感和羞耻,最终投射到了自己身上。她之后消失了,被带到了地下,向着异世界的建筑之顶下降。

拉拉队队员们接着在森林中自杀了,留下了一幅非欧几里得学校的画像和一些不断重复的词语(可能是“你好”)。等一下,为什么她们要自杀?唔,我的解释如下:假设失踪的拉拉队员的确是一位队员,最后一个段落证实了这点:

这里,嗯,好吧,让我想想……不过她们应该有十个人,我想。如果不是

假设整个小组在她怀孕之后开始敌视她。也许是他们披露了这个秘密,一座林中的小屋,第十位拉拉队队员曾经在那里和她的爱人幽会。她变成了行走的流言,一个你不愿靠近的人,一个你假装不认识的人,一个……无面?这就是为什么那九个出现在镇子周围的人形没有面目的原因,她们遭受了和她们伤害的女孩所受到的同样的命运。然而在这种情形下,她们的无面目并不是在隐藏一桩丑闻,而是在隐藏她们内在的丑陋(这就是为什么特工在看见真实之后畏缩了)。她们失去了她们原本的身份,对在她们的朋友需要她们的时候将她抛下感到耻辱。说到惩罚,让我们回去看看收容措施,好吗?

现认为救恩镇居民无法生育,若偏离预期需密切观察。

……噢。

然而在这篇文章中还有更多隐喻。记得就算面对明显的异常行为也视若无睹的学生们吗?记得无视事实,假装无事发生的校长吗?记得在地下学校的走廊中沉默地观察并判断着,不被注意的面庞吗?这个SCP是关于小群体和镇子如何糟糕地对待做错事的人们的。最终没有宽恕或解脱,黑暗的谜团只会越来越深,深藏在地底,随着所有依旧存在的痛苦被掩埋忘却,就像无尽的学校越来越深。累加的痛苦是没有尽头的,被层层遮盖,在层叠之下,是从最深处就腐烂的小镇。

以在拱门上铭刻的诗句之言来说:

前路之行,幽深且阻,
此局不可言喻;
失却之物,恒久徘徊,
此地静谧疯狂。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