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4015

警告

对以下文件的访问仅限于基金会档案管理员


项目编号:SCP-4015 Level 4
项目等级:Eparch1 归档
x5Sbj3f.png?1

SCP-4015理论领土的边界用红色表示,而在其军事影响下的地区用橙色表示。偶尔遭受袭击的地区用黄色标出

特殊收容措施:有关SCP-4015的考古资料需禁止向公众公开,所有在SCP-4015遗址的挖掘工作将以非异常考古研究为伪装进行。虚假宣传运动为确保主流历史作品不包含任何关于SCP-4015的信息。在活跃的SCP-4015挖掘场地附近建立了各种临时站点。

由于其与异常物体的联系,人员需密切监视SCP-4015遗址是否有异常活动的迹象。

有关SCP-4015的知识的获取仅限于高级人员和基金会档案保管员。由于SCP-4015的性质,对于没有直接参与其研究或控制过程的个人来说,认定不必要获取该对象的相关知识。

当地政府已获悉SCP-4015的存在,并与基金会合作以使研究简单化并确保充分收容。

描述:SCP-4015指一个从青铜时代晚期到公元前12世纪中期的古代文明遗迹。其领土大致相当于今天的沙特阿拉伯北部、伊拉克南部、叙利亚南部和约旦西部。可看出当时社会高度好战,并对它在美索不达米亚和黎凡特的邻国施加了重大的政治、军事和经济影响。

SCP-4015被发现在文化上与当时居住在其边界的阿拉伯游牧部落保持一致,但它明显受到其北部黎凡特城市文明的文化影响。从语言学角度看,SCP-4015似乎在其著作中使用了巴比伦语2,以便更好地与邻国交流。

值得注意的是,SCP-4015缺乏任何国家级宗教的证据,只有少数个人宗教物品在其考古遗址中被发现。SCP-4015中的有文化者,以及黎凡特的其他文明都只称这个文明为“守护者”,但在某些情况下,外国文化称SCP-4015为“异教徒”。

当时的SCP-4015在很大程度上缺乏与其他青铜时代政治实体发展水平相符的城市化。尽管人口稀少,但它是一个高度统一和有组织的社会。SCP-4015为一文明社会,拥有远远超越当代社会的数学3,物理,化学和医学知识。此外,保留下来的文件译本表明,在其历史期间,SCP-4015由单一连续的执政委员会所统治。

根据保留下来的执政委员会记录,SCP-4015似乎具有一个长期目标,即限制其影响范围内异常现象的影响。为实现这一目标,SCP-4015发展了一个广泛的堡垒和站点网状系统,旨在收容SCP-4015群体回收到的异常情况。

邻近文明创造的有关SCP-4015的记录表明,该文化好战且具有异端性。据记载,他们抢劫寺庙,杀害牧师,偷窃宗教物品。这个时期的许多作家也对SCP-4015的影响表示不屑,他们指出SCP-4015强大的军事能力和突袭战术得以迫使该地区最强大的王国与他们合作。应该指出的是,通过SCP-4015军事活动获得的所有宗教物品在性质上都属异常,SCP-4015当局没有以宗教方式对待它们。

事实上,SCP-4015也拥有超出所有其他青铜时代文明范围的技术。其中包括它的定居点,这些定居点被限制在从未超过几千名居民的小型堡垒中。然而,它们极其可持续且高效化,专为长期居住而建造。其军事技术也可以与后来铁器时代的王国、而非其同时代的国家相媲美。这可能就是为什么它能够击败它所面对的每一个军事对手。

SCP-4015独特的聚落模式表明,每个聚落都围绕着某些异常的收容而组织,这些异常大多来自邻近王国和部落。这也进一步证明了SCP-4015高度集中的特性。

以下是从Site-1/4015中回收的有关于SCP-4015文件,详细说明SCP-4015的统治者对被认为是极其危险的异常的收容。 应该指出的是,该文件的翻译在某些方面尚未明确。

"天之牛"

回收于乌鲁克

高度不稳定[翻译不清楚]


野兽要被密封于3号[装置?]的地下,这样它就不能向外面打开一个洞,要塞必须保护其监狱的入口。它的每条腿都要用铁链拴着,尾巴上还要拴一根绳子,以便它的尾巴始终被拉着。一个坚固的金属面具需被放置在该生物上,以减少其破坏性的大风。通往密室的大门必须随时有十多名士兵守卫,如果必须杀死它,一个卫兵就可以用从乌鲁克带回的剑砍断它的背部。

已经挖开了两个蓄水池,以便在阻止公牛逃脱的努力失败后也能淹没公牛的房间。理想情况下,这应该淹死该生物,然而根据过去的经验,牛会在淹死几天后恢复生命。

为了防止它夺走其守卫者的生命,房间的墙壁镀上了铅,地板铺上了黄金。许多罐子里都装满了酸性物质,里面装满了青铜圆柱体和铁棒。这创造了能量,可以通过黄金地板传递,并将干扰野兽的精神力量。经常更换这些罐子很重要,因为它们实际上效率很低。


传说中的天之牛在乌鲁克国王拒绝放弃他的异教行为后从被从乌鲁克带走。通过带走那只野兽,我们把世界从多年饥荒中拯救出来。


这只野兽的呼吸力如此之大,以至于它在地上挖出了大洞,[未知,可能是“冲击波”]是致命的,事实上,没有任何凡人的军队能在这种生物面前站立得住。

其存在与苏美尔人的死神有关。这只野兽似乎每天都会对附近的人类造成“意志性”死亡,瞬间将他们杀死。似乎存在用携带[力?]的什么现象,可被铅等重金属所缓解。已发现产生[震动?]的磁现象会进一步干扰这种能量。

只有强大的吉尔伽美什的剑才能割破它的皮,因此,如果它强大的监狱无法容纳它,就必须用其将牛杀死。

据信与这份文件相对应的地点与一具巨大的牛的骨架被共同发现,该骨架被用一种未知的金属制成的剑嵌在实体背部。

该地点4也是SCP-4015直接参与收容异常的第一个确凿证据,从那时起已经重新发现了超过███个古代收容站点。

1280px-Mohenjodaro_-_view_of_the_stupa_mound.JPG

Site-1/4015

SCP-4015的首都似乎是一个类似城市的定居点,位于其适当领土的中心,被指定为Site-1/4015。 除了一个大型住宅区外,该站点的大部分都是一个专门用于监督所有其他SCP-4015站点活动的大型行政综合体。 这个综合体还拥有一个庞大的图书馆,作为大多数SCP-4015文献的来源。 值得注意的是有13座特别大的防御工事房屋,可能是SCP-4015统治者的住所。这些房屋聚集在一个巨大的聚集空间周围,很可能是政府的首都建筑。此外,该地点还有一个功能未知的大型宫殿式结构。

以下文件详细介绍了赫兹博士主持的发掘工作的初步发现和想法,这些发现和想法提供了证据,表明SCP-4015和Site-1/4015可能被一种能力超过其控制能力的异常所破坏。很可能是附近的王国利用了这一异常现象,相信这将使他们从他们所认为的SCP-4015的宗教压迫中解脱出来。

Ottosdal1.jpg

由SCP-████组成的金属制品,材料来源未知。

Site-4015/1挖掘记录


在赫兹博士的指导下由基金会考古科3组进行

地点:沙特阿拉伯,Site-1/4015

日期:2/4/19██

发现:当我们最初挖掘这个遗址时,我们发现了一个非常先进的定居点,在许多方面都远远超过了它的同时代人。

它的水管理系统非常先进,能够通过一系列地下管道和蓄水池将大量的饮用水储存和分配给此地居民。下水道系统需要大量的水利工程,在青铜时代的中东无与伦比。对该系统的化学分析表明,这实际上可能是SCP-4015的居民试图尝试污水处理并节约用水,甚至可能重复利用水的表现。

它还留存着我们称之为“垂直农场”的东西。据推测,他们使用复杂的镜子阵列来反射太阳光,为农业目的建造了多层紧凑的建筑。我们甚至找到了对水培法进行原始尝试的证据。 这可能是为了绕过该地点周围缺乏可耕地的问题。

该地点的另一个先进技术例子是其近工业化武器生产。我们发现熔炉聚集在一起,形成类似工厂的结构。这些建筑被称为“装配间”,是一个拥有不同寻常设备的大空间,大概是用来生产站点内的各种武器。特别是一些被发现了未知异常元素的金属“炮弹”,其结构与SCP-████相似。5

除了展示SCP-4015令人印象深刻的技术能力之外,该站点的不寻常之处在于它遭受的破坏。休谟分析使我们可以得出结论,青铜时代崩溃周围有一个不寻常的异常活动高峰,但古代中东地区没有任何遗址显出因异常事件而摧毁的证据。Site-1/4015是第一个向我们提供异常损坏证据的遗址。

尽管该遗址实际上完好无损,但很明显,该遗址的大多数居民都被杀害。为正确地可视化和理解Site-1/4015的毁坏,我们必须从遗址本身之外开始。

在遗址外几公里处,我们发现了一个古老的爆炸坑,里面有微量的SCP-████,表明他们使用原始站点的爆炸性武器来防御。虽然我们不知道它的目标是什么,但我们确实知道这没能杀死它。事实上,只有一小部分SCP-████从Site-1-4015中被回收。基于此,它显然稀缺且很少使用,这表明SCP-4015军方可能已经耗尽了几乎所有其他防御选项。

根据武器调查结果,我们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在定居点墙外几百米处发生了一场大型战斗,其战斗方向与爆炸坑相同。有趣的是,我们发现军队中抗击SCP-4015的尸体数量少得令人难以置信。另一方面,SCP-4015部队却伤亡惨重,但其中只有少数人是由于金属武器造成的创伤。一些骨骼已经被烧焦,一些残骸似乎已经蒸发。然而绝大多数残骸都没有受伤的迹象,没有找到任何表明杀死了他们的东西的证据。

不只是有两支对立的军队在场,我们发现与SCP-4015交战的军队正携带来自黎凡特各地的武器和盔甲。这是一个联盟。我们看见亚述人、阿卡底人、亚摩利人并肩作战。我们还发现了埃及战车和斯基提短剑。我们在阿卡迪亚人的盔甲中发现了一些人,他们的武器用红色的青铜制成,我们对此一路追踪到了中国。基因检测显示这些人来自克里特岛。令人惊讶的是,SCP-4015的脆弱性足以使中东的几个主要交战国联合起来,而且这种联合居然是在全世界范围内。在几乎每一具非SCP-4015尸体上,我们都能找到一个献给纳格尔的符咒。基于此,很可能与SCP-4015接触的王国最终找到了一种方法,推翻他们所谓的异端势力。

一些可能的证据表明是什么东西让他们篡夺了SCP-4015的地位,而这些证据只有Site-1/4015墙上的一块碎石,上面用苏美尔语写着“涅伽尔6”。铭文可能是“涅伽尔”存在证据的唯一原因,因为在Site-1/4015内的人的尸体没有显出暴力迹象。事实上,在遗址里每个人的尸体都显出良好的健康水平。正如我们的一位研究人员所说的那样,“好像他们只是简单地倒地而亡。”

我们还发现Site-1/4015的墙壁受到烈性炸药的破坏,部分墙壁受到的热损伤导致一些人建议是由于高能激光的使用造成了墙壁的破坏。

从这些证据中,我们得出结论,摧毁Site-1/4015的这场战争不仅仅是一场政治暴力事件,而是黎凡特人民所看到的“神圣报应”。在无数年来剥夺各种文明的异常宗教文物之后,似乎有人拥有了一种可以战胜SCP-4015的历史上无坚不摧的力量,从而结束了他们在东方的统治。

不幸的是,SCP-4015为何如此遭人憎恨是显而易见的:他们的收容方法通常意味着掠夺、洗劫和摧毁圣地。这无疑为他们赢得了邻居们无条件的仇恨。

以下文件摘自从Site-1/4015图书馆中找到的一系列匾碑。认定收容异常现象的主要动机为一种哲理性意味。

SCP-4015的领导人似乎相信,许多异常现象、特别是人形异常,迫使着人类为了自身安全而安抚他们。从这个意义上说,SCP-4015认为自己是帮助人类摆脱异常现象影响的“解放者”。

"目的"


我等使命永不改变,它从未改变,未来仍长恒如此。

无数年来,人类试图崇拜和安抚他们称之为神的恶魔,但这些都属徒劳。事实上,这些生物并不想帮助任何人类,它们以他们为食,从我们的劳动中搜刮民脂。这绝不允许。


这就是我们存在的原因,这些奇怪的幻影继续扭曲着我们这个世界的法则,而且它们在上个世纪只在数量和力量上有所增长。我们不会犯同代人的错误,相反,我们会利用神圣挂毯上的这些缺陷来理解它。我们将充分理解所有的自然、所有这些缺陷,我们将保护世界免受它们的伤害。这样每个人,无论是农夫还是国王,都可以在太阳明天会再次升起的幻觉中栖息。

上述文件是SCP-4015假定意识形态性质的最早证据。

如上所述,在青铜时代崩溃过程中,Site-1/4015以及SCP-4015的其余部分突然被摧毁。在这一时期,基金会考古学家得出结论,异常活动在整个中东地区迅速上升。SCP-4015的最新已知文件即来自这个时期。其中最重要的一篇似乎由一位高级官员所撰写,他似乎在执政委员会解散的最后几年中建立了对SCP-4015的控制权。

根据以下文件的内容,我们认为作者在某些方面是不正常的。像许多其他SCP-4015文件一样,有些词的翻译并不完全清楚。

"领导"


我们失败了。更重要的是,我失败了。

我相信我可以引导这些卑微的部落成员成为一股强大的力量。 一个可以监督和对抗世界上的这些神和恶魔的暴政的人。然而,每次我们把罪恶从一个城市驱逐出去,它们就以一种新的形式回归。我们从乌鲁克偷了无数的先知、神和神的生物,但我们从未击败过他们对这些[令人憎恶之物?]的信仰。

我们偷走的每件物品都是另一件需要封存的物品。正如每个人从一开始就预见到的那样,我们的藏品最终变得太大而无法管理。当这些魔鬼中的一个最终逃出监狱时,其他也会跟着,而我们也不会再诱捕它们。


预言终于实现了。那些被长期封存的数不清的恐怖再度出现。在这一刻,我们知道我们注定要失败。我们的伟大事业被夷为平地,永远被消灭。

唉,这些恶魔已经开始攻击这个世界上忠实的人民了,看来不久后所有文明都将被毁灭。


不幸的是,如果我的控制没有这么强,我的对手们就不会对我们采取这样的行动。事实上,我对这些恶魔发动了毁灭性的战争。我真愚蠢,以为他们不会把我们的困境看作是粉碎压迫者的机会。

也许确实有可能通过合作,而非冷酷无情来制止这些势力。也许我应该试着让崇拜者相信他们的神不过是寄生的东西。

知道了这一点,我拒绝放弃。这仅仅是一个需要吸取的教训。胜利将是我的,不管我必须为此奋斗多久。


作为[领袖?]我将始终保持警惕,无论需要多少次尝试,我都会重新开始,并取得成功。

我的使命永不改变,它从未改变,未来仍长恒如此。

控制,收容,保护。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