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3969
自: administrator@site01.scp.int
至: 新任议会(群发)
主题: 真相
日期: 2008/10/1

或许你们想要知道之前发生了什么。


管理员办公室
控制,收容,保护

6037

SCP-3969刚被收容时。

项目编号:SCP-3969

项目等级:Safe

特殊收容措施:SCP-3969被收容在Site-17的一间标准人形异常收容间内。目前无需更多收容措施。

描述:SCP-3969是一名爱尔兰裔美国中年男人。SCP-3969的主要异常性质表现为它不会受到多种形式的伤害,疾病与衰老的影响——然而,尚未确定SCP-3969是能使此类有害因素对其完全无效,还是仅能抵抗它们。

SCP-3969宣称它通过一大型奇术仪式获得了异常效应,此仪式中包括“一天内吃下138粒发酵利马豆”“用一头失明郊狼的血液洗澡”还有[数据删除]。正在对这些宣称内容进行调查。

SCP-3969最初在华盛顿州西雅图市被基金会人员发现,此前有报告称当地一名流浪汉从七层高的公寓楼顶上摔落却未受伤。在确认其异常能力后,SCP-3969被基金会拘留并送往Site-17接受询问。

下面附上了由Phillip Grant博士进行的第一次采访的文字记录。

附录1:第一次采访

日期:2008/9/16

目的:查明SCP-3969异常性质的来源。


[记录开始]

SCP-3969:我一直都清楚这事早晚要发生。

Grant博士:你指什么?

SCP-3969:没什么。就是有些穿着黑西装的政府走狗冲进来,把我带到一个像这样的地方。所以接下来要干啥,博士?打算把探头塞进我的食道里吗?

Grant博士大笑。

Grant博士:好吧,我不好说他们要对你做些什么——

Grant博士指了指房间外的其它研究人员。

Grant博士:——但我只是来问你些问题。主要是,你是怎么落到现在这个……呃,困境的?

SCP-3969:你知道的,我不是很有把握,毕竟你那帮朋友给了我足够把一头大象放倒一个月的镇定剂。

Grant博士:我说的是你不受伤害的能力。

沉默。

SCP-3969:我把灵魂出卖给了撒旦。

Grant博士:阴阳怪气对我们都没好处。

SCP-3969:阴阳怪气?阴阳怪气?我让你见识见识什么叫阴阳,你个高高在上的狗屎脑袋——

SCP-3969向Grant博士做出威胁性的动作,接着似乎注意到了会谈室外的两名安保人员。

SCP-3969:嘁。 好像我要给某些心怀不满的外行人看我的豆子一样。

Grant博士:你的……什么?

[记录结束]

附录2:第二次采访

第一次采访三天后,先前一直持有不合作态度的SCP-3969提出与Grant博士对话的请求,展现出明显的“谈判”意愿。此后不久便安排了会谈,谈话记录如下。

日期:2008/9/21


[记录开始]

Grant博士:我理解你合作的意愿。

SCP-3969:你真想知道我的秘密?

Grant博士轻笑。

Grant博士:随你怎么说。

SCP-3969:那好。不过我要提些条件。

Grant博士:什么条件?

SCP-3969:让我一天能见到五分钟以上的太阳就很不错了。

Grant博士叹息。

Grant博士:如果你对提供给你的住宿条件不满意,我会把请求写进——

SCP-3969:你管一间看不到光的金属牢房叫“住宿”?

沉默。

Grant博士:我会看看我能做些什么。

SCP-3969:好的。现在轮到我了。你有笔吗?

[四小时无关对话省略]

SCP-3969:三百二十七个,准确地说。而且要一口气吃完。

Grant博士:那一步是在萝卜茎的前面还是后面?

SCP-3969:这不重要,你只要把它在羊羔血里浸泡刚好6小时就行。但要记住别煮太久,不然你就得从头再来了。

Grant博士似乎写下了一些东西。

Grant博士:这就是全部了?

SCP-3969:对。

Grant博士:而且这不会带来任何……预料之外的副作用?

SCP-3969:除了被打一顿然后绑过来?没有。反正我不知道。

Grant博士站起来,将身前的纸张折叠。

Grant博士:感谢你,SCP-3969。你的合作已被如实记录。预计你的生活从下周起就会有变化。

[记录结束]

干得漂亮,Grant博士。请到最近的人力资源办公室报到,主动接受记忆删除。我们会从这里带走它。——[数据删除]

附录3:[数据删除]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