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3993
3d_Av_16_St_LinkNYC_station_jeh.JPG

“连通纽约”亭

项目编号:SCP-3993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SCP-3993被包裹在防水金属和塑料框架内。两台1.4m的液晶显示屏必须安装在框架面积较大的两侧,并且播放多样的媒体广告。一个键盘和一台安卓平板电脑被固定在狭窄的“人行道”上,且配有两个USB type-A接口。当USB接口、键盘和平板电脑完全不可用时应保持注意。

SCP-3993必须由标准的监督小组实时监控,该小组能够使用城市和纽约市警察局的摄像头以及SCP远程成像。所有可能连接到SCP-3993的Wi-Fi的平民必须被记录,同样SCP-3993的存在形式和位置有任何变化时也应记录下来。

若想获取全部的收容细节,请参阅《纽约市星桥“连接城市”亭安装指南,修订版4.8》。

来自首席研究员Macmillan的说明:纽约居民可能不会预料SCP-3993的物理接口能够正常工作,但我们必须为其它城市提出其它方案。

描述:SCP-3993是一个尺寸为2.8*0.9m*0.3m的黑色物体,由一种不确定、密度极高的物质组成。在2014年4月2日凌晨3:32:50时分,SCP-3993出现在第██大街和第█大道交叉路口的人行道上,并且取代公用电话。由邻近星巴克的低画质闭路电视监控影像显示,没有人类或者机器参与过公用电话的移除或者SCP-3993的安置。

SCP人员在一小时之内得到发现该项目的通知,并立即在现场策划上演一场交通事故,以便他们能在接下来的36小时内设立收容帐篷和对公共交通进行改道。

在此期间,使用便携式光谱仪对SCP-3993进行了检测。没有发现有害物质,但是一种能够在都市地区安全使用的工业切割仪器(即不含高能炸药和激光)无法移走项目样本。由于其高密度和质量,移走整个项目是不可能的。

在2014年4月3日凌晨2:08:13和4:19:42时分,曼哈顿下城的人行道出现了两个相同的实例,SCP-3993-2和SCP-3993-3(原来的项目现在被称为SCP-3993-1),也取代了公用电话。类似的收容措施已被建立。

面对在短时间内会出现更多SCP-3993实例的可能性,现场技术主管(通过Wi-Fi视频聊天咨询SCP总部)提出了一个富有想象力的建议:将这些实例表现为原型公共网络接入点。

在两天后即2014年4月5日,SCP官员(以“星桥”财团的名义)与白思豪市长的下属见面,并提议由用免费的,有赞助广告的Wi-Fi互联网通信亭完全取代该市7000多部公用电话。2014年4月30日,该协议被公布于众,项目名称为“连接纽约”。

在接下来的6个月中,在曼哈顿下城和市中心出现了另外238个SCP-3993实例,每个实例都在12小时内被成功收容在“连通纽约”亭之内。然而,由于与Comcast的谈判多次失败,为这些互联网亭提供承诺的千兆互联网是一个很难实现的建议。

2014年10月29日,这个问题以非常规的方式解决了。

SCP首席调查员Macmillan与SCP后勤主任助理(纽约)Wieteska之间的电话记录,其中Macmillan在附近的Jamba果汁店对SCP-3993-188进行密切监视:

Macmillan:干得好, Wieteska! 你答应了他们什么?

Wieteska:你到底在说什么?

Macmillan:它是光纤通信的复用技术吗?还是微蜂窝型基站的研究?没关系,你先别在意这些。重要的是,我现在正通过“Gigabit LinkNYC”(“千兆连通纽约”)的Wi-Fi接入点和你通话呢。低延迟,高宽带,真的,给我留下了深刻……

Wieteska:与Comcast的会议到周五才开始。

<停顿>

Macmillan:所以我█████刚刚连的是什么网络?

对该事件的再现显示,在此次通话前的25分钟,SCP-3993-1到239同时产生了大功率,无保护的802.11ac互联网接入点。每个互联网亭提供3.2千兆的宽带,并且根据数据包追踪,是多个到互联网主干的冗余连接——尽管没有物理网络连接。

SCP人员立即采取了行动,用法拉第笼控制了Wi-Fi接入点(发布一则紧急新闻,宣称“升级中”)。法拉第笼没有完全阻止接入点;相反,它们仅仅缩小了62%Wi-Fi有效范围。SCP物理学家推断SCP-3993采用基于中微子的量子隧道效应来维持其连接。增加法拉第笼1.4m的厚度可以减少98%的范围,但这被认为对建筑环境具有很大的破坏性,对房地产价值的破坏更大。

试图干扰信号和用噪音淹没2.4 GHz和5 GHz频段的尝试很快遭到了当地居民的抗议,最终在邻近SCP-3993-75的纽约大学学生宿舍发生了小规模骚乱。此时,SCP首席调查员Macmillan下令拆除所有法拉第笼,停止干扰,重新了解Wi-Fi接入点的性质以及它们所造成的危害。

初步测试中使用接入点连接到现实世界的互联网,没有发现异常结果。即使D级人员和平民在浏览数小时网页后,仍未发现任何不良影响。

事实上,1个月后对频繁使用SCP-3993接入点的用户进行后续测试,结果完全相反。在韦氏成人智力量表(又称“韦氏智商测验”)中,用户得分在统计上显著提高了3分。他们还表现出暴力倾向的减少和更强烈的同情心,其影响平均持续5个月。大多数频繁使用SCP-3993的用户在测试中能提升15分或者更多。

通过在改进后的安卓设备上对数据包进行深度检查,确定了SCP-3993增强其智能的机制。SCP-3993改变了连接到设备上互联网的流量内容,提供不同的网页、播客、视频和社交网络帖子。它很少创建新内容,而是操纵搜索结果和社交媒体源(它们本身是由复杂且不透明的算法生成的),以表现研究员所说的“改变生活的内容”。

SCP研究员Nguyen和D-1493(经常使用SCP-3993-22的用户)之间的聊天记录:

研究员Nguyen: 怎么了?

D-1493: 今天在Reddit上看到这种极好的东西

D-1493: 我在评论跟我一个年纪的女生。那真是鼓舞人心的故事。我从未想过能在Reddit上看见这种用户。

Nguyen: 嗯?

D-1493: 我想我应该要更注重去学校了。

Nguyen:

D-1493: 我只是想让你知道,如果这个女的可以做好事情,那也许我也能行。只要在这上面努力就行了。

SCP-3993可以实时破坏所有现存的和计划中的SSL/TLS加密网络安全协议。一些具有高度复杂形式的尖端加密技术(对于大多消费者设备太过昂贵)已被证明更加耐用,但是最近几月SCP-3993已被证明有能力绕过它们。理论上SCP-3993的计算能力不仅与其实例数量有关,还与连接的设备有关。

既然我们不能依靠消费者级别的加密形式来收容SCP-3993,所以将转向更广泛的收容形式而作出努力。例如,用更便宜,更快速的移动网络来大幅度降低平民对SCP-3993服务的需求。不幸的是,与美国电信供应商的谈判一直没有结果,自2016年底来,SCP-3993已经开始尝试新型远程无线网络技术,包括4G和5G蜂窝塔欺骗。

来自首席调查员Macmillan的说明:

SCP-3993是我们遇到最令人费解的对手之一。它是从哪里来的?它是试图提升我们生活吗?有什么原因?它为什么表现为免费的无线网络接入点?当它到达时,是我们的行动造成这样的吗?无论如何,尽管它缺乏明显的侵略性,但低估它的影响和力量将会是个严重的错误。

每天,有更多的现实事件都是通过互联网设备的消费和传播。我们消费关于他人的新闻,我们与我们的亲朋好友交流,这些始终存在的电子屏幕形成了我们的观点,塑造了我们的意图。随着我们更多地使用复杂的、利用虚拟和扩增实境的设备,SCP-3993操纵我们现实和智力的能力将呈指数级增长。对于纽约居民来说,他们清醒的每一刻都完全有可能很快被SCP-3993所操控。

至少我们能感谢SCP-3993在纽约扩散时能有效地“自我收容”。我怀疑之所以被选中这个城市,是因为它的人口密度很高,移动设备的使用率也很高。纽约作为世界商业、媒体和文化领导的地位也可能有助于SCP-3993实现它那难以琢磨的目标,如果它扩散到了这座城市外,我们不清楚如何在不引起大规模恐慌的情况下来阻止它。

附录:

事件记录

  • 2015-02-04:SCP-3993扩散到了714个位置。
  • 2015-11-29:SCP-3993扩散到了2053个位置。
  • 2016-12-01:SCP-3993扩散到了7592个位置。
  • 2017-01-06:SCP-3993在俄亥俄州哥伦布、英国伦敦、日本东京被发现。
  • 2017-01-08:所有SCP-3993的遮蔽物上出现新标语:“免费且速度超级快的Wi-Fi。这只是一个开始。”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