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396
SCP-396.jpg

最初发现时的SCP-396

项目编号: SCP-396

项目等级: Keter

特殊收容措施: 已在SCP-396上安装地理定位器以跟踪其活动。基金会地区联络人已被指派到SCP-396频繁出现的区域准备快速重收容。空气传播的记忆删除剂已被注入SCP-396 的坐垫内和收容间中以做预防。若可能,应将SCP-396收容在Area-93。

基金会人员不得在SCP-396收容区域内提及Area-93以外的地点和事件。未能遵守此规定可能导致降级到0级的惩罚,并被视作泄露机密信息。

当前建立永久收容的理论集中在利用SCP-396对周围环境的察觉,创造可控环境并诱使其传送到其中, SCP-396可能会在重复的显现中变得稳定。此种“封闭循环”收容理论正在由Area-93领导层审核考虑。

描述:SCP-396是一用塑料和钢制成的椅子,有两个包有红色布料的垫子分别安装在其座位和靠背上。

每经历一段随机间隔,一般是1~11个月后,SCP-396将把自己和地球上另一处的某个座椅置换。任何坐在SCP-396或其置换对象上的活体都将一并转移。此种转移为瞬间发生。此种传送的大致范围未知,但当前确信SCP-396可将自己传送到地球上任何地点。

SCP-396被发现于██████,██████████的一间剧院内。最初它被分级为Safe,其效应范围被认为是局部性的。也因此,初级研究员频繁地被分配来处置之。当前确信SCP-396能听到附近的谈话,并将自己传送到研究人员曾经提及过的地点。收容措施和分级逐步升级至当前状态。

当前已知有306个地点曾被研究人员在SCP-396附近谈论或提及,可能受其影响。被重复提及或详细描述的地点受影响的可能性显著更大。因SCP-396被收容早期的记录不完全,已不可能列出完整的列表。

已被SCP-396影响过的地点
█████号游轮 由初级研究员Bland在度假期间定位。在发现其出现在游轮甲板上后, Bland联系了基金会,重收容后其分级升级到Euclid。当时的理论“锁定”到了Bland身上,他被隔离接受了两周分析,之后回到工作中。
Site-77的研究区2层 一名从Site-77调来的研究员曾提及自己之前在这里的工作,由此开始发现SCP-396异常活动升级的原因。
[已编辑]的死囚室 用于测试的D级人员曾在SCP-396的测试间内被要求说出姓名和来源地。D-936816在测试期间至少提及 [数据删除]两次。三月后, SCP-396将自己和该设施内的一张电椅置换。置换发生时一次死刑正在执行中,但当地特工的及时介入免去了使用大规模记忆删除的必要。开始考虑将其升级为Keter。
Area-93的厕所 重审发现研究员Park曾提及Area-93厕所最近被翻修,并对其同事描述了自己的工作环境。要注意此次谈话是在隔音房间内进行,此前认为这能免受SCP-396异常效应影响。
华盛顿特区的美国最高法院 最高法院大法官艾比·福塔斯的座位遭SCP-396替换,当时他已来到法庭但尚未就坐。直至当日听证时福塔斯大法官才向最高法院法警报告此事反常。基金会人员介入案件,阻断了事件的记录并收容SCP-396。
“█████ ██████”脱口秀现场 在脱口秀直播过程中一张空的观众席座椅被替换,其存在直至节目结束才被发现。被压制的节目录像中SCP-396在观众席清晰可见。录像被替换为███档案中的修改版, 但因原始播放录像散播极广,未能将其完全压制。
佛罗里达州奥兰多市“Sheikrah”云霄飞车 SCP-396在飞车日常运行中出现在一个空位上。因操作员发现有一座位异常后立即停下飞车并通告管理方,特工得以在2小时内及时收容了SCP-396。特工Alleyn因同时压制飞车上的纪念照传播而受到嘉奖。
梵蒂冈 教皇保禄六世连同其圣座被一并置换,困惑地出现在Area-93中。轻量记忆删除使得教皇将此事当做了一次宗教体验,与梵蒂冈政府达成合意阻止此事广泛传播。

附录SCP-396-A:于09/18/19██,在对SCP-1609的例行测试中,该异常出乎预料地对D-939668表现出攻击性。但在人员出现伤亡前,SCP-1609遭 SCP-396置换。因SCP-396收容间距离更远且安保充分, SCP-1609被顺利重收容且没有出现伤亡。在事故后,发现D-939668曾是多个GOC设施的建筑承包人。安保数据被重审以查明SCP-396是如何能将自己送到Storage Site-08的。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