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3V1L-J

项目编号:SCP-3V1L-J

项目等级:SAFE 看在他妈的份上

特殊收容措施:SCP-3V1L-J需被单独监禁于一间人形收容隔间内。SCP-3V1L-J与员工之间不能进一步交流。所有员工被告知,除了任何以及所有SCP-3V1L-J提出的要求,没有进一步的收容措施是必要的。

描述:SCP-3V1L-J——曾经是威斯康辛州基诺沙(Kenosha, WI)的Arthur Schnittflieger——是一名32岁的男性,参与了一系列使用异常手段实施的犯罪行为。它拥有超能力——在一定程度上,说服别人相信它有个特伟大特复杂,在什么情况下都不能停下来的日程。

在12/20/12,SCP-3V1L-J打电话威胁基金会称它要在美国商城里面打开一个通往“另一个全是蜘蛛和火和什么玩意儿的维度”的虫洞。特工被调度至那里,并没有找到什么虫洞,之后SCP-3V1L-J带着另一个威胁又联系了基金会——它说之前的虫洞计划只不过是在分散基金会的注意力,它的目的是要去制造一场ZK级现实毁灭情景。没有发现能证明SCP-3V1L-J有能力制造任何这样的情景的证据。

这种模式持续了几次,导致了0起伤亡,0次“面纱揭开(曝光)”事件,以及基金会浪费掉用于做出无用响应的大约120亿美元。在Site-155因不存在的“全副武装的獾机器”对峙了10小时后,SCP-3V1L-J的初步收容于10/14/14建立。

审问记录:

Dr.Henderson:晚上好。

SCP-3V1L-J:这真的是个好的晚上吗?当你们的生活像我这样扭曲,当你们深深地望进你们的思想却只找到尖叫着、永远捅刺着彼此心脏的小丑,然而你只能在痛苦中狂笑时,有哪个夜晚会是美好的?

Dr.Henderson:注意到了。

SCP-3V1L-J:你当然会说“注意到了”。我早就料到了!我可以像读一张沃尔玛的发票一样读懂你,Dr.Jackson。

Dr.Henderson:是Henderson。

SCP-3V1L-J:当然是了。你不认为我已经知道了吗?

Dr.Henderson:看你刚才叫我Dr.Jackson,不认为。

SCP-3V1L-J:这全是个计谋!你太嫩了,认为我会把真相告诉像你这样喋喋不休说教的怪胎。你看见好与坏的地方,我只看见了疯狂!疯狂!我能看见你永远望不到的事物,像那只现在就在你身后的食肉爬行动物!

Dr.Henderson:我后面什么都没有。

SCP-3V1L-J:是吗?

Dr.Henderson:不,我后面真的啥也没有。

SCP-3V1L-J:别这么武断。你还没有看看呢!

[Dr.Henderson看了看他背后]

SCP-3V1L-J:这全是个计谋!又一次!你只是假装能控制我非人的才华来让你自己觉得安全些。我只要说出一个词就能毁灭整个基金会,凡人!

Dr.Henderson:那个词是什么?

SCP-3V1L-J:“疯狂”。

Dr.Henderson:到现在你已经说过几次那个词了。

SCP-3V1L-J:那你要比你能想象的毁灭得更惨了!我此生都在拆散你们这些懦夫,而且我纯粹的天才已经把你们全部毁灭了。

Dr.Henderson:这次审讯不会有什么进展的。

SCP-3V1L-J:啊哈!我就知道你要这么说!

[Dr.Henderson尝试离开审讯室]

SCP-3V1L-J: 傻瓜!我已经给门把手涂上了超级精神模因毒素!你已经决定了你的命运。

Dr.Henderson:那为什么我没死?!

SCP-3V1L-J:听起来像某人不接受事实啊。

Dr.Henderson:听起来像如果某人连闭上他该死的嘴十秒以上都不会,他想被浇上点酸液啊。

SCP-3V1L-J:我又知道你要这么说!天我真是太聪明了。

[Dr.Henderson尝试掐死SCP-3V1L-J。Dr.Henderson立即被安保人员注射了镇静剂,在他又多在SCP-3V1L-J的腹股沟处踢了几次之后。]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