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400

项目编号:SCP-400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基金会监管下的一个SCP-400群落(称之为SCP-400-B)当前安置在Site-77 Euclid项目侧楼的一个青少年人形收容隔间内。任何收容有一个活动中的SCP-400群落的隔间必须安装一个预防生化-安全4级的气锁门。通风设备的任何开口必须罩上一层金属网,其网格直径不得大于0.2厘米,然后是400-AF气溶胶过滤器,其必须每月更换并送还给site内权限为3/400的生化研究人员。为了实验目的的接触同时需要来自伦理委员会和项目的代理HMCL监督者(当前是Marshall Grant博士)的批准。SCP-400操作者需要穿戴4级正压力生化装,并在离开时需要消毒。在紧急情况下,避免与SCP-400发生嗅觉接触在大部分例子中已足以防止意外感染。关心-给予指令,请参阅文件400-C rev 1.3。

在美国大陆行动的特工应报告其指派区域内任何日托,幼儿园,以及主要小学入学统计是否有大幅下滑。MTF Beta-7“Maz Hatters”的人员应待命以确认,研究和消灭活动的SCP-400感染。发现的感染位置将以官方说法139-B(‘黑死病’)进行隔离。媒体资讯将被直接拒绝,任何媒体的代理若对隔离表示出兴趣将被扣留并在实行B级记忆消除后释放。

被SCP-400感染的基金会人员将被隔离最长3个星期。若此期间异常效应平息,人员将在返回工作前进行心理评估。若异常效应在实行A級记忆消除后仍旧留存,残留人员应重指派到非异常研究,行政,和医疗职位。被感染的平民应实行A級记忆消除并释放。根据地理区域区分的重整指示请参阅文件400-1R。受感染的人口中心若人数超过500或更多,为了控制损害若有必要允许局部施放记忆消除药剂Ennui-02。

每次感染之后至少一个活动的SCP-400群落必须被收集,并转送给权限为3/400的基因研究人员。

描述:SCP-400是对一种类似Armadillidium vulgare,或普通药片虫的异常节肢动物物种的统称。SCP-400个体在表面上类似A. vulgare,不过可以通过其背壳上的亮红色条纹图案区分开来。视觉辨别只对单个不受SCP-400异常效应影响的个体有效。SCP-400是一种寄生生物,其食物是人类的乳腺分泌物。并通过寄宿和操纵死去的人类婴儿来获得食物来源。

感染人员通过信息素载体遭受3型认知危机,将养护自己子女的本能重新转变为将所有人类孩童置于自己的喂养和保护下。在该效应下的这些测试者将无法察觉SCP-400或伤害它,因为有婴孩的存在。暴露于D级人员证实该效应不会对电子或录音记录有效,而且4级生化危机措施就足以阻止效应的产生。对SCP-400效应实验简报中没有人员显示出对异常产生的错误感知有特殊免疫力。

在14/07/2005,伦理委员会发现SCP-400和人类的进一步实验只会让情况变得越来越独特和可怕。因此,所有有关SCP-400与人类关系以及生命周期的信息都从在SCP-400发现地点,█████████, ██的监控和调查中被编辑掉了。结论将基于自2003年8月到2005年7月之间的观测得出。

当25到50个SCP-400实体选择一个婴孩1,并接触到其婴儿床开始。观测没有发现任何SCP-400实体直到它出现在目标的婴儿床内。在场的双亲和D级人员将不会察觉SCP-400。若任何人员经过婴孩附近0.5米处,SCP-400实体将集体释放一种细小的喷雾,这将导致马上丧失方向感和快速失去意识。

SCP-400在之后将开始探查睡着婴孩的血肉。其最喜欢的进入点包括嘴部,眼睛,肛門,肚脐,和腋窝。婴孩将不会对SCP-400的存在有任何形式的反应,推测其使用了局部麻醉。在该过程的头40分钟婴孩的心肺活动将会停止,在3到5个小时内,将会恢复行动,之后会发出不自然的声音。在此时,婴孩将被视为SCP-400的一个‘活动群落’。无法行动的测试者将会在第一次发声后马上醒来并调查。双亲或其他在听觉范围内的成人将显示出对婴孩不良发生感到兴趣。若该群落的原本母亲此时在场,她将马上开始哺乳,无论之前是否是定期哺乳还是实践过。

在约10个星期后,双亲和其他成人开始显示出对群落的进一步喜爱和保护。在此期间,双亲和孩子的直接观测将无法侦测到群落生理学上的异常,尽管其皮肤上有多个穿孔还有抽筋的,不自然的行为。群落有能力发出基本的声音,并能模仿普通婴孩的吸奶,排便,以及玩耍行为并会愈加熟练。在此期间通过监视器仍能观测到持续腐烂,并直到群落的软组织分解为终结2

在12个星期结束后,所有观测到的群落的尺寸都增加,诸如可以在皮下看到单个SCP-400实体在移动。此类群落被视为‘成熟体’,而单个实体将在此期间开始繁殖行为。在喂食中,7到12个SCP400个体将通过其中一个真皮穿孔离开群落,并抓住寄主母亲的皮肤外露部分并在10分钟后返回。寄主的母亲在此期间显示出产生了更多的孕酮,以及人类绒膜促性腺激素水平的升高,包括诱导妊娠。在2到3天的孵化期后,寄主母亲在她下次睡眠时会‘生出’25到50个SCP-400实体。SCP-400实体在出生后没有被成功追踪到。休眠阶段和SCP-400必须启动下一次感染之间的间隔是未知的。没有观测到SCP-400感染时间表的自然极限。(见附录400-02)

至今记录到███次感染,全部都发生在美国东南部的乡村或山区,某些例子甚至长达9个月都没有引起注意。改良侦测和根绝SCP-400被视为最高优先研究。

附录400-01:调查400-25

前言:在2003年发生在█████████, ██的感染中进行的一系列调查中的第25例。█████ ███ B██████夫人(称之为B夫人)由Marshall Grant博士负责调查,特工Fabian Pertucci负责观察。B夫人作为SCP-400-A和SCP-400-B的寄主母亲已经有两年了。她和她那对死去的双胞胎被视为‘病患SCP-400-0’的强力候选人。在调查时,她已经和SCP-400隔离开有15天了。调查在10/7/2005进行。

Grant博士:你好█████,今天感觉如何?

B夫人:我的宝贝们呢?你对我的宝贝们做了什么?

Grant博士:你的孩子因为可能暴露于黑死病正在进行治疗,女士。他们会尽快交还给你。

B夫人:[测试者猛敲桌子]别扯淡!你不能从我这里拿走他们。你没有权利把一个母亲和她的孩子分开!告诉我他们在哪否足别怪我让我丈夫的律师听到这个-

Grant博士:B██████夫人,我们是站在你这边的。我们想要帮忙。如果你能为我回答一些问题,我会尽可能让你在下午见到他们。

B夫人:我已经告诉过你了。他们三个月大,男性,[名字删除],辨认为双胞胎,大约10磅重,他们没有任何敏感症。你还想从我这里知道什么?

Grant博士:你说他们三个月大?他们什么时候出生的?

B夫人:2003年2月5日。[测试者忽然安静下来]他们不漂亮么?我如此爱他们……从没想我会如此像个母亲而他们会如此幸福!在我丈夫死后……[测试者沉默了15秒]……他们对我来说是整个世界!我不知道没了他们我该怎么办。没有一天我不感到幸福。

Grant博士:我可以想象到你的感觉。为了记录,你注意到今天的日期了么?

B夫人:是2000……7月10日……嗯……这有趣了。我可以发誓他们只有三个月。哎呀,时光飞逝!我一定在哪有他们的照片。[测试者翻出了SCP-400-A和SCP-400-B在感染前的肖像]在这!他们难道不漂亮么?

Grant博士:是的,女士。现在,你的孩子们是否有什么特殊的?

B夫人:哦在5月当医生……不,什么都没!非说有的话他们一切都做得很好!如此健康有活力!我发誓昨天小[删除]说出‘妈妈’!

Grant博士:我很抱歉,医生怎么了?

B夫人:是的,他在他们之后来到家里……[测试者面部短暂痉挛]我不会说和医生有关的任何事!让我见我的孩子,求你。他们现在可能已经饿了;他们需要喂食。

特工Pertucci(屏蔽了B夫人):我们正在丢失她;转回来。

Grant博士:我向你保证,女士,我们会给他们最好的照顾。

B夫人:用那个可怕的公式,我打赌!在我上次尝试的时候[删除]吐了。他们两个自那之后就精神失常了。不;该用自然乳房的牛奶,100%。我的产科医师说他们至少需要再3个月,我不想要冒任何风险。

Grant博士:两年半对母乳喂养是不是有点长了?

B夫人:[困惑]他们……他们只有三个月大!

Grant博士:刚才,你还说-

B夫人:我知道我说了什么!是你的错。把我都弄糊涂了!

Grant博士:我很抱歉让你困惑,女士,这只是-

B夫人:你们这些人到底是干什么的?让我见我的孩子!你没有权利!

在调查中的此时,B夫人越过桌子试图抓住Grant博士,不断要求见她的孩子。测试者被伴随的安保人员制服。医疗检查证实寄主母亲的卵巢/子宫有多处创伤。随后的问询仍没获得任何有用的信息。B夫人在观测结论做出后被实行C级记忆消除,并作为相关人员至今仍处於基金会监管下。

附录400-02:在14/7/2010,SCP-400-A和SCP-400-B已经在基金会监管下活动了5年,指出只要提供食物该群落可以无限期存活下去。4级生化危机预防不但成功阻止了SCP-400的繁殖,而且阻止了认知危机效应在Site-77内的散布。有限的实验可以在伦理委员会和SCP-400 HMCL 监督者(当前是Grant博士)的批准下进行。请在开始任何新的实验前先进行30天的评估。

附录400-03:在5/10/2010,SCP-400-A在收容中摄取了一些实验性的营养补给品后停止了活动,允许医疗检查者解剖群落。尽管已干枯和分解,肌肉组织仍旧对电击刺激有反应。SCP-400的最高集中点可以在腹部,嘴部,脑壳和脊柱处发现。应注意所有四肢的主要运动神经处都有单个物种存在,指出一种前所未有的,利用婴孩的现存神经结构的集体智慧。

对单个SCP-400产出的信息素的检查显示出数种可以引起幻覺,遗忘和催眠的成分,有能力重新产生SCP-400的认知危机效应。对数种成分的分析显示其成分类似基金会现在用的B级和C级记忆消除,包括一种可能的安保失效(极小风险)。混合物的气溶胶浓度低于50ppm被证实足以启动效应。建议对SCP-400的基因测序进行进一步研究。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