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3966
3000AB.png

SCP-3966-B的晶体结构。左侧部分对应SCP-3966-A。

项目编号:SCP-3966

项目等级:Keter

特殊收容措施:一份SCP-3966-A存于Site-66的冷冻实验室存储库内。每月检测其是否受污染。若发现新化合物将此样本污染,需对其化学成分进行摄谱分析,记录任何开放分子键。

此外,发布给公众的医学文献必须被检查是否包含对SCP-3966的描述,任何此类文章都应被拒绝发表。若夜间猝死综合征(SUNDS)爆发,机动特遣队Rho-7(“无炮弹医生”)将出动,在爆发区为平民和受害者建立SCP-3966评级。批准以尸检为掩护从尸体上获取SCP-3966。

依照程序墨菲斯-4,所有与SCP-3966相关的通信都将被保存,供认知危害部检查,但SCP-3966当前尚不适用认知危害处置协议。指派到SCP-3966的研究员若开始出现周期性肢体运动障碍(PLMD),可申请调离。

描述:SCP-3966是一种在人类体内发现的神经活性肽。在超过██%睡眠死亡者的脑脊髓液中可发现该成分。当从尸体回收时,它被命名为SCP-3966-A,具有无羧基端的异常性质。1SCP-3966-A中的末端氨基酸在碳链上有一自由结合位,未表现出任何化学反应。

测试记录:

实验3966-1

对象:D-51174
协议:对象在局部麻醉下通过脊柱抽液的形式被注入2ml的SCP-3966-A无菌10%等渗溶液。监控对象的生命体征和EEG被监控,确认有何生物反应。30秒后抽取2ml液体以保证脊髓液平衡。

结果:对象在此过程11.5秒后突然开始逃避反射行为。对象被束缚,但不再有任何反应,2ml样本成功提取。对象的腰椎穿刺处出现组织损伤,但完全恢复。

对象报告称在注射后突发“坠落感”。EEG报告1阶段NREM睡眠开始在逃避反射前1.5M秒。此“坠落感”、逃避反射、NREM睡眠与入睡抽动一致。

对样本的生化分析未发现SCP-3966-A痕迹。发现一种新蛋白(标为SCP-3966-B)并进行了排序。该蛋白在化学上无异常,有预期的羧基端。需要更多测试确认SCP-3966-B的结构。

实验3966-2

协议:在含有0.5ml无菌5%丙种球蛋白和5%清蛋白的培养皿中注入0.5ml的SCP-3966-A无菌10%溶液。监控样本反应。

结果:未发现反应。SCP-3966-A水平未变。

实验3966-3

协议:以埃达曼降解法和质谱分析对SCP-3966-A及-B进行氨基酸排序。

结果:SCP-3966-B排序完成。总链长:289个氨基酸。SCP-3966-A排序结束。总链长:143个氨基酸。前143个氨基酸与SCP-3966-B的氨基端匹配。末端氨基酸未能发现。样本质量被确认减少了约0.70%。

实验3966-3B

协议:以埃达曼降解法和质谱分析对SCP-3966-A进行氨基酸排序。

结果:SCP-3966-A排序结束。总链长:143个氨基酸。前143个氨基酸与SCP-3966-B的氨基端匹配。末端氨基酸未能发现。样本质量被确认减少了约0.70%。结果与实验3相同。

研究3966-Alpha

协议:比照人类基因组进行已知氨基酸定序。

结果:与人类基因组无匹配。对其他物种的基因组研究正在进行。

首席研究员备注:我们不知道它从何而来,但既然不是人类的,它肯定就是从环境中来的。脊髓液里是无菌的,所以它一定是穿透了血脑屏障。最可能的进入点候选是脉络丛,是它从血浆中产生了脊髓液,但它位于大脑深处,很难检查。需要征用神经组织来确认。- R.Argent

实验3966-4

对象:初级研究员Pawlukojc

协议:对对象进行腰椎穿刺,提取1ml脊髓液测试SCP-3966。

结果:样本生化分析未发现SCP-3966-A痕迹。SCP-3966-B水平为迄今最高的4.2mg/dL,为此前的350%。

实验3966-5

协议:对SCP-596的D级处获得的人类神经组织适用SCP-3966-B。测试组织结合位。

结果:SCP-3966-B与神经元上的N型钙离子通道微弱结合。结合造成通道被动堵塞,但结合会在细胞电势差变化时断裂(比如神经元的常规发信)。生物活动有限。治疗学功能仅限于很温和的止痛及瘫痪,且不会持续到正常活动结束。

需注意,SCP-3966-B并不会造成入睡抽动;它基本上不构成风险。我会叫它是种非活性蛋白。 - R.Argent

实验3966-6

协议:对SCP-596的D级处获得的人类神经组织适用SCP-3966-A。测试组织结合位。

结果:SCP-3966-A作为外毒素与N型钙离子通道紧密结合。观察到突触前末梢出现串联错折叠,令钙通道重构为开放细胞孔。神经递质、离子和细胞质通过细胞孔从神经元内快速流失,数秒内造成细胞死亡。

样本质量记录为测试前样本的93.2%。未发现泄露。需注意的是,未发现细胞外神经递质,含有组织的液体也没有偏高的钙离子浓度。

又是巨大的质量改变,但没有泄露?怎么,这些神经递质和离子是凭空消失了?这种再折叠是做什么的? - R.Argent

实验3966-7

协议:对SCP-3966-A和-B的蛋白折叠及N型钙离子通道结合进行数学建模。

结果:SCP-3966-A朝氨基端的蛋白结构参与了将钙通道重折叠为细胞孔的酶催化,而非羧基端的一头则插入了孔内。SCP-3966-B与此活动类似,只是其羧基端裂片试图插入孔内但未能实现,造成羟基端结合不稳,通道恢复为原本结构。

试图对SCP-3966-A的末端进行蛋白结构建模,没有结果。

用白话说:建模程序崩溃。结果没有意义,数字爆炸。 - R.Argent

实验3966-8

对象:初级研究员Pawlukojc

协议:从对象的脊髓液和探索性尸检中获取SCP-3966-A。

结果:对象在00:15触发生命迹象警报,随后被发现在床上死亡。脊髓液的血清分析发现有5.1mg/dL的SCP-3966-A及1.6mg/dL的SCP-3966-B。死因似乎为SUNDS。对神经组织的组织学分析发现有大量SCP-3966-A形成的细胞孔,减少了受影响神经元的体积。

毒物学分析发现环苯扎林和唑吡坦自用药。必须强调的是这些药物为强效解痉和镇静剂,有致瘫副作用。心肺系统似乎未受影响,但骨骼肌出现显著活性减弱。

首席研究员备注:我很走运。我弄掉了一管测试脊髓液,但没打碎,结果里面也只有-B。我得睡个觉。- R.Argent

研究3966-Beta

协议:继续对SCP-3966的基因谱定序进行自动化搜索。

结果:未发现完整匹配。最接近匹配(87%)为SCP-848的丝蛋白。

首席研究员备注:SCP-848从天知道什么地方抓猎物到它的网上。我不敢用安眠药了。如果非得和蜘蛛一起睡,我干。 - R.Argent

实验3966-9

对象:首席研究员Dr.RoderickArgent、D-51174(受控)

协议:在SCP-848收容间内进行睡眠研究。

结果:对象顺利睡眠9小时。对象在收容间内有一五小时苏醒周期,取消了控制研究,将D-51174带入收容间。

首席研究员备注:不能再让他们辗转反侧了。我睡得像个婴儿一样好。D级不想加入我和这些蜘蛛在一起,但他们没得选。他们缩成一团,贴在我身边。花了好久让他们冷静。真的不喜欢蜘蛛。我醒过来的时候有只在我脸上爬。我一直梦到Ellie被缠在茧里。蛛网今天特别地厚。要告诉姐姐。我痊愈了,希望吧。 - R.Argent

实验3966-10

协议:一个玻璃微量移液器矩阵,各自夹住一个N型钙离子通道。往每根吸液管内插入一根光纤。将仪器插入25%的SCP-3966-A等渗溶液中。在钙通道重构为孔后,往孔内插入纤维,记录视觉结果。

结果:通道孔重构完成。光导纤维各插入孔内超出吸液管末端10μm。外部显微镜未发现穿过吸液管末端的光纤扩张。在结构中,成功生成一张图像。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