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4005

scp-4000.png

在被收容前的SCP-4005。此照片在一位名叫齐亚德·阿卜杜拉的开罗市民的私人物品中被发现,齐亚德于20世纪70年代失踪。

项目编号:SCP-4005

项目等级:Safe Apollyon

特殊收容措施01/07/18:SCP-4005已无法再被收容。

描述:SCP-4005为一盏回收自埃及开罗市的无法被破坏的清真寺灯。根据数个世纪来众多作家的描述,这盏灯于14世纪在马拉喀什1被制造,此后数个世纪来一直在亚洲与非洲之前流转,并于20世纪50年代被带到开罗。

当一名个体注视被点亮的SCP-4005数秒之后,他们就能在火光中看到城市的景象。这些景色存在强烈的认知危害效应2,并会使注视者成为SCP-4005-1个体。

SCP-4005-1个体会产生强烈的前往在SCP-4005的火光中所见城市朝圣的冲动。这驱使他们进行横跨大洲的长距离徒步旅行,并最终抵达一个特定的入口。该入口通常会是一扇门、一个岩洞或是一扇窗,且对SCP-4005-1个体具备特别的个人或精神含义。在进入该入口后,SCP-4005-1个体都会消失。

根据基金会工作人员的采访,SCP-4005-1个体总是认为自己会在朝圣的终点抵达在SCP-4005中所见的城市,根据他们的描述,该城市总是同一座位于或环绕中国的城市。尽管这些场景具有很多种类且与任何已知的位置均不对应,但它们通常与真实世界的城市具有很大的相似性。由于其在SCP-4005-1个体叙述中处于突出地位,且这些共同特征表明它很可能真实存在,该城市已被临时编号为SCP-4005-2。

SCP-4005于1975年被发现。当时它被从开罗的一间清真寺仓库中取出,并在一次人满为患的集会中被点亮。这导致数百名礼拜者被转化为SCP-4005-1个体。基金会注意到了由此导致的大规模人口移动并展开了全面调查。随后收容了SCP-4005并确定了数百名SCP-4005-1个体。

附录1 09/09/2027:以下内容摘录自一名名叫奥玛尔·伊本·拉希德的埃及小说家的日记。伊本·拉希德活跃于20世纪50年代,在写下该日记三年后,他于1958年失踪。该日记以复杂繁复的密码写成,且未被完全破译。以下内容均为已被破译的部分。

附录2 07/01/18:以下是项目负责人玛莎·哈德卡斯尔对一名SCP-4005-1个体进行的采访,该个体被编号为SCP-4005-1A。

附录3 23/01/28:以下是部分被暴露在SCP-4005之下的D级人员的实验记录节选。

个体 籍贯 日期 在SCP-4005中看到的 失踪地点
D-2188 在委内瑞拉加拉加斯市出生并长大 09/12/76 个体看到绿色海洋边上一栋粉刷过的海边民居。同时“有一位美女在给一名邮政工人演奏小提琴”。 位于加拉加斯附近委内瑞拉海滩上的一个岩洞。
D-3733 生于英国伦敦,在加拿大黄刀镇23长大 08/02/79 个体报告称看到了一个“地下的伦敦,但哪里不对劲” SCP-1678的入口
D-3930 在英国伍斯特出生并长大。 12/11/86 个体报告称看到了大批工人从一家“梨工厂”24中浮现。个体声称这是维多利亚时代资本主义的完美象征,也是一种完美的生活方式。 伦敦一间连排别墅的地下室。
D-2513 在中国上海出生并长大 07/02/92 报告称看到了一整座城市,但不愿进一步详细描述,随后他声称自己是“耶稣的兄弟”并尝试进入SCP-4005-2 中国南京的一处门廊
D-3380 生于伊朗设拉子,在美国洛杉矶长大。 17/01/97 报告称看到了一栋顶部有着许多蓝色圆顶的宫殿。但宫殿的主体结构让人联想起芝加哥的普鲁蒂-艾戈建筑区25 伊朗伊斯法罕市的阿里卡普宫26入口。
D-3043 在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出生并长大 11/04/05 报告称看到一座无限延展的巨大图书馆,其中“每一本书都比上一本好”。 阿根廷国家公共图书馆27的入口。
D-2508 在摩洛哥马拉喀什出生并长大 28/06/14 报告称看到一个老人坐在庭院里的地毯上。 摩洛哥的一座清真寺的入口,同行的特工注意到清真寺外墙上刻有“奥玛尔·伊本·拉希德”的名字。
D-2072 在黑山波德戈里察出生并长大 15/12/25 个体并未报告其所见,而是一边重复说着“不需要这样了!我自由了!我自由了!”一边挖出了自己的双眼。 波德戈里察的一间工厂中的一扇制大门。
D-2747 生于中国喀什,在埃及开罗长大 11/07/27 个体报告称大批男女老少“站在一堵铁墙前”“盯着哈德卡斯尔博士”,但并未详细说明自己如何知道这些人盯着的对象。哈德卡斯尔博士报告称自己在实验期间感到不适。 铁门关,中国新疆的一处山隘,曾是古“丝绸之路”的一部分。

附录4 31/05/28:在30/05/28,数名Site867成员不由自主地转化成了SCP-4005-1个体。该现象开始随机在Site867的成员身上强制发生,数个小时后,约20%的Site867工作人员被转化成了SCP-4005-1个体。

以下是SCP-4005的效应发生变化之后,项目负责人玛莎·哈德卡斯尔对SCP-4005-1A进行的采访记录。

附录5 02/06/18:以下是另一部分已被解读的奥玛尔·伊本·拉希德的日记。

附录6 20/06/2028:以下是对SCP-4005的收容尝试的记录。

开始日期 被转化为SCP-4005-1的人口比例 尝试描述 结果
04/06/2028 0.00004% 完全封锁并隔离Site-867 失败,附近小镇发现了SCP-4005-1个体,随后向临近城镇随机扩散。
07/06/2028 0.3% 将所有已知的SCP-4005-1个体转移至位于加拿大北部的一个偏远站点。对剩余个体进行统计以确保他们都在Site867周边。 失败,世界各地都开始随机出现SCP-4005-1个体。
09/06/2028 2.5 开始大范围尝试,动用各种技术与异常手段以追踪并捕杀SCP-4005-1个体。同时开始研究免疫措施。 所有的追踪与免疫均以失败告终。
11/06/2028 12.5 立即封锁全世界所有交通方式。强制执行大规模检查站、宵禁与人口管制。立即处决所有可能的SCP-4005-1个体。立即启动曝光协议。 尝试暂时成功,但SCP-4005-1个体随即开始使用各种可能的手段进入SCP-4005-2。
14/06/2028 20.6 立即将所有剩余人类与潜在的SCP-4005-1个体隔离起来。 尝试失败。即使是独处的人类也开始随机被转化为SCP-4005-1。
15/06/2028 38.5 动用SCP-2000 被O5议会否决
16/06/2028 57.9 举行[数据删除]的祭祀仪式 被O5议会否决
18/06/2028 89.6 SCP-3799 被O5议会否决,同时议会要求将SCP-4005重分级为Thaumiel,此外哈德卡斯尔博士与Site867剩余人员动身前去朝圣。哈德卡斯尔博士否决了该命令。
19/06.2028 99.9 最后一名未被感染的人类尝试自杀 被SCP-4005-1A阻止,关于该事件的访谈见下方附录。

SCP-4005被重分级为Apollyon。

附录7 29/06/2028:以下是SCP-4005-1A与哈德卡斯尔博士之间的一次临时采访。

附录8 02/07/2018:以下是已被破译的奥玛尔·伊本·拉希德的日记的第三部分。SCP-4005破译团队在成为SCP-4005-1个体之后坚持要求哈德卡斯尔博士将其录入基金会数据库。在接受了自己成为SCP-4005-1个体的事实之后不久,哈德卡斯尔博士默许了他们的请求。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