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3979

项目编号: SCP-3979

项目等级: Euclid Neutralised

特殊收容措施:SCP-3979已被无效化。SCP-3979-4和SCP-3979-1与-2的残骸将被保存在Site-64的一个安全储物柜中。

描述:SCP-3979指下列事物:

  • SCP-3979-1是一个由蛋白质蛛丝构成的螺旋状的圆蛛网,与Metellina segmentata所编织的网类似。SCP-3979-1悬在SCP-3979-4之中,有四股蛋白质蛛丝连接四角。
  • SCP-3979-2是一个属于Metellina segmentata,即常见的织锦蜘蛛的个体。SCP-3979-2始终位于SCP-3979-1上。
  • SCP-3979-3是一个属于Calliphora vomitoria,或称红头丽蝇的个体。
  • SCP-3979-4是一个明显不可摧毁的,体积为1m3的玻璃盒子,在盒子中装有SCP-3979-1, -2和-3。

SCP-3979-5是一种周期性的行为模式,始终由SCP-3979的各个组成部分执行。它包括下列活动:

  • SCP-3979-3将围绕SCP-3979-1飞行5分钟。
  • SCP-3979-3将会飞进SCP-3979-1。在旁观者看来,这往往是偶然的,但它总是在这个循环的这个时间点发生。SCP-3979-3将被困在SCP-3979-1之内。
  • SCP-3979-2将会开始用男性的声音发声,背诵玛丽·霍伊特写于19世纪的诗《蜘蛛与苍蝇》(the Spider and the Fly)中的第一节。
  • SCP-3979-3将开始用女性的声音发声,背诵写于19世纪的玛丽·休伊特的诗《蜘蛛和苍蝇》的第二节。SCP-3979-2在本次背诵的过程中将会逐渐接近SCP-3979-3。
  • SCP-3979-2将会攻击并杀死SCP-3979-3。然后它们会返回SCP-3979-1的中心。
  • 大约五分钟后,一个完全重组的SCP-3979-3将会从SCP-3979-2突然爆裂的腹部冲出,SCP-3979-5将会再次开始。SCP-3979-2的腹部将会立即愈合,没有留下任何疤痕或裂口。

SCP-3979最初于15/05/08,在加拿大温哥华举行的一场异常艺术展上发现。贴在SCP-3979-4(文件3979-1)上的标签如下:

即便我们不想陷入死亡和毁灭的空虚之中,我们也注定如此。强者总是以弱者为食,无论弱者如何挣扎。苍蝇不愿进入客厅1,所以客厅来到了它的面前。

但同样的,弱者也永远不会被真正的打败。强者或许可以捕食弱者,而弱者将总能从它们的压迫下爆发而出。权力只不过是强者的压迫和弱者的反抗之间的一种平衡。

Are we cool yet?

事件3979-1:2016年7月14日,在SCP-3979-5循环期间,SCP-3979-2和SCP-3979-3停止了所有动作。这发生在SCP-3979-2通常的开始发声的时间点之前不久。取而代之的是,在十秒钟后,SCP-3979-2和SCP-3979-3开始了一段与之前的模式完全不同的对话。以下为它们对话的文字记录。

大约10秒后,SCP-3979的所有部分都失去了异常性质。SCP-3979-2和-3表现出了各自物种的典型行为和需求。SCP-3979-2在基金会研究人员能够打开SCP-3979-4之前突然吃掉了SCP-3979-3。在此之后,SCP-3979-1迅速崩溃,SCP-3979-2随即在它剩余的自然寿命中被置于基金会的照料下;在此期间,项目并未表现出任何异常性质,SCP-3979因此被重分级为Neutralised。

附录3979-1:2017年7月14日,3979-1号文件的文本内容突然改变。修改后的内容如下:

对压迫和斗争的简单比喻不能成为好的艺术品。改编一段里根时代的诗歌并不能给你带来更多的庄严感,你创造的两个智慧概念实体也不能。郑重声明。

你还不够cool,努力做出更好的艺术品吧。

将SCP-3979重分级为Euclid的请求正在等待批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