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3999

那么我们走吧,你我两个人
正当那十一日帝国吞噬天空
好似人们融化在早餐桌上的蛤蜊汤里

项目编号: SCP-3999

项目等级: Apollyon

特殊收容措施: SCP-3999当前无法被收容,并将导致ZK级世界末日,即现实终结。最可取的行动是令被认做SCP-3999集中点的研究员塔罗兰隔绝与基金会站点及人员的一切联系,以避免对基金会资产造成进一步附带损害。理论上讲,研究员塔罗兰若被收容至偏僻区域,SCP-3999的破坏能力会暂时消失

停止

得以控制

残留少许

……

最可取的行动是令被认做SCP-3999集中点的研究员塔罗兰隔绝与人类的一切联系,以避免对地球和社会造成进一步附带损害。理论上讲,研究员塔罗兰若在僻静处迅速自我了断,SCP-3999将被销毁。

研究员塔罗兰不得离开基金会。

最可取的行动是令被认做SCP-3999集中点的研究员塔罗兰隔绝与动物生命的一切联系,以避免对自然界及其生物多样性造成进一步附带损害。理论上讲,研究员塔罗兰若在一远离所有动物且尽可能隔绝植物的小棚屋中度过余生。

目前正在研究如何消除SCP-3999的影响,已提出的建议包括将其引入太阳。

研究员塔罗兰的家属将被逐一处决,该程序应由从机动特遣队Omega-8、Lambda-12、Psi-7和Tau-5中挑选的训练有素者执行,这些特工将重新接受军事战术、特种武器及战术演习训练,被选定的特工需在黑尔精神病性量表中取得30及以上的高分。

特工首先处决了研究员塔罗兰的母亲,其次是他的父亲,建筑物内的一切生命存在将被终结。随后他们抵达研究员塔罗兰的妹妹所在之处,她目前是宾州州立大学的学生。将她处决后,同处楼内的室友也将被清洗。最终通过近距离使用配备消音器的明雷顿700点射将之爆头。然后将这些尸体钉在研究员塔罗兰办公室门外的墙壁上,灌注10升汽油后点燃,研究员塔罗兰将被拘束并强迫跪在尸体前

SCP-3999被分级为

研究员塔罗兰的同事将被逐一处决,该收容措施的执行者将由各类收容专家中挑选,站点自助餐厅的工作人员应将砷投入所有与研究员塔罗兰接触过的员工的餐饮中,包括05议会成员。

一幅SCP-3999的画像将被放置在纯花岗岩制成、采用爱奥尼亚式建筑风格的基座上,此基座需被放置于一个5m×5m方形混凝土收容室中心,该收容室需由不少于两(2)位接受过抵抗及抑制信息危害训练的警卫持续监控。

SCP-3999无法被收容。

SCP-3999,将与研究员塔罗兰一起被作为礼物送至蛇之手,所有蛇之手操作员将被告知SCP-3999是第五教会极为重要的造物,而研究员塔罗兰将接受C级记忆消除并给予掩盖身份,将之称作第五教会最高领导人布莱恩·弗雷德里克·邦迪斯基。所有蛇之手操作员应知晓任何情况下都不可将SCP-3999与研究员塔罗兰分离。

SCP-3999将被收容至SCP-2432中,此收容措施将导致SCP-2432内出现一个尺寸约为3m x 25cm x 25cm的狭小空间异常,该缝隙被称作SCP-2432-1,常出现在墙角并被电视机遮盖,穿越此缝隙将抵达一个陈设、装饰和异常性质与SCP-2432完全相同的空间,然而尽管布局相似,这个房间却缺少出口,也因此不再是SCP-2432的完美复制。这个复制房间的窗帘挂在墙壁上;这里没有窗户。

SCP-2431-1内部通风系统由构筑A██████酒店的普通钢板制成,也是芳纶织物间仅有的空隙,末端的两块钢板中发现了与III型铁陨石成分一致的高浓度铁与镍,板面上还出现了永久性记号笔墨水绘制的分形图。

出现于SCP-2432-1与SCP-2432位置相对且外观一致的门,开启后并不像SCP-2432那样通往真正的A██████酒店走廊,而是抵达另一现实(被称为SCP-2432-Prime)。初步观察发现SCP-2432-Prime与A██████酒店走廊相似,且拥有同样的壁纸、灯具、地毯和装饰物,但两端皆无尽头,似乎可无休止延展。对SCP-2432-Prime及SCP-2432的反复测量表明它的长度是无限的。SCP-2432-Prime的墙壁略有弯曲,理论上将之暂定为“环”状,但当前研究无法证实SCP-2432-Prime确为环形。SCP-2432-Prime内的每扇门上皆标注着“70号房间”,并通向一间SCP-2432复制屋,然而约有█%的房间中缺少金属芳纶织物,约█%的房间不具备SCP-2432中所述的异常效应。SCP-2432-Prime中还将随机出现许多具有明确功能的房间,包括餐厅、会议室、游泳池、洗衣房和电梯间等。这些房间的设计与A██████酒店中的等同物有所不同。

其中小范围出现的异常生物被认为是SCP-2432-Prime内的原生物种,这些生物被编号为SCP-2432-Prime-A1至A8。

将SCP-3999从SCP-2432中取出时,SCP-2432-1迅速消失,所有进一步测试因O5-█命令禁止

研究员塔罗兰被迫从SCP-3999中强行移除

研究员塔罗兰始终与SCP-3999保持一致

研究员塔罗兰被处决

研究员塔罗兰需通过一切手段维持必要生命

研究员塔罗兰被放置于SCP-3999之中

研究员塔罗兰应尽可能远离SCP-3999,同时与之保持联系

研究员塔罗兰不可被杀死并放置于SCP-3999之中

研究员塔罗兰不是SCP-3999

研究员塔罗兰与SCP-3999之间存在深刻的联系。4

受访者: 研究员塔罗兰

采访者: Dr. █████████ ████

<记录开始,03.99.90>

采访者: 所以说你究竟是谁呢?

塔罗兰: 我是研究员塔罗兰,SCP-3999的研究者之一。

采访者: 但我们这里没有任何记录。

塔罗兰: 我告诉你,我身上发生了一些很可笑的事情!但我无法形容,好像做梦一样,所有事物之间的链接都断开了。

采访者: 断开?

塔罗兰: 事已至此我很难专注,我只是感到有些不安,就好像现实不再那么……真实……我只能这样描述了。

采访者: 但我们这里没有任何记录。

塔罗兰: ……你刚刚已经说过了。

采访者: 所以说你究竟是谁呢?

塔罗兰: 等等,这是怎么了?这是哪个站点?你再说一遍你的名字,博士?

采访者: █████████ ████博士。

人员: 这不是个完整的名字,只是从你嘴里发出的一阵噪音。为什么要删节?你是怎么在正常对话中删节几个字的?

采访者: 本次采访到此结束。

人员: (地板消失,研究员塔罗兰坠入黑暗,房间开始融化,SCP-3999突然吞噬了█████████ ████博士。)

<记录结束,[自选时间信息]>

结束语: [简短概要和摘录随后泄露]

研究员塔罗兰需与他的母亲一起生活直至事件平息。

来自基金会信息安全管理系统的通知

以下文件包含致命信息危害,因此,访问此文件的人员需具有不小于14.5的认知阻值(CRV),若您未通过自动CRV验证,请保持冷静且不要活动,您所在站点的医护人员研究员塔罗兰将即刻与你同在。

SCP-3999已死

研究员塔罗兰的任务是自出生至死亡为止与SCP-3999相伴终生,他应在朋友和家人的陪伴下充分享受生命中的美好。

研究员塔罗兰已死

最可取的行动是令被认做SCP-3999集中点的研究员塔罗兰隔绝与自身的一切联系,研究员塔罗兰每周至少冥想两次以消除其思想,如果这一行动失败,对象将被配备消音器的雷明顿700狙击枪近距离射击前额。若SCP-3999加以妨碍,研究员塔罗兰的尸体将被用MP5/10冲锋枪迅速清理,此时对象的痛苦将被忽视。

SCP-3999将由家住女贞路4号的德思礼夫妇控制。他们总是得意地说自己是非常规矩的人家,拜托,他们从来跟神秘古怪的事不沾边,因为他们根本不相信那些邪门歪道。 弗农德思札先生在一家名叫“全球超自然联盟”的公司做主管,公司收容异常。他高大魁梧,胖得几乎连脖子都没有,却蓄着一脸大胡子。德思礼太太是一个瘦削的金发女人。她的脖子几乎比正常人长一倍。这样每当她花许多时间隔着篱墙引颈而望、窥探左邻右舍时,她的长脖子可就派上了大用场。德思礼夫妇有一个小儿子,名叫研究员塔罗兰。在他们看来,人世间没有比他更好的孩子了。

SCP-3999将被封入一包星爆果汁糖中并埋在亚伯拉罕信仰的牧师祝圣过的10吨土壤之下

研究员塔罗兰的所有同事需在他面前砍掉手掌并剜去双眼

SCP-3999将被收容在配备一张床铺、一台带有DVD播放器的电视机、3套员工自由选择的浪漫喜剧光盘和活鳄鱼肉制床头柜。至本月底,使用MP5/10冲锋枪将之处决。当它重新出现之后,将与研究员塔罗兰一起被作为礼物送至破碎之神教会,所有破碎之神教徒将被告知SCP-3999是麦克斯韦宗极为重要的圣物,而研究员塔罗兰将接受C级记忆消除并给予掩盖身份,将之称作麦克斯韦宗高层马克斯·利普斯希茨。所有破碎之神教徒应知晓任何情况下都不可将SCP-3999与研究员塔罗兰分离。

SCP-3999应被收容在由心灵遮断合金制成的2m×2m立方体内。 这个立方体将被存放在亨特维尔阿拉巴马州居民布里安娜·阿利女士的肚脐内的一个Keter级储物柜中。

研究员塔罗兰不可与香薰蜡烛混淆。

SCP-3999被允许造访研究员塔罗兰的妹妹,她目前是宾州州立大学的学生。SCP-3999,将在其守卫的提示下,残忍地强奸研究员塔罗兰的妹妹,撕裂她的眼球,砍断她的双腿,将她开膛破肚,而后使用它的能力扭转它所造成的伤害,然后将她从宾州一家迈尔乳业冰淇淋店内的香蕉船种带出,在那之后,它

SCP-3999威胁所有人员的生命

研究员塔罗兰有益于所有人员的生活

根据05的命令,测试将于每周一在SCP-3999,SCOP1981,SCP-1171之间展开。

拐角处有个名叫塔罗兰的研究员\小孩子在他背后咯咯笑\银行家他从不穿雨衣\SCP-3999的页面\真奇怪5

研究员塔罗兰每月需遭受酷刑一次

SCP-3999将不断播放美国喜剧演员特辑,特别注意研究员塔罗兰的母亲身边的第五教会成员帕特顿·奥斯瓦尔,并由机动特遣队Rho-19的成员陪同。

研究员塔罗兰应被收容在由心灵遮断合金制成的2m×2m立方体内,任何情况下都不可将他称为爱尔兰裔美国人。

来自基金会信息安全管理系统的通知

别看SCP-3999。如果你不去看它就不会伤害你。别在脑海中想象SCP-3999的样子。如果你确实接收到了它的视觉图像你就会死。如果你试图去理解它,你必死无疑。别看SCP-3999。

所有人员都要皈依佛门,并

SCP-3999恨

研究员塔罗兰

INT. 某收容室- 夜间

研究员塔罗兰(30多岁,生气勃勃且愈发焦虑)站在SCP-3999收容室门旁,他拼命敲着门希望有人能够拯救他,同时也为自己的生命担忧。

塔罗兰:让我出去!让我出去!这不好笑伙计们!这东西会在这儿慢慢杀死我!我被困住了!

中央控制系统:研究员塔罗兰的脸颊被汗水打湿,眼珠飞转

塔罗兰:有人吗?

SCP-3999发出可怕的尖叫

……

SCP-3999爱猫,每月应提供一只猫以表彰其良好表现

SCP-3999将被收容在即将上映的《幸运的洛根》,一部由史蒂文·索德伯格执导的抢劫电影中。

……

研究员塔罗兰在舞台右侧疯狂踱步,却只再度跌倒在台阶上

……

每月向SCP-3999提供十(10)名D级以表彰其良好表现

……

研究员塔罗兰疯狂地寻找着出路,但在本该是出口之处却只有一面坚实的混凝土墙。奇怪的是尽管前方看起来只是空荡的墙壁,他却直觉这是宏伟基座的一部分,被某些标新立异的艺术家依照离子风尚切割拼放。他摇了摇头以理清脑海中的思绪,“所以说,”他很快想到,“我被困于此,外在现实已消失。”他试图围绕“这事实”思考,但他无能为力。现状违背描述,这是真正的混乱。

SCP-3999将被收容

他扒开地板,尽管他甚至无法确定这是什么材质。

SCP-3999将被收容

他撕开了一个小洞。

SCP-3999将被收容

他隐约看到下方有光。

SCP-3999将被收容

他想起了他的家人,他的同事,他的工作,任何关乎他世界的存在,正如此时此刻。

SCP-3999将被收容

此洞可通。

SCP-3999将被收容

SCP-3999

……

……

……

SCP-3999将被屈折万物之自我收容。

SCP-3999将被收容至谬误之所。

SCP-3999被收容于下述笑话之中:

一个家庭走入事务所,分别是父亲,母亲,儿子,女儿和一只狗,父亲对一位人事特工说:“我们的举动非常有趣,您应当扮成我们。”

特工回答,“抱歉,我不能扮演家庭成员,他们有点太可爱了。”

母亲说,“先生,您得看看我们的举动,我知道您会扮成我们的。”特工回答,“好吧,好吧,我会看看的。”

父亲戴着一顶上书“人事特工”的高帽,母亲穿上父亲的外衣,走至他身旁说道:“我们的举动非常有趣,您应当扮成我们。”

特工回答,“抱歉,我不能扮演家庭成员,他们有点太可爱了。”

儿子(扮成母亲)说道:“先生,您得看看我们的举动,我知道您会扮成我们的。”

特工回答,“好吧,好吧,我会看看的。”

儿子戴着一顶上书“人事特工”的高帽,女儿穿上父亲的外衣,走至他身旁说道:“我们的举动非常有趣,您应当扮成我们。”

特工回答,“抱歉,我不能扮演家庭成员,他们有点太可爱了。”

父亲(扮成儿子)说道:“先生,您得看看我们的举动,我知道您会扮成我们的。”

特工回答,“好吧,好吧,我会看看的。”

女儿戴着一顶上书“人事特工”的高帽,狗穿上父亲的外衣,走至他身旁说道:“我们的举动非常有趣,您应当扮成我们。”

特工回答,“抱歉,我不能扮演家庭成员,他们有点太可爱了。”

狗(扮成母亲)说道:“先生,您得看看我们的举动,我知道您会扮成我们的。”

特工回答,“好吧,好吧,我会看看的。”

母亲戴着一顶上书“人事特工”的高帽,父亲穿上女儿的外衣,走至他身旁说道:“我们的举动非常有趣,您应当扮成我们。”

特工回答,“抱歉,我不能扮演家庭成员,他们有点太可爱了。”

母亲(扮成父亲)说道:“先生,您得看看我们的举动,我知道您会扮成我们的。”

特工回答,“好吧,好吧,我会看看的。”

狗戴着一顶上书“人事特工”的高帽,母亲穿上儿子的外衣,走至他身旁说道:“我们的举动非常有趣,您应当扮成我们。”

特工回答,“抱歉,我不能扮演家庭成员,他们有点太可爱了。”

父亲(扮成母亲)说道:“先生,您得看看我们的举动,我知道您会扮成我们的。”

特工回答,“好吧,好吧,我会看看的。”

儿子戴着一顶上书“人事特工”的高帽,父亲穿上儿子的外衣,走至他身旁说道:“我们的举动非常有趣,您应当扮成我们。”

特工回答,“抱歉,我不能扮演家庭成员,他们有点太可爱了。”6

狗(扮成女儿)说道:“先生,您得看看我们的举动,我知道您会扮成我们的。”

特工回答,“好吧,好吧,我会看看的。”

狗戴着一顶上书“人事特工”的高帽,狗穿上儿子的外衣,走至他身旁说道:“我们的举动非常有趣,您应当扮成我们。”

特工回答,“抱歉,我不能扮演家庭成员,他们有点太可爱了。”

狗(扮成狗)说道:“先生,您得看看我们的举动,我知道您会扮成我们的。”

特工回答,“好吧,好吧,我会看看的。”

人事特工戴着一顶上书“家人”的高帽,父亲穿上扮演儿子时穿着的父亲的外衣,走至他身旁说道:“我们的举动非常有趣,您应当扮成我们。”

特工回答,“抱歉,我不能扮演家庭成员,他们有点太可爱了。”

人事特工(扮成他自己)说道:“先生,您得看看我们的举动,我知道您会扮成我们的。”

特工回答,“好吧,好吧,我会看看的。”

研究员塔罗兰戴着一顶上书“人事特工”的高帽,SCP-3999穿上父亲的外衣,走至他身旁说道:“[系统错误:数据损坏,详情咨询站点管理员]"

特工语无伦次地喃喃自语。

SCP-3999(扮成母亲)说道:“[系统错误:数据损坏,详情咨询站点管理员]"

特工几不可闻地叹了口气,“废弃的律令好似人们融化在早餐桌上的蛤蜊汤里,秩序是恶棍们的通行证,真正的美好应如无形的虚空,融化扭曲且腐败,你是否仍感幸福?”

SCP-3999将被甜瓜收容

SCP-3999将被收容在美国犯罪小说家罗伯特·B·帕克的坟墓中

SCP-3999将被邓氏狼收容。

SCP-3999将被收容在一个与拉奎尔·韦尔奇真人大小相仿的蟑螂汽车旅馆之中,任何时候都需处于不少于四名O5议会成员的持续监控下,并且

研究员塔罗兰不可被收容。

研究员塔罗兰将给予反击。

研究员塔罗兰将重启SCP-3999。

每月一次,SCP-3999将使用绦虫感染研究员塔罗兰,50,000至60,000只绦虫卵将由MTF Lambda-14成员注入研究员塔罗兰的膀胱。

每年一次,SCP-3999将被认定为神格不朽且崇高

每年一次,SCP-3999将被认定为5级员工,并依照分析部门的规定,以符合匈牙利乡村传统和销售埃及学小说的方式遭受虐杀。

研究员塔罗兰不喜欢“3D打印机”的绰号

SCP-3999和与之玉米片般黏连在一起的研究员塔罗兰应被收容在由心灵遮断合金制成的2m×2m立方体内

所有工作人员都要考虑到研究员塔罗兰是普罗米修斯实验室的产品,每月定期使用格洛克43式9毫米手枪射杀他两次,随后在他母亲面前活剥他父亲的皮,然后烧毁房屋并在地上撒盐直到一无所剩

来自基金会信息安全管理系统的通知

研究员塔罗兰是支无礼的铅笔,他将被所有纱线避而远之直到十一日帝国吞噬天空,操他妈逼爆他菊。

SCP-3999将被收容在O5-23的坟墓中

提醒所有参与SCP-3999研究的人员它只是由一个生理学上为男性,有着犹太和爱尔兰血统的人类写就的虚构之物,在他十几岁的春假时,作为恐怖社区的失败写作者。他浪费了太多时间,还跟个聊天室里谈论左翼政治的孩子一样斗争,而且7

SCP-3999将被爱与理解所收容

研究员塔罗兰将被一根连接在水箱上的软管插入直肠,水将缓慢充入,直到监视人员观察到他的身体膨胀成球形。

SCP-3999将被作为SCP-2000的控制程序收容

根据梦神议定书,SCP-3999将作为来自SCP基金会的礼物赠予希腊驻美大使。然后他们会对他进行D级记忆消除并

研究员塔罗兰通过数次濒死收容SCP-3999。

研究员塔罗兰不得再次捅破SCP-3999

研究员塔罗兰需独自离去

SCP-3999当前无法被收容,并将导致ZK级世界末日,即现实终结。最可取的行动是令被认做SCP-3999集中点的研究员塔罗兰隔绝与基金会站点及人员的一切联系,以避免对基金会资产造成进一步附带损害。理论上讲,研究员塔罗兰若被收容至偏僻区域,SCP-3999的破坏能力会暂时带走恐龙

描述:

SCP-3999是世间谬误之集

SCP-3999是lol猫

SCP-3999是正读到此处的你

SCP-3999是现任美国副总统迈克·彭斯

SCP-3999是食物

SCP-3999是几张发霉的毛毯

SCP-3999是研究员塔罗兰的灵魂

SCP-3999是是被称为Nobody的GOI

SCP-3999是格林奇的思想

SCP-3999是SCP-055

SCP-3999是一种杀人企鹅

SCP-3999不是四边形

SCP-3999是M.S. Subbalakshmi

SCP-3999是身形紊乱

SCP-3999是你丢失的袜子

SCP-3999是SCP-3000竞赛

SCP-3999是虱子

SCP-3999是高速瞬移

SCP-3999是疯狂者书写的陈词滥调

SCP-3999是自我厌恶

SCP-3999是加里·吉克斯的肾脏

SCP-3999是___

SCP-3999是任天堂

SCP-3999是最后一抹夕阳

SCP-3999是SCP基金会的The Administrator

SCP-3999是一个枕头

SCP-3999是马克斯·兰迪斯

SCP-3999是自由爵士乐

SCP-3999是由AM在哈兰埃里森说出的每一个字《无声狂啸》

SCP-3999是番木瓜和芒果沙拉

SCP-3999是死亡

SCP-3999是每一只曾经存在的蜜蜂

SCP-3999是正被遗忘的挚爱

SCP-3999是一品红

SCP-3999是缩胸手术

SCP-3999是1922年拍摄的纪录片《北方的纳努克》

SCP-3999是一个傻瓜

SCP-3999是野蛮主义

SCP-3999是一个充满故事的书架

SCP-3999是上述所有。立刻。永远。在任何时候,你的梦想。

这只可能是唯一的结论。

所以停止发问。

SCP-3999

SCP-3999

SCP-3999

特殊收容措施:

SCP-3999将被收容在位于哥斯达黎加的萨尔瓦多锡伦西奥别墅和博斯克德巴斯饭店温泉中

研究员塔罗兰是SCP-3999的最初收容者

SCP-2845一起,已授权允许对SCP-3999的收容使用外包收容资源和顾问。顾问被视为2级人员,并任何时候都不得离开Site-100。若外包顾问必须离开SCP-2845或scp-3999的收容,在释放前需要实行A级记忆消除。

为了适当收容SCP-2845与SCP-3999,至少需要30名受训的人员和一直持续提供的未受训测试者。48名受训人员当前被指派收容SCP-2845与SCP-3999,分成8个6人小组,并另外有24人作为预备队。已授权每周提供5名D级人员用于SCP-2845与SCP-3999的收容。

Site-100已按照以下规格建立:

Site-100由9个同心圆结构组成,称之为Ring-A到Ring-I,在Ring-C和Ring-D之间有一个缺口,称之为Gap-1。6个圆形隔间位于每个Ring和Gap的0度,60度,120度,180度,240度和300度位置上。位于0度位置上的隔间和地理上的北方以及研究员塔罗兰的大学同学所养宠物的当前位置排成一直线。

研究员塔罗兰的大学同学所养宠物将在大提顿国家公园的随机地点成为仪式祭品,尸体的脑浆将飞溅在一块岩石上并用一碗黄油爆米花和清爽可口可乐®冲刷,请欣赏节目,只有在AMC影院公司,只有SCP-3999,只有在Applebees,只有在沃尔玛,只有在Barnes & Noble,只有在家得宝,只有在Wawa,只有在伍兹霍尔海洋研究所,只有在你的地下室,只有在你身后,只在唯一,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

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

救命,拜托

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

你的噩梦

关乎你所爱之人的死亡

你醒来,直面愈加疯狂的噩梦

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

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

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

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

受访者:SCP-3999

采访者:研究员塔罗兰

<记录开始,03.99.90>

塔罗兰: 最后,就是这么回事,研究员采访异常,我现在是主管之一了,我将带来秩序。

SCP-3999: [系统错误:数据损坏,详情咨询站点管理员]

塔罗兰: 就这样下去吧。

SCP-3999: [系统错误:数据损坏,详情咨询站点管理员]

塔罗兰: 别想威胁我,没有我你什么都做不成!(塔罗兰手指自己

SCP-3999: [系统错误:数据损坏,详情咨询站点管理员]

塔罗兰: 即使你没有秩序也能活下来,你仍得抓紧我,你需要我,用些可怜的借口乞求规律以维持存在,真是可悲,你太可悲了。

SCP-3999: [系统错误:数据损坏,详情咨询站点管理员]

塔罗兰: 你没法再恐吓我了。第一个百万年间我被这些毫无逻辑的收容程序和胡言乱语所折磨,我曾感到这是世间最为深重的痛苦,但我活下来了;忍受对于二百万年时的无厘头收容措施对我来说仍困难无比,但我活下来了;到了第三百万年我已经近乎麻木。在你继续迟钝下去之前你只有这么几次机会能看到世间万物了,但你他妈知道吗?我活下来了。这比你所声称的一切都重要,因为你这愚蠢的畜生可从来没有活过。(塔罗兰手指SCP-3999

SCP-3999: [系统错误:数据损坏,详情咨询站点管理员]

塔罗兰: 如果我终结你,事情将会重回正轨,我不相信还有什么别的可能。也许你会带着O5议会一起辱骂我的母亲……用……呃……哦我不知道,菲多利做的杰克·尼科尔森的尸体?或者别的什么愚蠢的东西,我想你的愚蠢足够传遍整个多元宇宙了。

SCP-3999: [系统错误:数据损坏,详情咨询站点管理员]

塔罗兰: 所以说你究竟是谁呢?问问你自己吧。在你准备作为人类战斗时你是谁,不过是团泥浆而已,你什么都不是。我准备开战了,我厌倦了你的疯话,关于恐怖与灵异之事越是揭秘,影响就越小。我受够你了,我快听吐了。

SCP-3999: [系统错误:数据损坏,详情咨询站点管理员]

塔罗兰: 我得说,你会下地狱的,不过我们早就在那儿了。

SCP-3999: [系统错误:数据损坏,详情咨询站点管理员]

SCP-3999:SCP-3999用了五年将研究员塔罗兰融化,邓氏狼在粘液上大快朵颐,SCP-3999是不朽的。

<记录结束,[自选时间信息]>

结束语: [简短概要和摘录随后泄露]

SCP-3999正对现实造成严重威胁,应被收容在自己的呕吐物中

研究员塔罗兰为他的不稳定负责。

SCP-3999并不可怕

所有研究员都像厌恶其他SCP-3999一样厌恶SCP-3999

毫不夸张地说,我他妈还没在这儿待上几个星期。

所以,你看,一切都始于SCP-3999,刹那明灭的事物,逐步消失的现实。起初塔罗兰注意到没人能记住某些研究员,随后是名叫比利时的国家和他放在桌上的一杯水。再往后他的脚趾逐个消失,接着是蒙大拿州,群星开始闪烁。窗户在他眼前消失,树叶从枝头消失。他低头望着自己的双手,却只找到了两根手指和一个拇指。一切都在消失,直到他用仅剩的无力的躯体在最后一个收容单元中敲打着快要消失的键盘写下最后的文章。然后他的眼睛,电脑和最后一根手指也消失了,只剩下他无目无耳无鼻无口无肢且赤裸的躯体,接着,收容单元消失,宇宙开始动荡。

这只是一场偶然的意外。

我真的不确定该如何阐述这一概念。

所以我换了一种思路,有人提议将婴儿猝死综合症(SIDS)加以扭曲,所以我将SIDS当做一种的天生逆模因缺陷,使得父母认为他们的孩子始终面向后方。而且我也纳入了其他人关于计算机程序的想法,不断计算着可笑的大素数,能让你对命理学产生狂热的迷信。最重要的是我令二者和而为一,或许这个天生缺陷的幸存者也患上了恋物癖,研究员塔罗兰是该项目的首席研究员。

我无法令它起效。

所以接下来我不得不寻找备用方案,古典重温的仿品,使居住在宾夕法尼亚州中部的人们厌恶或痴迷的我所为基金会创造的一切,甚至是已删除的作品,或从未添加至主列表的文章,研究员塔罗兰是个被疯狂模因杀死的工作人员。

这简直是太愚蠢了。

但我无法将研究员塔罗兰驱离我的脑海。

数周以来他就只是静静待在那儿,偶尔评判我的举止,工作期间我本应教小孩子跳踢踏舞,但我却在想着他。在校期间我不断思索,试图在心理学课堂上找到一个合适的场景将他塞进去。

我一直在努力尝试。

时光转瞬即逝,事情即将发生。

最终,它降临于我。

2017年3月24日凌晨一点,它降临于我。我从轻浅的睡眠中醒来,发现自己动弹不得,几乎无法睁开眼睛,甚至濒临窒息。我努力想要恢复活动以挽救自己的生命,躺在床上却感到小时如年的痛苦,我的肌肉开始抽搐颤抖。

然后,3级研究员,詹姆斯·马丁·塔罗兰,如恶魔般立于我的床脚,他看起来像片难以名状的黑影,不知为何我却立刻认出了他。他用那些可怕发光的眼睛盯着我,而后笑了起来,仅是这笑就让我吓尿了床。而后他从衣间抽出一把巨大、寒光闪烁、弯曲的匕首,在月光下散发着寒意。当我看向他时他将刀架在口中,水平切开。尽管他所用的力道不可能如此强大,但他的下巴落在了地板上,口中鲜血淋漓,舌头在血色瀑布中徒劳地翻转。

如同呼唤忠犬的哨音一般,陡然而至的恐惧自世界上每一个阴暗的角落嚣叫而来,汇入了构成塔罗兰的黑影。那时所有噩梦之集合,却曾是令我沉浸一年的美好想象,割喉总统,势不可挡的蜥蜴,发条人,眼豆,鹿神,瞬移的雕像,善良或邪恶的老者。所有恐惧之物安然静立,他们轻蔑地看着我躺在被尿液和粪便染透的床单上。“你为何会在我们身上浪费时间?我们终究不光彩,这些恐怖创作是多么愚蠢,你本可以写出些和我们这些垃圾不一样的伟大作品,你可以出人头地!”我听到他们开了口。

他们注视着我,他们其中一员,一具腐烂的尸体,拍了拍塔罗兰的肩膀。他握着沾满自己鲜血的匕首靠近我,倾身向前。猩红的眼睛直击我的灵魂,看透我所犯下的原罪。我呜咽起来,而后调动全身的力量挪动嘴唇。

“做吧。”

他将匕首插入我的小腹撕扯搅动,我的肠器如湿滑海绵般洒至木地板上。当研究员塔罗兰斜睨着我时,津液和着鲜血自他怪诞的血盆大口滴至我的脸颊,所有畸形的怪物得意地旁观着。

我醒来了,而那只是梦一场。

这便是你到来的地方,我坐在这里写下这些东西,我不得不如此,这感觉不错。自那场噩梦降临已有两天之久,而我才刚刚完成,这会是最终的结局,万物的复生。我不知我是否可以继续前行,我不知我能否前行。

十一日帝国将我融化,而我屈服了。自我加入基金会社区的那一刻起,我便已经屈服。

SCP-3999取得了胜利。

SCP-3999终将迷失。

……

……

……

……

……

……

我恨自己。

我爱自己。
……

……

……

……
……

……

……

……

……

……

项目编号: SCP-3999

项目等级: Neutralized

特殊收容措施:SCP-3999被收容在Site-118内的Keter级气密收容单元中,发现曾有四名武装警卫驻扎在收容单元附近。收容室的墙壁深入地底一公里之深,覆盖着耐酸性挡板,墙壁上每隔30米装有斯克兰顿现实稳定锚,似乎曾发生过剧烈爆炸。关于SCP-3999收容程序的资料所剩无几。

描述:显然,SCP-3999曾是一Keter级项目,可能是某种实体,目前尚不清楚SCP-3999还具有何种异常性质。SCP-3999收容室是在对Site-118所有Keter级收容区域进行例行检查时发现,安全管理系统(RAISA)已确认数据库中没有SCP-3999的记录。关于SCP-3999异常性质的所有资料都是经由收容室的构成及内部回收文件推定的,被分配监视SCP-3999的四名武装警卫的记忆显著丧失,无法确定自己是何时开始负责SCP-3999的。

在SCP-3999收容室底部发现了3级研究人员塔罗兰的尸体,研究员塔罗兰自被委派至Site-118起几乎立刻失踪。在他身上发现一部基金会标配手机,其中包含一段疑似SCP-3999收容程序的文本,但文本和内容谬误百出,与基金会惯例的[删除]语言和格式全然不符。自此已基本可以确定,研究员塔罗兰被分配负责SCP-3999,而SCP-3999具有强大的现实扭曲性质,它在某一时刻突破收容,造成了CK级现实重构危机或ZK级现实终结末日,并由研究员塔罗兰以自身生命为代价阻止且扭转了事件的发生。

附录-1:[数据删除]

[数据删除]

我写完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