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3984

图书馆里温暖但黑暗。外头是个典型夏日的夜晚——从早些时候空气中便充满着温热与潮湿的气息。天气预报下一周将有一场暴风雨,但现在的天空还很澄澈。图书馆已经关闭了数小时,直到早晨,这里都不该有任何人在。

你走出前厅,无声地把大门在身后关闭。地板被柔软而厚实的地毯覆盖着,消去了你每一步的声息。有监控摄像头一直对着你刚进入的那扇门,但它们现在已经失明,你在半个小时前就切断了它们的电源。但你不会永远太安全。

一扇木门从前厅通连到图书馆内部。你知道它在被打开时不会发出嘎吱的响声,因为一周前一名维护工已经给它抹了油。那个维护工就是你,而你并不是这里的雇员。门被你流畅地推开了,不发出一点声音。

地毯延续到了图书馆的主图书室。在大多数地方都布置着蓝色的地毯,而穿行过书架间的这一条是黄色的。它直通向图书管理员的办公桌,你沿着它向前走去。

一本零散的书落在地上,被阴翳覆盖着。你不小心踩上了它。你被绊倒——这不能让你摔倒,但也足以让你失去平衡了。你伸出手抓住了一个书架,正摸索着什么地方去稳住身体时,却碰掉了另外一本书。它往下落去,击中地板发出一声巨响,声音瞬时回荡在整个图书室中。

你僵住了。那回声渐渐消逝,图书馆回复到原来的一片寂静之中。如果有人在这里,他们一定已经注意了你,也许已经该出来道声Hello了——希望如此。四周并没有动静,你认定图书馆里没有别人,便继续向前走去。

你到达了图书管理员的办公桌前,有点笨拙地爬过柜台。你从两台电脑中选了一台,在它的面前坐下,启动了电脑。机器的风扇开始转动,寂静的房间中响起刺耳的声音。二十秒后——尽管这已经是过时的科技产品——电脑显示出了登陆页面。你从你的口袋里取出一本笔记本,然后输入了第一页中记录的详细信息。登陆成功了。

笔记本的下一页是几周前写下的一份说明清单,包括要按下的组合按钮、要输入的指令。你打开两台不同的终端,输入一系列指令,看着你不能理解的文本弹过眼前。终于,为指示所指引,你从口袋中拿出一枚USB驱动器,把它轻轻推进机器的插入槽里。

当计算机加载时显示器黑屏了。这持续了一段长而紧张的时间。

在页面加载SCP-3984的文件的时候,亮起的显示屏照亮了房间。深红的标题栏映着亮白的背景,烧灼了你已经习惯黑暗的眼睛。你赶紧避开,眨了眨眼,等待你的眼睛去适应。

你呼出一声释然的叹息,给你的指示是有用的。但这种感觉戛然而止。你来这里揭开一个影响你终生的秘密,一个没有任何人想要揭露或仅仅知晓的秘密,这是一个已经存在了二十四年的秘密。而你希望——你不得不希望——这份文件至少能给你一份答案。这里已经是你唯一没找过的地方了。

文件以一位研究员的笔记开头,从头开始阅读似乎是个好主意。

你并不需要赶时间,你有着世界上所有的时间。

对全体职员的警告

ΩK是一种事件。它已经发生了。现在我们都不得不与之共存。

尽管有相关推断——但不管根据多盛行的推断,我们都不能确认是否是我们导致了ΩK事件,它是否是我们的任何SCP项目导致的,或是它们中的任何一个是否能够修复这一情景。我们完全不知道ΩK是否与基金会有关。

我们唯一能明确知道的事情,是它现在定义了我们的生命。

SCP基金会并不摧毁异常,它收容异常,而收容便是我们的目的。ΩK是一种异常,而我们要将它收容。我们不会终止它,我们不会像某些人物要求的那样“把事情恢复原状”。那不是我们的目的,那不是我们的战斗。无论如何,我们将收容它,或是尝试收容它。

所以如果你们中有人期待我的研究团队中会想出一些可以终结ΩK的,魔法般的办法,请停止这样的期待。我们将治疗这些症状,而非治愈这种疾病。

ΩK就在这里,它不会离去,它出现并向发展。你们是专业人士——那就做出专业的行为。它并不会杀死你们。

——Emily Young博士

Emily Young博士。一个你特别熟悉的名字,一个你在过去二十年内都尽量躲避的名字,一个你已经完全明白会看到的名字。

而在这里,正是这个人告诉着她的研究员不要探索这危机的源头。与之相反,她想要关注于这些症状?

你去年遇见了Young,必须说她对你的调查的作用微乎其微,你从和她的谈话里什么都不会得到。这篇文档真的是你最后能调查的东西。

SCP-3984

死亡终结中心页 » SCP-3984

项目编号:SCP-3984

项目等级:Keter

特殊收容措施:对SCP-3984的收容将导致受其影响的动物的死亡。由于目前不可能将其收容,SCP-3984被视为未收容的。研究尝试须集中于寻求死亡的替代措施。

对扭转ΩK效应的方法或效应起源的研究都被禁止。

禁止?这说不通。为什么基金会要积极地限制研究?

一定是Young推行了这项条例。但是为什么?

描述:SCP-3984指在Cavalier-Smith分类法下的动物界中的1所有有机生命体上出现的一种现象,包括人类在内,都无法死亡。

目前,所有于动物界内已知的生命形式都处于SCP-3984的影响之下。这与ΩK“死亡终结”世界末日情景的标准一致。

SCP-3984流行的来源或起源涉及“ΩK”。目前对ΩK性质的准确描述仍存在争议。这份文档仅关于SCP-3984及其效应,而非其起源。

ΩK事件发生于2020年9月12日,格林威治时间约14:02。这个时间由全球最后的人类死亡时间推测而来。在那之后,SCP-3983在所有经测试的生物身上出现。因此死亡率已下降至零。

SCP-3984表现出的特性仅推迟了死亡的期限,但不具有治愈的效果、不防止对象衰老、不阻止受孕或怀孕、无法防止对象受伤。

可以预测,长期以往人口将指数性增长,因此SCP-3984将成为对社会结构的主要威胁。据目前的模型估计,人口过剩将在二十一世纪四十年代初开始物质缺乏,并发生大范围的饥荒。另外,当人口增长是人们长期以往的忧虑时,一个短期上的更大忧虑是具有r-选择进化策略的动物2

为应付全球范围内已增长的人口,全世界应致力于制造足够的物资。各国政府间关于管理人口增长——包括人类与动物——策略的会谈正在进行中。基金会需集中于寻求可替代与/或人工方法以替代死亡。

SCP-3984某种程度上创造的“传统”不死性3是正在进行的研究的对象,该研究按要求由Young博士主持。实验记录以及关于SCP-3984的理论如下所示。

实验记录01

实验日期:2020-09-14
实验者:Emily Young博士
实验对象:D-1190

实验过程:D-1190被D-9981空手勒至窒息。

实验结果:D-1190开始努力挣扎,但在几秒的绞颈后停止了抵抗。D-9981被命令在其后十分钟内持续用力。D-1190在无持续伤害施加后迅速恢复。

实验记录02

实验日期:2020-09-14
实验者:Emily Young博士
实验对象:D-6812

实验过程:D-6812被D-9981试图以带状物绞住脖子以致窒息。

实验结果:D-6812于开始无视指示抵抗绞杀,但在数秒的绞杀后停止。D-9981被吩咐将带状物保留于原位置十分钟。之后D-6812恢复,但遭受数处肌肉韧带轻微但永久性的损伤。

D-6812被允许于Site-06医护病房内接受治疗,但未有更进一步的恢复。

实验记录03

实验日期:2020-09-15
实验者:Emily Young博士
实验对象:D-1190

实验过程:D-1190被置于真空密闭舱内,空气被从中抽去。

实验结果:D-1190在实验开始后数分钟内开始窒息,明显因缺氧而挣扎,并于一分钟内保持着意识,试图破坏密闭舱墙面。实验对象被整夜留于舱内,试验结束后重向舱内灌入空气。D-1190出现了剧烈的大脑缺氧,眼球中血管爆裂,被允许转往Site-06医护病房。实验对象于三天内完成了对身体的痊愈,但保持了几周的植物人状态。在苏醒之后,D-1190表现出了永久性肌肉与语言能力的损伤,并且大范围身体瘫痪。

2020-11-02:在苏醒的一月之后,D-1190并未显示出任何更进一步康复的迹象。这显示SCP-3984治愈的异常性质仅对于致命伤害或疾病生效。D-1190已并非可有效利用的D级人员。若在一般情况下,我推荐将其处决。——Emily Young博士

实验记录04

实验日期: 2020-09-17
实验者:Emily Young博士
实验对象:D-8833

实验过程:于D-8833手腕与脚踝上制造数道伤口,对象于实验的6小时候脱去了体内约80%的血液。所流出血液被保存,并于次日通过静脉注射重输入其体内。

实验结果:以与之前实验同样的形式,D-8833被成功“复活”,但因脑部长期缺氧而遭致创伤。在此实例中,其症状包括失去对半边身体的知觉、失去对任何比动物更复杂的事物的认知能力。值得注意的是,尽管体内未保持一定量血液,D-8833仍保持着意识。

实验记录以同样的形式延续着,那些不幸的D级人员被暴露于某些本能杀死他们的东西之下。毒药、饥饿、炸药,诸如此类。你把屏幕往下拉,仔细查看每一条实验记录。你每次移动手指,老旧的鼠标滚轮便发出二十次响亮的喀哒声,此类声音回响在图书馆的寂静之中。你终于停在了实验记录10。

实验记录10

实验日期:2020-10-11
实验者:Emily Young博士
实验对象:D-11424

实验过程:D-11424被以钢制铡刀斩首。

实验结果:头显然被分离。D-11424在操作中及之后均保持意识。实验对象竭力呼吸,但尝试失败,D-11424开始出现窒息的迹象,且大量血液流失。尽管D-11424被允许转移至Site-06医护病房,其伤口仍被视为“不可修复的”。其头部与躯干均被处于冷库中。

你笑了,抬起手来抚摸你脖子上凸起的伤疤,以及很久之前被缝合处的隆起。不可修复的。

你继续将页面往下拉。

实验记录20

实验日期:2025-11-05
实验者:Emily Young博士
实验对象:D-10273

实验过程:一次由Young博士执行的、以标准配置安保用枪的枪击,子弹由前额射入D-10273。

实验结果:实验对象保持着头部严重创伤,因脑部损伤与血液流失被移至Site-06医护病房。

2025-12-28:在几近两个月的医疗看护后,D-10273完全痊愈,但丧失了大部分记忆,包括最近与早期的经历。实验对象记得如进食与言语的基本技能,但不能回忆起任何个人信息。

实验记录21

实验日期:2025-12-31
实验者:Emily Young博士(代理人:Joyce Michaels博士)
实验对象:Emily Young博士

实验过程:Young博士将一颗子弹以一把安保用枪自行射入头部,流程与前次实验相同。

实验结果:实验对象遭受严重头部损伤,被移至Site-06医护病房。子弹射穿颞叶、额叶与脑干,其后者被射穿显示Young博士的大脑已与其身体失去连接。她无法进行交流或者启动任何运动机能。

笔记:由于Young博士无法执行更进一步的实验,她已被从SCP-3984研究团队中移除。她将接受心理评估直至恢复、与此同时,我将承担研究的管理任务。——Joyce Michaels博士

笔记:由于疏忽,Young博士未为每次实验记录实验意图。尽管如此,我们仍能缩小对脑部不死性来源的排查范围。后续实验将关注于此——我们将考察剩余的人体部分是否具有不死性。——Michaels博士

Michaels并没有搞错。你曾见过某些遭遇车祸的人,尽管未能意识到,但他们的身体已被碾过。肢体落了不该在的地方,血液流到任何应该流到的地方。但那样本应是尸体的东西却还有力气去呼救。你无法想象他们停止动作的场景。

你还记得你去年与Young的会面。她在那场实验后并没有改变很多,你不知道她看见你是否开心。

实验记录22

实验日期:2026-02-02
实验者:Joyce Michaels博士
实验对象:D-373A,一只雄性Macaca mulatta或是普通猕猴

实验目的:证实或否定以上假设。

实验过程:D-373A被给予一剂标准致命剂量注射4

实验结果:首次注射未能使D-373A失去意识,但是其发声变得缓慢,可注意到实验对象惊恐的表现。第二次注射可见大范围的肌肉松弛与药物诱导的呼吸困难。第三次注射迅速导致了心脏停搏。于全过程中,尽管严重肌肉松弛,D-373A仍保持了意识清醒,表现出明显的恐慌。

12小时后,据理论注射的药物对实验项目已不具有药效。此时因血液流失,D-373A的大脑严重缺氧,被移至Site-06医护病房。值得注意的是,D-373A在实验全过程中均保持意识清醒。

2026-02-25:经由Site-06的医疗看护,D-373A无永久性副作用地完全康复。

笔记:观察到镇静剂无法使实验对象丧失意识是有趣的。SCP-3984的效应造成的也许并非脑部的不死,而是使人无法失去意识。——Joyce Michaels博士

实验记录23

实验日期:2026-02-07
实验者:Joyce Michaels博士
实验对象:D-374A,一只雌性 Macaca mulatta或是普通猕猴

实验目的:证实或否定以上假设:不可能使大脑处于无意识状态。

实验过程:在五天的实验中,D-374A被注射:

  • 一剂温和的镇静剂
  • 一剂强效的镇静剂
  • 一剂温和的局部麻醉
  • 一剂温和的全身麻醉
  • C级记忆消除

实验结果:D-374A对温和的镇静剂(其剂量不足以导致睡眠)、局部与全身麻醉剂、以及记忆消除均具有明显的反应。但D-374A对强效镇静剂并无反应——实际上并未观察到任何镇静效果,但低剂量的镇静剂使实验对象显出了显著的嗜睡反应。

笔记:镇静状态,至少在失去意识的这一点上,并不是进一步实验的应该关注的方向。这次试验支持以上的推测。——Joyce Michaels博士

实验记录24

实验日期:2026-02-19
实验人:Joyce Michaels博士
实验对象: D-390A,一只雌性Macaca mulatta或是普通猕猴

实验目的:确认SCP-3984的效果是否在大脑传统意义上被移除时产生。

实验过程:在被拘束后,D-390A的颅骨以外科途径从头顶到脖子处打开。对脊柱的连接被分离,大脑被移除。因对神经元或其他大脑细胞的伤害不具风险,D-390A的大脑通过化学解离与物理研磨(以一台搅拌器)的组合法式被分解为单个细胞。单个大脑细胞被悬浮在盐水溶液中。

制成的混合物——被称为溶液-3984-24——经历一系列检测以确认其神经电活动。

实验结果:持续于悬浮于盐水中的脑细胞中,电信号与健康人体大脑中的一致,可得出结论,D-390A仍对个体大脑细胞具有控制。尽管如此,因为单份MRI扫描不具有决定性,且该溶解液不具有大脑形状、细胞于溶液中随机排布,仍不可确定D-390A在大脑被移除的状态下是否是“有意识的”。溶液-3984-24样本可经申请使用。

你已经看了足够多的实验日志了。它们没有一份包含你正在寻找的信息。你知道肯定有一份实验日志提到他们重新连接了D-11424被切下了的头,但是在那之外,没有一份值得你关注。

你直接把页面拉到最底端。

研究总结:通过由Young与Michaels博士指挥的研究,总体上可得出结论,SCP-3984可由大脑无法失去意识为特征被识别。据现有理论推测SCP-3984本身并不代表不死性,而是大脑失去了机能损坏的功能。但尽管当大脑仍具有运作能力,但其功能可能损失一定数量(见实验记录03)。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